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八三章 坐山观虎斗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沈溪没有回答,朱厚照急了,道:“要不先生你先提出条件来,朕愿意跟你做交换,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朱厚照平时对大臣从来都是不假辞色,多采用威逼手段,只要黑起脸来,什么事情都能得到解决,以前也就刘健和李东阳不好对付,在二人致仕后,只有沈溪这个老师让他没辙。

    沈溪道:“若陛下可以每日举行午朝的话,微臣倒可以带你出去散散心。”

    “就这样?那行,就这么定了。”

    朱厚照毫不客气地答应下来,道,“朕就每天进行一次午朝,不过先生也要每天都带朕出来……”

    朱厚照的理解显然是我举行几次午朝,你就带我出去玩几次,仿佛他已不想再闷在豹房和皇宫,外面的天地要比封闭的囚笼有趣得多。

    沈溪皱眉:“每天都出来的话,难道陛下不累么?”

    “现在还好,至少这几天不累。”

    朱厚照笑嘻嘻地道,“先生不必推辞了,朕这就让人去告知朝中大臣,明日举行午朝,到时候先生也去,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沈溪面对这个近乎无赖的学生,实在没办法,毕竟对方是皇帝,根本没办法以命令的口吻说项。

    现在皇帝已低声下气拿出条件来交换,算得上是极大的礼遇,如果沈溪再阻止朱厚照去见苏通,非把君臣关系给搞僵不可。

    沈溪看了看天色,道:“此时天都快黑了,我等去苏府拜访是否合适?怎么都该提前通知到才好。”

    “无妨无妨。”

    朱厚照笑道,“就依先生所言,可以先派人去知会一声,朕不会急着马上过去,可以在先生府上多停留一会儿,等上灯时过去,时间刚刚好,这夜宴比之白天的酒席有趣多了,先生一定要提醒那位苏公子,让他多找几个朋友来……”

    ……

    ……

    朱厚照已走火入魔,沈溪实在没办法,只能满足其愿望。

    通知苏通准备好酒菜,再把郑谦请来,沈溪认为有这两位作陪足矣。

    苏通和郑谦志趣相投,本来都不是什么正派人,不过跟朱厚照相比,二人反倒像是正人君子。

    至于朱厚照,则是个被宠溺坏了的顽劣少年,做事丝毫也不顾礼义廉耻。

    等天彻底黑下来后,沈溪和朱厚照乘坐马车一起往苏府而去,路上朱厚照有意无意地提道:

    “……先生在家里排行第几?”

    沈溪道:“从祖辈算下来,排行第七,父母共有弟妹三人,之下还有一弟一妹。”

    “就一个妹妹啊?”

    朱厚照关切地问道,“先生的妹妹是否从小就接受先生教导呢?以先生的家教,应该……培养出大家闺秀吧?”

    朱厚照望着沈溪,小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彩,沈溪知道自己这个学生对沈亦儿不满,相互间有些怨怼……沈亦儿近来已不敢跟周氏一起到沈府,就是知道得罪朱厚照这个“大人物”。

    沈溪道:“小妹顽劣不堪……也是微臣早年游学在外,后来又到各地做官,疏于管教,之前唐突了陛下,还望陛下恕罪。”

    朱厚照笑着摆摆手:“朕不是这意思,先生可别误会朕要怪责,其实朕倒是觉得,先生的妹妹有如此性格倒不是坏事,至少以后不会有人欺负她……朕也有妹妹,不过已经好久没见过,有时间倒想回去看看,是否也跟先生的妹妹一样……”

    话不投机,朱厚照后面不再问关于沈亦儿的事情。

    很快马车到了苏府门前,苏通和郑谦出门来迎接。二人倒不是为了招呼什么迟公子,仍旧是为沈溪连日拜访而倍感荣幸,这次郑谦为了能得到沈溪垂青,带了诸多礼物而来,全摆在院子里。

    “……沈大人,迟公子,哎呀你看看,也没提前做准备,有些匆忙,郑兄带了一些礼物过来,还未来得及收拾……”

    苏通这话是变相提醒,这些礼物会转送人,沈溪走的时候正好带上。

    朱厚照笑道:“这位郑公子好生客气,刚见面就送礼。哦对了,苏公子,昨日回去后在下送来的女子,你可还满意?”

    苏通道:“满意满意……只是,这怎么好意思呢?”

    朱厚照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昨日苏公子盛情款待,临别又赠美人,在下岂能不以礼相待?”

    郑谦茫然地望着苏通,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通冲着郑谦笑笑,然后对沈溪道:“走走,进内叙话,沈大人虽位高权重,但怎么说咱们是同乡,又一起同窗备考,算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今日在下不但准备了薄酒,还有助兴节目,正好让沈大人鉴赏鉴赏。”

    沈溪点点头,没有回答,这次他完全是被朱厚照拉来凑数的,全无主观能动性,只是被迫接受。

    朱厚照已有些迫不及待:“还有助兴节目?那感情好,这位郑公子,你也不是空手来的,大家一起吧……沈先生,你别站着了,走走走,咱们进去看看!”

    ……

    ……

    前日朱厚照出豹房,谢迁不知晓,这次他留心派了人去豹房那边蹲守,第一时间获悉朱厚照的行踪。

    “……什么,陛下又离开豹房?”

    谢迁听下人说到这事时,心中非常恼火。

    因为他刚在乾清宫吃了瘪,心中不爽,感觉自己被人摆了一道,现在又知道朱厚照出豹房,自然想到这两件事有关联。

    他理所当然地把朱厚照这次出游,当作皇宫之事的延续。

    “老爷,陛下应该是往兵部沈尚书府上去了,由于路上厂卫众多,小人不敢派人继续盯着,只知晓大概方向。”下人道。

    谢迁黑着脸:“之前老夫就怀疑事情跟沈之厚有关,现在终于坐实……哼,这小子要把自己置于何地?现在就去准备马车,老夫要去沈府!”

    谢迁心里来气,想去教训一下沈溪,如果朱厚照也在的话,准备连皇帝一起骂。

    等他收拾好衣服要出门,门房来报宫里来人,谢迁心下好奇,等迎出门后才知道原来是张苑亲自前来。

    “张公公?”

    谢迁平时见张苑,多为商量事情,毕竟内阁和司礼监保持沟通很正常,但现在他惦念着去沈府发难,并不想多耽搁。

    张苑好奇地问道:“谢阁老这是要去何处啊?”

    谢迁不知该怎么回答,反问道:“张公公来作何?走,进里边说话。”

    谢迁带着不解,与张苑一起进到院子。

    来到书房,宾主刚坐下,张苑便率先道:“刚得到陛下的消息……陛下派人传话司礼监,说是明日继续朝会,似乎要就今日未竟的话题展开商议。”

    “嗯!?”

    谢迁这下更为不解,皱起眉头,思索明日的朝会是否跟朱厚照再度去沈府造访有关。

    张苑见谢迁迟疑的神色,多了些坏心眼,试探地问道:“谢阁老知道昨日陛下去见沈之厚的事情吧?”

    谢迁道:“张公公为何要提及此事?老夫只是有耳闻,并未得悉具体情况。”

    张苑轻叹:“咱家也感到奇怪,为何昨日陛下去见沈之厚,跟沈之厚独处小半天,回来时陛下喝得酩酊大醉,而今日沈之厚告病不上朝,结果就发生那种事……以谢阁老的阅历,是否能读懂陛下两次去沈府的意图?”

    谢迁眯着眼问道:“张公公的意思是说……陛下又去沈府了?”

    张苑笑道:“咱家可不敢随便泄露陛下行踪,谢阁老说怎样便怎样吧,就怕沈之厚在陛下面前说一些事,让陛下对朝臣心生嫌隙……沈之厚居心叵测啊!”

    换作以前的谢迁,根本不会听这种挑唆的话,但现在他心中已带有偏见,张苑这番话入耳便奉为至理名言,全无怀疑。

    张苑又道:“沈之厚能得到陛下垂青,纯属运气,而非他能力有多突出,想他掌兵部这段时间,兵部运转比以往更顺畅?谢阁老,咱家只是来通知您,明日继续举行朝议,剩下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免得被人误会以为咱家要如何……”

    说到这里张苑摇摇头,站了起来。

    谢迁黑着脸道:“恭送张公公。”

    随后张苑在谢迁陪同下出了府门,似乎看出谢迁准备去沈府,张苑道:“谢阁老不必去沈府了,陛下不想见旁人,而且谢阁老把事情揭穿,反而会让沈之厚铤而走险,他现在还有所顾忌,若撕破脸皮,陛下必站在他那边,届时朝堂必会生乱。”

    谢迁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张苑心想:“我能让你去见沈之厚,跟他开诚布公把话说开?现在就是要让你对沈之厚产生误会,最好以后再也没机会坐下来好说好商量,斗得个你死我活,我在旁坐山观虎斗便可。”

    张苑又道:“明日午朝,想必沈之厚不会再回避,届时谢阁老最好不要拿出兵之事说项,其实要阻碍出兵并非只有让陛下收回成命一途,只要沈之厚不掌兵部,陛下就算有心出征,也没人为他领兵,谢阁老以为如何?”

    谢迁蹙眉凝思,推敲张苑这番话是否正确。

    朱厚照出兵的底气就是大明有个开了挂的沈溪,这些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如果沈溪不在其位,朱厚照就没有底气一战。

    张苑见目的已达到,不再多废话,笑了笑后上马车离开。

    谢迁站在自家门前,整个人都神思恍惚,显然是对于张苑的提议心动了,他左思右想,“之厚这小子太过浮躁,行事武断,不过这怪不得他,谁叫他以如此年岁便在朝堂上掌握话语权?诚如张苑所言,是时候让他降降火气了,不管是不是人才,都要认清楚一件事,就是不能因一时意气葬送大明江山!”

    马车起行,张苑掀开车窗帘子,偷偷打量愣在家门口的谢迁。

    马车里还有一人,正是狗头军师臧贤,此时阿谀地笑道:“张公公高明啊……沈大人和谢大人恶斗,如此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张公公都稳坐钓鱼台。”

    张苑把车帘放下,笑道:“还是你的主意好,咱家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别以为朝堂上这些大臣有多睿智,他们为了所谓的理想和抱负,就算亲儿子也不认,更何况沈之厚跟谢于乔间最多只是层姻亲关系罢了。”

    臧贤笑着点点头,随即脸上流露出些许担心:“只是……陛下那边……?”

    “陛下那边当然得防备,这两天陛下都出豹房去见沈之厚,也不知他们谈些什么,最好派人盯着。”张苑道。

    臧贤非常为难:“别的地方还行,但沈府周围,实在……没有办法!您想那沈大人是做什么的?人家是兵部尚书,如今更统调京畿防卫,能不警惕自家府宅被人盯上?以前派去盯梢的人全都莫名失踪……最好还是不要冒险。”

    张苑脸色不善:“你这么一说,莫非咱家还奈何他不得?罢了,回头盯着小拧子,他跟陛下一道出去,应该知根知底……哦对了,还有钱宁,一定不能让他闹出幺蛾子来,咱家可不想多生事端!”

    ……

    ……

    华灯初上。

    苏府内,酒宴正在进行。

    虽然苏通说自己没准备,但他这次到京城来不但带上娇妻美妾,还带来大量仆从,厨子更是必备,因为这几年苏家茶叶生意做得好,手头宽裕后,苏通是那种懂得享受生活的公子哥,自然不会亏待自己。

    在苏通安排下,当晚酒宴别出心裁,不但有婢女在旁添酒,还有歌舞表演,气氛极为热烈。

    朱厚照看了歌舞表演后觉得很尽兴,问道:“苏兄昨日不是说府上只有六名丫鬟么?为何……还有如此多如花美眷?”

    第二次相见后,朱厚照对苏通的称呼已跟沈溪一样,都称呼苏通为“苏兄”,俨然跟沈溪平辈。虽然沈溪是先生,但皇帝这种生物是超越一切的存在,他要这么称呼也没什么,而且从年岁上来说,苏通还算年轻,怎么称呼都行。

    苏通笑道:“多亏了郑兄,他到京城也带了不少美眷,这不他今日过来,也带了几人过来……哈哈……倒是让沈大人和迟公子见笑了。”

    昨日苏通对沈溪非常恭维,对朱厚照则有些敷衍,但连续两天相见后,苏通发现朱厚照身上带有一种常人没有的贵气,笃定这位可能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公子,父亲或者祖父很可能是朝中要员,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谢首辅又或者是六部尚书家的子弟。

    他详细打听过,知道京城内并无姓迟的大员,既然能跟沈溪如此亲近,还能随意从教坊司带走那么漂亮的美人儿,苏通便知此人很不简单,今天再跟朱厚照说话时,语气也就更加礼重。

    郑谦却不知道那么多关节,他来的目的就是为见沈溪,跟这个朝中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打好关系。

    “跟沈大人作别数年,期间一直未能相见,今日一起饮酒,当然要安排妥当,希望二位不要见笑……这几年府上豢养了些歌姬舞姬,属于自娱自乐,上不得台面。”

    朱厚照笑道:“已经很好了,沈先生,您说呢?”

    沈溪自打到苏府,一直懒得说话,主要是他对于酒席没多少兴趣,现在朱厚照发问,他才耐着性子回道:“迟公子觉得好,那就是好吧。”

    郑谦和苏通对视一眼,二人都看出沈溪似乎不太喜欢眼前的安排,不想却对了“迟公子”的胃口。

    郑谦一摆手,唤下人进来,那小厮手上捧着一方木匣,恭敬地打开,里面展现一卷画轴。

    郑谦顺手拿起展开,道:“沈大人,这几年江南才子辈出,以唐氏画作最受人推崇,在江南,一幅唐氏名画可以作价数百两银子,在下这里收了一副不太好的唐氏画作,请沈大人过目。”

    朱厚照好奇地问道:“唐氏是谁?”

    苏通哈哈大笑:“这个迟公子都不知?正是江南大才子唐伯虎!当年他因科举舞弊案,再也没机会继续考会试,之后便游历名山大川,画功日益精进,到现在已至大成境界,他的画作在江南声名鹊起……”

    “不过,当初唐伯虎在京城跟沈大人斗画,输得一塌糊涂,这个郑兄就不知道了吧?哈哈!”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