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〇三章 谁对谁错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进入二月,大运河上过往船只数量明显增加。

    此时从南方来的船只络绎不绝,涉及战争物资运送,沈溪已几次让惠娘和宋小城从湖广、江赣和南直隶调运粮草北上,再加上之前沈溪跟商贾征派的物资,以及本身就要前往京城的商船,让二月刚解冻不久的运河变得异常忙碌。

    当天晚上有些冷,沈溪很早便进入寝帐。

    此行路途虽然不远,但沈溪出京名义上是养病,并没有入城住官驿和客栈,显得有些辛苦。

    旁人还好说,不过跟随沈溪一起出行的女眷却有些受不了,本身队伍也没有专门为林黛和谢恒奴准备帐篷,于是二女干脆住进沈溪寝帐中,挤一挤晚上也能暖和些。

    次日一大清早,林黛已整理好仪容,她平时在家中就不喜欢睡懒觉,今天也早早就起来了。而谢恒奴则不太适应这种旅途颠簸,这会儿天蒙蒙亮,她依然睡得很沉。

    沈溪起床来整理好衣服,对林黛道:“回去歇着吧,今天上午晚些时候才会出发,不必起这么早。”

    林黛撅着嘴:“我又不是猪,睡那么多做什么?”说话间,特意打量了一下榻上睡得正香的谢恒奴,好像在暗示什么。

    沈溪没好气地白了林黛一眼,没理会对方那略带幽怨的眼神,直接出了帐篷,外面已经有人开始生火造饭,朱起一路小跑过来:“老爷,武清县衙派人来了,说是请您进城。”

    沈溪点了点头,道:“这次就在京师地界转悠,不想打扰地方官府,没想到就算不进城,还是被人找上门来。”

    “那老爷……”

    朱起有些不太明白沈溪的意思。

    沈溪一挥手,让朱起跟他一起去见武清县衙的代表。

    等见到人后沈溪才知道,原来来访者是武清县丞孙儒杨,四十多岁,身材瘦削,脸上带着几分市侩。

    “参见尚书大人。”

    孙儒杨一见到沈溪便恭敬行礼,腰弯得很低,足见他对沈溪的尊重。

    沈溪道:“本官只是途径贵地,并无公务在身,孙县丞回去后跟你们县令说,不必操心,本官在此耽搁一两日,最迟明后天就会出武清县界。”

    孙儒杨谄笑道:“沈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卢知县早就听闻沈大人威名,如今您路过武清,若不盛情款待一番实在说不过去。”

    沈溪笑了笑,心想:“无论是以前当钦差,做督抚,又或者是现在为兵部尚书,走到哪里这种官场礼数都少不了。上官过境对地方官员而言似乎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但其实不过是一种常见的官场联络手段,只要答应应约,以后只要这些地方官员遇到麻烦就会登门相求,那时再推却的话会显得不近人情。”

    沈溪道:“行程早已定下,岂能善作更改?再者,本官这次出来是为寻医问药,地方事务一概不过问,孙县丞请回吧。”

    沈溪的话很直接,没有给对方任何机会。

    孙儒杨行礼后恭敬告退,神色间倒没显得多失望,显然他只是来传个话,对于接待沈溪并没有多上心。

    等孙儒杨离开,跟随沈溪出城练兵的马昂等人拥了过来,马昂摇头道:“武清知县真不会做人,要是他真心款待沈大人,昨夜就该派人来接大人入城,何至于现在才来?甚至连礼物都没带……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沈溪打量马昂一眼,显然这位爷真心觉得地方接待不周,以马昂的想法,他如果是武清知县,接待上官肯定不会马虎,关系到前程,一定要拿出十二分的努力,负责还不如不请。

    沈溪道:“本官一路南下,中途没有进任何一座驿站,武清知县能得知行踪已算消息灵通,至于昨夜就派人来请更不可能,他在摸清楚情况前,绝对不会前来送礼,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谁敢轻易落人口实?”

    ……

    ……

    沈溪没有急着出发,但也没在武清城外停留太久,等日上三竿,营地拆除,便带着人马往杨村而去。

    未到杨村,胡琏已派人过来接洽。

    陆路快马行进要比水路快许多,知道胡琏动向后,沈溪让人加快赶路速度,未时中便抵达杨村。

    北运河为漕运要道,常年帆樯林立,昼夜不息。前朝至元三十年,元庭在北运河西岸设杨村驿,乃天津卫沿北运河溯流而上的第一个驿站,驿使和商旅络绎不绝。本朝永乐九年至十三年大运河疏浚拓宽后,水路航运条件大为改善,漕运数量不断增长,杨村盛极一时。

    此时杨村尚不是武清县治所在,但城塞已修筑完毕,沈溪入目所及,千帆云集,人声鼎沸,楼台林立,丝竹管弦,热闹非凡。

    沈溪没有扰民,进城后直接住进驿站,麾下官兵则在附近扎下营寨。沈溪坐下歇息一会儿,胡琏部先头人马已抵达,马九从船上下来,直接进见沈溪,把佛郎机使节的具体情况相告。

    “……九哥辛苦了。”

    沈溪看着马九,笑着拍拍马九的肩膀。

    马九低下头,神色略有些不自然,这次平叛他跟马昂一样,跟着大军所向披靡,没费什么劲就立下军功。

    沈溪跟马九一起从驿站出来,外面官兵虽然没封路,但过往百姓和商旅看到情况不对,哪里还敢往驿站边靠?

    沈溪带着马九、马昂等人一起到了码头,但见船队陆续靠岸,胡琏和佛郎机使节从中间一条大船上下来。

    “参见沈尚书。”

    胡琏见到沈溪,连忙挽起官袍下摆,一路小跑过来行礼。沈溪上前,笑着道:“重器兄真是抬举在下了……这几位是……?”

    胡琏转身看着跟随他身后的几名佛郎机人,道:“他们就是佛郎机使节,这次特意带了翻译过来,我们也在天津卫找到一名懂佛郎机语的人,可以跟他们进行正常言语沟通。几位,这就是本官跟你们说过的沈尚书。”

    佛郎机使节中,没有一个沈溪认识,原来的总督阿尔梅达并不在其中,连以前跟阿尔梅达一起进京朝贡的也没见一个。

    “你就是沈尚书?久仰,久仰。”

    当前一名个子很高的佛郎机人高兴地上前来说话,他并不是用葡萄牙语跟沈溪交流,而是用的相对纯正的汉话。

    从这点细微之处,沈溪便知道佛郎机人很重视跟大明的贸易,很可能特别跟东南亚或西亚的商贾系统地学习过汉话,不过他们说话口音跟字正腔圆的北方口音尚有不小差距。

    沈溪一抬手:“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这句简简单单的话,那名佛郎机人听到后也愣了一下,思索好一会儿才道:“我叫卢兰达,你可以称呼我卢兄弟。这次我们带了大量银元来跟大明贸易,如果见到你们的皇帝,我们还会送上国书……”

    卢兰达说话很慢,表达极为清晰,显然这些话他找人专门教过,不会让人产生误会。

    沈溪心想:“卢兄弟?倒是有趣,跟武清知县一个姓……”

    沈溪道:“之前你们的使节,名叫阿尔梅达,他跟我们大明签订了贸易协定,为何这次他没有亲自前来?”

    “你说的是以前的东方总督?哦,他现在是西印度舰队的司令官,正带兵在新大陆打土著人,没有时间到大明来,不过他让我跟沈尚书问好……如果他不是当初与您签订贸易协定,也不会成为曼努埃尔陛下最信任的大臣,更被陛下敕封为圣塔伦大公,显赫一时。由于里斯本对大明商品的需求越发旺盛,曼努埃尔陛下下令加大与大明贸易,圣塔伦大公专门给我们指明到大明的商路……”

    经过卢兰达说明,沈溪才知道原来在与大明作战中失利的阿尔梅达,回到佛郎机后却一跃而成为民族英雄,因为他带回与大明朝廷的贸易协定,之后又数度造访大明,运回里斯本急需的天朝商品。

    弗朗机国王曼努埃尔是有名的穷奢极欲,什么都要最好的,而充分满足国王需求的阿尔梅达地位急速擢升也就不奇怪了。

    沈溪心想:“不过才七八年时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阿尔梅达那家伙简直走了狗屎运,一路青云直上。”

    沈溪见卢兰达满脸的热情,不由猜想:“卢兰达不会有感于阿尔梅达的经历,想当第二个东方总督,继而当上公爵吧?”

    胡琏不太明白沈溪跟卢兰达说什么,请示道:“沈尚书,我们不妨到驿馆内说话?”

    “嗯。”

    沈溪也发现卢兰达话有些多,不太想听对方那蹩脚的中文,一摆手,让王陵之和马九等人开路,一起往驿站而去。

    码头上围观的百姓很多,这些人基本没见过西洋人,又知道来的是朝廷大官,他们用惊恐的目光远远望着,一些人下跪磕头,更多的则木讷地冷眼旁观。

    卢兰达问道:“沈大人,你们的老百姓,为何要下跪?”

    胡琏想解释什么,沈溪却先开口:“因为他们敬畏神明。”

    “嗯?”

    卢兰达没听懂沈溪话中之意,斜着脑袋思索起来,胡琏则摇头苦笑,有些事他没法跟外国人解释。

    到了驿馆门口,驿丞已派人把门口围观的百姓驱散,倒是畅通无阻。

    “贸易的事情,我可以跟你们谈。”

    进驿馆前,沈溪先定下基调,“至于上国书一事,我也会努力促成,但你们是否能见到我朝皇帝陛下,得看你们诚意!”

    佛郎机人不想拖延贸易谈判,沈溪的想法也是赶紧把事情谈拢,把佛郎机人从南美攫取的巨量白银收入囊中。

    进入驿站,沈溪没有第一时间为佛郎机人安排住宿,他准备把谈判压缩在一天内完成,速战速决。

    卢兰达笑呵呵坐下,面前是一张熟悉的长条谈判桌,一边坐他的人,另外一边则坐明朝的人,正思索接下来怎么谈,翻译在他耳边低声提醒一句,卢兰达赶紧站起来,对沈溪道:“大明礼数是官大的先坐,我也不能违背,是吗?”

    沈溪看了翻译一眼,那人皮肤有些黑,不像是中土人氏,但从相貌看有华夏的血统,可能是在东南亚或者西亚做生意的商贾的后代。

    沈溪道:“没那么多讲究,你们是客人,想坐就坐。”

    卢兰达笑道:“还是要按照你们的规矩办事,我们远来是客,你们中原人不都说客随主便吗?”

    说着话,沈溪和胡琏都坐下,在场除了他二人外,旁人没资格同坐,其实胡琏官品和地位跟沈溪相差很多,能跟沈溪同坐已算是一种荣幸。

    卢兰达这才坐下来,他身后那些人陆续落座,椅子不多,虽然卢兰达有十四名同伴,但能坐下来的寥寥无几。

    跟大明这边等级泾渭分明不同,佛郎机人对于谁坐谁不坐没那么多讲究,倒像是抢座位,谁抢到谁就能坐下,抢不到的只能站在后面旁听。

    胡琏跟佛郎机人接触已有两天,对佛郎机人的脾性多少有些了解,没有贸然评价什么。沈溪更觉得无所谓了,等所有座位都坐满后,淡然问道:“不说废话了,咱们直接谈贸易的事情……你们带了多少白银前来?”

    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把卢兰达给问住了。

    卢兰达想了半天后才回道:“很多,非常多,弗朗机富有四海,你们的商品在我们国家很畅销,所以我们前来准备扩大贸易……不过,还是要看你们的商品是否便宜,价格适中的话我们就多买一些,但一定要保证质量,否则我们就只能找其他国家购买了……”

    卢兰达说出的这番话,在场的明人都能听懂,显然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发言,沈溪迅速意识到佛郎机人有备而来。

    沈溪立即针锋相对:“做买卖一定要讲诚信,但阁下说的这番话似乎不那么诚恳。”

    卢兰达不太明白,四下张望一番,这才看着沈溪问道:“我哪里不诚恳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这下连胡琏等人也都在看着沈溪,不明白沈溪为什么会这么说。

    沈溪一脸平静地说道:“首先,你们在新大陆发现了银矿,让你们短时间内开采到海量的银子,而你们不敢把银子直接运回国,因为那样除了冲击市场导致物价暴涨外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你们的做法就是用这些银子兑换世界各地的货物运回国,而我大明的瓷器、丝绸、茶叶等,在你们国家的销量恐怕不是一般的好,你们能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吧?”

    卢兰达神色尴尬,他本来听得不是那么明白,经过翻译仔细解说,他不可思议地摇摇头,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

    胡琏问道:“沈大人,他在说什么?”

    沈溪也听不懂卢兰达说的葡萄牙语是什么意思,不过以他猜想,卢兰达一定是在抱怨什么,估计是看出这次生意不是他想象中容易。

    过了好一会儿,卢兰达才恢复过来,说道:“我们拿银子购买货物应该没问题吧?之前你们市舶司规定的贸易额度太小,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这次我们来了足够的银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们只需要按照市价卖给我们就行了。”

    沈溪笑道:“既然你说市价,看来你已调查过我们的市场,知道我们每样商品通常是什么价格,但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会平价把东西卖给你们呢?”

    卢兰达嘴巴张了张,一时间难以回答,最后硬着头皮道:“因为我们有银子,很多很多的银子,而大明银价一向腾贵,又生产我们急需的商品,以银子换瓷器、丝绸和茶叶,各取所需,岂非皆大欢喜?”

    沈溪微笑着摇头:“你们的白银,本来就是从殖民地掠夺而来,成本远没有想象那么大,你们想用这些廉价的白银从大明运走货物,使得我们百姓生活品质降低,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把东西平价卖给你们?”

    “白银既不能吃又不能喝,平时用到的地方又很少,没有这些白银,我们的百姓照样活得很好,相反流入大明的话,必然导致原有的白银价格下跌,物价攀升,百姓也不会乐意……这也是你们为何不把白银运回国内,要到我们这里来购买货物的根本原因吧?”

    虽然沈溪不是学经济的,但他的头脑领先这个时代数百年,货币理论说出来,让卢兰达无从应答。

    对于卢兰达这样走南闯北,在大航海时代成长起来的弗朗机贵族而言,自负是必然的,这些人不但是商人,更是政客,同时身兼军人和征服者等多重角色,他们既能跟人谈生意,也会用战争征服小国,在他们眼中,东方人封闭落后,不可能比他们知识渊博。

    但显然沈溪就是他印象中愚钝的大明人中的另类。

    卢兰达琢磨半天沈溪的理论,最后摇头:“白银不管在哪里都值钱,这笔银子在你们国家可以购买很多东西。”

    沈溪笑着摇头:“对我们而言,白银只是一种贵重金属,并不是法定货币,朝廷曾明令禁止用白银交易,百姓主要还是用铜钱购买货物。白银的价格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从国外涌进大量白银,意味着大明白银数量增多,价值随之下降,对我们百姓并非全都有益,因为我们能制造的商品数量是有定数的,你们用巨量的白银购买我们的商品,必然让我们的百姓来承担可怕的后果,那就是物价暴涨!”

    卢兰达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苦笑着说道:“沈大人,你的头脑……跟普通人不一样,但就算你说的对,我也必须买到大明的特产,因为就算自别处买,我们也能买到,或者干脆去南洋,那里也有你们的商品,或者我们跟你们国内的奸商私下做买卖。”

    胡琏领兵久了,见到这些红毛夷人跟沈溪谈条件,非常不满:“你们什么意思,到我们大明来,居然还如此傲慢?现在是跟你们谈买卖,如果你们不想谈的话,爱去哪儿去哪儿。”

    卢兰达被胡琏这一喝斥,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看了看沈溪,又看看胡琏,似乎在问,你们到底谁做主?

    沈溪没有出言阻止胡琏,半天后,卢兰达自己先忍不住问道:“沈大人,你不是你们皇帝派来的吗?做买卖的事情,我应该跟你谈,是吧?做买卖一定要互利互惠,你可不能漫天要价……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更愿意早点儿把货物买到,然后运回我们的国家。”

    显然卢兰达在谈判桌上已落于下风,因为定价权本身就在大明朝廷控制中,而且之前佛郎机人跟大明的战争,也吃了败仗,从话语权来说,沈溪足够压制佛郎机人的狂傲。

    沈溪笑道:“买卖自然要谈,不过商品价格问题嘛,恐怕要比市价高一些。”

    卢兰达紧张地道:“怎么能高呢?我们买的东西很多,应该低才是,买的多不是更应该优惠的吗?”

    沈溪道:“你们现在是在用掠夺来的白银,变相搜刮我们国内的商品,这些商品在我们看来很金贵,大多是百姓的生活必需品,你们这么大批量买走,老百姓就要承受巨大的损失,如果你们不想做这买卖的话,我们可以把商品卖给西班牙人或者尼德兰人,亦或者干脆我们运到欧洲去卖……”

    卢兰达对于沈溪随口说出的东西,非常震惊,半晌后才回过神来,近乎拍案而起:“这不可以,你也无法达成,只有我们佛郎机才能跨过大海来到你们的国家,你们没有那么大的船,同时西班牙人和尼德兰人触角也没延伸到这里来。”

    沈溪笑道:“那你可以试试看,我们会不会把商品运到欧洲,不过在此之前你首先得满载白银回国……哦,你可以去印度买一些纺织品,去非洲买一些黑人,从香料群岛买些香料运回去,至于是否有我们大明商品这么紧俏,那就要看你能否发现比我们大明更为富庶的国家了!”

    卢兰达站起来,来回踱步,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显然跟大明做生意对他的影响很大,这涉及功劳厘定,更牵涉他的荷包鼓胀。

    卢兰达看着沈溪:“我们有贸易协定,沈大人应该把商品卖给我们,不能卖给他人,我们对大明商品,应该有垄断权……知道什么是垄断权吗?就是你们不能卖给除了我们外的第三方……”

    “哈哈!”

    沈溪也站起来,大笑道,“卢先生这话让人有些听不懂,贸易协定是我们双方共同签署的,谁来裁决谁对谁错呢?如果你们不按照我们定下的价格完成贸易,我们有权把商品卖给第三方,同时也可以派人把商品运到你们的国度贩卖,这并不违规!”

    这下卢兰达彻底失语了,显然他知道,阿尔梅达不是以战胜国的身份取得的跟大明的贸易权,根本是被迫签订。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