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九六章 一波三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苑走后,谢迁很着恼。

    “沈之厚,一定是沈之厚所为……昨日才听何世光说,白尚书写信给沈之厚,今日陛下就提出议定新尚书人选……哼,真想把那小子塞进礼部去,看他还这么得瑟!”谢迁生气地说。

    杨廷和有些难以理解。

    堂堂礼部尚书在谢迁和沈溪这里居然变成博弈的工具,好像两人可以轻易决定一般,但实际上礼部尚书是比沈溪地位还要高的官职,而谢迁也不过是内阁首辅而已,并没有权力指定谁来当礼部尚书。

    杨廷和试探地问道:“沈尚书掌兵部,成绩卓然,调他去礼部,怕是不那么合适吧?”

    “你当老夫没想过吗?”

    谢迁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何不妥,不依不饶道,“沈之厚去兵部,乃是陛下钦定,在草原未平之前,陛下恐怕很难改变主意。但你也别忘了,沈之厚乃东宫讲官出身,不但是陛下最仰重的先生,还多次参加经筵日讲,顺升礼部尚书,难道不是顺理成章之事?”

    杨廷和没有出言反驳,因为谢迁说得在理,只是他觉得让一个常年游离于翰林体系外的人当礼部尚书,不那么搭调。

    谢迁没理会杨廷和的疑虑,继续道:“陛下执意更迭礼部尚书,内阁这边只能从命,可仓促间让谁来担此重任?真让人头疼!近来朝廷发生这么多事情,白秉德就不能顾全大局,咬牙坚持一下?

    杨廷和很想说,白尚书身体确实不行了,你何必强人所难呢?

    但谢迁从来都不讲道理,这位首辅大人认准的事情,没人能劝动,如此激进性格的养成,多少跟沈溪崛起脱离控制有关。

    谢迁没有在文渊阁停留太久,本来他过来是想和杨廷和一起做票拟,以减轻杨廷和的压力,但现在礼部尚书出缺已成定局,他必须赶着去见见吏部尚书何鉴,力争快速把问题解决掉。

    等谢迁到了吏部衙门,将情况跟何鉴介绍一遍,何鉴叹息道:“白尚书退下来,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之前我不是一再跟你提过吗?现在你怎么怪罪到之厚身上去了?这跟他有何关系?”

    谢迁道:“正是沈之厚跟陛下进言方才促成此事,不怪他怪谁?”

    何鉴摇头苦笑:“先不论你从何处听来的消息,但你得想想,白尚书身体确实不能支持,就算他不给沈之厚去信,自个儿去跟陛下说明情况,陛下又非不通情理之人,不照样会允诺下来?于乔你非要给每个人头上安上罪名,谁受得了?”

    “现在就连老朽都想请辞回乡,这年老后,做什么事情都力不从心,你看这些公文,昨日批阅的比今天还要多。”

    谢迁看到何鉴面前摆放得满满当当的卷宗,一摆手道:“那是你们吏部的事情,老夫管不着。”

    何鉴道:“若于乔你实在想挽留白尚书,可以再去白府拜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相信白尚书不会不领你的情,大不了礼部事务全部交给下面的人处理,让白尚书在家养病就是……”

    “如果你是觉得是接替人选让你为难,那你大可召集翰林院同僚开会推举,要不你就直接去见沈之厚,他或许有好主意,老朽这边实在爱莫能助”

    何鉴显然也是烦了。

    你谢迁不是故意来难为人吗?

    我是吏部尚书,你是内阁首辅,可没说我是你的手下。

    就算你掌握票拟大权,但也不能公然差遣我做事,一切都得按照规矩来,不能每次你一遇到问题就来找我,跟别人出现矛盾也要我居中调和,甚至在一些事上纠缠不休,让人头大。

    何鉴不想跟谢迁过多废话,此时心中还真萌生了退意……不知不觉间,离开朝堂已然成为这些老臣心目中最好的选择,这回不再是为了要挟君王,而是不想夹在谢迁和沈溪间难做人。

    谢迁再一次于何鉴面前碰壁,离开吏部大门后,心里非常生气:“现在这些人怎么都这样,难道是老夫亏欠他们不成?”

    坐上马车,车夫询问下一个去处,谢迁突然发现朝中自己能与之平等商量的人不多,也就何鉴亲密些,至于旁的人,要么貌合神离,要么阳奉阴违,没有谁会真心实意帮他,现在连最后一个盟友都得罪了,以后可能真要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

    ……

    ……

    司礼监内,张苑把臧贤送来的候选名单详细看过,指了指礼部右侍郎费宏的名字,问道:“你跟他见过了?”

    臧贤摇头:“这位费大人跟小人并无来往,不过听翰林院的人说,这次最有可能接替白尚书的就是他。”

    张苑皱眉:“听说这个人乃是状元出身,才学很好,以前刘瑾当政时曾公开跟刘瑾对抗,算是个铮臣,如果他能投奔咱家名下的话……”

    臧贤脸上满是为难之色,他很想说,人家连刘瑾的帐都不卖,会卖你张苑的账?你能拿出什么好处让他甘受驱策?

    “这个很难。”

    臧贤摇头,“此人油盐不进,小人想不出办法拉拢。”

    张苑道:“这个不用你费心,既然他想当尚书,那就必然会求到咱家门下来……咱家乃司礼监掌印,谁想当礼部尚书都要过咱家这一关,如果他像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觉得他有什么机会升迁?”

    臧贤笑着应是,心里却颇不以为然,暗忖:“张公公为何如此自负?难道他真要尝试把费侍郎收入麾下?这怎么可能?”

    ……

    ……

    就在张苑试着拉拢费宏,以之作为新任礼部尚书人选时,谢迁中意的对象却跟张苑大相径庭。

    谢迁对于费宏并不是很了解,甚至可以说带有某些偏见,原因就在于费宏年岁不大,今年刚满四十岁,且恃才傲物,在礼部任职时能力并没得到很好表现,跟谢迁用老人稳定朝局的思想大相径庭。

    谢迁最中意的人选,乃是他的老友,也是他始终坚持认为是最好的阁臣人选王华。

    王华也是状元出身,在东宫担任讲官多年,在翰苑体系中声名远扬,曾在内阁短暂任事,只是因为弘治末年和正德初年政局动荡未得提拔,最终在刘健和李东阳“倒八虎”事件中,王华跟着受累,以至提早结束政治生涯。

    不过让谢迁庆幸的是,王华的政治生命得到了延续,他儿子王守仁在朝为官,现在已官至宣大总督,算是一方牧守重臣。

    谢迁本想亲自前去王华府上拜访,稍微一打听才知道王华出门访友去了,如今并不在京城,只能派出快马前去传信,告之朝廷要提拔重用的意思,与此同时他还写了封奏疏,准备让司礼监朱批通过,造成既定事实。

    谢迁心想:“之前举荐德辉入阁,陛下不同意,现在让他出任礼部尚书,这下总没什么问题了吧?”

    在谢迁看来,就算朱厚照对当年的刘健和李东阳有成见,王华受池鱼之灾致仕,但时过境迁,就算朱厚照再心有芥蒂,气也应该消得差不多了吧?要知道朱厚照没有追究王华的儿子王守仁,依然按部就班提拔重用,谢迁觉得这次举荐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谢迁把奏疏写好,当天下午带去内阁,第一时间让值守太监通知张苑到文渊阁相见,把事情说清楚。

    张苑到来时,已是日落时分,谢迁急着离宫,险些与其失之交臂。

    “……什么,谢尚书想让王学士担任礼部尚书?你怎么不跟咱家商议?这个人曾为陛下厌恶,举荐如何能得到陛下首肯?再者说了,王学士致仕已三年,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如此跟陛下去说,岂非自讨麻烦?”

    张苑语气傲慢,已不复以往跟谢迁友好协商的态度,摆出一副蛮不讲理的模样。

    谢迁皱眉道:“这不有这个想法后便立即找张公公商议么?此事可成的话,朝中便有一股清流维系朝堂稳定,对大明江山社稷有莫大的好处。”

    谢迁迂腐说事,让张苑很不耐烦,他板起脸来喝斥:“谢尚书把问题说得如此严重,倒好像咱家会耽误大明江山似的,简直荒唐可笑!谢尚书莫忘了,这大明江山是陛下的,陛下说谁当礼部尚书,谁就能当,你找个让陛下厌恶的人前来,不是给陛下添堵,为咱家招祸么?这件事,咱家绝不会同意!”

    谢迁没料到张苑居然有如此大的意见,问道:“那张公公认为朝中谁可以顶替白尚书的位置?”

    张苑道:“尚书致仕,自然由侍郎接任,或者是召南京礼部尚书到京城,这远比从致仕的官员中选择更为妥当……这件事虽然陛下没详细交待过,但咱家可以先定个基调,一定要在现有翰林体系的官员里面选拔,如果谢尚书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那就由咱家来决定。”

    “你……”

    谢迁没料到会有这一出,被张苑冷目相向,感觉一阵无形的压力迎面扑至,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张苑昂着头,鼻子里哼了一声:“下次找咱家,最好是有什么要紧事,不要事事都来麻烦人,咱家公务繁忙,哪里有那么多时间理会?好了,谢尚书,告辞!”

    说完,张苑甩袖而去,谢迁伫在那儿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

    ……

    举荐王华为礼部尚书的想法在张苑跟前遇挫,谢迁心有不甘,在他看来,没有谁比王华更适合担任教化天下重任的礼部尚书之职。

    等谢迁回到自己长安街的小院,已是身心俱疲,此时的他脑子里琢磨的都是如何寻找机会面圣,在他看来,如果能当面跟朱厚照提出,或许还有机会。

    现在张苑跟他已不是一条心,且当面回绝,再走司礼监的路子已行不通。

    “……去找之厚帮忙如何?他随时都可以去豹房面圣,可白尚书致仕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促成的,若现在去找他,岂不是说老夫主动认输?不行不行……”

    谢迁想出的对策迅速被自己否决。

    就在这时,门房进来通禀:“大人,礼部白尚书在外求见。”

    “什么?他不是卧床不起,不能离家么?”

    谢迁非常惊讶,白钺居然亲自前来拜访,不用说是来商议致仕之事。

    此时的谢迁很不想面对白钺,虽然王华是他认为接任礼部尚书的最佳人选,但若是不能如愿的话,最好还是让白钺留任,他已在想如何劝说白钺收回致仕归田的想法。

    白钺主动前来,让谢迁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如果当面拒绝一个病号的请求,以后再也别想和气相处了。

    白钺进了院子,在谢迁相扶下,来到小院书房,宾主相对坐下,白钺幽幽地叹了口气,道:

    “谢中堂,虽然我比你小七岁,在朝资历也远不如您,但身体确实不行了,这几年,我每年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寻医问药,对朝事多有敷衍,这些年下来还是力不能支,若是再留在朝堂,怕是将来会误大事,不如让有能之人担当……”

    白钺说话时,全身颤抖个不停,如同风中残烛,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但是,人的岁数管在那儿,仅就相貌来看,白钺确实要比谢迁年轻许多。

    谢迁皱着眉头:“秉德,你这是说得哪里话?你看你脸色红润,头发乌黑,哪里像是有什么大病?不若坚持一下,万一身体好了呢?”

    “呵呵,就我这样还不像有病?怕是再过几天,就要阴阳永隔了。”

    白钺猛烈咳嗽一阵,额头汗水汩汩而出,脸色潮红一片,好不容易止住咳,气喘吁吁地道,“之前我给之厚去信,跟他说明情况,后来之厚亲自登门拜访,希望我能继续留在朝堂,还说让我把所有公务安排给下面的人,自个儿只管安心养病……我岂是那贪慕权位、尸位素餐之人?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来求你。”

    谢迁皱眉:“怎么,沈之厚登门劝你留下来?不是他去跟陛下呈奏,要找人接替你的吗?”

    白钺说的事情,跟张苑所言矛盾重重。

    白钺笃定地摇头:“之厚怎会去跟陛下说及?这点小事,还是谢中堂去跟陛下呈奏为宜,之前是我冒失,去信给之厚,却没想过我们分属两个不同的衙门,他若是出手必然会落人口实,给他带来不利影响……唉!这些年风风雨雨熬下来,到现在已是油尽灯枯,难道谢中堂非要看我死在朝堂上才甘心?”

    谢迁没有说话,他不是为白钺那些自怨自艾的话而动容,而是为得到的信息前后不一致心中掀起巨大的波澜。

    谢迁心想:“既然不是沈之厚所为,那会是谁?难道有旁人插手?亦或者是陛下身边那些小人进的谗言?这对他们何益?”

    白钺再道:“倒是下午时张公公派人来跟我说,陛下已开始斟酌接任人选,让我举荐几个……这不,就算要推举后进,我也要先跟于乔你商议,不会贸然行事。于乔你……”

    “张公公派人找过你?”谢迁觉得情况不太对。

    白钺却不知谢迁注意的重点是什么,道:“我还没跟张公公回话,是张公公派人前来询问,他说礼部右侍郎费子充能力和人品兼而有之,想举荐子充,不过他要求先跟子充见上一面,还让我代为引荐,这让我有些看不懂。”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