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〇六章 自虐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谢迁针对沈溪已经走火入魔,至少何鉴是这么认为的。何鉴本来是个随和之人,当过沈溪的属官,虽然现在成为六部之首的吏部尚书,地位犹在沈溪之上,但依然愿意站出来为沈溪说话。

    此时朝中暗地里调查沈溪的人非常多,但大部分人都没什么结果。

    在刘瑾和外戚相继失势后,朝中真正能威胁到沈溪的,除了谢迁外就只有张苑,而张苑势力刚刚成形,对沈溪影响不大。

    此时张苑,刚刚从臧贤嘴里得知一些情况,甚至获悉沈溪给小拧子送信的秘辛,这让他很是气恼。

    “……你确定,沈之厚跟小拧子有勾连?”张苑脸色涨得通红,觉得自己遭遇了可耻的“背叛”,当然,背叛者指的是跟他有血缘关系的沈溪,而非竞争对手小拧子。

    臧贤道:“应该没错,信是通过沈府家将送往京城的,虽然信使一直很警惕,但还是被小人派去盯梢的属下给注意到了……小人手下有几个神偷,对跟踪人很有一套。”

    张苑生气地嘀咕:“这小子说是要跟咱家合作,谁知道居然跟小拧子那小王八蛋勾搭到一块儿去了?哼,人小就往一块儿凑,也不想想谁跟他关系更亲近。”

    臧贤很是惊讶:“公公,您说什么?”

    张苑一甩手:“不说这个了……你还知道些什么?书信内容可查获?”

    臧贤显得很为难:“由于书信直接送入豹房,内容无法截获,不过以小人调查,沈大人出京后直接南下,似乎是跟什么人会面,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应该已经跟山东巡抚胡部堂见面……这位胡部堂本就是沈大人一手提拔,他们汇合后必然会商议出兵草原的事情。”

    “出兵之事需要特地出城去见吗?臭小子说是去寻医问药,指不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张苑对沈溪有偏见,拼命把事情往坏处想。

    臧贤道:“小人还听说,似乎南边来了什么洋夷,要跟大明做买卖,至于这伙夷人跟倭寇有什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也有可能沈大人想领军把这些上岸的夷人给荡平了,之前他在东南时,不是平过倭寇吗?或许这次也是如此……至于更多的消息,就不知道了。”

    张苑皱眉不已:“平倭寇?这个节骨眼儿上沈之厚哪里还有时间平寇?开春后陛下就会出兵草原,他有那么多精力吗?”

    臧贤陪笑道:“小人只是根据调查到的情况做出的预测,由于手里经费有限,人手也不足,没法查得更详细,不过料想沈大人总不会是去跟倭寇或者夷人有什么勾连吧?”

    张苑琢磨一下,道:“陛下最近举止反常,似乎是对沈之厚去做的事情充满了期待,不知到底是什么就不清楚了……臧贤,你不是说自己很有能耐吗,为何获得的消息都是一鳞半爪,全无头绪?”

    臧贤委屈地低下头,心想:“难道你没注意到我说话的重点,经费不足吗?这段时间我给您做事,自掏腰包不说,连一官半职也没给我,你现在居然跟我提这些?我已经尽心尽力了好不好?”

    见臧贤神色不对,张苑也发现自己要求有些过分,于是出言宽慰:“你放心,只要把事情做好,我会想办法调你进锦衣卫,直接让你做百户……回头让你当千户,甚至取代钱宁那狗东西!”

    ……

    ……

    沈溪要回京了。

    他出京城才几天,但为了把跟佛郎机人谈判的成果带回,不得不调头折返,跟朱厚照见上一面,然后以大明皇帝的名义把贸易协定落实。

    这次回京依然是在秘密中进行。

    沈溪不想大张旗鼓,毕竟他是以寻医问药为借口出京的,要是大摇大摆回去面圣,必然会有人说闲话,甚至跟佛郎机人会面也不能用国礼,这次最多是一次例行仪式,朱厚照私下里接见一下外宾即可。

    沈溪派人跟佛郎机人接洽,除了送银子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调运商品,要一下子筹措满足佛郎机人需求的商品,对沈溪来说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早在七天前,惠娘和李衿便以兄弟商会东家的身份出京,自大运河乘船南下,当沈溪见到惠娘和李衿时,二女已下船经陆路到武清县城等了沈溪一天时间。

    沈溪见到两个妾侍,没时间谈情说爱,直接把跟佛郎机人谈判的结果告知,惠娘和李衿不是那种喜欢耍嘴皮子的女人,她们在处理事情上很有主见,效率极高。

    惠娘大致算过后,摇摇头道:“第一批货倒好办,本来只是走个形式,打消佛郎机人的疑虑,多少不论。为了满足京师以及九边需求,北运河沿岸我们商会租用大量货仓,储备很多瓷器、茶叶和丝绸,只需立即行动起来,半个月内即可把货物送到天津卫,相信足以把佛郎机人的商船装满。反倒是第二批货比较难办,由于都是现筹集,就算把湖广、江赣、闽粤和江浙一带能收集的货全算上,怕还是不够。”

    李衿看了惠娘一眼,又望向沈溪,赞同地点了点头。

    沈溪道:“我也知道有一定难度,虽然这次我们赚得很多,但高达三百万两白银的买卖,怎么说也要从市面上买到五六十万两的货物才能对付过去,光靠我们控制的商会,达成贸易额有些夸张。”

    “那老爷准备如何做?”

    惠娘关心地问道,“难道以朝廷的名义,集全国之力筹集?如此一来,可能会造成物价大幅度上涨,这些货物运送出去后,大明境内剩余的货物就不多了……恐怕会导致物价在短时间内上涨,普通百姓想买到瓷器、丝绸等商品,就花上比过去多得多的钱。”

    沈溪笑道:“我老早就跟你们姐妹俩说过了,我们把商品向外输送,并非是祸国殃民,而是可以促进工商业发展!你们想想看,瓷器、丝绸、棉麻制品等商品价格上涨,那开办作坊就有利可图,地主就会把窖藏的钱拿出来投资工商业,进而促进科技进步。而货物运送,又会促进制造业和运输业发展。这次跟佛郎机人的买卖就是变革的契机,你们姐妹俩控制的商会一定要抓住机会,快速发展……”

    惠娘摇摇头:“妾身不懂这些,妾身不过是笼子里的金丝鸟罢了,岂能管到笼子外的事情?”

    不知不觉,惠娘居然说出如此伤面子的话,让沈溪怎么都没想到。他揣度或许惠娘是因为离开京城,感到一种漂泊无依的烦忧,才会有此慨叹。

    “姐姐……”

    李衿在旁劝说一句,望向惠娘的目光中满是担忧。

    沈溪笑了笑,宽慰道:“只需尽力即可,毕竟除了你们姐妹外,还有宋小城,他如今也在帮我处理南方事务,现在他人在京城,之前跟京畿商贾谈判取得一定进展,这次正好把那些商贾手里的存货买下来,一并卖给佛郎机人。”

    惠娘脸上带着一抹担忧,蹙眉道:“商贾天生逐利,如果让他们知道老爷跟西洋人做了那么大的买卖,必会囤积居奇,到时候老爷要购买他们手里的货物,价格或许要比预期高许多,老爷务必要提前做好准备。”

    沈溪见惠娘露出认真的神色,便知道她思考过这个问题。

    沈溪当然明白惠娘这番话的重点,如果按照正常国家对外贸易流程,自然是以商人为主体跟洋商谈判,国家收取税赋便可,但问题是现在朝廷权柄把控在谢迁手里,就算是收到税赋,沈溪依然得不到钱,出兵草原的军费无人能承担,朱厚照分润不到对外贸易的好处,也就没了推动贸易的积极性。

    如此一来,沈溪只能把贸易大权紧紧地拽在手中,反正短时间内朝中没有人意识到其中蕴藏的巨大利润,不会对他造成困扰。如此一来,他就可以以皇帝的名义出面谈买卖,再从民间征调商品,把财富集中到自己手上。

    反之,如果让商贾主导,谁会心甘情愿把利益交给国家,自己连汤都喝不到?正如沈溪所言,商贾逐利,他们不但想喝汤,还想连肉一起吃,如今只有沈溪嫡系才会站在朝廷的立场思考和处理事情,愿意贡献全部利润。

    当然,不管是惠娘还是宋小城,都不可能在这次生意中做亏本买卖。就算惠娘想完全把利润贡献出来,沈溪也不会允许,因为他可不想赔本赚吆喝,之前他敬献给朝廷的银子已够多了,毕竟商会要存续下去需要大量流动资金,以财生财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如果盈利不是用在扩大商贸上,那跟坐吃山空有什么区别?

    沈溪道:“因第二轮贸易的交接地是泉州,宋小城会把闽浙、湖广和巴蜀、甘陕的货物运送过去,而两广、江赣和江南的货物,就需要惠娘你调配了。”

    惠娘看了李衿一眼,问道:“老爷的意思,是让妾身和衿儿一起南下组织货源?亦或者是我们两个分出一人前往?”

    “都不用去。”

    沈溪断然摇头,“马上朝廷就要对草原用兵,此时南下,我们有可能会分别经年,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你们把事情安排下去,留在京城遥控指挥即可,只要我在朝一日,下面的人绝对不敢造次……这次出征跟在西南时一样,惠娘和衿儿可能会跟我一起赶赴前线。”

    李衿听说沈溪要把她带在身边,非常高兴……不管出行是否安全,她都觉得能得到沈溪重视就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惠娘考虑的问题则比李衿多多了,她摇头苦笑:“老爷真是喜欢开玩笑,妾身只是普通妇人,哪里有资格随军?此次筹集货物事关重大,妾身想回南方亲自督导。”

    对于惠娘的执拗,沈溪早就见识过,当即予以否决:“既然你说自己是笼中鸟,那就要认清楚一件事,你去哪里不是你自己能决定的,而是由执鸟笼的人决定……若你实在不想去西北,我不会勉强,但至少你要留在京城。”

    长久跟惠娘相处下来,沈溪对惠娘的脾性已摸透,要抑制惠娘的倔强,只有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惠娘是个认死理不肯轻易做出改变的女人,在她心目中,最大的规矩就是尊卑有序,必须服从于权力,所以就算再坚持,面对沈溪做出的决定,她也不得不屈服,尽管心里不太高兴。

    “妾身听从老爷安排。”惠娘郁郁不乐地说出这句话,一张俏脸绷得很紧,一看就生气了。

    沈溪却能感到惠娘心底压抑着的快乐,暗忖:“惠娘的人生经历决定了她喜欢受虐,这是一种心理上的疾病,很难修复,难道我就眼睁睁看她这么折磨自己?”

    沈溪没办法劝服惠娘,真要谈深入了反而会给惠娘增加困扰,不如自己把问题解决了,知会一声便可。

    ……

    ……

    惠娘退了下去,开始核算账目,抽调货物。

    沈溪当晚没有回去,留在惠娘这里过夜。由于事情已安排下去,李衿没什么事做,过来服侍沈溪沐浴更衣。

    李衿不但是理财能手,在侍奉人上也逐渐开窍,让沈溪可以放松下来好好享受一下温柔和浪漫。

    一番云情雨意后,李衿依偎在沈溪胸前,媚眼如丝,慵懒地倾听着沈溪断断续续的话语。

    “……你姐姐心里憋着一股气,我没办法化解,你平日跟她一起,多说些开心的事情,用潜移默化的方式开导她,别让她钻牛角尖。”

    “嗯。”

    李衿抬头看着沈溪,目光中带着一种迷惘。

    沈溪看了李衿一眼,问道:“怎么,有困难?”

    李衿摇摇头:“姐姐平时待我很好,但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生气,而且会气很久,把自己关起来几天都不出门,有时候还会饿晕……”

    如果不是李衿说这话,沈溪还不知道惠娘的“自虐”已到如此严重的地步。

    沈溪黑着脸道:“她这是想折磨自己,减轻负罪感。”

    “姐姐有什么罪呢?”

    李衿更加不明白了,道,“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或许姐姐心里装有什么心事,不是我能触及的吧。”

    说着话,李衿又低下头,好像个做错事的小姑娘。

    沈溪突然觉得李衿很可怜,不但家族落难,堂堂千金小姐成为寄人篱下的丫头,唯一对她好的“大姐姐”还是个“精神病”,偶尔会发疯,这让李衿更加没有安全感。沈溪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明知去西北会很辛苦,李衿还那么乐于跟他一道,原来根源在这里。

    李衿最想依托的不是惠娘,而是他这个丈夫。

    沈溪道:“你姐姐心肠很好,只是她一生经历太多波折,让她心有愧疚。或许越是有本事的人,越容易遭老天妒忌,承受的苦难也越多,就算我现在一心对她,她还是无法走出以前的阴影,因为她心中最怀念的,还是过去平淡的生活方式,做一个没人疼惜的寡妇,孤儿寡母过日子……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也是梦寐以求的救赎吧!”

    李衿摇摇头,表示不懂。

    沈溪不想再对李衿解释什么,心想:“留李衿在惠娘身边没有错,这或许是至今为止我做出的最好安排,因为只有李衿明白女强人的苦恼,懂得开导,换作旁人非把人折磨疯不可!”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