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〇五章 银子是谈出来的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等沈溪坐下来跟卢兰达签订完贸易协约后,卢兰达对于违约的惩罚措施很在意:“沈大人,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如果半年内你们凑不齐货物,又当如何?我们要的东西很多,并且得尽快赶回里斯本,让商品变现,时间宝贵,耽误不起啊!”

    沈溪道:“你们的船队,最好分批回去,如果一起远航的话,遭遇飓风岂不是要全军覆没?最好分成两批或者更多次,只要能保证你们遇敌时,在海战不落败即可。如此哪怕其中一两拨遭遇风暴,也不用担心血本无归。”

    卢兰达显得很得意:“我们不怕海战,在东方,没有哪个国家的船只比我们大,更没有人能在海战中战胜我们……连你们大明都不行,你们只能在陆地上称雄,海上则是我们的天下。”

    “呼!”

    卢兰达说出这话,沈溪身后一群人脸色都是一变,如果不是碍于沈溪的面子,一干武将肯定会扑过去好好教训一下这群不识好歹的红毛夷人。

    跟随胡琏前去津门迎接佛郎机使节的人,基本都在中原平叛战场上经受过锻炼,这些人刚刚打了胜仗正心高气傲,不想承受这种侮辱。

    沈溪摇头一笑,没有出言抗议,他知道卢兰达说的是实情,因为现在佛郎机人的船只的确要比其他国家的海船大,基本上算是这个时代的无敌舰队,只是因为佛郎机人没有把掠夺来的财富持续用在改进和研制造船技术上,而是穷奢极欲购买国外的各种奢侈品,才让纵横大洋的弗朗机舰队逐步衰落下来,败给了崛起的西班牙、尼德兰和英格兰等新兴海权国家。

    沈溪心道:“大航海时代才刚刚开始,无论是佛郎机人、西班牙人,还是尼德兰人,乃至英格兰人,都没有把海外殖民地发展起来,不过有我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注定要加上大明的名字!”

    沈溪不动声色,不会告诉佛郎机人明朝会加入到这场海外殖民地的掠夺游戏中去,只是单纯地跟佛郎机人谈生意。

    沈溪道:“虽然你们不担心对手,但最好还是分批次运回去,第一批货过几天应该就可以交给你们,剩下的在半年内完成,否则我们会额外赠送三成货物作为补偿,具体事项会列在贸易协约中……”

    对于跟佛郎机人的贸易协定,沈溪没那么刻板,不会顾忌天朝上国的威严而罔顾市场法则,他现在要做的,是以公平公正的态度面对佛郎机人,虽然这次生意本身就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沈溪再度补充道:“不过我这里也要提前声明,如果你们私下里跟我们国家的商贾进行贸易,那所有贸易协定都将会被取消,甚至会追究你们的责任……你们最好不要用那些投机取巧的手段,因为这是走私,在大明属于严重违法行为!”

    “走私?”

    卢兰达不解地看着沈溪,现在还没有关税的概念,他不明白沈溪为何会提出这么扯淡的条约,当即恼火地质问:“沈大人想人为地制造垄断,把所有买卖都窃为己有,这样所有利益都是你们自己赚,不分润给你们的百姓,是吗?”

    沈溪笑着摇头:“我们怎么做买卖,那是大明内部事务,你们只需遵守我们朝廷制定的规矩就行了,否则佛郎机人将在大明列为不受欢迎的对象,到时候我们商品的代理人就不是你们了……你们最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

    卢兰达不耐烦地道:“算了,合约都签了,我也不想干涉你们的内政……就这样吧,不过你得先把玻璃镜的制造工艺交给我们……不要是你们从我们佛郎机买来玻璃镜,再用来欺骗我们才好。”

    沈溪有些诧异:“难道阿尔梅达没有告诉你,我不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吗?”

    这下卢兰达不好反驳了,道:“沈大人,你能战胜我们佛郎机国的圣塔伦大公,年岁不大但已是大明屈指可数的人物,这一切都说明你很有本事,我们完全相信你,但你不能辜负我们的信任。如果你们不按照协定做买卖的话,我们会用无敌的舰队让你们知道背信弃义的下场。”

    “呼啦……”

    沈溪身后一群人再次气冲冲地上前一步,怒视卢兰达,显然这番威胁惹下众怒。

    不过卢兰达没有收回之前的狠话,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显然是觉得把丑话说在前面很有必要。

    沈溪笑着站起来,主动伸出手:“既然是合作,自然是互利共赢,我岂能做言而无信的事情?我朝陛下也不会允许这等见利忘义的事情发生……未来二十年,你们拥有我们大明商品在欧洲的独家销售权,过了这个期限嘛……再谈!”

    卢兰达愣了一下,慢慢消化沈溪说的这番话,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跟沈溪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显然觉得沈溪还是可信任的,而且在他看来,这是个很好的扬名立万的机会,因为阿尔梅达已在与大明的贸易中赢得利益和名声,更重要的是地位飙升。

    ……

    ……

    商贸谈判一切顺利,不过一个多时辰,所有流程全部走完。

    因下午就要出发前往京城,各方简单休息后,就要继续踏上行程,所以参与谈判的大明和佛郎机双方代表很快便散去。

    到了后院,沈溪向胡琏交待一下,让对方去直沽码头迎接佛郎机人的一百六十万两银子。近百吨货物听起来很重,但比起粮食运输简单多了,马匹和马车都能满足需求,最简单的便是从地方卫所征调几艘中型船只运送。

    胡琏有些担心:“沈大人,这些西洋鬼子真的可信吗?如果他们没有那么多的银子,或者银子掺假呢?”

    沈溪道:“无妨,我们是延迟交货,主动权在我们手里,根本就不怕对方耍诈,你接收的时候尽可能严格些,但一定不要引起纠纷,这次贸易事关草原一战是否能顺利进行,先把银子赚到手最为要紧。”

    胡琏问道:“那货物……”

    沈溪笑道:“货物筹集问题不用重器兄操心,北方这边我已派人往天津卫送货,首批货物估计就能把他们的船队给填满。而第二批货的交易地点是是泉州,南方乃是生产这些商品的地方,我会派专人把事情落实,重器兄只需负责把银子运回来,剩下的事情等候我来处置便可。”

    胡琏点头:“运银子回来而已,不会多费事,不过最好能查清这些洋鬼子的船停靠在哪儿,如果可以的话,抢回来最好。”

    沈溪叹息:“做买卖,不能用抢的,就算非我族类,也要讲规矩,否则以后跟佛郎机人见面,就只有兵戎相见了。”

    ……

    ……

    朱厚照在睡醒后得知跟佛郎机人的谈判结果。

    告之朱厚照好消息的人,不是张苑,乃是小拧子,张苑没法从沈溪那里获得第一手消息,而沈溪呈奏给朱厚照的也不是正式的奏疏,而是私人信函,小拧子看过后口头转告朱厚照知晓。

    “多少?一百六十万两?还只是预付的一半银子?这……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朱厚照眼睛红得发亮,作为一个财迷,不管他身份再高贵,骤然听到这么大的数字,也由不得他不动心,正好他现在有些忧虑,因为从刘瑾那里搜刮来的银子,已被他挥霍了一部分,他正为坐吃山空而发愁。

    小拧子笑着说道:“是啊,沈大人是这么呈奏的,至于是否属实,恐怕要等陛下见了沈大人本人亲自去问了。”

    朱厚照很高兴:“既然是沈先生呈奏的,那就错不了,哈哈,一百六十万两银子,足够打一场大仗了,届时草原不但能平定,朕手头也有银子……何其美哉?”

    小拧子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奴婢衷心为您感到高兴。”

    高兴过后,朱厚照眉头迅即皱了起来,道:“不过话说回来,这银子是买卖所得,还得扣除成本,大概怎么也得拿出几十万两银子来购买货物吧?”

    小拧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点头道:“大概是这样吧。”

    朱厚照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又问道:“沈先生还怎么说?你把详细情况说来听听。”

    小拧子道:“沈大人说,这次卖给佛郎机人的商品的价格,基本是市面价格三倍以上,这也是为防止收货的时候,有人哄抬物价,到时候东西收不上来,所以把价格稍微定得高一些,其他的……奴婢就不是很明白了,还是得等沈大人到了……才能跟陛下详细解释。”

    朱厚照精神振奋,握着拳头道:“只要是沈先生出马,买卖一定能谈成,谁叫当初佛郎机人被沈先生击败了呢?既然是手下败将,就要有弱者的觉悟,想跟我们大明做买卖,必须得遵守我们的规矩……这几天沈先生应该不会回京吧?他不是说还要在城外负责练兵事宜吗?”

    小拧子对于沈溪具体要做什么,不想过多了解,神色间显得极其谨慎:“这个,奴婢就不是很清楚了。”

    朱厚照高兴地道:“不管怎么样,这次沈先生居功至伟,朕悬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只要跟佛郎机人把买卖谈好,那对草原一战就能顺利进行……现在的关键是把银子拿到手,用银子去购买粮草等作战物资,看那些朝臣怎么给朕捣乱!”

    说到这里,朱厚照突然手有些发痒,因为他感到自己吃喝玩乐的钱有了着落,“给丽妃和花妃各送一千两银子过去,再跟下面的人说,这几天好好表现,谁能让朕满意,大大有赏!”

    “是,陛下!”

    小拧子非常高兴,感觉自己将会得到不错的赏赐。

    ……

    ……

    虽然沈溪出城做什么对京城的人来说是秘密,很多人都觉得沈溪是以养病为名避开谢迁,但市面上难免有一些风言风语传播。

    尤其是谢迁,他的消息来源渠道多,还专门派人调查沈溪出城后的去向,没怎么费劲就知道沈溪出城是去见什么人,除了胡琏外,竟然有外夷。

    “……于乔,你从哪里知道之厚是去见番邦中人?搞清楚是周边哪个番邦吗?是南边的还是北边的?”

    谢迁找何鉴议事,想把沈溪跟番邦人有勾连的事情坐实,故意先放出点风声,他自己不想攻击沈溪的人品,却想把何鉴顶在前面。

    何鉴不明就里,求证问题。

    谢迁道:“暂且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南边的夷人,或者跟朝鲜人有关也说不定,他现在在天津卫附近,形迹极为可疑。至于他是因公还是徇私,只需要查查礼部是否有番邦使节朝贡的备案即可。”

    何鉴神色凝重:“就算之厚去见番邦人,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吧?于乔是担心他跟番邦人有勾结,危害大明社稷?换作旁人,倒有此可能,但之厚几次带兵抵御外辱……”

    话说到一半,何鉴便打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不自觉又在出言力挺沈溪。

    在何鉴看来,一个靠跟番邦人作战累积功劳才一路走到今天高位的官员,非要说他跟番邦人勾结,就好像是有人故意要在大明使用离间计一样。

    谢迁皱眉道:“老夫还能冤枉他不成?这是老夫手下调查到的情况,只是现在没落实罢了,不过在中原地区平叛的兵马已被他征调至京城……如果他要利用这些人马做出什么不轨之事,谁来承担责任?”

    何鉴摇头苦笑:“之厚离开京城,是得到陛下亲口准允,焉知他不是受陛下嘱托,特地去见番邦人?”

    谢迁打量何鉴,好似在说,你究竟跟谁是一伙的?怎么我说的话你总是要反驳和质疑?

    何鉴叹道:“不管之厚是去做什么,总归他不会危害大明社稷,我说的对吧?于乔,你最好再派人去查查,从京师到津门并不远,派快马去,一天就能打个来回,想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还不容易?”

    说话间,何鉴不想再跟谢迁探讨关于沈溪的任何话题,心想:“于乔现在鬼迷心窍,听风就是雨,好像之厚不但败坏朝纲,更是要造反啊。”

    谢迁不知何鉴打从心眼儿里对他的抵触,自言自语:“这小子愈发不好控制了,这次他出京,甚至没跟朝廷交待要做什么……之前那么多猜测,现在能落实的,就是他以文官之身去带兵,再就是见番邦人,如果他勾结外夷危害大明社稷,这可不是小事,老夫定不能让他胡作非为。”

    何鉴打量谢迁,心想:“魔障了,于乔整个人都魔障了,再这么下去可如何是好?”

    谢迁再道:“世光兄,你牵头上疏陛下如何?老夫会帮你把奏疏转呈司礼监,就参劾老夫说的这件事,看他如何回答!”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