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八〇章 千杯少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朱厚照已上瘾,怎么叫他都不走,非要赖在苏通这里多喝几杯。

    不过想想也是,朱厚照回豹房也是饮酒作乐,在这里更轻松自在,没人把他当皇帝看待,还平白得到六名赠婢,当然要尽兴后再走。

    苏通赶紧道:“沈大人何必急着离开呢?听说朝廷还处于休沐期,不妨留下来多喝几杯。”

    苏通毫不客气上来拉沈溪坐下,朱厚照也在旁帮忙,两个刚认识的人就好像多年老友,一致强留沈溪喝酒。

    二人志趣相投,连朱厚照都不把自己当外人。

    沈溪硬生生又坐下,不但苏通过来敬酒,朱厚照也不住敬酒,沈溪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朱厚照笑道:“难得跟先生一起开怀畅饮,这些年来承蒙先生栽培,终于有今日,就让学生好好敬先生一杯……请!”说到这里,朱厚照仰脖一饮而尽。

    看这好爽劲儿,就像是千杯不醉的酒仙,但沈溪却知道朱厚照酒量并不大,这么喝下去要不了多久便会醉倒。

    沈溪心道:“你有今日可不是我栽培的结果,那是你自己命好……有你这样不务正业的学生,那才是做师长的悲哀……说得我好像要为你自豪一样,也不知羞耻!”

    苏通也道:“在下也感谢沈大人对在下的提拔,不瞒迟公子,此番会试乃是在下参加的最后一届会试,等考试结束,在下准备向朝廷谋个一官半职,将来为陛下效命。”

    朱厚照有些醉意朦胧,红着眼看着苏通,问道:“你才是举人,能当什么官?不是说要学到老、考到老的吗?”

    苏通听朱厚照话里的意思,对举人不是很了解,当下有些诧异,不过以他想来可能是因为“迟公子”一直忙于学业,对于世道不太精通。

    苏通解释:“考了几次都不中,何必勉强呢?或许是在下悟性不够高,才屡屡名落孙山。想开了其实也没什么,有沈大人相助,谋个差事也不错,哈哈,这正好应了那句话,朝中有人好做官。”

    当着皇帝的面,苏通把私相授受那一套说得明明白白,这话如果换作弘治帝听到,非发雷霆之怒治沈溪的罪不可……朕的江山,是你等臣子结党营私之所吗?朱厚照听了却眼前一亮,拍案叫绝:“对啊,有沈先生,怎么说也能帮你谋个差事,你放心,到时候本公子也会出一把力。”

    苏通笑着摇头:“迟公子喝多了,这次你不是也要一起考试?希望我们都能一榜高中。”

    “对对对,一榜高中,也就不用沈先生提携,咱们靠自己的本事当官,多好?”朱厚照笑着举起酒杯。

    苏通再次摇头:“若是能高中的话,那就更需要沈大人相助了……要想安稳做官,如果朝中无人相助,多少年下来都只是观政进士,或者蹉跎多年外放到个偏僻之所当个知县,升迁机会全无……这世道,要当官可不那么容易。”

    朱厚照稍微有些迟疑:“当官有什么难吗?当初沈先生不也没人提拔,就平步青云,到现在已当上兵部尚书?”

    “我等凡夫俗子岂能跟沈大人相比?”

    苏通似乎不太满意,怪责朱厚照说话不合适,“沈大人乃是文曲星武曲星下凡,谁若拥有沈大人这样超凡脱俗的能力照样能在朝中飞黄腾达,这不是我达不到吗?哈哈,来来来,继续喝酒。”

    本来苏通和朱厚照要给沈溪敬酒,结果敬了一杯后,二人开始对酌,你一杯我一杯喝得不亦乐乎。

    苏通迫切想知道朝廷的一些情况,问道:“迟公子,你在京城人脉广泛,可听说这次会试是谁任主考官?我打听许久,都未得知具体情况。”

    朱厚照满面红光,咧嘴一笑道:“你……你可算是问对人了,我……我听说啊,这次会试主考官,乃是梁大学士和靳学士,哈哈,这二人都算是我的恩师!”

    这会儿朱厚照已喝得差不多了,说话舌头打结,根本没多少可信度,不过苏通还是很意外,嘀咕道:“梁大学士和靳学士也是你恩师?咳咳,看来果真是名师出高徒……来来来,再喝酒。”

    到后面朱厚照已醉态毕露,最初还拿着杯子小酌,到后面直接举起酒壶,对着壶嘴喝,说话也没之前那么低调:“……你等我回去,给你安排个好差事,咱不用沈先生帮忙……我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

    苏通道:“……不用不用,在下能回福建当个微末小吏就好,这辈子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希望子嗣能进一步,给他爹考个状元出来……”

    沈溪看二人都没了正形,不由皱眉,起身提醒:“迟公子,你喝多了,外面太阳已经落山,眼看就要上灯,咱们该走了吧?”

    “先生何必着急,再喝几杯,你也喝……”

    说着朱厚照就要过来给沈溪敬酒。

    沈溪却没有接,直接夺下酒杯,放到桌子上,对苏通道:“苏兄,今日叨扰了,以后有机会再一起饮酒。”

    苏通突然打了个激灵,意识到自己喝多了有些忘形,赶紧道:“是在下疏忽了,来人啊,赶紧把六名丫鬟叫过来……马车准备好没有?给迟公子和沈大人送过去。”

    朱厚照醉醺醺道:“不是给我的吗?怎么给沈先生?”

    “都一样,都一样。”苏通笑呵呵道。

    朱厚照这下不满意了,似乎要挣脱开沈溪去跟苏通说理,沈溪厉声道:“迟公子,你喜欢可以直接把人带走,没人跟你抢……走了!”

    沈溪这一喝,外面侍卫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一直守在外面紧张不已的小拧子。

    小拧子看了严肃的沈溪一眼,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劲,赶紧接替沈溪过来搀扶朱厚照,这下让苏通看不懂了,心里返迷糊了:“这不是沈大人带来的小书童?怎么过去扶这位迟公子了?”

    “继续喝……”

    朱厚照果然是喝醉了,真应了那句“酒逢知己千杯少”,这小子身份尊贵,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难得这次旁人把他当成普通人交往,而且跟他臭味相投,难免放开心怀畅饮……刚才他根本不是在喝酒,而是在灌酒。

    小拧子为难不已,朱厚照指着小拧子道:“小拧子,你在这儿干嘛?还不快去倒酒?我要跟这位苏公子再喝几杯……”

    “公子醉了,让小人扶您回去。”小拧子说话声音娇怯,就好像个小姑娘,再加上人长得细皮嫩肉,苏通眼前一亮,笑道:“原来迟公子出门还带个男装的俏丫头……哈哈,这可真是有趣。”

    小拧子被人当成是女子,心里憋屈,不过这会儿他可顾不上这些,赶紧把朱厚照扶走,在沈溪力主下,一行人到了院子,等侍卫过来帮忙相扶后,朱厚照再挣扎已经没什么用,索性闭上眼睛任人施为。

    沈溪拱手道:“苏兄请回吧,希望你能在这次会试中一榜高中,不过就算你不中的话,相信也一定能寻个好差事。”

    ……

    ……

    朱厚照上了马车。

    这次沈溪没有跟朱厚照同行,因为他知道朱厚照喝多了,需要人照顾,而这个适合照顾的人非小拧子莫属。

    沈溪可不想跟一个醉鬼打交道。

    马车往豹房而去,之前苏通为那六名丫鬟准备了马车,不过因沈溪和朱厚照出行跟随的马车不少,好像提前便知道要来接人一样,六名丫鬟直接被塞进一辆马车里,一起送进豹房。

    等到豹房门口,朱厚照在小拧子搀扶下下车,因走路不稳,险些一头栽倒在地,紧跟在后面的沈溪抢前一步,和小拧子一左一右把朱厚照扶好。

    “沈先生……我喝得很过瘾……下次再跟苏公子一起喝酒……嘿……他可真是个妙人儿……哈哈……朕很久都没这么开心了……呕……”

    沈溪停下脚步,道:“拧公公,劳烦你扶陛下进去休息,天色已晚,我就不进去了。”

    小拧子点头道:“是大人,您赶紧回吧,这里交给小人便可。”

    朱厚照在小拧子相扶下,一步一蹒跚进入豹房大门,走远了依然还听到他的嚎叫声,显然不够尽兴,沈溪看到这模样不由摇头。

    后面的侍卫过来请示:“沈大人,几个丫头该怎么处置?”

    六个丫鬟本来以为要进豪门享福,结果拿着自己的包袱下车,才发现情况不太对,入目所及大半是铠甲在身的士兵,再加上锦袍长刀的卫士,就好像置身于一个校场,就连门脸都跟别人家不同。

    沈溪道:“这是旁人馈赠给陛下的礼物,自然要送进去,让拧公公安排吧……陛下非常看重。”

    “是,是!”

    侍卫一听,赶紧安排六名丫鬟进豹房。

    等人全部进了豹房,沈溪终于松了口气,等他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发现自己似乎有些玩大了。

    “让这小子跟苏通见面,等于是给他找了个能陪他吃喝玩乐的主,以后苏通有活干了,不是给朱厚照找女人,就是帮他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伴君如伴虎,当初苏通只是想当一个普通的官,安安稳稳过日子,现在看来等于是给他找了个随时会掉脑袋的差事,甚至让他断掉世俗根当太监……唉!”

    ……

    ……

    正德皇帝朱厚照在苏通府上喝得很是尽兴,等他醒来已经是子时,只有小拧子陪在他身边,这会儿正困倦地靠在椅背上打瞌睡。

    “嗯嗯。”

    朱厚照清了清嗓子,马上把小拧子给惊醒了,他站起身来看着正转头四处观望的朱厚照,小心地问道:“陛下醒来了?是否给您准备茶水?”

    朱厚照在小拧子搀扶下坐了起来,摸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朕记得是跟沈先生出去喝酒来着,怎么喝着喝着就没印象了?朕是怎么回的豹房?”

    小拧子为难地道:“陛下喝醉了,是沈大人亲自送您回的豹房,不过看到夜色降临,沈大人便回府了,您一直睡到现在……这会儿子时快过去,要到四更天了。”

    朱厚照道:“啊?朕睡了这么久?哎呀,本来跟丽妃说好要去欣赏歌舞表演……这一觉睡得可真香啊!”

    说话间,朱厚照抚着肚子,似乎感到心满意足……这可比他在豹房喝酒尽兴得多,而且喝醉后睡得异常踏实,一闭上眼就睡着了,中间连梦都没做,非常舒服。

    朱厚照从床上下来,随便套了件衣服到身上,问道:“朕依稀记得,苏公子说送给朕几个丫鬟,现在人呢?不会是让沈先生送走了吧?”

    他有些担心,毕竟这次当着沈溪的面跟“朋友”讨要女人,怕沈溪怪责他,不过小拧子的回答让他迅速安心:“人已送进豹房,暂时安置在厢房,陛下随时可以去看看……”

    “哈哈,这感情好。”

    朱厚照兴奋地搓着手,“出去喝一次酒,没想到竟有意外收获……这几个丫头姿色不俗,眼睛就跟会跟说话一样,朕有些怦然心动啊。”

    小拧子问道:“陛下这就过去?”

    朱厚照稍微迟疑一下,道:“不行,丽妃那边……算了,早晚都是朕的,不用那么急切,这个苏公子倒是有些意思,跟他喝酒很开心。”

    小拧子笑道:“若陛下喜欢跟苏公子喝酒,不妨请他到豹房来跟陛下畅饮。”

    “这怎么行?”

    朱厚照一甩手,“朕乃九五之尊,平时根本就没朋友,说起来跟朕关系最好的还是沈先生……或许是沈先生看出朕太过寂寞,便给朕介绍苏公子这样的公子哥认识……只有苏公子不知朕的身份,喝起酒来才有趣。”

    小拧子心想:“沈大人平日行事谨小慎微,能不提前跟苏公子说明陛下的身份?别是演戏欺骗陛下吧……”

    朱厚照道:“小拧子,你记得去苏公子府上的路吗?”

    小拧子眨眨眼,问道:“陛下是要……”

    “朕让你去打听一下这位苏公子的来头,看以后能不能再去他府上讨杯酒喝……”

    朱厚照想了想,又道,“还有,你去挑几个美人儿,稚气一些的朕看不上眼,索性给苏公子送去……来而不往非礼也,不过美人最好不要在豹房选,就从京城的教坊司或者秦楼楚馆选,她们不知道朕的身份,如此给苏公子送过去,以后再登门拜访也有面子。”

    小拧子脸上流露出为难之色,道:“陛下,大可不必给苏公子回礼……您可是皇上啊。”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朕是那种吃白食的人吗?让你送你就送,哪里有那么多废话?朕想好好结交苏公子这样的朋友,所以才会给他送美人,赶紧去办!”

    小拧子面带委屈之色,不过还是领命后退下。

    等小拧子退出卧房,朱厚照兀自有些兴奋:“早知道的话,多跟沈先生出去走走看看,不但能领略京城风土人情,还能跟苏公子这样见多识广的公子哥交往,一起谈古论今,还有女人……哈哈,这可比蜷缩在豹房和宫里有趣多了……对,明天我再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