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九七章 矛盾重重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白钺不是看不懂,而是不想说。

    张苑为什么要让白钺代为联系费宏?用意非常明显,就是想把费宏收揽到麾下,为其所用。

    费宏和沈溪一样,也是有名的神童,他十三岁过府试,十六岁为赣省乡试解元,二十岁考取状元,二十三岁担任会试考官,在朝声名远扬,如今年方四十就已是礼部侍郎,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不过,就算费宏曾公开跟刘瑾作对,但朝中老臣还是把他当成毛头小子看待,总担心“年轻人”意志不够坚定,容易误入歧途,影响朝局稳定。

    谢迁道:“子充这个人老夫知道,学识是有的,但九年考核期间有小半时间在家守制,前几年才升翰林侍讲,陛下登基后晋太常寺少卿,去年任礼部右侍郎,尚无多少建树,若强行提拔执领礼部,恐怕人心会不服,不妨老夫再斟酌一下其他人选,至于秉德,先在朝暂留几日,总归会让你顺利地乞骸骨,回乡颐养天年。”

    说到这里,谢迁语气中带着一抹感慨。

    以白钺的年岁尚且要乞老归田,他比白钺还要年长,现在却得不到休息的机会……当然,这不是他有没有机会退,而纯粹是自己不想退。

    白钺离开后,谢迁连夜写好奏疏,希望能通过特殊渠道送进豹房,让朱厚照知道现在朝廷是个什么情况,同意他的建议,但此时张苑已带着另外一份奏疏去面圣了。

    张苑的想法很简单:“现在暂时找不到我理想中的礼部尚书人选,那就先把水搅浑,拿沈之厚来折腾一番,就算被陛下骂上一通也值得。”

    虽然夜幕已降临,但此时朱厚照才刚洗漱好,正准备新一天的玩乐。此时的正德,心情还算不错,主要是他从花妃那里找到一种久违的感觉,花妃失宠几个月后,想方设法排练了一些新节目,包括相声、鼓曲、快板、莲花落等,都有新剧目,一下子就打动了朱厚照。

    这几天朱厚照都准备留在花妃处,让丽妃和花妃间形成一种良性竞争,让他可以更加享受。

    豹房花厅,张苑见到朱厚照,才说几句话,正德皇帝的好心情就没了小半,皱眉问道:“朕不是让你处理好了再来说么?礼部尚书人选已经定下来了?朝臣们怎么说的?”

    张苑笑眯眯地回道:“兵部沈尚书才学品德兼优,可以担当此重任。”

    朱厚照火冒三丈,指着张苑破口大骂:“你个狗奴才,诚心拿朕来开涮,是吧?沈尚书要管军队那一大摊子,而且最近他在家养病,调他去礼部,谁来管兵部的事情?”

    张苑讪笑着凑上前:“陛下,老奴听说……沈尚书这次是在装病,故意不到兵部衙门当差,而且有人见到沈尚书出府,去向不明,请陛下明察秋毫。”

    张苑以为检举沈溪,可以让朱厚照产生防备心里,不出所料朱厚照闻言后脸色立转,张苑正得意时朱厚照忽然问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张苑有些奇怪,此时朱厚照不应该患得患失表达不满吗?怎么反倒问起自己来了,当即试探地回道:“乃是朝中人亲眼所见,老奴自个儿倒没见过。”

    “你没见过就别胡说八道!”

    朱厚照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张苑脸上出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正昏头转向时朱厚照的喝斥声已传来,“沈尚书在病中就不能出府门了?他去哪个地方需要跟朝廷报备吗?再有这种说闲话的小人,直接革职查办……朕就不信治不了朝中这群不顾后果、信口开河的逆臣,出征草原这场仗还没开始打呢,就有人在朕面前说三道四,不拿他们开刀作何?”

    张苑捂着脸,张了张嘴,整个人还是懵的,朱厚照居然这么简单粗暴地把问题呛了回来,他支支吾吾半天才勉强挤出几个字:“那礼部尚书人选……”

    朱厚照怒道:“你问朕?怎么不去问问朝中那些元老,你问谢阁老,或者问问吏部何尚书,让他们自己开会研究下,别什么事都来打搅……希望下次你再来跟朕汇报的时候,直接把人选报上,再这么多废话朕就把你的司礼监掌印之位拿下!”

    说完,朱厚照拂袖而去。

    张苑站在那儿,摸着火辣辣的脸,心中无比憋屈,暗忖:“就算早知道会挨骂,也不至于到当场打脸的程度啊……陛下这是怎么了?不就说了沈之厚几句坏话?我那大侄子到底有何妖法,让陛下对他如此信赖?难道他小时候真有个老道指点迷津?”

    “张公公,时候不早,豹房这边要关内院门,您看……”一名锦衣卫百户在门外探头,见张苑愣在花厅里,不由提醒一句。

    张苑回过神来,恼火地折身喝斥:“从什么时候起豹房内院要关门了?这是要在豹房设内帷吗?”

    那侍卫回道:“此乃陛下亲口吩咐,说是为了加强豹房安保,防止别有用心的人谋逆……若公公现在不出去的话,一旦开禁,就只能留宿豹房内宅,进出的话需要陛下和钱指挥使批准才可!”

    张苑听到钱宁的名字就来气,因为他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若被人看到脸上的巴掌印恐怕会被笑话,因此不打算在豹房久留,回府除了有高床暖枕,顺带还可以跟臧贤商议一下对策。

    ……

    ……

    皇宫内苑,夜色渐深,永寿宫内仍旧开着酒席。

    与宴之人很少,除张太后外,只有她两个弟弟,也即寿宁侯和建昌侯二人,张太后想问询关于儿子的情况,她的消息渠道不太通畅,再加上知道两个弟弟失势,所以请进宫来,想好好安慰一下。

    张太后面前摆着烧猪肉、冷片羊尾、烧鸡、炒豆芽和冬瓜汤等四菜一汤,菜基本没动过,此时正在喝茶。

    寿宁侯和建昌侯面前的菜稍微多一些,同时摆有宫内御酒坊酿造的秋露白黄酒,总的来说还算比较俭朴。

    自打弘治皇帝去世,张太后每当夜幕降临便会感到孤单寂寞,此时两个弟弟在身边,心里莫名有一丝慰籍。

    “……姐姐,您说陛下现在都在豹房,根本就不回皇宫,这御苑内岂非没了主人?”张延龄多喝几杯,突然说出一句在张太后听来大逆不道的话语。

    张太后没好气地道:“不管陛下置身何处,他都是这紫禁城的主人,大明天下的主人,你这话传出去,怕是有大不敬的嫌疑。”

    张鹤龄嗔怪地瞪了弟弟一眼,然后向张太后道:“太后娘娘请见谅,建昌侯的意思是说,是否规劝陛下早些还宫,在皇宫主持朝廷事务,如此才能立君威,让朝野对陛下慑服?”

    张太后叹息道:“这不是你们这些做臣子的没尽到责任吗?其实哀家早就想规劝皇上,但皇上始终不来见哀家,连基本的早晚请安都给荒驰了……哀家也不知道为何会到今日这地步。”

    “还不是朝中有奸人蛊惑圣心?”

    张延龄不满地道,“尤其是沈之厚和谢于乔两个,他们根本就不把维护朝廷纲纪当回事,任性妄为,也是他们的纵容才让陛下到现在都留在豹房,迟迟不归,这些人必将记载于青史,承受千古骂名。”

    张太后不由皱眉,这个弟弟简直就是个深闺怨妇,对世俗存有极大的偏见。

    张太后道:“不管是谁的责任,现在先说说你们的事情……哀家已跟谢阁老打过招呼,谢阁老同意跟陛下上疏,让你们官复原职,京城戍卫,始终需要你们这样值得信赖的人负责……哀家能为你们做的事情不多,你们一定要珍惜。”

    张延龄瞬间紧张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连声问道:“姐姐跟谢于乔说了?他答应了吗?不会是敷衍姐姐您吧?谢于乔现在跟沈之厚斗得正欢,朝野谁不知道他亲手栽培的沈之厚把他的威风给抢了?”

    张鹤龄先是瞪了弟弟一眼,这才接过话头:“多谢太后相助,若是有机会再为朝廷效力,我兄弟二人定不负先皇和陛下隆恩。”

    张太后叹息道:“你们是皇亲国戚,皇儿的亲舅舅,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陛下并没治你们的罪,只是暂时赋闲在家……不过,若你们顺利回朝,一定要循规蹈矩,不得再胡作非为,如果再犯的话,休怪哀家不帮你们。”

    张延龄听到这话,心中窃喜不已:“按照姐姐所言,这件事基本是十拿九稳,回去后就等着诏书到来……哼,沈之厚再折腾,不照样功亏一篑?如此一来,这次相当于没什么损失,等官复原职,看我怎么报复那些冷眼相向之人。”

    到二更时酒宴差不多结束,张太后要回寝殿休息,张氏兄弟在高凤引领下往宫门而去。

    半道上张延龄借助酒劲开始设想今后的美好人生:“……若咱们兄弟二人可重掌京营,一定要把之前的损失捞回来,将沈之厚给予咱的加倍奉还!”

    张鹤龄板着脸,低声喝斥:“怎么?你还要跟沈之厚斗?哼!你要自取灭亡,那是你自个儿的事情,别拉着我陪葬。”

    张延龄一愣:“大哥,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怕沈之厚那小子不成?他当时是怎么针对我兄弟,张家因此破败,你忘了吗?难道就此善罢甘休?”

    张鹤龄叹息道:“记得又如何?若你我兄弟能重回朝堂,一定要记住这是陛下法外开恩,而不是真的无辜……”

    见张延龄张嘴要反驳,张鹤龄加大了声音,“若不是你胡作非为,也不至于会沦落至今日这般田地……想当初咱兄弟执掌京营,就算有一些小劣迹,也不至于被朝中人厌弃,而你……却仗势欺人,幸好有姐姐为我等遮风挡雨,若有一日太后不在了,谁能护得了你我?”

    “真不想听大哥说这些,好像咱们做什么都是靠姐姐一样。”张延龄垂头丧气地说道。

    张鹤龄冷笑:“不靠太后你靠谁?靠你自己吗?你的学问能比得上那些靠科举上来的举人,还是说你能带兵去前线杀敌?朝中勋贵,哪个不是战功累累?就算是世袭的勋贵,也要到战场上去历练,从先皇封爵开始,你我兄弟什么时候去过战场?”

    “当初京师保卫战的时候……”

    张延龄还想为自己辩解。

    “省省吧!”

    张鹤龄嗤之以鼻,“回去后,咱们先给谢阁老送礼,再给沈之厚送礼,就算你不甘心,至少咱们进庙先拜佛,先把礼数尽到,然后表达与世无争之意……文官爱怎么争怎么争,咱们安心当好自己的差便可。”

    ……

    ……

    随着时间进入二月,天气渐渐变得暖和,朝廷对草原用兵已提上议事日程,沈溪筹备粮草的压力随之凸显。

    要跟鞑靼人开战,军粮物资调运是个大问题,沈溪虽然在家中办公,但奏疏却不断上呈朝廷,催促朝廷将当年兵部用项审核完毕,及时下发。

    按照沈溪估计,出兵草原调用的钱粮数目惊人,折换成白银,大概需要上百万两,这还是建立在速战速决的基础上,也是因大明中期国内白银较少,银价腾贵所致,若是换作明末清初,这场战事的消耗起码要五百万两银子往上。

    沈溪答应自行筹措出兵需要用到的钱粮,但内阁跟户部卡住了兵部用项,连基本花销都不给调拨,生怕沈溪把钱挪作他用。

    年初预算谢迁只是口头允诺给兵部调拨比往常年少一半款项,到实际拨付时,又指示户部尽量拖延,如今甚至连兵部衙门维持正常运转所需开销都不能保证……这也是谢迁对沈溪施压的一种方式。

    你能占着兵部,蛊惑君王出兵,但你有本事把朝廷决策权拿过去,把钱粮从户部带走?

    谢迁公然利用手上的权力钳制兵部,以此打压沈溪的威望。

    陆完和王敞虽然试图跟内阁、户部进行交涉,却没有任何结果,谢迁传话过来,等休沐期结束京城各衙门开衙后要重新审计预算,等于说是在审计完成前,不会调拨任何款项给兵部,迫使沈溪亲自去跟他讨要。

    可是沈溪很不想面对谢迁,谢迁的意思非常明确,审计你不来,等于说自动放弃兵部这一年预算,即便给你审批一半预算也不知到几时才能兑现,那你不但要自行筹措出兵钱粮,连兵部办公的钱都要自行筹措,要你操碎心!

    谢迁这招在沈溪看来并不高明,简直把朝廷规矩当儿戏,谢迁擅权已到明目张胆的地步,只要沈溪向朱厚照告状,说不定首辅之位都会被拿下……谢迁仗着沈溪不跟他争,公然蹬鼻子上脸。

    就算被逼到这个地步,沈溪也没打算去参加内阁组织的审计会议,让陆完代表他去参加,反正谁去结果都一样,或许他去参加会议后谢迁会给他出更多难题。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