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一四章 升官发财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小拧子走后,苏通和郑谦了无困意,两人不是感觉有多荣幸,而是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惶恐不安。

    苏通道:“郑老弟,你看这事儿……不太好办啊,咱们多年寒窗苦读,就是为了一朝求得功名,但现在功名到手,谁敢消受?咱们……要不请辞归乡,从此以后当一个田野乡间的散人?”

    郑谦皱眉道:“苏兄为何如此颓丧?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就算我们想逃避,能逃避得了吗?再者说了,你确定那位真的是当今天子?或许是你我消息闭塞,获得的讯息是有人精心掩饰过才让我们看到的,自己吓自己罢了。”

    “呵呵。”

    苏通摇头苦笑,“除了当今天子,还能有谁?”

    郑谦自身都带着几分不自信,却还要努力劝服苏通,道:“或许是分封在外地的藩王,到京师来朝贺,只是暂居豹房;又或者是陛下跟前哪位大人呢?刚才那位,未必是什么太监,只是你我多心,他们年岁不大,或许是童音未改吧!再者,沈大人怎会把陛下介绍给你我认识?这不是明摆着要让我等犯下大不敬之罪?”

    苏通整个人很迷茫,道:“怎么想都想不通,好端端的,迟公子就变成当今圣上了?现在也没说一定是……但……许多情况解释不清楚。”

    “不需要解释。”

    郑谦在这个问题上显得更为果断一些,“苏兄,你比我先考中举人,以前什么事我都听你的,但此番你却要听我一回,咱就不能说自己知道了什么……沈大人没告之我等迟公子的真实身份,他自个儿也没说自己是谁,你我妄加猜测纯属庸人自扰,你我不妨将他当作迟公子,以后该如何交往便如何交往……这上林苑监的差事,足够你我赚个盆满钵满,难道不是好事?”

    明朝上林苑监,永乐五年始置,设良牧、蕃育、嘉蔬、林衡、川衡、冰鉴及典察左右前后十署。至洪熙元年,并为蕃育、嘉蔬二署。宣德十年,终定为良牧、蕃育、林衡、嘉蔬四署。其中良牧署牧养牛羊猪,蕃育署饲育鹅鸭鸡,林衡署种植果树花木,嘉蔬署莳艺瓜菜。

    苑地在京城附近,东至白河,西至西山,南至武清,北至居庸关,西南至浑河,衙署则不定所,为内廷衙门之一。

    说白了上林苑监就是为皇宫供给生活物资的单位,跟内廷二十四监有着对应关系,上林苑监历代监丞基本上都是关系户,要么是哪个大太监的干儿子,要么是皇帝的亲信,因为这衙门油水实在太过丰厚,每年得到的孝敬不在少数,手头资源很多,属于那种高官厚禄也换不到的大肥差。

    苏通道:“咱们去上林苑监上任,难道事前不跟沈大人打一声招呼?”

    郑谦耸耸肩道:“问题是现在沈大人在何处都不知道,咱们去哪里打招呼?有事的话,可以到任后再说,反正明日一早咱们还要去等候放榜,不用着急上任的事情……”

    “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苏通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该喜欢还是忧愁。

    郑谦道:“你我不必纠结太多,总归这是咱们的大造化,谁让咱们结识了贵人呢……这绝对是沈大人对你我的栽培,或许是沈大人早就看出这位贵人的脾性跟你我相近,有意安排我们接触呢?”

    苏通眼前一亮,立即明白郑谦的意思,随即重重点头,不再争辩什么。

    稍后二人便各自回房休息。

    ……

    ……

    一夜无话,次日一大清早,朱厚照便睡醒。

    朱厚照心情很好,毕竟接连许多天他都是晚上睡觉,没有爆肝熬夜,再加上不再服用重金属超标的丹药,身体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最重要的还是心情好。

    “外面天气真不错,今儿是会试放榜的日子吧?如果可以的话,朕想出去走走。”朱厚照兴致很高,梳洗的时候,对旁边的小拧子说道。

    小拧子笑着逢迎:“难得陛下有如此好心情,看来陛下这些日子结交到挚友,所以才会这么开怀。”

    “那是,也不看看朕结交的都是什么人,全都是举人,学问和谈吐俱都不凡,很对朕的路子。”

    朱厚照眉飞色舞,随即想起什么,转头问道,“哦对了,昨日让你去安排他二人差事,可已安排妥当?”

    小拧子道:“全按照陛下吩咐,安排的是上林苑监左监丞和右监丞的职务,从此以后上林苑监的差事都归他二人管辖。”

    朱厚照琢磨道:“上林苑监?朕依稀记得,是负责给宫里提供蔬菜和肉食的地方吧?那岂不是让他们去看农场?这差事可辛苦得紧。”

    小拧子赶紧解释:“不辛苦,不辛苦,事情都是下面的庄户人家和属吏、差役在做,他们只管留在京城陪陛下饮酒作乐即可,而且这差事……呃……”

    说到一半,小拧子欲言又止。

    “说!”

    朱厚照正听得过瘾,见小拧子卡住了,不由生气地喝斥。

    小拧子这才道:“这差事背后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好像每一年……都有银子孝敬给宫里人。”

    朱厚照气恼地道:“什么意思,下面有人为非作歹么?究竟有多少银子?最终又给了谁?”

    小拧子低下头,嗫嚅地道:“奴婢不敢说。”

    “你不说朕也知道,以前是给刘瑾,现在是送张苑,是吗?”朱厚照黑着脸问道。

    小拧子当即跪下来,好似在认错,但心里却偷着乐。

    朱厚照一摆手:“事情跟你无关,你把事情揭破倒是大功一件,朕不会怪你……只要这差事不辛苦便可,就算有一点额外收入,只要不太过分,朕就不会追究,毕竟他二人以后当官,如果手头没银子,靠什么来跟朕交往?”

    小拧子本来想借机攻击张苑,未料朱厚照对下面人的贪污腐败如此宽容,让他的谋划落空。

    不过他本来就没指望什么,只是一种耳濡目染式的告状,要的是长期效果,就好像当初对付刘瑾的策略一样,在朱厚照心目中慢慢种下“张苑贪腐”的种子,然后生根发芽,逐步加大不良印象。

    朱厚照琢磨一下,道:“朕今天不去看放榜了,你派人通知苏公子和郑公子,让他们准备一下,说稍后朕会登门拜访……你记得送些礼物过去,说是朕的回礼。”

    小拧子道:“回陛下,奴婢昨夜去过,把消息告知两位公子,估摸这会儿他们已经去看放榜,未必在家,要去的话只能晚上了。”

    朱厚照点头道:“那行吧,他们的事情朕就交给你处置了,朕只管今夜去他们府上把酒言欢……唉,又是漫漫一天,这外面太阳老高,不做点儿什么总觉得浪费这大好春光,总不能老让朕闷在豹房吧?对了,去找一些火器来,朕准备练练枪法!”

    ……

    ……

    小拧子很快安排妥当,豹房一处空旷的院落成为了靶场。朱厚照先练习一下火枪射击技术,发现威力的确要比弓箭大许多。

    陪同一起练枪的,除了侍卫外,还有工部派来的匠师,主要是怕发生火药炸膛的情况,每次装弹后都会反复检查,以确保无恙。

    虽然在沈溪改进下,火枪密闭性好了很多,不过偶尔还是会发生炸膛的情况,造成误伤。

    打了几枪不得要领,朱厚照就让匠师为他演示。

    “砰砰砰”

    接连几枪下来,作为标靶的几头山羊被打成筛子,朱厚照看了很满意。

    “这些是新式火器,还是旧款?不是说兵部沈尚书刚改进一批,就是这种吗?”朱厚照无意中问道。

    工部官员先把情况转告小拧子,再由小拧子讲给朱厚照听。

    小拧子禀报道:“陛下,这些都是以前所用的佛郎机铳的改进版,跟后来沈大人监督制造的枪支不太一样,至于新式步枪,现在连工部都没有存货,沈大人担心泄露机密,管控得异常严格。”

    朱厚照听到这话不由皱眉,连他这个皇帝都没资格接触新枪,心里觉得很憋屈……感情自己用的是即将被淘汰的旧枪?

    朱厚照问道:“那兵部呢?兵部库房里也没有存货?”

    小拧子想了下,摇摇头道:“沈大人应该是全拿去练兵了,现在各兵器作坊还在抓紧时间制造,至于是否能提过来给陛下观赏,不好说。”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了,挥挥手道:“那算了,朕不想再看,真让人扫兴!”

    突然间,朱厚照从之前的欢欣到生闷气,脸色快速转变让小拧子看出一些苗头,现在已经不是沈溪在防备技术泄露还是防备皇帝的问题,只要朱厚照感到不快,那无论沈溪做什么都是错的,小拧子深感伴君如伴虎之可怕。

    小拧子心想:“这还是素来被陛下宠信的沈大人,如果换作是我,怕是要被陛下拉下去打板子吧?”

    见那些侍卫和匠师还在,而朱厚照已往内院去了,小拧子一摆手:“都退下吧,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

    说完,小拧子一路小跑跟上朱厚照的步伐,见朱厚照黑着脸,他不敢多言。

    之后朱厚照意兴阑珊,吃过午饭便上榻睡午觉,等醒来后心情终于好转了些,小拧子上去帮朱厚照梳洗,朱厚照白了他一眼:“那么多宫女太监,朕要你照顾吗?出宫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

    小拧子道:“陛下要出豹房?”

    朱厚照扁扁嘴:“当然要出去,苏公子和郑公子今日去看放榜,朕也很想知道他们是否高中,若他们能上榜,朕会替他们感到高兴,可以对他们委以更高的官职,让他们安心为朕效命。”

    小拧子心里非常为难,却点头道:“奴婢这就去安排,不过是否还要准备别的东西?”

    朱厚照想了下,道:“再去教坊司找十个女人来,最好是才艺俱佳,从豹房或者宫里找也行,但要那种不认识朕的,天黑时随朕的车驾一起去见苏公子和郑公子!”

    小拧子心想:“到哪儿去找那么多不认识陛下您还姿色不凡的女人?若是有,之前也早就被陛下您所见……”

    ……

    ……

    天黑后,朱厚照仍旧按照之前几天的做法,天黑时出豹房。

    这次他带上了一个人,便是花妃。

    之前他想带丽妃去赴宴,但丽妃有第一次的经验后就变得异常谨慎,再获邀时以生病为由直接拒绝朱厚照,这也是朱厚照在二月十八那天见沈溪时生气的主要原因。

    丽妃为防止自己所生子嗣“血统不正”,尽量避免跟朱厚照出豹房应对这些应酬。

    这几天朱厚照有意将丽妃冷落,花妃重新被朱厚照宠信,这次甚至带着花妃一起出豹房去见郑谦和苏通。

    除此之外,朱厚照还让小拧子从教坊司找来十多名歌姬和舞姬,若不是有人帮忙,小拧子根本找不到这么多女人,即便如此,小拧子依然惴惴不安,因为这些女子根本算不上才艺俱佳,压根儿就是一群庸脂俗粉。

    不过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朱厚照对十五六岁的少女并不感兴趣,以至于教坊司内二十到三十岁年龄段的女子相对较多,好歹能找一些回来,唯一可虑的是教坊司这年龄段的女人时常会被变卖,或者被什么权贵接走,导致可选择面越来越窄。

    朱厚照到苏府门口时,苏通和郑谦已站在台阶前等候。

    朱厚照下了马车,借助灯笼的微光,看清楚苏通和郑谦的脸色,见他们一脸愁容,心下一动,笑着招呼:“两位跟本公子客气什么?不是说好不用出来迎接么?走,进去喝酒。”

    苏通看了郑谦一眼,这才回道:“迟公子,咱们……还要喝酒吗?”

    朱厚照皱眉不已:“怎么了?两位到底高中没有啊?看你们脸色不太好啊。”

    苏通惭愧地道:“才学不如,还是……没上榜。”

    本来苏通和郑谦一心关注会试成绩,但现在他们更在意的是眼前这位到底是不是当今天子朱厚照,这会儿他们脸色不佳不是因为会试没中,因为他们心里早就落榜的心理准备……以他们这些年光顾着吃喝玩乐少有做学问的心态,想中进士难比登天。

    来京师前,两人就已经商量好,这次会试努力冲一把,过了自然大佳,不中的话以后就不再辛苦考学,干脆应个差事,就算当个八九品小官,总比做光有银子但无权无势的落魄世家子弟好。

    朱厚照道:“原来如此,那实在可惜了,不过我之前不是安排人跟你们说了么?直接去上林苑监做监丞,大概是七品官吧,跟知县同一品阶!不算辱没你们吧?”

    朱厚照笑容灿烂,一副不亏待你们的模样,但在苏通和郑谦看来,这笑容背后实在是有些天真。

    地方的七品官跟京官的七品官是一回事吗?天差地别好不!

    其实就算高中二甲进士,也没资格直接放到上林苑监丞的位置上,就算进士补这官缺也要等观政结束表现优异才有细微的机会,而苏通和郑谦二人连会试都没过,官已经做得比进士还要大。

    二人到现在终于能够肯定,事情必然跟皇帝脱不了干系,不然旁人哪里有这么大的权力安排七品官?但二人仍旧不肯完全确定,因为那只会让自己更加拘束。

    他们只能在心里默求,希望这位不是帝王,只是哪位藩王或者公侯的子弟。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