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八四章 口无遮拦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朱厚照长居深宫,之后就算是到豹房享乐也是身处闭塞的环境,对民间一些著名的人物没多少印象。

    唐伯虎是谁,他隐约记得曾听过这名字,但这个人具体有什么事迹则完全记不起来。

    苏通提及过往,非常得意:“……当年沈大人乃福建乡试解元,而唐伯虎则是江南乡试解元,所有人都认为唐伯虎的学问远在沈大人之上,可最后大比的结果如何?唐伯虎一败涂地,沈大人则缔造三元及第的佳话,传扬一时。就算比作画的本事,唐伯虎也在沈大人之下,郑兄送唐伯虎的画给沈大人,简直是班门弄斧啊。”

    郑谦埋怨道:“苏兄,你为何不早些提醒?徒让在下贻笑大方……沈大人见谅,这幅画暂且收起来,以后定另送一幅名画给您。”

    朱厚照很好奇,通过苏通和郑谦的对话,他把江南才子唐伯虎的典故听了一耳朵,依然有些不太明白,问道:“这个唐伯虎既然是江南乡试解元,为何不见他考中进士?莫非背后有什么隐情?”

    苏通用打量怪物的目光望着朱厚照,道:“迟公子居然对唐伯虎的事情一无所知?这可就稀奇了……唐伯虎的事情,可说天下皆知,己未年会试时,唐伯虎牵涉进鬻题案,虽然最后查无实证,不过因他和徐经与主考官程侍郎过从甚密,先皇谕旨不得再参加会试,以作惩罚。”

    “哦。”

    朱厚照点头,“那次鬻题案,我确实有耳闻。”

    朱厚照对于鬻题案并非茫然无知。

    毕竟程敏政当了很长时间的东宫讲官,那时朱厚照虽年幼,但还是有一定印象,不过长大后他对这些事情就不管不问了,自然也就不知道唐伯虎是哪根葱。

    朱厚照仍旧很感兴趣:“本公子想见识一下唐伯虎的画功,不知郑兄可否拿来一观?”

    “嗯!?”

    郑谦刚把书画收起来,朱厚照便要讨去看,顿感为难,情不自禁用征询的目光看向沈溪。

    沈溪道:“既然迟公子想看,那就展示一下吧,正好我也想看看如今唐伯虎的画功到了什么地步。”

    其实作为当初斗画的当事人,苏通也想知道唐伯虎现在的书画造诣……这些年江南和京城唐伯虎名声在外,虽然此人在仕途上没有任何机会,但在书画界已成为一个标杆,很多人都拿他的画进行比较。

    四人移步到临时拼凑出的两张桌子前,郑谦徐徐把书画摊开。

    朱厚照眼睛瞪得圆圆的,想知道一个人如何以书画养家糊口……他本身不好绘画,但身为帝王,听到这种雅事还是难掩兴趣。

    书画打开,是一幅看起来极为平素的山水画。

    沈溪仔细端详,这张画只能说是唐伯虎的练笔之作,远未到大成地步,不过对于苏通和郑谦这样水平的画者来说,足够让他们惊叹连连。

    朱厚照打量半晌,皱眉问道:“这画看起来很一般,到底哪里不凡了?”

    郑谦和苏通心里都在想:“这位迟公子好大的口气,难道他师承名门,画功了得?”

    沈溪介绍道:“唐寅的画,以清劲秀雅、特立独行而闻名,他作画不拘一格,在笔法和画功上做到融合南宋至元朝大家手笔,加之仕途不顺,心中一股郁结迸发,让他的画显得与世俗格格不入。”

    朱厚照笑道:“沈先生的意思,唐伯虎把画作得太轴了?”

    苏通不太适应朱厚照说话的方式,出口带着世俗俚语,好像市井俗人。不过在郑谦眼里,对朱厚照的话倒是倍感亲切,笑道:

    “正是如此,这几年唐伯虎的画之所以被推崇,就在于他不依附于世俗的孑然傲物,跃然纸上。”

    沈溪暗忖:“这说的是唐伯虎吗?什么孑然傲物,现在不照样为了赚取维持家人起码的生活的开支,到我手下做事?就算昔日真有傲骨,怕是这会儿也被世俗折磨差不多了。”

    沈溪朗声道:“唐寅的画既然在市井广受欢迎,迟公子如果真心喜欢的话,不妨带回去慢慢研究。”

    “这……”

    朱厚照有些迟疑,“君子不夺人所好,在下岂能拿走郑兄的心头肉?”

    郑谦哈哈大笑:“本来在下就准备送给沈大人一份礼物,既然迟公子喜欢,尽管拿去,就当时经沈大人之手转赠迟公子,无需感到为难。”

    郑谦并不觉得送出一幅唐伯虎的画有多不舍,爽快地卷起来装进精美的盒子,然手双手托上交给朱厚照。

    朱厚照接过后,若获至宝,反复打量,他却不知,这种画皇宫中多不胜数,以为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

    宾主再次坐下来后,朱厚照跟郑谦和苏通的关系又亲近了些,朱厚照道:“在下府上也有一些画,回头让人送过来。”

    苏通笑道:“迟公子喜欢就好……其实,郑兄府上类似的画还有,是吧,郑兄?”

    郑谦先是一怔,随即好像明白什么,笑道:“有!比这好的画也有,就不知沈大人……还有迟公子喜欢谁的。”

    朱厚照道:“这个唐伯虎的画就不错。”

    “这个……”

    郑谦显得很为难,“虽然唐伯虎还在世,但近来沉溺于游山玩水,不知所踪,唐氏画作很少在民间流传。自古物以稀为贵,所以他的画才会被人推崇,如果市面上多了,估摸就没人稀罕。”

    沈溪道:“迟公子如果真喜欢唐寅的画,回头把他找来当面画几幅便是。”

    朱厚照眉开眼笑:“忘了有沈先生……沈先生跟唐伯虎有私交吧?若是他天天可以画一两幅出来,每一幅都可以卖个几百两银子,那他不是发大财了么?”

    苏通和郑谦不由对视一眼,朱厚照的话着实让人费解,甚至觉得可笑。先不说每日一两幅画问世会导致唐氏画作价格极速下跌,就说请唐寅这样的书画名家只是为画画卖钱,这迟公子手头得多缺银子?而且就算卖了钱,那不是唐伯虎这个主人的么?

    苏通心想:“迟公子是何来头?之前看他不通茶米油盐之事,现在看来还十分贪财。”

    沈溪道:“唐寅如今人在京城,之前曾到我府上拜访。若迟公子想结交的话,回头介绍给你们认识。”

    朱厚照本来眉开眼笑,很快脸上露出一抹为难之色,“他到底是罪臣,与之交往跟先皇谕旨相悖,可不是什么好事……再者,他怎么比得上苏公子和郑公子如此才学和能力?我还是多跟两位兄台走动一下才好。”

    对于朱厚照的回答,沈溪有些意外,没想到眼前的少年天子也瞧不起唐伯虎,可见当初鬻题案有多恶心人。随着此话出口,苏通和郑谦面露微笑,对朱厚照的恭维居然甘之若怡。

    沈溪心里颇不以为然:“就算唐伯虎落魄不得志,但他好歹是一代大才子,既然能留名青史,为后世藏家推崇,他的能力自然远在苏通和郑谦之上,而且唐伯虎怎么说也能靠书画赚钱养家,而眼前两位完全是靠祖上荫蔽挥霍无度罢了,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随后朱厚照又把话题扯到了风花雪月之事上,似乎他只对这些事感兴趣。

    郑谦笑道:“在下到京城,身边也带了一些美眷,回头给迟公子送去几个?”

    “那感情好。”

    朱厚照心花怒放,顾不得自己的先生在旁边,说话丝毫没有顾忌,“回头我也送你几个……”

    “哈哈哈哈……”

    这种相互挤眉弄眼的猥琐笑容,让沈溪不厌其烦。

    沈溪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趁着朱厚照还没彻底喝醉,起身道:“时候不早,迟公子该打道回府了吧?”

    朱厚照显得很不舍,道:“都还未尽兴,沈先生何必着急离开呢?不如今夜咱们就一起留在这儿?”

    苏通作为主人家,理解为人尊长的沈溪的处境,起身道:“既然沈大人要回,那今天酒席差不多就行了,迟公子刚才在那些伶人中看中谁,只管带走便是。”

    朱厚照有些不满,对沈溪道:“沈先生如果着急走的话,只管先行,我回府又没什么要紧事,不如留下跟两位兄台喝酒,没有沈先生在旁,我喝酒还畅快些……沈先生请自便吧。”

    说完朱厚照扭过头,丝毫也没有起来的意思。

    沈溪一阵无语,而苏通和郑谦则面面相觑,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位年轻的公子哥好像根本没把沈溪这个兵部尚书放在眼里。

    名义上沈溪是先生,但这位公子哥似乎更有权势,居然不听沈溪吩咐。

    沈溪冷声道:“你想留下来,没人拦着,可要记得适时回去,别忘了时辰!”

    “知道了,知道了!”

    朱厚照说话时已带着不耐烦的口吻,自顾自地斟酒饮下。

    沈溪摇摇头,拂袖离开,苏通和郑谦对视一眼,赶紧追着出门。

    沈溪上马车时,小拧子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钻了出来,抓着沈溪的衣服死死不放手,等沈溪驻足才凑上前低声问道:“大人,您这是作何,为何把陛下留在陌生人家里?”

    沈溪道:“时候不早,本该归家,可陛下想留下来饮酒作乐,在下岂敢勉强?拧公公照看好陛下,明早送陛下回宫或者回豹房便可。”

    小拧子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他本来就不支持朱厚照出豹房,现在皇帝居然要在宫外逗留,虽说带了侍卫前来,可一旦有人对朱厚照不利,光靠几个侍卫显然不够,提心吊胆中,沈溪却要离开,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可惜的是,他没法阻拦,只能闷闷不乐地目送沈溪的马车远去。

    沈溪并没有即刻回府,而是到城中的秘密联络地向云柳交待了一些事,让云柳加派人手盯着苏府,必要时甚至可以调集五城兵马司协同,以防止朱厚照在宫外出事。

    一直到次日清晨沈溪醒来,才得知朱厚照于天明时分从苏府出发,返回豹房。

    朱起有些理解道不能,“……老爷,您带去苏府的到底是什么人?好像苏府那边早晨有些混乱,似乎您带去的那个客人不肯走……”

    沈溪道:“朱老爹不必多问了,只是士子间的普通联谊,不是什么大事。之后苏公子可能会留在京城,即便考不中进士也会给他寻个差事,以后或许会经常走动。”

    “哎,哎,知道了,老爷,看来老爷对故友还是很眷顾的。”朱起说完,告退出去。

    当天依然是休沐期,不过朱厚照已定了要在中午举行朝会。

    这也是正德皇帝连续第二天举行朝会,这在他登基后极少发生,因沈溪没法跟昨日一样避免上朝,只能整理一下思绪,看看稍后上朝时该说什么。

    就在他进行准备时,朱起又过来,禀告道:“老爷,苏公子来了。”

    “只有苏公子一人?”

    沈溪大概料想到,昨日苏通和郑谦通宵招待一个身份不明的公子哥,就算给了恩惠,也必须要让他知晓才行,不然这礼数就算没尽到。

    朱起点了点头。

    沈溪道:“让苏公子到书房来,我在这里接见他。”

    朱起领命而去,不多时,苏通便进到书房,向沈溪行礼作揖。

    等坐下来后,苏通已迫不及待问道:“沈大人,您这两天带去在下府上的这位……迟公子,到底是何来头?”

    沈溪从苏通紧张的态度,大概猜想苏通和郑谦察觉出一些端倪,毕竟朱厚照那桀骜不驯的态度旁人难以模仿,当即笑了笑,问道:“怎么,昨日我走后,迟公子对苏兄你造成一定困扰?”

    “这……”

    苏通惭愧一笑,“本来是沈大人您的朋友,还是您学生,在下不该说三道四,但这位迟公子……有些出言不逊,屡屡说一些犯禁的话,尤其在您走后,他喝醉了,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又怕得罪沈大人带去的尊贵客人,只好来问个清楚。”

    苏通的意思很明确,我招待迟公子完全是看在沈大人您的面子上。

    如果是平素结识的朋友,绝对不会到如此推心置腹的地步,又是盛情款待又是送女人,简直把人当祖宗一样供着,但其实这些招待的礼数,都是因您沈大人不接受,才会转移到那个迟公子身上!

    沈溪道:“有些事,在下不好说得太过直白,不过有一点在下可以说明,他的确是在下的学生,可能因出身显赫,再加上在外见世面的机会不多,所以才会出言不逊,请多多理解。”

    苏通想了下,感觉问题不那么简单,道:“沈大人您放心,在下不会出去乱说,不过您可要好好劝一下迟公子,如果他因大不敬被人告发……可不是什么好事。”

    沈溪笑问:“大不敬?还要被告发?没那么严重吧?”

    苏通苦笑:“您不知道昨日迟公子喝醉后说了什么,他居然狂言有本事让在下和郑兄中进士,还要留在京城当官,这些话是一个普通举子能说的吗?至于别的话,虽也有不妥,但没到这么过分的地步……或许是此人酒量不行,才会胡言乱语吧?”

    沈溪听到这话,面色凝重,不过心里却笑开了。

    “苏通和郑谦恐怕没想过自己的机会来了,不是因为他们才华出众,而是因为精擅吃喝玩乐,风花雪月,加上皇帝需要有这样的酒友,所以才会说出提拔重用的话……虽说赐进士太过扯淡,不过别的,也就朱厚照一句话的事情。”

    沈溪道:“我这学生居然说出这种话来?行,回头我会跟他好好说说!对了,他临走时,可还说了什么?”

    苏通稍微琢磨了一下沈溪的话,问道:“沈大人是问他是否……还想再到鄙人府上拜访?”

    “嗯。”

    沈溪道,“昨日将他留下来,就是想看他私下里如何不堪,回头也好教训一下。”

    苏通哭丧着脸点头:“迟公子说了,回去休息好后还要过来,而且说要准备什么厚礼,这……如此一来,在下和郑兄根本就没时间温习功课,眼看大考在即,这不是让人自废武功吗……沈大人,要不您今日去跟他说说?”

    沈溪点头:“行,我会跟他说明,这两日麻烦苏兄了,总归不会亏待你。”

    “瞧沈大人说的,不就是在家吃些家常便饭么?咳咳,虽然迟公子有时候说话太过鲁莽,但他办事倒是挺利落的,再加上……彼此志趣相投,倒是个值得交往之人,希望他这次能考中进士……”

    苏通话说得漂亮,但却真心不想跟朱厚照继续交往下去。

    倒不是说因为他不喜欢交朋友,实在是因为朱厚照口无遮拦,他跟郑谦都担心惹祸上身。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