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〇七章 勾心斗角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时间是正午,此时豹房处于一天最安静的时候。

    朱厚照昼伏夜出,决定了豹房中人的生活规律也是阴阳颠倒,大部分人为了晚上侍奉好朱厚照,不得不选择在大白天睡觉。

    丽妃却很早便起来,因为这天轮到花妃陪伴朱厚照,她乐得清静,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丽妃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在她看来,豹房富足安逸,随时都可以休息,这比在外面忍受风吹雨打好太多了。

    这几天丽妃都在看医书,看似无聊随便找书来打发时间,但实际上却是在研究怎么让自己怀孕,她想怀上正德皇帝的子嗣,如此才能让她获得至高无上的地位。朱厚照至今没有孩子让她看到了机会,毕竟如今的六宫之主没有得到朱厚照宠幸。

    吃过午饭,钱宁前来见丽妃,把他调查到的一些情况告知,让丽妃知道沈溪在京城外的所作所为。

    与谢迁等人只是得到些片面消息不同,通过锦衣卫的情报系统,钱宁调查到的东西比较完善,甚至连沈溪跟佛郎机人谈判的细节都查明了。

    丽妃手上拿着医书,跟钱宁间隔着道帘子,沉默许久后问道:“也就是说,佛郎机人要跟咱们大明做买卖,全部以白银结清……大概数目有多少?”

    钱宁道:“具体什么数字,尚有待查证,不过看情况应该不低于几十万两。谈判结束后,山东巡抚胡琏率部去天津卫,押送银子进京,现在我们应该想办法把银子抢过来,还是说要静观其变?”

    钱宁眼里满是贪婪,一门心思掠夺财富,所以专程来跟丽妃商议,希望丽妃能站在他一边,两人携手发财。

    丽妃冷笑道:“你胆子真不小,居然敢去抢沈尚书的银子,分明是找死……这笔银子肯定陛下也有一份,跟出兵草原的军费脱不了干系。若事发就算陛下体念你以前的功劳,也难逃杀身之祸。”

    钱宁讪笑道:“若真被陛下查出来,哪里敢指望陛下会饶恕?不过,沈尚书一下子立这么大的功劳,以后咱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丽妃娘娘,您之前不是让我调查沈尚书的情况吗,看来您早就把他当作眼中钉肉中刺了吧,这次咱们真不准备在银子上动动脑筋?”

    丽妃低下头,继续看医书,随口问道:“如此说来,你认为如今对手只剩下沈尚书一人?”

    “这……”

    钱宁回答不上来,不知丽妃为何要这么问。

    丽妃道:“你在朝中的敌人多如牛毛,仅仅张公公就不好对付,除此外还有那么多势力,你准备投靠谁来应对沈尚书的反扑?你觉得这个时候树立那么强大的对手,谁会从中得益?另外,你有能力同时应对几个对手?”

    钱宁脑子一转,问道:“丽妃的意思,是让我把消息透露给张苑那老东西,让他跟沈尚书斗?”

    丽妃摇头:“有些事,根本就不需要你去通知,张公公自有消息获取渠道。再说了,就算你告诉他,他能做什么?沈尚书握有兵权,出身军旅有勇有谋,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你跟张公公合在一块,也不是他的对手……”

    钱宁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还是识相地点头:“沈尚书的确厉害,不然为何他这么点年岁就能成为陛下最信任的大臣?”

    “那就是了。”

    丽妃轻描淡写道,“你最好守口如瓶……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沈尚书接下来要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从市面上收购货物,如果让商贾知道,大明正在跟外邦人做大买卖,你觉得商品还能按照现在的市面价格交易?”

    钱宁根本不懂经济,对于市场规律更是茫然无知,他算术都未必能算清楚十以内的加减法,此时让他考虑复杂的价格问题,可没那脑子。

    钱宁支支吾吾道:“我没听太明白……丽妃娘娘可否说清楚一些?”

    “唉!”

    丽妃神色间满是失望,叹了口气道,“你该去学些东西了,否则怎么跟人斗?沈尚书现在最怕的就是商人坐地起价,而你掌握的情报,就是商人涨价的缘由……你有两个选择,其一是拿这个作为条件,和张苑联手对付沈尚书,另外便是投靠沈尚书,一起携手对付张苑。”

    钱宁一摆手:“谁要跟沈尚书联合?他有什么本事调动我?”

    “你看不起沈尚书?”丽妃瞪大美眸,有些诧异地问道。

    钱宁道:“倒不是看不起,而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是朝中可以呼风唤雨的大臣,手上掌握的资源比我多多了,我投奔他,只能充当马前卒,不如留在陛下跟前做事,至少到目前为止,陛下对我信任有加,还有丽妃娘娘帮我说话……”

    丽妃用怒其不争的眼光看着钱宁,“要做大事,就不能只顾眼前利益,你觉得投靠沈尚书受人掣肘,但你别忘了,现在能对付朝中两大势力,即张公公和谢阁老的只有沈尚书,如果到最后党争分出结果,你再想投奔,人家看不上你,你就只能接受失败者的命运。”

    “嗯!?”

    钱宁望着帘子后丽妃的身影,目光中满是不解。

    丽妃再次解释:“当你尚有价值时不主动投靠,而是想自成一派,别人争斗正酣自然不能拿你怎样,但等他们分出胜负,赢的一方以雷霆万钧之势压来,那时你再想投奔为时已晚。”

    钱宁笑道:“看来丽妃娘娘对沈尚书前途挺看好的……难道娘娘觉得,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他?”

    “能凭空变出银子满足陛下所需,这才叫真本事,当初刘瑾便是因此得宠,权擅天下。换作是你……你能做到吗?”丽妃问道。

    钱宁尴尬地道:“为何丽妃娘娘总是向着沈之厚说话?那小子很不识相,娘娘莫要以为能收买他,那种人最好敬鬼神而远之,娘娘要选择合作对象……舍我其谁?我对娘娘你可是忠心不二。”

    丽妃毫不客气地道:“找合作之人,当然要找有本事的,钱指挥使能干,所以我愿意相信你,但论长久甚至让我能更进一步进入宫门,只有找对陛下影响最大之人,钱指挥使怕是没法帮这忙吧?”

    钱宁望着帘子后的倩影,神情猥琐,贱兮兮地笑道:“那可说不一定……”言语间,他站起身来,想要往帘子里闯,似乎想对丽妃侵犯。

    “你最好止步,否则我怕别人会胡思乱想!”

    丽妃也站了起来:“我这里有十多名太监,只要叫一声,随时会进来,所以你还是规矩点儿好。另外,你那些想法很危险,很可能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你当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讨好陛下……陛下对你的信任已是一种莫大的恩赐,别想蹬鼻子上脸!”

    ……

    ……

    钱宁被丽妃骂退,有些灰头土脸。

    虽然心头满是怒火,但钱宁却不敢当场翻脸。面对丽妃时,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因为丽妃气场实在太强,这种强势是建立在智谋和胆略上,他自问不如。还有就是丽妃现在是朱厚照身边最受宠幸的女人,不是他能随便开罪的。

    “……这女人,忘了当初是谁把她送到陛下跟前?也不知道她是何根底,居然那么维护沈之厚,难道两人有勾连?还是说这女人本就是沈之厚借我之手送到陛下身边?”

    钱宁一边走一边瞎琢磨,反正他也没多少事可做,进入正德三年后他有失宠的趋势,主要问题在于他在朱厚照遭难时救援不力。作为锦衣卫指挥使,检验忠心与否的唯一标准,就是在保护朱厚照安全上,而在钱宁上位后,朱厚照已接连发生意外。

    钱宁出了丽妃的小院,驻足思考一下,决定回去休息,毕竟晚上要随时准备应对来自朱厚照的传召。

    就在钱宁穿过回廊前往自己的房间时,突然一个贼眉鼠眼的人靠了过来,老远就冲着他点头哈腰。

    “你谁啊?”

    钱宁看着眼前这人有些面熟,应该是手下的锦衣卫,但归属他指挥的锦衣卫数量不少,有很多都不认识。

    那人走过来,笑呵呵地道:“小人乃钱大人手下,锦衣卫百户廖晗。”

    “廖晗?你是廖公公的干儿子?”钱宁问道。

    “不是。”

    廖晗解释道,“非常抱歉,小人不知廖公公是谁,这个月小人刚接过锦衣卫百户之职,乃是陛下特别恩许。”

    钱宁不屑地道:“那本官这里就说一声恭喜了,以后好好办事,别辜负陛下的信任。”说完转身就要走,廖晗赶紧跟上:“钱大人,小人愿意帮您做事。”

    钱宁回过身,目光里满是嘲讽:“你能忠于职守,就是帮我做事,难道还要你给老子端茶递水不成?如果你还要在我身边聒噪,扰人清静,信不信现在老子就治你的罪?”

    廖晗想不到钱宁如此不近人情,低着头小心翼翼道:“钱大人,小人手上有资源,能找到好东西孝敬您,再由您孝敬陛下。”

    钱宁一怔,随后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豹房中,所有人都想找门路巴结朱厚照,送上吃喝玩乐的东西,以此得到皇帝的信任,然后升官发财,事实上钱宁就是这么起来的。

    钱宁心想:“这小子倒是挺有想法,敢如此跟我说这话,难道就不怕死?不过倒是能好好利用一下……他以为可以借梯子上墙,我何不等他上到一半的时候,把梯子给抽了?”

    钱宁笑了笑,问道:“你说你有什么资源,能献上什么好东西?”

    “各种各样的好东西都有。”

    廖晗非常自信,拍着胸脯道,“小人在南方有很多朋友,他们都想为钱大人效命,自然会不遗余力为大人送上资源……”

    钱宁本来满怀希望,以为廖晗能给他找到京城的门路,尤其是在搜罗女人和金银珠宝方面出力,但听说是南方的关系后,顿时兴趣索然,挥挥手道:“南方的朋友?你的意思是让老子去南方把人找来,然后委以重用?老子只是锦衣卫指挥使,不是吏部尚书,他们怕是拜错庙门了吧?”

    廖晗很意外,他本以为这位皇帝跟前的红人眼界会很开阔,却未料到只是鼠目寸光,当即道:“如果钱大人对此不满的话,小人可以招募一批人……”

    “不用了,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便可。”

    钱宁很不耐烦,“区区锦衣卫百户,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吧,别老想着巴结上司,到处走关系,这件事以后休要再提!”

    钱宁本就疲倦不堪,不想跟廖晗多废话,因为他觉得廖晗是溜须拍马之徒,并不值得看重。

    等钱宁离开,廖晗还没回过神,心想:“怎么拍马屁拍到马蹄上了?难道说钱大人根本不需要手下为他办事?不过想来也是,人家深受陛下宠信,身边肯定有一堆人效命,就算我给他当手下,怕是也没门路把事情做好……唉!”

    廖晗心灰意冷,只能回去找人喝闷酒,却不知,自己跟钱宁的对话被有心人听了去,而暗中窥探那位早就被丽妃收买,事情很快便传到丽妃耳中。

    “……那人是钱指挥使手下百户,说有南方的资源?”丽妃打量前来报信的侍卫,判断此事对自己的利弊。

    丽妃在豹房收买了许多人,重点是盯着钱宁……说到底她跟钱宁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生怕钱宁在背后使绊子,而钱宁根本没防备丽妃,因为他觉得丽妃就像笼中鸟逃脱不了控制,根本不认为丽妃会出幺蛾子。

    那侍卫道:“千真万确,那位廖百户确实是如此跟钱指挥使说的,不过钱指挥使好像有些不耐烦,拂袖而去,至于是为何,小人就不知道了。”

    丽妃笑着点点头:“你做得很好,重重有赏。来人,拿银子来。”

    随着丽妃一声令下,马上有宫女过来,捧着一个荷包。丽妃从荷包里掏出十两银子,让宫女送到侍卫面前。丽妃道:“这是对你做事的奖赏,但如果事情泄露出去的话,可能会让你脑袋搬家。”

    侍卫恭敬接过,但脸上的神色有些不以为然:“娘娘,事情没那么严重吧?小人脑袋虽然不金贵,但也不能说砍就砍啊!”

    丽妃没好气地道:“你们这些侍卫,平时被皇上宠惯了,行事无所顾忌,最好收敛一点儿……你以为本宫是吓唬你吗?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触怒本宫,要杀你不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侍卫垂下头:“这倒是,娘娘可是陛下面前的红人。”

    “知道就好,现在你已经做了背叛钱宁的事情,他要是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你,你们锦衣卫有什么折磨人的手段,不用本宫提醒吧?”丽妃语气平缓,就好像闲话家常。

    侍卫听了苦笑不已,本来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在被丽妃说得如此严重,心里有些担心起来。

    不过丽妃马上换了一副颜色,道:“你不用担心,既然你诚心实意为本宫做事,本宫还能亏待你不成?回头你试着把廖百户请到这里来,本宫想见见他,跟他说一些事。”

    侍卫惊讶地问道:“娘娘想栽培自己人?”

    “放肆!什么栽培自己人?你们都属于陛下,本宫不过是想找几个人帮忙罢了……本宫做什么还要跟你解释吗?”丽妃生气地道。

    侍卫不敢再申辩,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银子,道:“小人这就去通知廖百户,让他来见娘娘。”

    “嗯。”

    丽妃意兴阑珊,挥挥手道,“你退下吧,一定要记得,钱指挥使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务必第一时间告知本宫,本宫不会亏待你……至于旁人是否会对你下手,就看你会不会做事了!”

    侍卫打个寒颤,丽妃恩威并施,让他觉得这女人就像带刺的玫瑰,这是所有跟丽妃接触过的人都有的印象。

    等侍卫走后,宫女回到丽妃跟前,丽妃抬手轻抚一下宫女光洁细腻的下巴,道:“你要记得,任何人都不能背叛本宫,否则本宫会把你们当作敌人,永世不得超生。”

    “奴婢不敢。”

    宫女畏惧地低下头。

    “当然,本宫相信你,只要你好好做事,回头本宫会让你得到陛下宠信,那时你便可以从奴仆变成豹房的主人!”丽妃道。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