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一五章 不论身份只论朋友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进入苏府,酒桌上朱厚照发现跟之前的布局有所不同,最为明显的就是作为席间一景的女人不见了。

    朱厚照笑道:“怎不叫你们的姬妾和歌女、舞女出来呢?哈哈,是否安排有什么新奇的节目啊?”

    苏通非常为难,面带迟疑之色,差点儿就要把事情揭破,跪下来给朱厚照请安。

    郑谦扶了苏通一把,装作一副痛心的模样,道:“恐怕要让迟公子失望了,我二人未中进士,心情低落,哪里有闲工夫准备这些?迟公子应该……没参加这次会试考核吧?”

    朱厚照不由一怔,在沈溪的介绍中,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待考会试的举子,还有一个则是勋贵。

    现在两个朋友只是求证他是否参加这次会试,应该无可厚非。

    朱厚照笑道:“沈先生不是说过了吗?举人的身份,不过是用来跟两位结交用的,在下因为……祖上薄有功勋,乃是世袭的……公爵,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参加会试获取功名。”

    郑谦和苏通同时望向朱厚照,脸上都满是惊讶,二人此刻最直接的想法便是:“难道这位爷只是公爵之后,哪位公爷家的嫡长子,未来可以继承家业,而不是什么皇帝?”

    毕竟没听说过天底下有哪个君王会给自己降格的。

    苏通和郑谦心情稍微开解了些,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放开了。

    不过苏通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却不知迟公子是哪位公爷之后?”

    朱厚照笑着摆摆手:“不是说好了不问么?等以后再说,我们今儿还是先喝酒吧……哦对了,我特意带了些歌女和舞女来,都是从教坊司精挑细选,你们看看姿色如何,如果喜欢的话,随便带进房里享乐,要是克制守礼委屈自己,回头送回教坊司去,后悔都来不及了……这叫免费的晚餐,不吃白不吃,哈哈。”

    朱厚照那轻佻的模样,实在让苏通和郑谦费解。

    不多时,在小拧子招呼下,十多名自教坊司过来的女子进入大厅。

    朱厚照看到后不由皱眉,问道:“拧管家,这就是你找来的女人?怎么姿色如此平庸?一看就让人倒胃口,叫来何用?”

    “很好了,很好了。”

    苏通紧忙道,“来人,快去叫几位夫人出来……”

    这次苏通不敢拿家里的歌女、舞女应付朱厚照,而是让他的几个小妾出来,本身他也没把这些小妾当成夫人看待,不过在朱厚照面前他却故意这么说,以彰显他的诚意。

    朱厚照嘿嘿笑道:“这怎么好意思?我从旁处叫来歌女和舞女,你们却要把妻妾叫来陪客……”

    郑谦和苏通脸色通红,羞臊得不行,正尴尬时,突然门口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陛下,是老奴啊,老奴前来护驾了……”

    小拧子一听傻眼了,朱厚照出行属于机密,张苑那老东西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此时张苑完全不知房间里面的情况,之前他救驾救上瘾了,每次都能获得朱厚照赏识,这次他知道朱厚照出豹房跟“不明底细”的人相见,顿时火冒三丈,假借“救驾”的名义杀到苏府,连侍卫都不敢阻拦,被他硬闯进院子来。

    张苑是有人故意给他透露错误信息,说朱厚照在外跟平民百姓厮混,难保不会有人用下毒、刺杀等手段加害,再看到朱厚照的车果真驾停在外面,便不顾一切往里冲。

    这会儿朱厚照正在兴头上,突然被张苑打扰,心里非常恼火,而且张苑这一来就揭破他的身份,想到以后自己再不能跟苏通和郑谦以朋友的关系喝酒,便火冒三丈,想冲出去把张苑给打发了。

    张苑冲进院子时,花妃和丫鬟刚好过门口。

    花妃花容失色,纤手掩面,故作惊慌失措地避开那边朱厚照看过来的择人而噬的目光,显然在这件事上,她也有份参与。

    丽妃用的是称病的方法,因为丽妃跟张苑间没有同盟关系,只能出此下策。而花妃跟张苑就走得就近多了,这次干脆利用张苑来破坏朱厚照的“好事”。

    “陛下,是老奴啊,老奴前来护驾。”

    张苑进到院子后,被朱厚照的贴身侍卫给拦了下来,他有些诧异,怎么跟听到的情况不一样?只能在外面的院子大喊大叫。

    这会儿最尴尬的人其实是郑谦和苏通,他们已猜到朱厚照的身份,却故意装糊涂,现在有人当面把朱厚照的身份给揭破,这下没法蒙混过关了,二人对视一眼,不由往后退了两步,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朱厚照怒斥道:“哪里来的老疯子,把人给我赶出去!”

    为了掩饰身份,朱厚照只能把张苑归为“疯子”一类,否则一些事根本就没法解释。

    张苑一把甩开旁边冲上来要架他出去的侍卫,大喊大叫:“陛下,老奴知道您出宫有危险,特地前来护驾,你们这些狗东西,竟然敢阻挡咱家,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当着朱厚照的面,张苑撒泼耍赖,无所不用其极。朱厚照看到这一幕,眉头直皱,嘴里不由嘀咕:“这老东西今天吃错药了么?跑到这里来发疯!他就没个眼色,看不出朕今天心情很好么?居然特意跑来搞破坏!简直不知所谓……”

    “赶出去,赶出去!”

    朱厚照没时间思索张苑因何而来,他只知道自己的好事被人给破坏了,不想让张苑继续留下来败坏他的心情。

    侍卫毕竟不是吃素的,皇帝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他们哪里敢违抗?只能暂时先得罪同样不好惹的张苑,把这位司礼监的当家人硬架出苏府大门,老远朱厚照还能听到张苑大吼大叫。

    “公……公子……”

    小拧子出去查看过情况后折返回来,脸色非常难看,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朱厚照脸色漆黑,等他转过身时,发现苏通和郑谦都不敢面对自己,他努力露出个笑脸,以掩饰当前的尴尬,故作轻松道:

    “嗨,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个疯子,搅人清净,两位仁兄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本公子……只是继承了家中爵位,却被这老疯子说是什么……真是大不敬啊。”

    苏通和郑谦更显尴尬,这已经属于骗小孩的路数了,谁都能看得出朱厚照是皇帝,让他们再装作不知,实在是太过难为人。

    苏通过来道:“迟公子,您就实话实说了吧,您……是否是皇室中人?其实这朋友相处,未必需要在意什么身份,若您乃是当今……圣上的话……我们以后也可以像现在这么喝酒。”

    朱厚照脸上的笑容隐去了,换上一种难看的青红色,他没说什么,跨步进入厅内,在桌子前坐下来,苏府和郑家下人此时都跪到了地上,连小拧子也跪下,只有苏通和郑谦二人还伫在那儿,不过此时两人都已弓着身子,说不出话来。

    朱厚照道:“如果我说我就是正德皇帝,那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吗?当初沈先生引荐二位的时候,我就没打算摆什么架子。”

    “参见陛下。”

    苏通和郑谦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赶紧跪下来向朱厚照磕头。

    朱厚照生气地一甩手:“看看,还说能当朋友,瞧瞧你们现在的样子,莫说是朋友,以后能否见面都说不好……哼,都是那该死的张苑,没事跑来护什么驾,他是吃饱了撑着吧?”

    苏通和郑谦不由对视一眼,张苑的大名他们听说过的,现如今司礼监掌印,也是朝廷的“内相”,权势熏天,现在朝中已形成一股新的阉党势力,其核心人物就是张苑,这也是因为张苑收揽臧贤等人,开始大张旗鼓招兵买马所致。

    郑谦很有勇气,居然站起身来,连苏通都不知他要做什么,但见郑谦道:“迟公子说的是,若是在乎身份差异,那以后的确很难做朋友,不过在下认为,朋友间贵乎坦诚,现如今这里没有什么皇亲国戚,也没有举人和官员,只有朋友间联谊……苏兄,你说呢?”

    朱厚照脸色马上好转,他不由看向仍旧跪在地的苏通,好像很想知道苏通接下来的反应。

    苏通心里懊恼,这都交了一群什么朋友啊,先是一个妖人一样十二岁就高中状元、二十岁便权倾朝野的沈溪,再就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皇帝,还有个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依然满口风凉话的郑谦。

    郑谦见苏通不言不语,赶紧伸手去扶,嘴上道:“苏兄,难得今日跟迟公子欢聚一堂,正好感谢迟公子给咱安排差事……上林苑监监丞,那可是正七品的京官,以后咱们岂不是前途无量?”

    媚上的本事上,郑谦更胜一筹,这是因为郑谦非常懂得把握机会,苏通目前虽然是普通地主,但祖上出过高官,而郑谦完全就是商贾小民出身,对于权力的渴望要比苏通强烈许多。面对跟皇帝交友,还能得到皇帝恩赐的大好机会,郑谦要比苏通更知道牢牢地把握。

    苏通在郑谦相扶下站起来,头上还在冒冷汗,说话也不是很利索,支支吾吾道:“是朋友……当然是朋友……不过……今日可真是一波三折。”

    幸好是之前二人已打探过朱厚照的底细,大概知道对方的身份,等于说对于“迟公子”是皇帝这件事,他们已经消化了一段时间,这才能大抵有所应对,否则的话二人乍在这种情形下知道朱厚照的真实身份,很难做出正确应对。

    “这就对了嘛。”

    朱厚照很高兴,他当然希望以皇帝的身份交到朋友,“你们想想啊,沈先生也知道朕的身份,你看他对朕的态度……咳咳,不是因为沈先生是朕的先生,朕才对他言听计从,更多是把他当作朋友。”

    “平时沈先生在朕面前都是畅所欲言,朕每次见了他都会头疼,所以他怪责朕几句,朕还得乖乖竖着耳朵听,你们不知道那有多累!”

    朱厚照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架子,就好像普通人一样,不过他一自称“朕”,郑谦和苏通还是不自觉身体会颤抖一下。

    朱厚照看出让眼前二人接受自己身份不太容易,招呼道:“咱们是朋友,有什么好见外的?一起喝过酒聊过天,难道你们觉得本公子是个蛮不讲理的人吗?这么说吧,我对于情理二字非常看重,沈先生是我先生,他责备我,我从不当回事,反而更敬重他,因为他作为师长有权力这么做……”

    当朱厚照侃侃而谈时,苏通和郑谦终于感到心中舒服了些,两人心想:“沈大人乃朝中重臣,又是东宫讲官,所以能教训您,但我俩就只是普通举人,跟您又没认识几天,哪里敢僭越跟你做朋友啊?”

    “来,请坐,请坐,这里没有君王和臣子,只有朋友情谊,哦对了,花美人来了吧?让她进来,陪两位公子喝酒。”

    朱厚照对门口的小拧子吩咐道。

    苏通和郑谦一听,心里更觉得了不得,之前他们见到“丽美人”,便觉得那女子跟普通人不一样,谈吐不凡,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雍容华贵,现在他们意识到,朱厚照这是带了皇宫内苑或者豹房的女人来跟他们一起喝酒,也就是说,丽美人和花美人很可能是朱厚照身边得宠的妃子。

    苏通心想:“沈大人分明是在坑人啊,介绍谁给我们认识不好,非要介绍皇上给我们认识,我们还叫出妾侍招呼皇上……以至于皇上让妃子来陪酒,这不是瞎胡闹吗?幸好之前跟那位女子没发生什么,不然的话……几个脑袋够砍的?”

    苏通这边心里叫苦不迭,郑谦却能坦然接受,已主动过去跟朱厚照倒酒。

    说话间,花妃在丫鬟和小拧子陪同下进来,等花妃走到桌前,用恶狠狠的目光望了苏通一眼,好像是在警告什么。

    苏通紧忙避开目光,全当没看到。

    朱厚照招呼道:“花美人,给你介绍一下两位朋友,这位是郑公子,这位是苏公子,都是本公子在民间结交到的朋友,这里没有什么身份差异,本公子跟他们平辈论交,你可要好好陪陪两位公子,莫要怠慢了他们。”

    花妃欠身一礼,虽然看似应下来,但心里早已把苏通和郑谦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同时被骂的还有介绍苏通和郑谦给朱厚照认识的沈溪。

    旁人不知其中细节,她是一清二楚的,朱厚照对此并未隐瞒过她和丽妃。

    朱厚照笑道:“既然人到了,那就坐下来喝酒吧,苏兄郑兄,你们不是说要把妾侍引荐给本公子认识吗?说起来本公子还很好奇呢……哈哈。”

    已经知道朱厚照的真正身份,苏通和郑谦不敢有所私藏,赶紧把自己的妾侍叫出来,一起陪朱厚照饮酒。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