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五章 二人归来四人回
    沈永卓在家里属于老实巴交的类型,大人的话从来不敢忤逆,如今突然说出不娶吕家小姐的话来,让一大家子着实惊讶一番。

    王氏诧异地问道:“大郎,你在胡说些什么鬼话!不娶吕家小姐,那你辛辛苦苦图的什么?吕家可是大户人家,这婚事,还是你外公帮忙张罗的,你当你外公容易吗?”

    旁边的钱氏有些不满了:“大嫂这话就不对了,人家吕家本来就是看中咱沈家是书香门第,跟你王家有何关系?保不成大郎娶了吕家姑娘,还要谢谢你们王家?”

    王氏正要争辩,李氏突然大喝一声:“住口。”

    在场的人没一个敢说话。

    李氏冷冷打量沈永卓,眉头紧锁:“当初这门婚事,我也是答应的,若大郎过了县试,吕家那边反悔,那是吕家背信弃义。答应的事不可违背,就算如今大礼未过,这桩婚事也算是定下来的,咱沈家丢不起那人。”

    李氏最重门风,她话说得这么坚决,意思是无论沈永卓说什么,这桩婚事都是板上钉钉不容更改的。

    沈溪暗暗松了口气。

    要是李氏再追问一番为何沈永卓不肯娶吕家小姐,把他的那些瞎话抖出来,本来王氏对他就有偏见,这事指不定要闹出多大的风波。

    事情总算是确定下来,沈溪瞅着没人注意,灰溜溜回了房。

    反正第二天就放榜了,最好放榜结束就回府城,连沈永卓的婚事他都不想参加。

    可到翌日,三月初四当天早晨,沈明钧过来对沈溪说,李氏的意思是父子二人别急着走,因为沈永卓要急着四月的府试,婚事宜早不宜迟,干脆在三月中择日办了。而且最好连周氏也要从府城叫回来,家里许多人已经有两年没照过面。趁着喜事一家人正好团聚一下。

    “小郎,咱不急着走,你娘很快就回来了。”沈明钧非常高兴,他既想在母亲面前尽孝。又想跟妻儿团聚,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妻子回来。

    沈溪摇摇头,问道:“爹,娘眼看着就要分娩了,她真的受得了来回颠簸之苦吗?”

    沈明钧突然反应过来。有些紧张道:“哎呀,看我这一高兴,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你等着,我这就去跟你祖母说。”

    当天沈溪和沈永卓要去看发长案,沈溪对此不抱任何期待,他是有才而不能被取,至于沈永卓那边,中案首的机会寥寥。

    果然,到了县学外,看到发的长案。沈溪最后排第十四,算是挺好的成绩,沈永卓则排在四十六,差点儿吊榜尾。

    等兄弟二人回来,却是吕家那边派人与媒婆一起过来,商量婚事的具体细节。

    家里长辈商量事情,沈永卓和沈溪需要回避,等到吕家人走了,二人才进到正堂,李氏的脸色有些不太高兴。

    钱氏先开口道:“这吕家人。说是让大郎安心府试,分明是想把婚事拖着,若大郎府试不过,这婚事还指不定能不能成呢。”

    原来吕家那边早早派人去看了发长案。见沈永卓就算过了县试成绩也是倒数,人家那边有点儿意见。

    王氏不满地道:“吕家只是说让大郎考完府试再过聘,可没说大郎一定要过府试。”

    钱氏冷笑不已:“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现在不成婚,非要等府试以后再成婚,人家不说出口,咱就继续这么揣着明白装糊涂?”

    其实这时候不用家里人说什么。沈溪大概已经明白,这次不是沈家人反悔,而是吕家那边似乎有些想法。

    过了县试,终究什么都不是,其实就算是过了府试也不过就是离中秀才更进一步罢了。最重要的还是院试,只要考上秀才,不大不小算是个“公务员”,哪怕领不到廪米,至少能办个学堂当校长。

    “既然吕家人坚持,就由着他吧。”

    李氏黑着脸,语气不善,“还是大郎说得对,吕家小姐娶不娶的,就那么回事,若大郎这次能一举过了府试,就算吕家要嫁女儿,还要看咱愿不愿意娶呢!”

    李氏最看重的是沈家的声誉,这次被吕家那边拖延婚事,令她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也就难免说了句气话。

    沈溪听了却很高兴,至少不用留下来等着吃沈永卓的喜酒。

    果然,李氏看了沈明钧一眼,道:“老幺,你媳妇有孕在身,的确是行动不便,为娘也不多留你,你收拾好东西,明日里,或者后天,早些回府城去。家里的事,你不用多惦记了。”

    “是,娘。”沈明钧应道。

    王氏却赶忙插嘴:“娘,这不……大郎要考府试,可大郎他从没出过宁化地界,要不……让大郎跟五叔和七郎一起回去,也好熟悉一下那边的环境?”

    王氏现在是有求于人,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如今距离府试的考期,也就一个多月时间,显得有些仓促。

    因为沈永卓从来没去过府城,而府城那边又有沈明钧一家人在,让沈永卓早些过去,会对沈永卓过府试有所助益。

    李氏看了沈明钧一眼,叹道:“大郎年岁也不小了,你让他住到老幺家里,老幺平日里又要忙着作坊的事,不怕外面有闲言闲语?”

    王氏嘴一撇,不屑地说道:“大郎是那种人吗?”

    “是不是的,婶婶跟侄儿共处一室,外面传起闲话来也不好听。”李氏态度稍微一转,“不过让大郎早些到府城去,也在情理之中。老幺,你可否帮忙安排一二?”

    沈明钧微微一愣,家里的事一向都是周氏做主,他还真没什么主意。

    沈溪见沈明钧不说话,赶紧拉了拉他的后襟,沈明钧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却什么都没说。

    “那好吧,让大郎赶紧收拾,后天,让他跟老幺和七郎一起进府城。至于安顿和找先生教导之事。也一并让老幺和他媳妇帮忙安排。”

    王氏刚才还低声下气说软话,此时她面色又不太好看了。

    本来是想让儿子住在沈明钧家里,这样到底方便一些,儿子也有人照顾。现在听婆婆的意思,儿子进了府城也要住进客栈,那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品流复杂,难保儿子有心思好好读书。

    “娘。您看我也去……可否?”王氏最后提了一嘴。

    李氏皱眉道:“芊儿和曼儿你不管了?芊儿如今虚岁十七,马上要嫁人了,你这个当娘的,就不多教教孩子?”

    王氏苦笑道:“家里这不是有娘,还有弟妹她们在吗?儿媳可就大郎这一个儿子,如今他爹……嗯,左右我在家里没什么事,想陪儿子到府城,督促他考试,这有错吗?”

    说着居然抹起眼泪来。

    李氏想到头两年。她带着王氏进城来劝沈明文回心转意,结果王氏直接带着女儿跟沈明文住进客栈,这等于是有背叛的前科。不过回头再一想,王氏一介妇人,又没丈夫在身边,只是跟自己的孙子去趟府城,没有根基,那边也是站不住脚的,不怕脱离掌控。

    “老幺,你怎么看?”李氏打量沈明钧。

    沈明钧支吾道:“娘。我……我会照顾好大嫂,还有大郎。”

    李氏一听这话摆了摆手,像是不耐烦道:“走吧走吧,最好都走。家里就剩下我这个老太婆,你们就称心如意了。”

    全家人都看出李氏不支持王氏跟孙子一起去府城,但这时候也没人出来规劝。本来一家人最会说话的是老四沈明新夫妇,可如今他夫妇二人留在桃花村,其他房的人,要么性格懦弱怕事。要么就是心怀鬼胎。

    没人反对,事情也就定下来了。

    出发的日子定在两天后的三月初六。

    沈明钧要收拾的东西不多,毕竟府城那边才是过日子的家,这次不过是以省亲的方式带沈溪回来参加县试。而王氏那边则大包小包的东西,还有口大箱子,就好像是要举家逃难一般。

    最后箱子太沉,王氏一个人搬不动,愣是让沈明钧和沈明堂两兄弟帮忙抬出院子。

    钱氏见状,阴阳怪气地道:“我说大嫂,你这是准备进了府城不打算回来啦?就算五弟他们一家肯收留你,你也不看看住在哪儿……府城可不是宁化这小地方,一寸土一寸金哪!”

    王氏听了心里不爽,反讽道:“没地方住正好,说不一定在大街上能把二叔给弟妹你找回来。”

    本来王氏以沈家大妇之身想充当一家之主,之前劝说沈孙氏那边要注意说话,现在她自己讽刺人都不带脏字。

    钱氏把手上的簸箕往地上一摔,豆子洒了一地,愤愤然回身往自己屋子去了,进了门,顺手甩门发出“咣”一声,显得怒不可遏。

    王氏见状脸上带着冷笑,嘴里小声嘀咕,沈溪猜想应该是“小样,跟老娘斗你还嫩了点儿”之类的话。

    把箱子抬出门,沈永卓正要上前搭把手,王氏赶紧拉住儿子:“大郎,事情有你三叔和五叔,用不着你,你是读书人,进屋去把你的书读好了就成。”

    沈明钧从府城赶回来的马车车厢本来就不大,箱子被放进车厢里,直接占据了车厢的大半个空间。沈溪看了看剩下的位置,要塞两个人进去都难,可这辆马车回去的时候可是要载四个人的。

    沈溪无奈地摇摇头,要是把他这小个头塞到箱子里,地方差不多正好够,但就怕那箱子里塞满东西,他要坐进去还挺难。

    初六这天出发,车厢里太过狭窄,实在塞不进两个大人,只好让沈溪和钱氏挤在里面,而沈明钧和沈永卓则坐在外面的车辕上,王氏特别叮嘱不让儿子碰马鞭。

    *************

    ps:第四更!同时也是月票满810票的加更!

    爆发的感觉真的是……嗯,好极了!大家也给力,订阅、打赏和月票都节节高升,天子非常有动力!

    还是那句话,读者才是作者自信心和灵感的源泉,拜托大家给予天子更多的支持!谢谢啦!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