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四章 为荣誉的第四场县试
    县试的前三场,已经决定了这次县试入围与否,虽然名次尚未最后定下,但发长案时肯定有自己一个名字,获得了参加府试的资格。

    第二天就要考第四场,时间显得仓促了些。

    为了能在第四场过后排定最终名次时名列前茅,沈家人还是让兄弟二人回去温习功课。但前院那边,过来道贺的人却络绎不绝……都是街坊邻里,之前沈家全家人出门迎接,放了鞭炮,邻里想不知道都难。

    沈家早年虽然在宁化显赫一时,但随着家业败落,各支零散,尤其是沈溪爷爷这一脉迁移到桃花村已经过去了二三十年。如今沈溪这一脉回到县城不久,名义上已属于外来户,本为街坊所轻,这次沈家一门双杰同时过了县试,算是给沈家长足了脸面,预示着沈家复兴有望。

    就算李氏平日节俭,此时也是敞开大门宴请来客。

    当天沈家便在前两进院子里摆起了流水席,进门就是客,道声贺,就可以随意坐下来吃,吃完拍拍屁股就走人。

    沈溪考过县试,在家里地位大不一样,以前他和沈永卓读书分开,现在李氏做主让兄弟二人同在东厢的书房温书,互相提点。

    沈溪拿着本四书章句集注,有气无力地看着,听着前院的喧哗热闹,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次考过县试,他并没有太多喜悦,年少有为,也意味着以后一举一动都会在别人的目光注视下,一旦有什么过错,就会把你往死里整。

    这年头,选贤任能不能说没有,但凡事还是脱不掉一个关系,他一介寒门子弟,进了科场,没有人罩着。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儿。

    一次小小的县试,沈家便办得这么隆重,也是沈家这些年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喜事……眼看着沈永卓、沈溪过了县试,此后还有府试和院试。甚至是过乡试、会试、殿试,再加上长房的沈永卓即将成婚,沈家第三代子弟也都逐渐长大,喜庆事想必会多许多。

    “七弟,你说明天第四场考什么?”沈永卓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看来他依然在为自己的婚事担忧。

    沈溪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第四场与自己的关系已经不大。白天的时候,沈溪仔细观察了下叶县令的反应,叶名溯有意回避点了个十岁稚子过县试的事。这似乎意味着,无论明天他的文章作得有多好,在特长****中发挥多么出类拔萃,叶名溯都不会点他作“县案首”。

    既然不能保送秀才,那第四场的****对沈溪来说已没有实际意义,就算能取个前十。对外名声会好听一些,但这意味着考府试的时候会被“提堂号”,即座位更加靠近主考官,反而可能影响下一步在府试的发挥。

    当晚,老太太李氏亲自过来给兄弟二人送饭,坐下来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儿,主要是说一些鼓励的话,让沈永卓和沈溪第二天能好好考,最好连四月份的府试也一并过了。

    说是不给兄弟二人施加压力,但她本身过来就是种巨大的压力。老太太年老了话多,唠起来,很容易又提起当初沈家辉煌时的事情,提到沈溪的太爷爷当过一府同知。提到那是多大的官,连本地知县见了都要行礼。

    沈溪却很清楚,不是每个举人都能当官的,他的太爷爷之所以能当上同知,是因为当时的特殊情况使然。

    正统景泰年间,历经土木之变、北京保卫战、夺门之变和石曹之乱。科举一度中断,加上连于谦这样的名臣也不免身死败亡,殃及的池鱼更是不知道多少,因此空出的官位要比现在多得多,以举人身份做官的不胜枚举。

    但经过成化年间休养生息,又有弘治皇帝励精图治,目前一切已经趋于稳定,这几十年间不知道中了多少进士,举人也就不够看了。

    以如今沈家的破败模样,就算沈明文或者是沈永卓,亦或者他自己考上举人,也必须要考取进士才能真正改变命运,想从“乙科”进官场可是需要背景的。考中举人,最多是在地方上有头有脸,或者运气好,哪个府县某个官职出缺实在找不到人,方有机会递补一任,不过那么多举人抢夺,这等好事未必会落到自家头上。

    到了第二天,兄弟俩又是很早便起来往县学那边赶。

    沈溪这次休息得很好,或者是想到考完后就可以动身回府城,心情大佳之下没什么挂牵,睡得也就安实。

    因为这次****的五十人,昨天都见过,所以进考场时,互相间是在问候中步入的,辕门处的搜检也没之前那么严。

    本来就五十个人,未必需要在偌大的考棚里****,但宁化县无论是儒学署还是县衙,都太过狭窄简陋,实在腾不出地方给这五十个人摆案****。

    从四五百人变成五十人,考棚里显得冷冷清清。

    沈溪因为是第一场就录取的,所以要坐在前排,偏偏前排的桌子很高,沈溪坐上去,要使劲挺着胸,才勉强能把身子的小半部分露在桌面上,这对他提笔写字有所影响。

    很快,叶名溯和儒学署的教谕前来,还是先检查过众考生的“亲供”,防止有冒名顶替者,在确定无误后,****正式开始。

    ****同样在黎明时分即告开始,但会在下午未时左右结束,当天****次日就会发长案公布县试最后的成绩排名。

    叶名溯同样不多看沈溪一眼。

    沈溪心态很放松,别人在为一个“县案首”的保送秀才名额而奋笔疾书时,他已经在期待回到府城时与惠娘和两个小萝莉会面时的情景。

    但毕竟是****,不能随意瞎糊弄,如果交白卷或者是在文字中有犯忌的情况出现,就算第一场过了,最后也会被刷下来。

    沈溪权当最后一场是荣誉之战,大概发挥一下就可以,也不是真的要去作经天纬地的文章,反而更要注意遣词造句,免得犯了忌讳,让到手的鸭子飞掉。

    这场的四书文和五经文。叶名溯出的题目都不难,并无截搭题。

    不过****就是如此,不是说题目简单录取的机会就高,主要还是看大家的发挥。你觉得简单,别人也觉的简单,都考出高分来,但总有更高分。

    沈溪没有在第四场的****中再去议论什么仁政治国这些大道理,引经据典上也尽量避免深奥。这也是他在县试时一贯秉承的原则。

    这年头,打出头鸟,你要写篇八股文,非要引用古代已经佚失残本的名家名著,考官知道的还好,不知道的以为你胡编乱造,或者是有的考官也是半吊子学问,他不会的你都会,一准嫉妒你的才能,上来一发火不给你过。那你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写文章最重要的是切题,只要没跑题,用典别太偏颇就可。

    到中午时,开始放试帖诗、策、论的考题,还有一道出自九章算术的数学题:今有贷人千钱,月息三十。今有贷人七百五十钱,九日归之,问息几何?

    这时代的读书人很少有涉猎算术的,就算是叶名溯也是如此,让他杜撰个数学题无比艰难。只好去九章算术中找现成的考题,连数字都不带变动,以免****连他自己都求解不出来。

    这道数学题算的是月息,不到一个月。就不存在利滚利的问题,如果把九日变成九月,沈溪相信,就算是那些资深的帐房,要算出这题也非要动用算盘不可。

    沈溪跟冯话齐学过试帖诗,本来作首诗没什么难度。但作诗这东西,无论通俗易懂,又或者是辞藻华丽,都不怎么好,想要拿捏恰当实在太难。

    沈溪干脆选择了对附加题不加作答,反正不会影响到县试的总成绩,作得好不好,也只是对府试有影响。

    再者说了,汀州府的知府在主持府试时,真的有心思去审查各县报上来这些考生的特长,去考虑在府试时给予特别优待?

    这种特长加分,最多是给那些士绅和官宦子弟一种进学的优待,就算他们在四书文和五经文中考得不好,最后也能通过这种特长加分而通过。

    沈溪从中午开始就等着放排,这一场****的放排会有两次,未时六刻放排一次,未时末放排第二次,前后间隔差不多是半个小时,

    沈溪依然是第一次放排就出了辕门,与他一同出场只有寥寥几人……此时别人还在那儿用不成熟的算法计算利息问题,想用草稿纸上“壹贰叁”这些字来算出利息几何,那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到底不是店铺的帐房,换做惠娘这样精明的女人,都不用拿纸来计算,口演一番就能得出最后的****。

    等第二次放排所有考生都出来,沈永卓也在其内,沈永卓见到沈溪不由感慨:“第四场可真难啊。”

    沈溪不知道沈永卓所说的难,是四书文和五经文题目难,还是那些附加题难。毕竟县试是科举的第一关****,本身所涉及的知识范围不是很广,要说有点儿难度的,也只有附加题部分。

    “七郎,你选的哪些题目作答?”回去的路上,沈永卓很关心沈溪对附加题的选择。

    沈溪摇摇头:“我一个都不会,所以索性就跳过了,没有作答。”

    “这样可以吗?”沈永卓心下带着疑惑。

    沈溪笑了笑:“明日发长案,只有四书文和五经文会列入成绩。只要大哥把前两篇文章做得好一些,应该就没问题了。”

    沈永卓大概是患有****焦虑综合征,明明最后一场已经不涉及到录取与否,他还是在路上不断念叨自己因为作答后面的考题而浪费了时间。

    回到家,李氏和王氏等人过来问明二人****的情况,随后王氏高兴地说道:“大郎,吕家那边又派宋媒婆过来说,这次你过了县试,吕家那边正式跟咱谈婚事,连八字都对好了,就等着下聘,迎娶吕家小姐过门。”

    沈永卓在这场县试中,算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吕家那边看中沈永卓父亲是廪生,而沈永卓又是过了县试的读书人,觉得他前途不可限量,准备把女儿嫁过来。

    吕家家大业大,嫁女儿肯定不会寒碜,嫁妆必然丰厚得很。

    这本来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沈溪在见到沈永卓那漆黑的脸色后,就预感到有不好的事发生。

    果然,沈永卓迟疑了一下,用低沉的声音回道:“祖母,娘,那吕家小姐……我还是不娶罢了。”

    ************

    ps:第三更!同时也是月票满780票的加更!

    果然是天道酬勤,今天才中午一点过打赏人数就快50人了,天子感激不尽!嗯嗯嗯,天子决定努力码字,一定不让大家失望!

    继续求订阅、打赏、票和月票鼓励!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