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一一章 当官很容易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沈溪回了趟京城,却没有进家门。

    事情也是在一天后,也即二月二十才为沈家人所知,还是通过马九和小玉夫妻转告……马九被准允回家省亲,小玉旁敲侧击问出沈溪曾回城之事。

    小玉本未想过消息会泄露出去,但奈何她把情况告之谢韵儿后,很快便在沈家传开,连周氏也知道沈溪出城后又回城,气得不轻。

    周氏带着一双儿女上门,到儿媳也就是谢韵儿面前说闲话:“……憨娃儿愈发不像话了,回城也不到家里看看?他不惦记爹娘,总该惦记妻儿老小吧?还是说他带了两个出去,便觉得剩下的不重要了……”

    周氏想跟儿媳找寻同命相连的感觉,所以愤怒只针对沈溪,不是针对谢韵儿。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她和谢韵儿都是被沈溪冷落的可怜人。

    谢韵儿没好气地道:“娘,你瞎想什么呢?老爷在外一定有重要事情处理,而且他现在身体不太好,回不回来有什么关系?家里没什么事情,老爷不是还派人回来问过家里的情况了么?”

    “派人回来,是小玉无意泄露的吧?”周氏的目光找寻小玉的身影,却没有任何发现,显然有意避开了。

    谢韵儿道:“不是小玉,老爷确实专门派人回来问过……您想啊,家里如果有事,难道他会不知?娘,你别太操心了,过段时间他自然就会回来。”

    周氏不满地道:“你这一句一个老爷,娘听了心里不舒坦,他年岁才多大就称老爷?还是称呼憨娃儿,要不你叫他夫君或者相公都行……咱娘儿俩还见外吗?”

    谢韵儿摇头:“家里规矩是怎样便怎样,娘不妨先回去,有事情儿媳会跟您说。”谢韵儿不太想接待周氏,如今沈溪不在家,婆媳间明争暗斗,周氏看起来泼辣,但她要对付谢韵儿并不容易。

    如果谢韵儿是那种泼辣骂街的性格,周氏倒能舒心些,大不了对着吵,然后就有分出个结果。可这位沈家的女主人根本没那么大的脾气,就算有也会藏着掖着,如此一来周氏难以找到谢韵儿痛脚,再加上还得巴结儿媳让其辅佐自己儿子,以至于周氏的泼辣对谢韵儿完全无效。

    “不走不走,今天咱娘儿俩坐下来好好说说,成天在家带孩子,烦透了,两个小家伙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

    周氏耍赖一般找来凳子,坐到了谢韵儿对面,准备好好诉一下苦。

    谢韵儿没有勉强,问道:“娘若是觉得小叔和小姑不好带,不妨留在这里,娘自行回去便可,儿媳帮您带几天。”

    周氏愁眉苦脸道:“也不完全是因为两个熊孩子,还有他大伯大娘,这两位一到京城就给为娘找麻烦,你不知道他们现在每过几天就会到我那里,说是要给老大安排差事,他们也不想想他儿子是什么德性,连个秀才都考不上,能做什么大事?也就是给人当帐房的命……”

    不知不觉,周氏开始数落起沈家人来,尤其是曾经欺负过她的大房中人,更是让她看不过眼。

    以前大房留在宁化,隔得老远,见不着人,周氏自然而然没什么烦扰,但现在情况不同,宁化沈家已是过去式,沈家各房全都搬到京城来了,谢韵儿对大家族的事情管得很少,基本都是由周氏出面协调,让周氏遭遇许多烦心事。

    谢韵儿道:“老爷说过会给几位叔伯安排差事,不过年后这些天,老爷要么养伤,要么忙于公务,根本没腾出手来,等忙过这段时间吧,总不至于让沈家人去军中效力!老爷近来一直都忙着打理军中事务,需要的全是有这方面特长的人……”

    周氏没好气地道:“最好让家里那些好吃懒做的家伙充军,累死他们,才知道吾儿做事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他们以为憨娃儿在衙门天天吃香喝辣,却不知为朝事东奔西走,这没考学时经常能见到爹娘,中状元后,娘想见他一面都难,这世道也是不公!”

    谢韵儿微笑道:“总归有得有失,娘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天下谁不羡慕娘,能生出状元郎来,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谁稀罕他们的羡慕,娘只要一个能守在身边,有孝心且懂事听话的好孩子,但也别跟他弟弟一样没本事,整一个窝囊废。”周氏仍旧在骂,这次沈运遭殃了,“也是他大哥闹的,邻里都说他大哥把弟弟的聪明给抢走了,不然一个娘生的,怎么相差这么大?一个能中状元,人中龙凤,另一个却是条虫!”

    谢韵儿不由莞尔,她听出来了,周氏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边说不要求儿子有多大成就,一边却嫌弃二儿子不够机灵。

    谢韵儿心想:“就算要怪有人把十郎的聪明才智抢走,也不该怪到相公头上,一起出生的亦儿不是责任更大?”

    虽然谢韵儿心中有不同想法,但在周氏面前,她不会反驳,因为她听出来了,周氏嘴里全都是牢骚,主动搭话引发对方兴趣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作为一个贤妻良母,谢韵儿懂得如何当一个好儿媳,刻意避免点燃周氏这个炸药桶,在处理家务事上基本能做到游刃有余,她仁智贤明,贞顺节义,让周氏找不到发作的机会。

    “娘,时候不早,一起吃顿便饭吧,老爷不在家,我和小文每天没什么事情做,有娘在也热闹一些。”谢韵儿笑道。

    “不是有娘热闹,而是多了两个熊孩子,想清静也难,唉!如果亦儿是男娃就好了,她那股机灵劲,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跟她大哥一个样……倒是她弟弟……唉!”周氏说到后面,又开始唉声叹气起来。

    ……

    ……

    饭饱后,沈亦儿拉着沈运出去玩,尹文因为怀孕要回屋养胎,只有谢韵儿和周氏留在后堂休息。

    就算谢韵儿是沈溪的正妻,一家主母,但为了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同时为打发寂寞,也会做一些刺绣。午饭后她通常不睡午觉,而是留在后堂做刺绣。

    周氏在旁看了一会儿,不时指点,最后感慨地道:“娘年轻那会儿,绣活也很好,十里八村谁不知道?真是便宜憨娃儿那不争气的老爹了。”

    谢韵儿笑道:“娘年轻时必定风华绝代。”

    “那当然。”

    周氏显得很自豪,“咱认识那会儿也不老嘛,你应该知道,这才过了几年事情就大变样,故人不在了,生活环境变好了,以前就在乡村里起早贪黑过日子,现在居然夜里能点上几座烛台,把家里照得透亮……啧啧,换作十多年前,谁能想到呢?”

    谢韵儿脸上的笑容略微黯淡,因为周氏提到故人,她不自觉便想起曾经跟她们亲密如姐妹相互提携的惠娘。

    周氏道:“日子好过了,可事情也多了,憨娃儿还不能时常回家,你说他若是不当什么朝官,做个清贵的公侯,是不是每天都能留在府上?”

    “娘,这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

    谢韵儿提醒道,“按照大明律,凡文官非有大功勋者不得封侯。老爷作为文官一员,必须谨言慎行,否则就是僭越,会被人弹劾,丢官去职。文官通常只能当什么少傅、太傅,或者挂什么上柱国尊号……都不能世袭。”

    “有这么严重?没事,我也就说说罢了,你别太往心里去……不过你不也说了吗?只要建立功勋便不在此例,如果憨娃儿领军打赢鞑子,出将入相,铲除大明宿敌,不就有机会封侯了?呵呵。”

    周氏现在也知道收敛了,得罪皇帝之后,她明白有个当大官的儿子不尽都是好事,不能跟以前一样随便撒泼,因为指不定府上来个什么人就是皇帝王爷。

    谢韵儿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之前不是说六叔那边有消息了么?这次会试,他可有主动跟家里联络?”

    周氏摇头:“没见到人,四房还在找,谁知道去哪儿了?不过有福建举子说看到他进了考场……想来也是,想六郎寒窗苦读十数载,不考进士还能做何?难道去当个教书先生?举人可都是官老爷,咱一门出两个官老爷,旁人那叫一个羡慕……”

    周氏废话很多,谢韵儿没太往心里去,不过关于六郎沈运的事情她大概也明白了,那就是至今仍旧没回沈家。

    至于沈运是否知道沈家阖家到了京城不得而知,以沈家费尽心思找寻都不得,甚至连沈溪都不知行踪,谢韵儿就明白沈运是有意躲避。

    谢韵儿心道:“看来相公说的对,六叔这个人好胜心太强,应该不想受相公恩惠,想完全靠自己的能力上榜……但这年头要考进士谈何容易,难道一天不中,就一天不跟家里人往来?他在外求学,从未考虑子嗣传承,这算怎么个说法?”

    周氏道:“别人家里的事情咱们不掺和,好儿媳,你可要把家事处置好,咱沈家要多添几个男丁才行,你看为娘我都有两个儿子,你们到现在还没给他生下第二个儿子,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如果不行的话只能让他多纳妾,不是还有曦儿么,府上丫头片子不有的是?她们没一个能影响你正妻的位置……”

    谢韵儿面色大囧:“娘,您在说什么呢,儿媳知道分寸,不用您说也知道为沈家香火兴旺做贡献。”

    ……

    ……

    沈溪出城后,又是十天没消息。

    京城内以谢迁为首的文官势力似乎都淡忘了沈溪这个人,此时缺少钱粮供应的兵部衙门运转正常,两位侍郎陆完和王敞自如地处置公务,几乎没有任何政事积压,至于背后是否有沈溪发力,无人知晓。

    眼看已到二月底,大江南北已是春暖花开,北国京城也开始有了春的气象。

    朱厚照这些天玩得很尽兴,在没有沈溪管束的情况下,他几乎天天出宫见苏通和郑谦,打得火热,朱厚照如愿以偿交到两位不知他身份的酒肉朋友。

    眼看就要到会试放榜的时间,朱厚照本想把梁储叫来问询一下苏通和郑谦的考试情况,顺带赐二人进士出身,但考虑到可能涉及君王威严,又犹豫起来。

    这天朱厚照又出来跟苏通和郑谦喝酒,苏通在酒席上没有问放官的事情,因为这会儿沈溪杳无音讯,在他看来还是沈溪这个故友要靠谱些。

    苏通问道:“不知迟公子可有沈大人下落?沈大人说是出城养病,中间回京城一次,与我等畅饮,再之后……就没消息了,莫不是沈大人那边出了什么变故,或者是去帮陛下做一些机密的事情迟迟未归?”

    朱厚照笑道:“别的事情我不知,但沈先生的事情,我却清楚得很……你们算是问对人了。沈先生出城,是帮陛下练兵,你们也知道沈先生喜欢弄火器,这次他训练的火器营应该算是大明立国以来实力最为强劲的部队,如果发挥正常的话,一百人的火器营,应该能抵挡一千鞑靼兵马……”

    在苏通和郑谦面前,朱厚照老喜欢吹牛,他本来说的都是实话,但在苏通和郑谦看来不可信,毕竟他们不知朱厚照的真实身份。

    朱厚照以“迟公子”的名义说出这些话,根本就不会被苏通和郑谦采信,二人对视一眼,觉得朱厚照这牛皮吹得有点大,毕竟借着酒劲,二人平时也会吹牛,但尚未到朱厚照这么夸张的地步。

    郑谦问道:“那沈大人几时能回京?他乃兵部尚书,长时间不在衙门坐镇……能行吗?”

    “对啊,迟公子,你不是说有沈大人的消息,他现在何处?可否给我们个准信?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明日出城去见见他。”苏通心里没底。

    他之前跟郑谦说过,如果完全依靠“迟公子”给他们放官不现实,必须得找到沈溪这个真正的靠山,若沈溪长久不回,意味着二人不会得到任何官缺,就算有官缺他们也不会应下来,因为只会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

    朱厚照思考一下,道:“我记得先生说是三月份回来,至于是中旬还是下旬给忘了,之前沈先生送回一封信报平安……拧管家,你可知道是什么时候?”

    朱厚照朝站在门口的小拧子呼喝着。

    小拧子回过神来,道:“公子,小人不记得了。”

    “没用的东西,问你件事都记不得……两位仁兄,你们不必多担心,总之沈先生会及时赶回来,时间不会超出三月。”朱厚照笑着安慰,“你们不必把沈先生回来与否看得太过重要,距离会试放榜还有两天,指不定你们就中了进士?到时候你们还要参加殿试,正好等到沈先生回来……哈哈。”

    朱厚照的话,没得到苏通和郑谦认可,二人脸上均露出复杂的神色。

    郑谦叹了口气道:“这些日子忙着吃喝玩乐,学业全耽误了,如果这次不中的话,下次恐怕更费事……如果能放个官缺倒是不错。”

    朱厚照问道:“举人能放什么官?”

    苏通回答道:“举人最好也就知县了吧?其实两榜进士都未必能拿到知县的实缺,除非是那些偏远没人去的县,比如说川滇贵或者闽桂之地,不过如果能当到汀州府下辖的知县,倒也极好。”

    郑谦摇头苦笑:“那怎么可能?汀州府下面几个县,如今都不算偏远县,过去几十年,极少有举人去汀州地方任知县,就算偶尔有,也只是临时委派,朝廷之后都会调进士担当,如今汀州府几位知县也都是进士出身。”

    “对对,想当汀州府知县,难度太大了,不过如果能当个县丞也不错。”苏通道。

    朱厚照笑着说道:“知县是吧?举人也能当么?那好说,汀州府是一个府是吗?下面几个县?”

    “迟公子何故要问这个?”郑谦好奇地问道。

    朱厚照皱眉道:“你们不是想当汀州府下辖的知县吗?我跟你们问清楚,回去后好给你们安排。”

    苏通苦笑道:“汀州府知县,可不是随便能当的,我二人没那么贪心,只要能当个县丞便可,或者留在京城六部及寺司衙门发展,前途更佳。”

    朱厚照这会儿喝得醉醺醺的,一摆手:“我说你们能当就能当,这有何难?我回去后便找人去问,一定能让你们如愿当上,进士不敢保证,当个知县绰绰有余。”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