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一九六章 英雄归来
    当初从府城回宁化时,沈明钧和沈溪父子欢声笑语马蹄疾。回去的时候,两个人变成四个人,身边带着沉重的行李,沈溪对着好像老巫婆一样的王氏,缩在角落里身子一颠一颠的,无比难受,连句话都懒得说。

    连马都似乎不太满意,一路上总是在哧着响鼻。

    坐在马车上赶路还好,只要不说话,倚着车厢壁睡一觉就可以了,可到了沿途落脚的客栈,王氏的那些麻烦事就来了。

    一会儿说人家菜咸了,一会儿又指责茶水上得慢了,晚上还非要整热水洗澡,又嫌弃人家洗澡水烧得慢。

    最恶心的,洗澡洗到一半竟然让店家换水。

    整个客栈,从掌柜到小二都是男子,谁敢在她洗澡的时候进她屋子?

    不过有钱的是大爷,王氏花沈明钧的钱不心疼,白花花的银子亮出来,客栈掌柜愣是去后院叫夫人,夫人不肯来,还是掌柜的老娘明事理,过来帮忙换了热水。沈溪跑上跑下在门口听话传话,把他累得够呛。

    一行四人,还有个妇人,王氏自己要一间房,剩下三个人挤一间太过拥挤,最后只能再开两间,沈溪和沈永卓睡一起。

    晚上因为沈永卓打呼噜,沈溪一宿都没睡好。反正他也不想看那老妖婆的脸,干脆白天就在马车上补觉。

    终于在出发两天后,初八这天下午,马车平安抵达府城。

    因为提前没找人知会,这次进城直接回家。

    到了家门口,周氏在药铺那边没回来,沈溪便自告奋勇过去叫人。周氏见到沈溪后喜出望外,赶紧叫秀儿去银号那边唤惠娘回来。

    “小郎回来也不叫人提前通知一声,头两天才刚收到你过县试的信。”谢韵儿笑眯眯地说道,她也为沈溪通过县试高兴不已。沈溪却没时间和她多说,因为家里还有王氏和沈永卓母子需要接待。

    刚出后堂,林黛和陆曦儿急急忙忙从楼上跑了下来。林黛还能保持仪态,陆曦儿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头扎到沈溪怀里,惊喜道:“沈溪哥哥回来啦。”

    再之后。就算是沈溪跟周氏回到家,陆曦儿也死死赖在沈溪臂弯里不肯松手,这令二人身后的林黛小脸上一直带着怨怼,凶巴巴的神色像是要用目光把眼前这对“狗男女”瞪死。

    “哎呀,这不是弟妹吗。一年多不见,好像丰腴了许多。”王氏见到周氏,说话的腔调有些阴阳怪气。

    沈明文半年前投奔府城,本希望沈明钧想办法把老婆孩子接到这边来过双宿双飞没有约束的好日子,结果周氏写信回去给李氏,把窗户纸捅破。王氏也是过后才得知此事,从那以后她对周氏心里就一直怀有芥蒂,就等着找机会见到周氏,好好理论一番。

    但这次,王氏陪着儿子来府城赴考。就算心里有根刺,她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还是保持她一贯的骂人不带脏字的风格,连讽刺起周氏来,都让周氏听不出别的来。

    周氏因为怀孕,加上家里条件好了,吃得好睡得好,自然是胖了一些,以前说周氏“尖嘴猴腮必为泼妇”的正是王氏,她现在明说周氏“丰腴”。其实也是拿周氏以前的相貌做文章,暗讽周氏为泼妇。

    周氏也不知道品味出其中的意味没有,挺着个怀了七个多月的大肚子,笑吟吟地接待王氏母子到里面坐

    因为不怎么想听大人叙家常。沈溪没跟进去,留在院子里陪两个萝莉。

    “曦儿,黛儿,这一个多月有没有想我?”沈溪捏了捏陆曦儿圆乎乎的小脸,笑着问道。

    “想啊想啊,天天都在想……沈溪哥哥。要是你再不回来,我一定让娘带我去找你。”陆曦儿在沈溪怀里撒娇。

    林黛轻轻一哼:“才走一个月,谁稀罕想啊,最好是一年都别回来。”

    沈溪知道林黛跟老娘一样,都是嘴硬心软,其实这小妮子内心火热得紧,当下哈哈一笑:“就怕我的小黛儿守活寡……想着黛儿漂亮的样子,生怕被外面哪个小贼惦记上,所以我考完试马上就飞奔回来了。”

    听到沈溪赞美和想念的话,林黛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作出一副嫌弃的模样,但脸上终于有了笑意。

    正说话间,里面传来王氏不满的声音:“……弟妹,我们母子难得进府城一趟,也是考虑让大郎顺利通过府试,住在你家里又怎么了?你就这么款待我们的,非把我们孤儿寡母赶去住客栈?”

    周氏赶紧解释:“大嫂,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之前大伯在府城的时候,我们帮忙租了一个院子,现在那边院子空着,大嫂和大郎过去住着正合适。我们家里人多,地方小,实在住不下这么多人。”

    周氏越是好说话,王氏嗓门越大:“别跟我提这事,要不是你,我相公能被娘带回去,关在后院柴房旁边的屋子半年出不来?想想就生气,你有丈夫有儿子,现在肚子里又有了,我呢,这半年跟相公同住在一个宅子里,可娘就是不通情理,连让我进去看相公都不成。这一切都赖你!”

    王氏那口气上来,也不管寄人篱下且还有求于人,凶恶地骂起来毫不留情。

    本来周氏怀孕,儿子过了县试,现在连丈夫也回来了,一家人和和睦睦不想生气,可王氏却不依不饶,好像是特地大老远跑来跟她吵架似的。

    “相公,你跟大嫂说吧。”

    周氏无可奈何,只能选择妥协,“药铺那边需要人照应,我得回去上工了!如果要过那边院子住,钥匙在家里的抽屉里。”

    说完周氏一脸漆黑地从堂屋走出来,不过见到沈溪后,她脸上还是难掩激动和喜悦之情。

    “走,到铺子去……娘可想死你了,给你做了新衣服,还有好吃的。”周氏拉着沈溪的手,后面跟着两个萝莉,四人一起到了前街的药铺。

    刚进后院,便见到一身朴素的惠娘站在后堂门口。满脸欣喜地看着门口这边。沈溪还没上前,陆曦儿先跑了过去,双臂环着惠娘的腰:“娘,沈溪哥哥回来了。”

    “娘知道了。这不特地赶回来看他吗?”

    惠娘到底跟沈溪没有血缘关系,就算她心里也想念沈溪,也不能跟女儿一样当众与沈溪有过于亲昵的动作。

    到了后堂,周氏一直问东问西,主要是关于沈溪通过县试的细节。

    沈溪当然把他在考场里睡觉的事隐瞒下来。添油加醋一番,说考试多么困难,进场的时候遇到什么麻烦,一场考试比一场考试来得复杂,过关难度也逐步升级,听起来好像他历经千难万险才通过县试一般。

    最后倒是惠娘慧黠,直接问了一句:“小郎,你是第几场过的?”

    沈溪挠挠头,实话实说:“第一场。”

    周氏一巴掌拍在沈溪脑门儿上:“憨娃儿,感情编那么多瞎话是想让老娘担心。是吧?你第一场就过了,那后面的考试跟你有啥关系?”

    嘴上骂着,但心里却更开心了。儿子不但通过了县试,还第一场就过了,这可比她预期的要好上许多。

    沈溪一脸冤枉地看着惠娘,似乎在责怪她多嘴。

    惠娘抿嘴笑道:“你个小家伙,老是改不了口花花的坏毛病,非要把考试说得跟说本里西天取经一样难,连姨都差点儿信了你。”

    就在一家欢声笑语和和睦睦的时候,后门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个邻里妇人。那妇人见门开着,不由嬉笑道:“哟,这不是咱们的沈小秀才吗?人刚回来吗?怎地你爹还带着个女人,看那女人的儿子都比你大了。”

    这话分明是说来气周氏的。

    周氏平日里在邻里中素以泼辣闻名。但在怀孕后,她的脾气收敛了许多,这时候她亲自过去关门,顺带解释:

    “何婶,这你可说错了,那不是我相公外面养的女人。是我家大嫂带着侄儿进府城来考府试,我们沈家今年可有两个孩子过了县试呢。”

    那何婶本来还要说两句消遣的话,但伸手不打笑脸人,见周氏说话这么客气,也不由放低了姿态,由衷感慨:“哎呀,没想到你们沈家人这么有本事,看来以后沈家能从宁化那犄角旮旯搬到府城来了。”

    周氏笑着应了,把门关上,这才回来。沈溪有些不可思议:“娘,你好像变了。换做以往,你绝对破口大骂。”

    周氏点了沈头一指头:“憨娃儿,你可别乱说,娘可是淑妇,怎能与人有口舌之争?是不是,妹妹?”

    惠娘笑着点头。

    沈溪看了老娘和惠娘一眼,心说老娘性格转变,除了怀孕的原因,其实更主要的是归功于惠娘。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有惠娘这样一个温柔大方知书达礼的女人作为表率,慢慢地竟潜移默化影响到老娘的性格。以前老娘之所以那么泼辣,也主要跟家里有王氏和钱氏这样真正的“泼妇”有关。

    周氏和惠娘虽然都在药铺,但如今店面上的事都交给谢韵儿和小玉她们。周氏把做好的新衣服拿给沈溪试穿,沈溪穿上后显得有些紧,周氏惊讶地问道:“明明是照着尺寸做的,怎会穿不上?”

    惠娘笑道:“姐姐莫非忘了?小郎天天都在长个子,衣服不做大一些,怎么成?”

    “哎呀,都怪我糊涂,本来以为他离开一个多月,再长能长到哪儿去?没事没事,反正衣服改改就能穿。”

    周氏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衣服收起来。

    这时候惠娘去了楼上一趟,拿下来一件崭新的衣服,道:“姐姐,我闲来无事的时候,也给小郎缝了一件,给他穿上看看合不合身?”

    周氏惊讶地道:“妹妹缝衣服?我怎不知?”

    她每天都跟惠娘同床共寝,居然不知道惠娘特别为沈溪做了新衣。

    **********

    ps:第五更!同时也是月票满840票的加更!

    其实照理这章应该写下明朝时衣服裤子的细节,但天子不想额外花那么多篇幅去描述,虽然资料是现成的,但总得引用一番不是?

    好了,书归正传,天子自起床就一刻不停地码字,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肯定!求订阅、打赏和月票支持!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