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二章 负心人
    印刷作坊的事说完,惠娘放下账册,准备去后院库房清点药材,此时宁儿在后面拽了沈溪的衣服一下。

    沈溪想到既然答应宁儿,提一嘴也是可以的:“姨,宁儿姐姐家里来亲戚了,能不能让她明天休息一天?”

    惠娘转过头诧异地打量沈溪,再瞧瞧宁儿,蹙眉道:“还是上次来的那人?”

    沈溪眨眨眼,看来这中间似乎另有隐情。

    “是的,奶奶。”

    宁儿低下头,“他是我表哥,说想带我走……求奶奶成全。”说完宁儿直接跪在地上给惠娘磕头。

    惠娘脸色不太好看,可能是对宁儿口中的“表哥”有不好的印象,她转过身,没有搀扶跪在地上磕头痛哭流涕的宁儿:“你且说,他真的是你亲戚?”

    “是……”

    宁儿话语间带着些微犹豫,沈溪一看就知道她在撒谎,“我与表哥青梅竹马,后来我被卖到大户人家做丫鬟,就分开了。此番重返,他……他说他要娶我。”

    惠娘有些不耐烦,显然她也不相信宁儿的话。她买这几个丫鬟回来时,把她们的家世都打听清楚了,宁儿曾说过自小孤苦伶仃,根本没什么亲人,现在突然冒出来个表哥,还要带她走,其中肯定有问题。

    “那明日你让他来见我,若他真心待你,我不会为难你们。”惠娘说完气呼呼往后院去了,其实她倒不是为身边少个丫鬟生气,就算是年景好的时候,卖儿卖女儿的事也不少见,要买个丫头回来做工并非难事。只是她觉得跟宁儿相处这么久了,怎么也该有感情了吧?这丫头说走就走,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惠娘没理会宁儿,周氏却充当好人,把宁儿扶起来,乐呵呵道:“起来吧。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遇到我家相公呢。你这妮子,福气可真好,呵呵……等你嫁人时。婶婶也送你一份厚礼。”

    周氏是个热心人,因为宁儿平日里在周氏面前总拣好听的说,周氏对宁儿的印象一直很好。

    沈溪追到后院库房,拉着惠娘的手:“姨,你真要把宁儿姐姐嫁出去?”

    惠娘坐下来。叹了口气:“不然怎么办?宁儿也是爹生娘养的,现在年岁大了,要嫁人,咱该成全她,回头再买个丫鬟就是。”

    “姨,如果宁儿真嫁人了,怕是秀儿她们心里会有异样的想法……你想啊,她们以后都惦记着找个人嫁了,还会好好干活吗?”

    惠娘无言以对。

    现在就是羊群效应,本来宁儿跟其他丫鬟一样。安分守己干活,每个人想的是多赚钱积攒嫁妆,将来能找个好人家嫁掉,可一旦开了宁儿这个先例,别的丫鬟就会觉得,做再多的活,还不如着眼于找个男人,反正惠娘心善,只要她们有了意中人就可以出嫁。

    “那怎么办?我都答应了,现在拒绝。是否有些不近人情?”惠娘脸上满是踌躇之色。

    沈溪道:“明天还是让那人过来,只是姨你得提出‘赎人’,当初咱买宁儿回来不是花了银子吗,现在既然宁儿表哥说要娶她。不给咱赎身银子怎么成?就算拿到钱,咱也可以悄悄送给宁儿当作傍身之用,将来这人对她不好,她能用这笔银子找到出路。”

    惠娘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不管怎么样,明天见到人再说吧。”

    沈溪特别交待。要等他回来后再商量宁儿嫁人之事,惠娘答应了。

    第二天,沈溪放学,是秀儿在学塾门口等他。回到家,药铺门口已经停了一顶轿子,据轿夫说是来接什么“少奶奶”。沈溪心想,宁儿这个“表哥”也算是舍得下本钱,却不知这人到底什么目的。

    沈溪到了后堂,这时候事情已经开谈了,一个穿着华丽,但衣服却显得有些不合身的二十岁左右年轻人,正在跟惠娘商量事情。

    宁儿立在那人身后,含情脉脉地看着意中人。

    “……至于赎人的银子,自不在话下。待会儿我就叫人送来二十两纹银,当作是对陆夫人照顾宁妹她这些日子的酬谢。”

    惠娘当初买宁儿,只花去十两银子,现在这公子一次就开出一倍的价钱,诚意很足,她没道理拒绝。

    就在这时沈溪走上前来,笑道:“这位公子看着好生面善。”

    “嗯?”

    那年轻人看着沈溪,仔细打量一番,根本不记得在何处见过沈溪,“这位是?”

    惠娘刚要回答,沈溪却笑道:“表哥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宁儿姐姐的弟弟啊,她没跟你说起过?”

    年轻男子一听不由一惊,侧目看着宁儿问道:“宁妹,这……”

    “不……不是的……”

    宁儿脸色立变,“小少爷,您别乱说,奴婢怎有福气有您这样的弟弟?”

    年轻男子这才松了口气,感情是乱认亲戚,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抹了把额头渗出的冷汗。

    沈溪笑道:“这位公子见谅,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跟宁儿姐姐是青梅竹马吧?”

    “当然。”

    男子整理了一下衣襟,坐得笔挺,“我与宁妹乃姑表兄妹,宁妹的母亲,我叫她姑姑。”

    “哦……那宁儿姐姐的母亲贵姓?”沈溪追问。

    年轻男子不耐烦道:“我怎么知道?”说出这话,他自己也觉得失言,刚要改口,沈溪故作惊讶:“公子的父亲不是与宁儿姐姐的母亲是兄妹吗?莫非公子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

    “不……不是的……”年轻男子咽了口唾沫,拼命解释,“只……只是两家不常走动,宁妹她……母亲,远嫁他乡……”

    沈溪点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极度不靠谱的说法:“那不知公子小时候称呼宁儿姐姐什么?”

    年轻男子心中一松:“我都称呼她宁妹,其实宁儿她小时候就很乖巧。”

    这下连宁儿的面子都有些挂不住,认错一般把头低下来。

    她显然没告诉这年轻人,她本不叫宁儿,是在惠娘买她回来后,由沈溪给她起的名字。她觉得“宁儿”这名字听起来温柔贤淑。再加上平日里身边人都这么称呼,她就说自己叫宁儿,以她的智计,没想到沈溪会想出这么刁钻古怪的问题。

    沈溪笑道:“公子。我有必要提醒你,宁儿姐姐本不叫宁儿,而叫徐青,她在到我们家之后,才改叫宁儿的。”

    当沈溪说出这番话时。不但那年轻人惊讶,连惠娘和宁儿也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沈溪。

    宁儿瞪大了眼睛:“小少爷,您怎知……”

    “宁儿姐姐有一块私藏的锦帕,平日里都不让秀儿她们碰,上面有个‘青’字,那应该是宁儿姐姐你母亲在你出生后亲手为你绣的,是苏绣的缎面,而曾经有苏州的客商来种痘时,宁儿姐姐一直打听一户徐姓人家的状况,想来宁儿姐姐是因为自己姓徐。且祖籍苏州,所以才会相问。不知我猜得对不对?”

    宁儿又低下头,微微颔首:“小少爷说的没错。”

    惠娘听到沈溪的分析,哑然失笑:“小郎,你可真够细心的,连我这个做奶奶的,都不知道宁儿原来有这般经历。看来以后该称呼她为青儿才对。”

    沈溪再看那坐立不安的年轻人:“这位公子不但不是宁儿什么人,而且还不是什么富家人公子,我看阁下根本就是帮人打工,识得几个字……嗯。应该是在药铺当帐房,不知我说的可对?”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年轻人已从椅子上站起来,神色慌张,手足无措。这种状况说明沈溪说得一点儿都没错。

    沈溪无奈地摇了摇头:“亏宁儿姐姐当你是可以托付终身之人,却不知你只是想利用她,得到我们药厂的成药药方。”

    “你的背后,应该有人指使,而且不止一个人,这些人应该是江浙一代的药材商人。所以你的口音才是那边的。宁儿本是苏州人,所以听到你的口音会觉得无比亲切,你也以此来获取她的好感,并跟她商量用这样的方式,让姨放她跟你远走高飞。”

    那年轻公子脸色又青又红,被沈溪点破“阴谋”,让他颜面无存。而他本身就是个出来跑腿的,把宁儿接走后,宁儿的卖身契到手,还不得任凭驱使?宁儿这大半年来为药铺配药,早就对各种成药药方无比清楚,得到一个宁儿,就等于是得到陆氏药铺的“祖传秘方”,还有比这更方便快捷的途径吗?

    “你!”

    宁儿也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此人,她不相信,原来之前那些甜言蜜语,只是为了套取她所知道的成药药方。

    年轻人行礼:“对不起,在下还有事,不叨扰了。就此告辞。”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默认,事情败露,年轻人匆忙离开药铺,带着他的轿子狼狈离开。

    宁儿一直追到门口,见那人走远,不由扶着门框痛哭。

    惠娘没想到事情会是这结果,本来她还想成全宁儿,让她有个好归属,至于沈溪说的等他回来再谈婚事,她也没有太过留心。

    不想险些酿成大祸。

    若不是沈溪慧眼如炬察觉出端倪,她不但把自家药铺经营的成药药方泄露出去,连宁儿终身幸福也给毁了。那些人从宁儿身上套取药方后,宁儿就等于是没有了任何价值,将她转卖去青楼妓所都有可能,宁儿再想回到药铺来纯属痴心妄想。

    正在药铺前堂做生意的周氏和谢韵儿不知是怎么回事,等她们跟惠娘问明情况,周氏不由叹道:“怎会如此?”

    惠娘后怕地道:“多亏小郎,要不然的话,我可就成罪人了。”

    秀儿、玉儿和红儿等几个丫鬟过来,把宁儿搀扶起,这时候宁儿已经泣不成声,她本以为就此可以成为少奶奶,享受荣华富贵,到最后却是过眼云烟,对她的打击分外巨大。

    ***************

    ps:第五更!同时这也是月票满360票的加更!

    今天订阅和打赏都比往日略少,请兄弟姐妹们顶起哦!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