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〇二章 出城见客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张苑出豹房后,没有就此回府的打算。

    他心有不甘,觉得沈溪出城.这件事其实可以用来做做文章,如此无疾而终简直是暴遣天物。

    张苑身边可以利用的人中,排在首位的要数内阁首辅谢迁,他知道谢迁对沈溪有极大的偏见,或许可以藉此挑拨沈溪和谢迁的关系。

    张苑先去找臧贤,问清楚谢迁在何处……臧贤带人投靠后,张苑的眼线迅速增加,京城内情况基本能够了解,只是他平日需要在宫中值守,没太多时间出来见臧贤,导致很多情况无法及时获悉。

    长安街一栋普通民宅。

    张苑见到人时,谢迁已准备睡觉,听闻司礼监掌印拜访,他不得不穿好衣服出门迎接,精神有些萎靡不振。

    “……沈之厚出城这件事,谢阁老如何看待?”两人来到花厅坐下,张苑便假作关切地问道。

    谢迁心想:“本以为张苑是为上午在户部衙门举行的审计会议而来,却没想到是为沈之厚……”

    谢迁思索一下,摇头轻叹:“沈之厚出城所打名号是寻医问药,连陛下都下旨关照,老夫总不能跳出来做恶人,阻止别人去看病吧?他离开也好,朝廷少了不少事,老夫也省了很多麻烦。”

    张苑打量谢迁,问道:“难道谢阁老不知沈之厚是在装病?还是说不知他是带着陛下密旨出城办事?”

    谢迁继续摇头:“老夫就算是文臣之首,也很难见到陛下,消息闭塞,知道的内情自然不如张公公多……老夫能力有限,只能尽人事而安天命,一切随缘吧!”

    张苑没想到谢迁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心里满是疑惑:“难道沈之厚离京前见过谢于乔,双方达成了和解?不然为什么谢于乔态度会如此消极?难道他厌倦了跟沈之厚的争斗,准备用致仕来抗议陛下出兵之举?”

    张苑之所以会不理解,其实责任全在他身上……之前张苑三番两次在谢迁面前挑拨离间,久了谢迁不自觉提高警惕,不会轻易上当。

    当然,这也跟之前礼部尚书白钺主动拜见谢迁,把许多情况说透有关。

    张苑皱着眉头道:“咱家来见谢阁老前,专程去豹房面圣,陛下的意思……要防备沈之厚举兵谋反……”

    “是吗?”

    谢迁诧异地反问了一句,随即断然摇头,道,“虽然老夫对沈之厚蛊惑陛下出兵不支持,但老夫知道,他品性还算纯良,不会做出僭越之事,更不要说起兵谋反了……这点张公公尽可放心。”

    张苑生气地道:“谢阁老,咱家为了劝阻陛下出兵,一直都在奔波忙碌,甚至不惜半夜来访,你当咱家是闲得慌没事干吗?咱家这么努力是为什么?谢阁老不会认为,咱家做这些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吧?”

    谢迁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张苑行了一礼:“张公公为国为民,殚精竭虑,老夫自然能体会,其实老夫心思跟张公公相同,都是为百姓福祉考虑……张公公请放心,老夫会派人盯着沈之厚,绝对不允许他胡来……虽然他是领皇命出城,但只要跟钱粮有牵连,老夫就能制约他,不会让事态失控!”

    言语中,谢迁直接拒绝了张苑的调遣,把双方合作关系主动降低一档,对张苑的恭敬也近乎变成一种敷衍。

    张苑心中冒起一股无名火,皮笑肉不笑地道:“咱家好心好意提醒,谢阁老却如此敷衍搪塞,看来是觉得咱家无事生非……咱家做事最求公允,谢阁老还是想想怎么提防沈之厚,如果他在城外闹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咱家在陛下那里难办,谢阁老在朝中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虽然张苑大权在握,但不敢开罪谢迁太深,这话带有一定威胁的意味,大概意思咱俩合作两利,如果你不帮我,也休想我支持你。

    放出狠话后张苑站了起来,拂袖而去。

    等张苑走后,谢迁仍旧表现出一副怅然若失的心态,表情阴郁。

    “之厚在朝这些年,也算矜矜业业,最关键是他力挽狂澜扳倒刘瑾,使得正义伸张……如今他做的事情对不对我管不着,但若是谁想利用我来铲除异己,绝无可能……”

    谢迁虽然对沈溪坚持出兵草原不赞同,却不想自己被人利用,对张苑产生极大的抵触心理,暗忖,“之厚做错事,他自己可以承担,我还可以纠正他,但若我做错事,谁来担负可怕的后果?再者,之厚再怎么样也是文臣,张苑却不同,作为一个阉人,他要是成为第二个刘瑾,危害恐怕要比之厚大许多!”

    谢迁有一身傲骨,想成为刘健和李东阳那样正色直道、蹇蹇匪躬的宰辅之臣,以大义之身控制朝堂,而不是在竖阉阴影下卑躬屈膝办公。

    沈溪不受控,谢迁便让这个他看好的后辈从决策层退出去,为此不惜全力出手压制。但当谢迁发现张苑利用他来打压沈溪时,立即警醒过来,不再配合张苑做事,甚至想把张苑手上的朱批大权拿下,把司礼监也一并控制住。

    ……

    ……

    这边厢谢迁想要拿张苑开刀,而张苑出院门后,也在筹划怎么把谢迁的威风给打下去。

    回府路上,张苑越想心里越不高兴,嘴上嘟囔道:“谢老头以前对我唯命是从,不知这次怎么了,居然会帮沈之厚说话……看来他有意退下去,想跟沈之厚化敌为友……难道他是受了白秉德请辞的影响?谢老头真退下去也好,杨廷和跟梁储资历不深,我略使手段二人必定乖乖就范,到时候不是我说什么便是什么?”

    张苑突然一阵得意,就算谢迁是弘治朝赫赫有名的内阁三辅臣又如何?面对他时不照样服服帖帖的,这可是他以前作为市井小民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只是近来不知什么缘故,谢迁所作所为逐渐偏离预定轨道,开始不受控制,不过这对张苑来说不算什么,哪怕谢迁离朝,他照样可以控制杨廷和跟梁储,继而独揽大权。

    不过很快张苑又担心起来:“我那大侄子不怎么好对付啊……谢老头在朝一日,大侄子看到谢老头曾提拔重用他的份儿上,不敢对谢老头无礼,如此直接后果就是拥有陛下宠信的大侄子反倒在朝争中落于下风。如果谢老头致仕,我掌控梁储和杨廷和不难,但怎么压制大侄子?到时候他肯定会挟陛下的恩宠,干涉内阁和司礼监正常运转……这不是变相成全了大侄子?”

    “不行不行!我现在既不能让大侄子被谢迁成功扳倒,也不能让谢迁顺利致仕,还是要想方设法让他二人争都不休,一直两败俱伤为止,如此我才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

    ……

    沈溪出城后就直接往津门而去。

    天津历史悠久,隋朝修建京杭运河后,在南运河和北运河的交会处设市镇,史称三会海口,乃是天津城最早的发祥地。唐朝在芦台开辟盐场,在宝坻设置盐仓。南宋金国贞佑二年,在三岔口设直沽寨,元改直沽寨为海津镇,成为漕粮运输转运中心。

    本朝建文二年,成祖在海津镇渡过大运河,南下争夺皇位。成祖登基后,为纪念由此起兵“靖难之役”,于永乐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将该地改名为天津,即天子经过的渡口之意。随后,大明在三岔河口西南的小直沽一带,开始筑城设卫,称天津卫。

    天津卫自成立伊始便拥有一定数量的海军,虽然所辖战船老旧,但比之普通民船更大更坚固,通常情况下足够应付突发情况。

    进入大明中叶,沿海除了倭寇和海盗外,没有其他力量通过水路对大明北方海疆造成实质性威胁,天津卫战船建造逐步停滞下来,海军拥有的都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旧船,能够顺利出海已算不错,近年来虽装配一些火炮,但都是小口径的弗朗机炮,大口径的根本无法上船。

    沈溪在路上一直琢磨弗朗机人来访的情况。

    在他想来,佛郎机人虽然名义上是来大明经商,但其实也有刺探大明虚实的目的。

    泉州之战中,沈溪不是靠船坚炮利在海战中堂而皇之战胜对手,完全是以偷袭的方式打了佛郎机人一个措手不及,之后佛郎机人就转变武力胁迫的态度,和大明进行正常的贸易。

    在一次次商贸活动中,佛郎机人发现大明地大物博,人口稠密,最重要的是大明中枢对地方控制严密,军事力量强大,跟大明开战意义不大,反倒会断绝瓷器、茶叶和丝绸等商品供应,得不偿失。

    于是到最后佛郎机人也没有调派战船威胁大明海疆,贸易成为主流。

    南下的路上,沈溪把前几年绘制的战船图纸拿出来研究。

    他的专业不是船舶制造,很多东西都是根据大明现有船只进行改造,参考了扣押的佛郎机船的优点。

    这时代大明海军的主力舰只是福船,再配合网梭船、鹰船、连环船、子母船、海沧船等协同,这些海船建造复杂,劳民伤财,以前沈溪没有打造海军的想法,所以对海船的改造工作搁置下来,但随着大殖民时代来临,欧洲列强今后会纷至沓来,大明海疆要维持安定极为不易。

    实际上在沈溪调离东南后,过去几年倭寇又开始滋生,如果大明海军还仅仅用那些破旧战船,显然已落伍。

    沈溪的想法,就是趁着去天津卫,考察一下卫所船只的情况,试着召集一些造船的工匠,先不忙考虑造船,而是完成一些技术储备。对沈溪来说,实践虽然重要,但理论也不可少,最好是把一些浅显易懂的物理知识传授给工匠,为大明培养出一批有一定科技含量的实用性人才,这些人虽然不能走上科举之路,但沈溪有的是办法让这些人扬名立万,让工匠也成为社会上人人羡慕的上层人士,从而让民间涌现更多的工匠。

    如果不改变工匠地位低下的现状,就无法吸引更多人才进入到这行当来,船舶制造和航海技术的发展也就成为空话。

    ……

    ……

    沈溪于二月初九从京城出发,正常情况下会在三天后也就是二月十二抵达天津卫。

    不过沈溪没急着赶路。

    胡琏已早一步派人跟佛郎机人接洽,沈溪不打算让佛郎机使节进入北直隶地方县州城池,这可能会让佛郎机人刺探到很多大明的情报,主要是物价还有民间生活状况……这些对西方人了解大明很有帮助,回头他们可能会研究大明风土人情,之后就会以武力来跟大明谈条件。

    沈溪只想让佛郎机人看到大明强大的一面,既然大明海军拿不出手,那就用陆军来撑场面,胡琏率领的是沈溪手下最拿得出手的人马,当然这批官兵无法跟久经战阵的西北边军相比,不过相去不远,在热兵器的使用上,这路人马可能更有优势。

    从京师到天津卫城,沿着大运河走水路最近,但沈溪没有乘船,一路都是乘坐马车走官道。

    他带的人不多,除了家眷和仆从,就是亲兵,二月十一下午一行顺利抵达武清县,沈溪没有进城,带人在城外驻扎,此时胡琏派来打前站的斥候正好抵达,向沈溪禀明佛郎机使节的情况。

    “……大人,胡部堂已带人北上,他没有准允更多红夷上岸,只让他们带十五人前往京师,明日队伍便将抵达武清……”

    胡琏派来的斥候,能力跟云柳训练的手下差距明显,汇报问题存在很多不尽不详之处。

    沈溪问道:“佛郎机人正使是谁?”

    斥候摇摇头,显然不知道那些金发碧眼的西洋人有什么区别,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记不住一个个稀奇古怪的名字。沈溪点头:“你先下去休息,明日本官会派人去迎接佛郎机使节,到时候再说。”

    斥候发现自己汇报的东西不能让沈溪满意,有些羞愧,但实在没办法,对他而言能把胡琏交待的任务完成已很不错了。

    等人走后,一直等候在旁的云柳走了过来,道:“听口音,这名斥候是北方人,不是当初在南方跟过大人的亲兵。”

    沈溪笑道:“胡巡抚所带人马中,是有人跟过我,但不代表全部都是,这次征调地方人马到京城,名义上是平叛,但其实是想把以前跟过我的老人调拨到麾下,这些人总归跟过我一段时间,一起上过战场,用起来比生手容易许多。”

    云柳问道:“大人明日便在此接见佛郎机使节?”

    “再往前走走。”

    沈溪道,“咱们往杨村去,胡巡抚应该会乘坐船只,沿运河北上,见面地点就选择在运河以西的临时营地。”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