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八章 唐兄,对不起了先
    洪浊被打得遍体鳞伤,身体颤抖之下手里握着的毛笔也跟着抖,还没等挨着纸已先掉了几个墨点下去。

    等提笔再写,纸上出现的不是字,而是一块很大的墨迹。

    “怎么着,不给我们高公子面子,想从楼上往下跳是不是?”

    高崇还没发话,他那群狐朋狗友倒先发难了,把洪浊拉到二楼围栏前恐吓,大有一言不合就把他推下去的意思。

    洪浊大叫:“我……等我平复一下再写!”

    高崇冷笑:“松开,若他写不出,让他自己往下跳,这样断胳膊断腿,甚至死了,与我等无干。”

    楼上这等热闹,吸引了路人的注意,街道上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看到洪浊脸贴着护栏的狼狈样,人们自觉让开一块空地,免得一会儿他掉下去砸到自己。

    沈溪本已获得自由,原想下楼就此离开,但见洪浊手抓扶栏软瘫在地的模样,别说是读书人的骨气,连男人基本的尊严都没了。

    沈溪设下阴谋诡计本来是想让洪浊知难而退,洪浊现在这副惨样,他反倒觉得自己成了罪人。

    “高公子,我能不能帮他作诗?”沈溪突然说了一句。

    所有人目光转了过来,高崇嘴角轻轻一挑,道:“小公子,你想帮他?”

    沈溪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点头道:“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位洪公子,千里迢迢从京城来见谢家姐姐,而今落得这般田地,是他咎由自取,不过若就此摔下去,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不免良心不安。相信高公子也是‘有大慈悲’的人,不会逼他走上绝路。”

    沈溪说话时顺带捧了一下高崇,说这衙内“有大慈悲”,也是想让对方生出那么一丁点怜悯心。

    高崇微微点头,算是接受了沈溪的说法:“那好,我就给你个机会,你随便写首诗出来,跟春日有关。若得体,本公子今日就饶过姓洪的唐突之罪。”

    几个高崇的跟班帮闲不屑地看着沈溪,其中一人道:“看你年岁小小,过来写吧。”

    沈溪有些为难:“桌子太高,我够不着!”

    “把笔墨纸张挪到地上,连这点眼力儿劲儿都没有,以后怎么好意思带你们出门?好了,这位小公子,等回去见到谢小姐,记得在她面前多为我等美言两句啊。”高崇脸上带着坏笑说道。

    “嗯。”沈溪点头应了。

    何公子嘴角涌现一抹轻浮的笑意:“高兄,你莫非真对昨日见到的谢家小姐有意?”

    高崇摇头晃脑:“那谢小姐的模样你也见过了,姿色实乃上上之选,身材虽然高了点儿,腿也长了那么一点儿,但娶回来当个小妾总是可以的,不但能防病治病还能赚钱,可谓一举多得。回头你何老弟到我府上作客,我让她陪你喝上两杯,让你享受下温柔的滋味……哈哈。”

    当着洪浊的面,这二人言辞龌龊不堪,引狼入室的洪浊恨不能马上从二楼跳下去一死了之。

    但此时他瘫坐在围栏前,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沈溪叹了一口气,形势逼人强,虽然他也很想骂人,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渡过这一关再说。

    沈溪提起笔,琢磨该写首什么诗好。

    要说写首唐诗宋词对他来说不是难事,可现如今已是大明朝,诗词名家辈出的时代已经过去,要说拿得上台面且在历史上数得着号的,实乃屈指可数。

    但与沈溪同时代的,就有这么一位。

    沈溪想到的是唐寅,这位在明朝诗画界享誉盛名的大家,就算过个几百年也是盛名不衰。但现如今,唐寅尚在苏州家中苦读诗书准备应付科举,不能做到远离功名利禄问情于山水的放荡不羁。

    沈溪提起笔来,心中暗道一声:“唐兄,对不起了先……”

    连语法上,也受到某位“唐伯虎”的影响。

    沈溪蹲在地上,提笔开始写就:“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这是唐寅一生诗作的最高点,一首桃花庵诗,却也是唐伯虎晚年心态的真实写照。

    当沈溪写下第一句,那边几个人看过来,刚开始并未当回事。远远一看许多“桃花”,当作是春日之诗也不为过。其实沈溪现在写的是什么他们已经不在乎,高崇能把谢韵儿意淫一番,让洪浊痛不欲生,已经令他感到心满意足。

    谢韵儿美则美矣,但这个时代崇尚的佳人是小巧玲珑型,谢韵儿几乎一米六八的身材首先就不达标。另外谢韵儿的瓜子脸虽然也很好看,但脸如银盘满月的富贵相才是官宦大户人家的最爱,更不要说谢韵儿有一双天足,在这些官家子弟看来绝对是致命伤。

    沈溪笔锋不停,洋洋洒洒逐渐把一张纸写满,慢慢吸引人们的注意。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高崇走了过来,先看了看沈溪的字,点头一笑:“这位小公子的字,倒是写得不错。”

    沈溪完全没有被干扰,笔下的诗文逐渐成句,继而成段。

    寄情于诗词,沈溪慢慢地有了唐伯虎写这首诗时豁然浩荡的心境,一笔一划都带有一种悠然物外的神韵。

    当沈溪把全诗最后一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写完,高崇已将前文通读了一遍。

    见沈溪落笔,高崇口中的默念声,与身旁几名公子哥的轻读声混在了一起。

    “我写完了。”

    沈溪把毛笔放下,脸上保持着天真的笑容,“洪公子可以走了吧?”

    高崇把诗读完,摆手道:“且慢。”他先征询身边人这首诗的来历,可没一人能答出来。这些官宦子弟,虽然平日里嚣张跋扈,但自小耳濡目染,对诗词涉猎甚多,一个孩子写出来的诗竟无一人知晓,让高崇有些着恼。

    “小公子,这诗……不会是你作的吧?”高崇脸色不太好看。他本来是想让沈溪随便写首带春景的诗,然后找个由头把洪浊放了。

    该打也打了,该罚的也罚了,现在洪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成人样,高崇的气早就消了。但现在沈溪突然拿出一首“惊世骇俗”的诗词出来,令他觉得很没面子。

    沈溪摇头苦笑:“高公子,您也太高看我了,我还不到九岁,怎能作出这等好诗?这是一位行走江湖的老道士写的,我只是照抄而已。”

    “哦,原来如此。”

    高崇释然,他想一个不到九岁的孩子怎么也不可能作出这么一首经典绝伦的好诗,“既然你是抄别人的,总该把那人的名字署上……这幅字在下收藏了!”

    沈溪走过去,重新提起笔,却不知该属谁的名。

    诗是他抄的不假,但要把原作者唐寅的大名挂上却不妥当,唐寅就在苏州,回头还不得露馅儿?何况现在唐寅还没到做这首诗的年岁,如今这首诗的版权已归他所有,就算唐寅将来再作,那也是抄他的。

    真是尴尬啊!

    沈溪没法,只好随便署名,就像当初他写说本时署名一样,挥毫写就五个字:“兰陵笑笑生。”

    沈溪心想,虽然我不能确定你是谁,但我现在替你扬名了。

    沈溪写好后,高崇看了有些诧异,五个字的名字他从未见过,但大明刚经历蒙元一朝,或者有外邦之人作诗也说不定,再者这名字更像是个笔名。左右这首诗意境绝妙,字体更佳,也就不计较了。

    “好,今天给小公子你个面子,事情我们不再追究。”

    高崇把诗作收起,“姓洪的,早点回京去吧,你文不能提笔安天下,武不能上马定乾坤,想在这汀州府混,也该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高崇说完,带人下楼而去,把结账的事留给了洪浊。

    楼下的人见热闹结束,各自哄笑着散去。这些人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虽有同情心,但世道险恶,事不关己都当作热闹来瞧。

    沈溪想上去把洪浊扶起来,洪浊却死赖在那里不肯起来,本来只是暗自垂泪,此时却已然嚎啕大哭不止。

    “老板娘,能不能找个人,帮我把他扶回去?”

    沈溪从洪浊腰间把钱袋拿出来,先把酒钱结了,然后带着几分恳求对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道。

    “哟,小公子,你这声老板娘听得奴家心肝乱颤……对了,却不知‘老板娘’是何意啊?”

    沈溪嘿嘿一笑:“就是夸赞你漂亮的意思。”

    “是这样啊,这称谓好,看你小小年岁,不但诗写得好,连说话都这么幽默风趣。姐姐最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小机灵鬼了。”女人用手在沈溪脸上摸了一下,让沈溪感觉十分尴尬,女子又掩口笑了两声,笑容妩媚中透出一抹诱人。

    沈溪心想,果然是做暗娼的妈妈桑,连个小男孩都不放过。

    女人从后院叫来店小二,帮沈溪一起扶着洪浊下楼。

    走在路上,沈溪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洪浊平日里何处落脚他都不知。

    “洪公子,现在送你去何处?”

    沈溪问了一句,没有得到洪浊回应,此时洪浊浑浑噩噩就好像丢了魂一样,沈溪叹道,“算了,还是先送你去看跌打大夫吧。”

    本来自家就是开药铺的,要找大夫也该送到陆氏药铺去。但沈溪可不想把洪浊被打的事让家里人知晓,只好送他去别处找大夫。

    府城的大夫,在药铺卖成药之后生意都冷清了许多,沈溪打听了半天才找到个跌打医生。

    进去后,那大夫一瞧,连忙道:“若是惹得官非,这伤我可不治。”

    沈溪赶紧解释:“大夫尽管放心,不是官非,只是在酒楼与人殴斗,被打伤了。”

    “身子骨弱成这般模样还好勇斗狠,真是找死。”等大夫给洪浊敷好伤药,又开了药方,让沈溪去药铺抓药。

    大夫最后特别提醒道:“别去陆氏药铺,哪里心黑着呢。”

    沈溪有些迷糊:“大夫怎知那里心黑?莫非您老在陆氏药铺被坑过?”

    大夫冷笑一声,并未出言解释。

    沈溪心里一叹,城里这些大夫也知道为何自己的生意不好做,开始在背后毁坏陆氏药铺的名声。

    ...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