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二章 与严嵩比肩的神童
    腊月二十二,沈溪到学塾后只上了半天课。

    至中午放学时,低年龄段的学生都拿到自己的考试成绩,或者欢天喜地,或者垂头丧气,又或者一脸无所谓,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可涉及沈溪所在的这个班,成绩却没有当场公布,沈溪一打听,原来冯大校长要挨个“家访”。

    沈溪中午回到药铺,周氏一直追问沈溪成绩如何。

    此时周氏已经怀孕五个月,肚子隆了起来,她现在已不敢做重活,连柜台上的事,也都交由小玉和宁儿打理。

    “混小子,若你考得不好,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周氏没拿到成绩,恨恨地出言威胁。

    冯话齐一直没到药铺,直到黄昏时,才跟着惠娘一起到来。

    “先生,我家憨娃儿他……到底考得如何?”周氏神色间满是紧张。

    冯话齐没有正面回答周氏的问题,略作迟疑,正色对惠娘和周氏道:“二位夫人,明年丙辰年二月县试,老朽想让沈溪回宁化县参加考试,当作对他学业的考核。”

    “什么!?”

    冯话齐的话让惠娘和周氏大感意外。

    惠娘连忙问道:“冯先生,这县试是怎么回事?”

    冯话齐耐心解释:“沈溪要考生员,必须通过县、府、院三试,县试是他中秀才要过的第一关。”

    听了冯话齐的话,惠娘和周氏有些无所适从,她们不知道为何冯话齐会如此看好沈溪,沈溪这么小的年岁就去考秀才。

    “先生,我家憨娃儿他年岁还小,过了这年……虚岁也才十岁,怕是没那本事去考县试吧。是不是……再等个几年?”

    周氏心中带着期待,但同时也觉得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在她想来,或许是冯话齐看在惠娘面子上。有意抬举沈溪的才学。

    她嫁进沈家时间晚,从丈夫那里听说,沈明文从十七八岁便开始考秀才,一直考了十多年才考上。

    惠娘也疑惑地问道:“是啊。冯先生,小郎是否年岁小了些?”

    冯话齐叹道:“要说沈溪的天分,是老朽教授的学生中最好的。岁末的考试,他的文章我都看过了,以这两篇时文表现出来的才学。要过县试轻而易举……在我看来,他所欠缺的只是试帖诗以及诗、赋、策、论、性理论、圣谕广训等的灵活应用。”

    “再者,沈溪的年龄其实不小了,话说几年前……恩,应该是弘治三年的事情,江西有严氏子弟年少聪慧,十岁考县试一试即过,为世人所传诵。相比之下,沈溪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就算不过。也当是为以后他参加科举积累经验。”

    沈溪没想到会得到冯话齐如此赞誉,本来这种时候他不该说话,但听到“江西有严氏子弟”时,他还是忍不住出言问道:“先生,那人可是叫严嵩?”

    “正是,你从何得知?”冯话齐惊讶地打量沈溪。

    沈溪苦笑了一下,嘉靖一朝位极人臣权倾朝野的首辅严嵩,他岂会不知道?严嵩和他儿子严世藩,在明朝历史中,名声那是毁大于誉。甚至有人将他列为明代六大奸臣之一,称其“惟一意媚上,窃权网利”,但沈溪以一个历史学者的观点。只当严嵩是个懂得在名利场上争权夺利、打击异己的投机者,而且还是个大赢家,可惜最终仍落得个削官还乡,无家可归,惨死墓舍的悲惨下场。

    “我只是偶然听人说及。”沈溪随便敷衍了一句。

    冯话齐没有再追问。

    严嵩家境富裕,其父久考未成。便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悉心栽培教导,五岁启蒙,九岁入县学,自小就被人称颂为神童,而沈溪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但若是沈溪可以跟严嵩一样,十岁就能过县试的话,名声照样很快就会传扬开来,为世人熟知。

    在冯话齐提出有严嵩这样一个十岁过县试的神童例子后,之前一直心存疑虑的惠娘和周氏尽皆释然,她们平日里把沈溪的聪**黠看在眼里,现在得到先生的肯定,她们自然希望沈溪越早成材越好。

    随后冯话齐又与周氏和惠娘商量了一下关于沈溪县试的细节。

    按照规定,沈溪得回原籍宁化县,提交履历,再找廪生和乡民具保,等于是为他参加科举考试进行担保,同时还要联络一起参加县试的人进行互结,即考生作弊连坐。

    中间整个流程极为复杂,需要时间和人脉,而沈溪考试时也必须赶回宁化,县试的主考官是地方知县,现如今宁化知县仍旧是叶名溯。

    “先生,您对小郎教诲甚多,我们没什么好报答的,这是小小意思,还请笑纳。”

    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惠娘决定厚增一笔银子给冯话齐。师道尊严,为避免让沈溪看到,周氏特别带着儿子回到后巷家中,说是给家中供奉的生位磕头,感谢沈溪杜撰出的老先生的启蒙大恩。

    待母子俩离开,惠娘才拿了银子出来。

    尽管冯话齐一再推辞,但奈何他需要养家糊口,最后还是收下了。

    不过作为报答,冯话齐允诺,放年假这段时间,他会抽空给沈溪补课,专门教授县试中各场考试需要用到的知识。

    冯话齐有秀才功名,岁考从他考中秀才后就从未中断,他对如何考秀才可说算是上是行家里手,有他来专门教导沈溪学问,惠娘和周氏还是放心的。

    关于沈溪年底考试成绩,冯话齐一直没说。但这次考试过后,除了沈溪外,只有两人被冯话齐看好,推荐参加县试考核,这二人因为祖籍都在汀州治所长汀县,所以准备事项会在府城进行。

    这也就是说,这段时间补课,冯话齐会同时教授三个学生。

    除了沈溪外,另外两个学生中一个叫米宁,是城中一家布行的公子,年已十五,也是冯话齐看重的学生。

    另一人名叫徐山,是城中棺材铺老板的公子,今年已经十六岁,据说家里已经在给他筹办婚事,若他过了县试这一关,就会迎娶新人进门。

    等晚上周氏把此事告知沈明钧,沈明钧又惊又喜:“兄长当初考县试之时,年已十七,小郎不到十岁之龄就可以参加县试,这真是天大的喜事……不行,我得找人将此事写信告知娘。”

    以前周氏不太想跟李氏那边有太多联络,但沈溪要参加县试,这是她生平引以为豪的大事,她不介意把这消息告诉沈家人。

    “还找什么人,小郎不就是读书人吗?上次给娘写信让她老人家来府城接他大伯回去,不就是小郎帮忙写的吗?”周氏得意洋洋,“以后咱家里好歹也有个读书人了,要是再生个儿子出来,那以后咱家里就有两个读书人……”

    周氏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现在沈溪才预备考县试,但在她眼里,儿子好像已经中了秀才一般。

    沈明钧心里同样高兴,迫不及待拿来纸笔,让沈溪当场把信写了,连夜便拿到印刷作坊交给即将返回宁化运货的伙计,让伙计到宁化县后第一时间送到自己家中。他特别叮嘱,请李氏帮忙联络一下桃花村的村民,为沈溪具保。

    关于找廪生具保的事,本来沈溪的伯父沈明文是廪生,但在大明朝,具保必须要避开亲属,只能另行找人。

    这方面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商会在宁化县发展得也很好,宁化可是惠娘设立汀州府商会的大本营,那些廪生表面上看志向高洁,一尘不染,但实际上人生在世就得吃五谷杂粮,如今商会势大,他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找一两个廪生帮忙没有任何难度!

    看到沈明钧高兴地拿着信出门,周氏拉着沈溪的手,一脸欣慰:“小郎,还记得几年前家中选择从你兄弟六人中择一位读书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对你的吗?我求爹爹告奶奶,到最后却一事无成,眼睁睁看着六郎读书……”

    “那时娘心灰意冷,以为这辈子你只能跟你爹一样,当个只会做力气活的蛮子,恐怕十几岁就要出去做工,给家里赚钱,一辈子没出路。现在你有这机会,一定要好好学好好考,让所有人知道,沈家的千里驹不是别人,而是你沈溪,知道了吗?”

    说着这话,周氏已经忍不住抹眼泪。

    当初周氏算是贤妻良母的典型,她跟沈家人关系出现隔阂,也正是从沈家推选六郎沈元读书开始,那件事让她认清了人情冷暖,开始有了自己的主意。

    ************

    ps:今日第三更,同时也是月票满480票的加更!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