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八五章 斗气小萝莉
    眼看着要过年了,惠娘依然不能休息,一方面她要招揽“水路帮”成员为商会所用,另一方面她得出面租赁和船只、马匹、车辆,为建立船行和车马行而奔波忙碌。

    沈溪则安心留在药铺后院温习四书五经,研究时文,同时教授两个小萝莉学问。

    沈溪所教的课程,除了“语文”和“数学”外,还有自然科学,就是教两个小萝莉认识脚下的世界。

    “……我们所处的地方呢,是一个球,叫做地球。我们生活在地球表面,其中面积最大的部分是海洋,那是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的辽阔水域。海洋里的水是咸的,人不能直接饮用,海里有鱼,体形比较大的是鲸鱼和鲨鱼,他们比起老虎还要大上许多……”

    两个小萝莉对沈溪教的自然科学很是热衷,每次听讲时都瞪大眼珠子,像是被那些光怪陆离的陆地和海洋生物所慑服,如同听西游记里的妖魔鬼怪一般。

    “它们吃人吗?”每次,这都是两个小萝莉最关心的问题。

    两个小萝莉平日都被关在家里,能去的地方,不过就是沈家院子和药铺后院,这两地是两个小萝莉玩耍的天堂。

    沈溪给她们了一些特别的玩具,诸如沙包、积木、毽子、跳格棋和琉璃球。

    沈溪一直在研究玻璃,但他的技术仅能出颜色浑浊不清的玻璃珠,没什么实际用处,只好给两个小萝莉当玩具。

    “沈溪哥哥,娘说,你年后要去外地,不能跟我们玩了,是不是真的?”

    过了这个年,陆曦儿就八岁了,比起以前懂事许多。林黛更是到了情窦初开的十二岁,开始像个大姑娘了。

    可在沈溪眼中。她们却好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陆曦儿很黏人,林黛则总是耍小女儿家的脾气。

    沈溪笑道:“沈溪哥哥要回宁化考科举,不能总陪着你们……不过等我考完就会回来。用不了多长时间。”

    陆曦儿撅着小嘴,面颊红彤彤的,一双眸子楚楚动人望着沈溪,委屈地说道:“那人家为什么不能考科举?”

    陆曦儿根本不知科举为何物,觉得那是很奇妙的事物。她对未知充满着向往。

    但很多事不是沈溪随便能解释清楚的。

    “因为你是女孩子啊……女孩子要学的是女红,将来针线活一定要好,要会缝补,会做衣服……这可是女孩子的科举啊。”

    沈溪用柔和的声音误导还没开窍的小萝莉。

    “你骗人!”

    林黛毫不客气地揭穿了沈溪的谎言,“科举就是考试当官,以后可以跟那些官老爷一样耀武扬威,哼,做针线活算什么科举?”

    沈溪瞥了她一眼,道:“男孩子的科举考的是学问,你们女孩子的科举考的是女红。若女红不好,将来谁娶你?不是为夫非要难为你,要是你将来女红不好,我会重新考虑是否迎娶你的问题。”

    “呸,谁稀罕嫁你了!”林黛拧着嘴唇嗔骂了一句。

    倒是陆曦儿眼睛突然一亮,如同小耗子般贼兮兮打量了一眼林黛,嘴唇轻轻抿了抿好像心中有所筹划。

    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陆曦儿已经在央求着惠娘教她做针线活了。

    惠娘平日里忙,没太多时间照顾女儿,就放任她在后院玩。反正有林黛,还有几个丫鬟看着,只要不出院子就不会有什么事。

    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惠娘自己知道做女人的辛苦。除了不给女儿缠足之外,还让沈溪教授陆曦儿学问,她想让女儿变成知书达礼的淑女,因为她的放任,让陆曦儿缺少了女孩子最基本的一项技能,那就是女红。

    “曦儿。你怎么想起来要学针线活了?”

    惠娘把女儿抱在怀里,好奇地问道。此时陆曦儿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缠在她双膝之间的小鼻涕虫,惠娘坐在板凳上,都不及陆曦儿高了。

    小妮子还是颇有智计的,她当然不会说,学女红是为了长大能嫁给沈溪,而是很巧妙地避重就轻:“沈溪哥哥说,女孩子一定要会女红,这是女孩子的科举。”

    惠娘笑着看了沈溪一眼,轻叹道:“可惜娘没太多时间教你。”

    周氏笑道:“妹妹,正好我因为这肚子越来越大,行动不便,不妨我来教她。这妮子以前学过一点,她那么聪明,一些基本的针法应该一学就会。”

    林黛放下饭碗,连忙道:“娘,我也要学。”

    周氏如今算是事业有成,夫妻和睦,连带儿子学业进步,连儿媳妇也出落得越发水灵,加上她肚子里正怀着孩子,心情很不错:“好好,你们都学,我一起教便是。以后家里缝缝补补的事,宁儿她们不用费心,全交给你们好了。”

    陆曦儿高兴得又蹦又跳,林黛的神色却好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林黛本来就会一些女红,以前无论是她的亲生母亲,还是周氏,都教给她一些,她还曾经跟着周氏到缝纫店干过一段时间。这次她提出要学女红,不过是跟陆曦儿赌气,没想到这一争,反倒把家里“缝缝补补”的活计揽到自己身上。

    家里多了几个丫鬟后,连做饭的事林黛都许久没亲自动手了,完全像是个养尊处优的少奶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天除了跟沈溪学习知识,就是跟陆曦儿一起玩。

    这次她是挖坑把自己埋了。

    腊月二十九晚上,也是除夕之前的最后一天,因为除夕夜周氏准备跟丈夫一起过,两家人等于提前欢庆春节。

    本来应该是一大家子坐下来说些家常话,顺带听沈溪讲故事,不过当夜惠娘和周氏却拿着针线,教两个小萝莉针法。

    几个丫鬟中,以小玉的女红最好,但小玉是药铺的账房,她没时间去当女红师傅,宁儿和绿儿女红也还说得过去,至于红儿和秀儿,女红则很马虎了,连几样基本的针法都没学会,当天她们也跟着周氏和惠娘一起学。

    “……你们这些丫头,白天做工是很累,但晚上也不能吃饱了就睡,不学学女红,多增一些修养,将来如何嫁人?如何做得了人家的贤妻良母?”

    周氏数落着,虽然几个丫鬟不是她买来的,但她也是这几个丫鬟的半个主人,连她说话的口吻,都带着一个家长对儿女的关心。

    *************

    ps:第六更!同时也是月票满570票的加更!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