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〇章 神童
    几百年后,药房卖成药,与医生之间并无太多利益冲突。可这年头,没有手术刀,也没有验血、化验这些先进技术,大夫为人诊病,只是单纯地看过病后开出药方,这是唯一的盈利手段。

    药铺里销售成药,剥夺了大夫开处方的权力,使得其生意受到严重影响,盈利也大幅摊薄。

    惠娘得知实情后,决定作出应对。

    要让药铺继续保持之前的兴旺势头,就要树立品牌优势,让百姓知道,陆氏药铺所配的成药,选用的是上好药材,而按照大夫方子抓的药材和汀州府各家药铺销售的药材质量相当,价格也是一致的。

    沈溪提出让病人“现身说法”,由惠娘出资,在城中举行几场南戏专场演出,顺带在演出的间隙,找病患家属为陆氏药铺的成药和药材进行宣传。这种被沈溪命名为“打广告”的宣传方式,让惠娘觉得颇为新颖,本来她就觉得既然赚了钱就应该回馈百姓,沈溪的提议得到她的热烈响应。

    惠娘开始联系府城的南戏班子搭台演出,为了吸引观众,所用戏本由沈溪创作,务求每场演出都能引起轰动。

    五月二十二,惠娘亲自前往客栈,为洪浊把之前所欠店钱结清,还送给洪浊十两银子,让他用这笔钱回京。

    沈溪没有再去见洪浊,但回头听惠娘讲,洪浊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汀州,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

    学塾这边,一切按部就班。

    冯话齐为了表现他对沈溪学业的重视,每天放学后都会给沈溪加半个时辰的课程,学塾成立至今,沈溪已将五经内容背诵得滚瓜烂熟,冯话齐决定正式开始教授沈溪关于作文及八股方面的知识。

    以前冯话齐所教学生,最少也要到十二三岁才能接触这一层面的知识,因为作文已关乎科举,再加上八股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等方面的内容,一个学生要接受大约三到四年这方面的教育,才可以参加童生试,经过县、府、院三道考核成为秀才,功名在身。

    就是说,普通人起码要到十五六岁才可能考秀才,至于能否考上另当别论。但如今沈溪不到九岁,若直接接触作文,沈溪可在十二三岁便参加科举考试。

    冯话齐谨慎地找沈明钧夫妇和惠娘商量此事。

    虽然沈溪现在表现出的是刚能背诵五经,距离把经义彻底掌握尚需时日,但这已让冯话齐感觉他是不世出的“奇才”。

    冯话齐希望弟子中有一人能高中进士,这是对他一生教育事业的肯定,而沈溪则是他实现宏愿的最佳人选,由不得他不上心。

    等冯话齐把他的意思说了,不但沈明钧夫妇,连惠娘脸色都有些迷惑,事情来得有些太突然了。

    “……先生,我家小郎他刚学五经,这么快就又学别的,怕他吃不消啊。”沈明钧有些迟疑。

    以前他们希望儿子能早点儿接触更高深的知识,但眼下沈溪才刚学五经两三个月,先生就跑来告诉他们,准备让沈溪继续“跳级”,这让沈明钧夫妇和惠娘觉得,冯话齐是因为新学塾东主是惠娘,所以才会对沈溪用“拔苗助长”的方法来讨好东家。

    惠娘虽然对沈溪的能力很信任,但关于学问的事,她却不敢抱有急于求成的心态。

    面对沈明钧夫妇和惠娘质疑的目光,冯话齐叹道:“几位,在下一介老朽,从刚接触沈溪这个学生开始,就发觉他天分非比寻常,说是神童也不为过。”

    “这半年多下来,凡四书五经,他过目不忘,凡经义集注,他可出口成章。在下教书多年,如此天赋的学生,生平仅见,我只怕资质愚钝,耽误他的前程,唯有对他多加教导,悉心栽培。”

    沈明钧夫妇对望一眼。

    对于做学问他们一窍不通,冯话齐把沈溪的天分说的那么好,他们不懂这话到底是实情还是恭维。

    惠娘倒有些见地,点头道:“先生既如此说,可否当着我们的面,考核一下小郎的才学?”

    冯话齐笑着点头:“也好。这是前几天我教给沈溪的春秋左氏传,此书乃儒家十三经之一。昨日我曾两次考核,其中内容他无不对答如流。今日就请陆夫人监督。”

    冯话齐递上来一本左传,惠娘拿过来看了一眼,这种隐晦难明的儒家经典,她从未接触过,只是稍微读一下都觉得语句生涩,头晕脑胀。

    沈溪到后,冯话齐的考核正式开始。

    冯话齐让沈溪背诵左传部分内容,沈溪仰起头便开始背诵,没有平常学生摇头晃脑的习惯,背的速度比惠娘看的速度还要快。惠娘用手指头点着书上的文字,到后面跟不上,连翻页都赶不及。

    等背过之后,冯话齐满意点头,再道:“通背全文,不知其义,终究不妥。沈溪,你且将此段经义注解。”

    沈溪一一回答。

    之后冯话齐好像有意继续为难,续道:“颍考叔其人如何?”

    沈溪答道:“颍考叔乃郑国大夫,郑庄公继位,其兄弟段网上谋逆作乱,郑庄公举兵平之,觉其母武姜氏与段暗中有谋,遂以‘不及黄泉,不再相见’为誓。颍考叔闻之,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令庄公与母亲睦如初。世人谓之纯孝,后颍考叔为公孙子都暗箭伤人而死。”

    沈溪回答得很干脆,对于历史典故驾轻就熟,冯话齐不住点头嘉许。

    冯话齐看着惠娘:“陆夫人可有异议?”

    师徒应答,惠娘看得一愣一愣的,苦笑道:“这些事,我一介妇人如何懂得?若先生觉得好,那就如此吧。”

    冯话齐再征求沈明钧夫妇的意思,得到准允后,正式让沈溪半年内第二次跳级,从学习五经到学习作文要领。

    从这个时候开始,沈溪可以正式可以作文章,他腹中很多学问,也能发挥作用,不用再一直藏着掖着了。

    ……

    ……

    五月二十四,洪浊启程回京。

    一大早洪浊就来到药铺门口,等沈溪上学路过。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洪浊伤病痊愈,此时他换了身干净的衣衫,脸上少了刚来时的意气风发,添加了些许阅尽世事的沧桑。

    “……小兄弟,你说得对,我现在没本事,实在没脸去见谢家妹子。我已经想明白了,我这就回京,今年秋闱,我定要中举,明年会试争取金榜题名。到那时,我再来汀州府,用八抬大轿把谢家妹子迎娶进门。”

    洪浊发出豪言壮语,似乎立下了大志向,但在沈溪听来完全是空口说白话。

    举人倒是有希望,但进士岂是那么好考的?洪浊二十不到,以科举的难度,五十少进士,学到老考到老,恐怕真等洪浊高中进士,谢韵儿孙子都已经能上街打酱油了。

    不过沈溪还是不准备打击洪浊的积极性,当下用鼓励的口吻道:“我看好你!”

    洪浊多了几分自信,笑道:“小兄弟,与你相识不过两三个月,但感觉你为人实在,来日我再赴汀州府,必当厚礼以报。”

    沈溪笑着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

    以如今交通之不便,洪浊十有八九不会再踏足汀州之境了。但沈溪却觉得自己有机会跟洪浊再见面,因为他是有大抱负之人,大明朝的京师,怎么也要闯一闯。

    二人言笑甚欢,洪浊没把沈溪当作孩童,更像是平辈相交的朋友。

    临行前,洪浊目光往药铺门口瞟了一眼,心中不舍,眼下他最希望谢韵儿能出来为他送别,这样他不但能诉说衷肠,还能把自己的计划告知心中牵挂之人。

    但到最后他也未见到佳人一面,洪浊来汀州府一趟,与谢韵儿最近之时也不过是隔着屏风相对,终究无缘无分。

    洪浊背着包袱,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城西而去。

    来汀州府一趟,洪浊成熟了不少,多了这一番阅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的人生有了遗憾,未来或许会促使他发奋图强。

    看着洪浊的背影,沈溪若有所思,是否他的出现改变了洪浊的人生轨迹?

    或者曾经历史上的洪浊,来到汀州府后得到谢韵儿的原谅,过上双宿双飞的幸福生活,但在历史上这洪浊却没有留下丝毫印记。

    经此一事,说不定洪浊将来能有一番作为,成为一代名臣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沈溪不由无奈摇头,他的出现的确是异数,历史已经因为他的出现悄然发生变化,从此时开始,历史出现了分岔口,将来的华夏文明,或者不会再沿着既定的轨迹发展下去。

    *************

    ps:第三更,同时这也是月票满300票的加更!

    友情推荐盛唐霸业:笑看江山万里,美人如歌。汉家儿郎在西北,千军万骑踏胡门。城破翘首望长安,可怜关中父老泪。

    这是一个铁血儿郎将家国天下抗在肩上的故事。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