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七六章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海老大一出来,便下狠手除掉金胡子,下手既快又狠,异常果决,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但在沈溪看来,这只不过是海老大表达立场的一种手段罢了,目的非常简单:

    你们不要把事情做绝,否则我连命都可以舍弃,跟你们死拼到底,最好不要逼我闹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沈溪一开场就占尽优势,甚至连官军都出动了,对方通过杀人来立威也没什么问题。

    随即海老大在解除佩剑后,被邀请进入正屋。

    胡商方面进入屋舍的除了海老大和一名贴身侍外,就再无旁人,沈溪这边则包括他和云柳、熙儿、彭余四人,熙儿充当沈溪的贴身侍卫,挡在海老大身前,一直紧盯着对方,生怕其暗箭伤人。

    海老大在侍从耳边说了一句,那名侍从大声道:“我们当家的说了,他不太懂中原人的语言,所以与阁下对话,需要由在下来传达,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拐弯抹角,直接谈买卖便可……在此之前,我们当家的想知道,阁下如何判断出金当家在骗人?”

    这问题不但海老大想知道,就连云柳、熙儿和彭余也都竖起耳朵,想知道答案。

    沈溪微微一笑,道:“很简单,以在下所知,盘踞西海地区实力不俗的海老大,其实已在五年前病逝,继承他名号和基业的人,乃是他的一名小妾,既如此,海老大怎么可能是刚才所见的那胡子拉碴的男子?”

    侍从赶紧把沈溪的话原原本本传达给“海老大”知晓。

    沈溪再道:“而且据我所知,继承海老大生意的女人,原本是海老大在大明做买卖时在京城教坊司通过贿赂官员赎买的一名犯官的女儿,所以阁下不可能听不懂我说的话……何必找个中间人煞有介事翻译呢?”

    “咦?如此隐秘的事情你都知晓?好吧,既然你已知我是妇人之身,那我也没必要隐瞒!”

    对方果然开口说话,而且是以纯正的京城口音做出回复。

    声音清晰悦耳,确实是一名女子。

    云柳和彭余都很惊讶,他们费尽心力也没查到海老大多少消息,沈溪却好像连对方的底细都完全摸清楚了,他们迫切想知道沈溪是通过什么途径获悉这一切的。

    沈溪道:“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不会杀你,也不会阻拦你在京城周边做买卖,不过前提条件是……我要你从西方国家为我购回一些东西,价钱不是问题……”

    沈溪不关心对方是男是女,总之能把买卖做好就行。

    这女人杀人不眨眼,跟女魔头差不多,想想也是,能在一群悍匪中生存下来且成为领导者,显然不能把她当作普通女人看待。

    海老大道:“我想买的东西,就是你们官军装备的火器,还有一些我买不到的大明特产,你能卖给我吗?”

    沈溪笑了笑:“那要看你能从西方人手中为我买到什么了。”

    “你想要什么?”海老大热切地问道。

    沈溪从其态度,便知道对方是在找退路,毕竟被人胁迫进行商业谈判本身就是件憋屈的事情,这个接过前海老大身份和权力的女人,知道现在的局面有多凶险,想迅速化解当前的困境。

    沈溪道:“我要得到西方的先进技术,同时帮我运回一批原材料……”

    “不可能。”

    海老大显得有些不可思议,摇头道,“西方人手上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他们没有中原那么富庶,丝绸、茶叶和陶瓷在西方各国都是紧俏货,甚至连金、银的成色都没有中原好!他们野蛮而落后,那个什么宗教裁判所无时无刻不在杀人,其凶残远超你们想象……”

    海老大很识货。

    此时欧洲刚走出以拜占庭帝国灭亡为标志性事件的中世纪,整个西方都笼罩在教会的阴影下,科学技术处在相对落后的状态中。

    不过欧洲科学文化已开始逐步复苏,目前亚平宁半岛已经产生文艺复兴运动,涌现了诸如达芬奇、哥白尼、卡尔达诺这样的科学家和数学家,并且随着佛郎机人出现,沈溪意识到殖民战争的大幕已开启,以大明的实力,尚且仅仅只能跟拥有先进海船的佛郎机人打个平手,那些拉美和亚非的小国根本不是对手,被征服是迟早的事情。

    随着地理大发现,以及殖民战争的不断扩大,科学技术会在短时间内迎来飞跃,而大明则因长久安定而固步自封,永远都是以天朝上国的姿态应对外界挑战,没有西方人那种一往无前的开拓进取精神。

    沈溪道:“我不想知道西方人生活得如何,只要买他们的技术……我会开出一份清单,你根据上面的名录帮我从西方人手中购得便可,报酬方面不成问题……”

    海老大摇摇头:“西方人手里的好东西,不是随随便便用金银就能买到,很可能要进行等值交换,就比如这种东西……“

    说着,海老大从怀里拿出一样由纱布包裹着的,显得非常精致的东西。

    因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云柳、熙儿都紧张起来,彭余更是大喊:“放回去!轻举妄动的话,让你身首异处!”

    沈溪却一摆手:“打开来看一看!”

    海老大把布掀开,露出一面镜子,且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玻璃镜。

    海老大显得很得意:“这种东西,在西方不是用金钱就能买到,非常珍贵,而且只有贵族才配拥有。”

    沈溪不由莞尔,摇摇头道:“这东西是否平常了些?”

    “你说什么?我非常清楚,这东西大明根本就没有,就算是京城这等繁华之地,贵妇们也只有铜镜。”海老大很不满意,因为她觉得手上的镜子非常珍贵,是她用高价钱,且疏通好久关系才弄来的。

    沈溪道:“这种东西,我这里多的是,并不需要,只是现在没带在身上罢了。”

    “我这里有。”

    熙儿显得很生气,似乎要急于证明,迅速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也是一面小镜子,镜面比海老大手里的还要清晰。当她拿出来后,对面的海老大先是瞪大眼睛,随后不敢置信地擦了擦眼睛,又仔细端详起来。

    文艺复兴时期,水城威尼斯已出现用锡箔和水银涂在玻璃背面制成的镜子。

    但此时欧洲人的玻璃制造工艺相对落后,出了无法实现工业化大批量生产外,还无法制造大型玻璃镜,更因制造成本高昂,还因为维护技术垄断刻意保密,难以系统地改进技术,使得玻璃镜的发展进入瓶颈期,其售出的玻璃镜远不及沈溪制造的先进。

    “这……这怎么可能?”

    海老大瞠目结舌,愣了许久才摇头道,“这可是我从西方白皮肤蓝眼睛的人手上买来的,难道你的也是?”

    熙儿手里的玻璃镜可不是买的,而是沈溪送的。

    之前沈溪在广州府和武昌府都进行过玻璃研制,但随着他北上担任三边总制,就把研究工作停了下来,只生产杂色玻璃,以充作瓦片和门窗使用。不过他在武昌府筛选优质玻璃制作的唯一一批玻璃镜,被他珍藏起来,当做礼物送给身边的女人。

    沈溪暗忖:“看来该把一些技术市场化,本来之前我还在想靠什么来牟利,这不是有现成的技术和方案么?为何要舍近求远?”

    沈溪道:“我们是如何得来的,不需跟你来解释,甚至这门技术我还可以传授给你,让你拿来跟人做交易……”

    海老大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激动,立即意识到这背后蕴藏的巨大商机。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根本不可能把这门技术传授给我,因……因为这技术可以让你赚很多钱,我若是拿它送给西方的白人,能换得更多的钱,甚至有可能在神圣罗马帝国当上贵族,跟他们换无数的好东西……”

    “如此珍贵的技术,一般人小心收藏还来不及,怎会轻易把技术传给他人?就好像你不会转让火枪和火炮制造工艺流程一样!”

    沈溪心想,你视若珍宝的技术,在我这里根本不值一提,而我在意的东西,可能在你那里也不值一提。

    另外这东西要说有多珍贵也算不上,就算我秘而不宣,过不了几十年欧洲人自己也会研究出来。

    玻璃镜的制造工艺,在未来可说是公开的秘密,沈溪暗自庆幸:“虽然我不是工科生,但好在学的是历史,知道未来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向,我研究不出来的东西,也不可能落后人太多,至少欧洲人发明的东西,只要在短时间内传到中原,我就可以把这些技术优化,从而让汉民族始终保持对西方民族的优势!”

    沈溪道:“你想要玻璃镜的制造技术,给你并不是不可能,毕竟我也喜欢你提供的来自西方的技术。”

    “你怎么才肯传授给我?拿什么来交换?”

    海老大一脸热切地问道,“是美女,还是金银珠宝?你说的西方的技术……具体指什么?最好说清楚点儿,这样我才好着手准备!”

    沈溪笑了笑,道:“很多事情要细谈,现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说得清楚?我想要的东西,会提供给你一份详细名录,希望你全力帮忙搜集,如果时间久了你依然一无所获,我会另外换人负责,而你将再也无法踏足中原,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海老大道:“看得出来,你的势力很庞大,而且野心勃勃,但我……喜欢跟你做买卖,你拥有的不止是金钱,还包括用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海老大发现眼前的年轻人能调动官军时,想的是先与对方虚与委蛇,择机逃走。但当她发现对方拥有比西方人藏着掖着的造镜技术更加先进的玻璃镜后,立即打消离开的念头,她有着超强的判断力,明白这门技术能为她换来多少利益。

    随即沈溪跟海老大商议了一下接下来交易的方式,尤其是如何建立一套长期有效的联络机制。

    沈溪道:“我得先把丑话说到前头,如果你想带人离开,我不会干涉,不过这也意味着你们再也不能到京城甚至大明境内做买卖,否则一旦被我的人截获,你们的下场会很凄惨……”

    “如果你们想做成这笔生意的话,就把你们在大明境内的所有联络地点交出来,以后每次到大明,都要把你们在西方的所见所闻如实转告我,否则就是背信弃义。”

    “要是我们能做到这一切,阁下就把技术传授给我?”海老大一脸期待地问道。

    沈溪点了点头。

    海老大非常满意:“那行,只要你可给我技术,我就跟你做买卖,不过我先声明,我们手上的货你必须全部买下,不但我的,还有跟我一起到京城做买卖的那些商贾的货,你也得吃下,我不希望他们空手而归。”

    云柳气得眼睛都鼓了起来,喝斥道:“你简直是蹬鼻子上脸,不识好歹……既然你曾是我大明子民,应该听得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吧?”

    海老大显得很得意:“我现在是谁,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更不知道是谁的子民……我的生命只对我自己负责,这买卖你们愿意做的话现在都可以交易,不愿意做也得把我们送走,这话可是你们当家的亲口所言。这位……当家的,你不会连你的手下都管教不好吧?”

    或许是云柳的强势引发海老大的抵触心理,言语中挑衅意味明显。

    通常女人间都会产生一种敌意,尤其是有本事的女人,除非她们的关系好到一定程度,否则休想让她们互相看对眼。

    沈溪点头:“海当家应该算是半个西域人,算不得彻头彻尾的大明子民,但你要记得,你现在正在大明疆土上,你所做的每件事,都必须恪守这里的法律法规。你的货物,我会全部买下,还有其他胡商的货物,就算我不买,也会让人以合理价格跟你们交易,毕竟我拥有的玻璃制造技术,没跟你过价……”

    海老大脸上流露出些许担心,因为这个生意不好谈,毕竟主动权掌握在沈溪手里,她提出要把手头的货物出手,正好给了沈溪机会,可以狮子大开口。

    沈溪道:“不过,我大明素来好客,这里既是我的地头,我也不想随便欺负人,保证不让你们吃亏便可,互利互惠,如何?”

    “好!什么时候交易?”海老大当机立断。

    沈溪笑了笑:“大概会在十天后,具体时间和地点我会找人通知,但你必须亲自前来,我不希望有人当传声筒……等你再来京城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是谁!”

    “你是谁我不关心,只要把玻璃制造技术传授给我就行……我现在可以带人离开了吧?”

    海老大说完转身便往外走,云柳很不甘心,眼巴巴地望着沈溪,想让沈溪下令把人强留下。

    沈溪一摆手:“放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