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六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沈氏兄弟在茶楼一坐就是一下午,到后面沈永卓要急着回去,毕竟出来久了,他怕被母亲责罚。

    沈溪一直说等等。

    到申时二刻,突然有人在街上喊:“隔壁街有人被打了!”

    一语令远近哄闹起来。

    沈溪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一声,分明是宋小城喊的,这也是沈溪计划的一部分,打完人,趁乱一吆喝,利用百姓喜欢凑热闹的心理,把人都吸引过去围观,除了能让被打的高崇等人丢脸,还能给“凶手”逃走的机会。

    茶楼里的考生听到消息不由鼓噪起来,齐刷刷凑在窗口,想看清楚隔壁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因为距离远,只能依稀看到人群正在往街口聚集,乱糟糟的看不清是个什么状况。

    “走,过去看看。”

    有考生一号召,立马有人带着好奇心跟了过去。

    沈溪看向沈永卓:“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正好那边是回家的路。”

    沈永卓本来就已经不耐烦了,闻言连忙点头,两人刚站起身,那边店伙计已经凑了过来。这小二一脸谨慎,生怕因为疏忽,遗漏了哪桌没结账。

    沈溪摸出十个铜板,放在桌子上,然后与沈永卓下楼,跟着人群往隔壁街涌去。

    因为打人的事发生得极为突然,街道上显得拥堵而混乱,还没等沈溪赶到事发地,一大队官差就匆忙而至。

    平常府城出现什么打架殴斗之事,官差都懒得理会,但这次是城里几个有名的衙内被打,他们想不积极都不行。

    终于到了隔壁街口,只见高崇和何公子等人,脸上带着瘀伤,相扶坐在街沿边。他们本来穿着锦衣华服到教坊来泡妹子,结果搞得遍体鳞伤不说,那些华贵的衣服上也满是脚印和泥土。

    有个公子哥捂着青肿的脸颊。愤愤然道:“别让老子知道是哪个龟孙子干的!”

    说话带着北方口音,像是初来汀州地面。

    围观百姓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议论声此起彼伏。高崇这些人最爱面子。眼下被打,一个个脸上又青又紫,正是生平最出糗的时候,随着官差从人群中冲出来,高崇指使官差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追查凶手。而是先把周围的群众驱散。

    “……看什么看?官差办事,让开让开,再不走拿到官府问罪!”

    这些衙役刚开始非常嚣张,想通过威仪令百姓自动散去,但事情发生在闹市口,周围店铺和摊贩众多,不是说能驱散就能轻易奏效的。百姓最多后退一些,围出来的空地更大,如此一来看到高崇等人狼狈样子的人更多了。

    高崇气急败坏,一把抽出其中一个衙役的腰间佩刀。对围观的百姓比划:“你们再不走试试,老子拿刀砍死你们!”

    也是嚣张惯了,以为吓唬人这招总该奏效。但百姓很清楚什么叫法不责众,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不过是出来打个酱油围观一下,并没犯哪条王法,他们真不信这嚣张的高公子敢动刀子。

    人群中马上有人吆喝:“有本事你砍啊!”

    “对,你有本事砍!”

    起哄的声音不小,很多人都面带不屑。

    衙役这时候真急了,有人开始对着人群怒喝:“刚才谁喊的。有本事出来,看不把你锁进衙门打板子!”

    围观百姓又是发出哄笑。

    也是高崇等人平日在府城为非作歹不得人心,现在这伙人被打,百姓们无不拍手称快。不管以前是否受过这伙人欺负的,都来围观助威。

    由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几条街很快就水泄不通,官差根本没有办法捉拿逃窜的凶手,最后高崇面子挂不住了,不在出言恐吓威胁。和他那群狐朋狗友互相搀扶,跌跌撞撞进到教坊里面。

    等朱红色的大门关上,围观百姓才乐呵呵散了。

    沈永卓看着眼前的朱楼,似乎想起当日见到的倩影,幽然一叹,问道:“七郎,那些是什么人?”

    沈溪想了想该如何措辞:“当作是坏人即可。这些人平日欺男霸女,仗着家里权势,在府城横行无忌……可能是得罪的人太多,遭了报应。”

    沈永卓点点头,跟着沈溪往药铺走,不由回头看了眼:“原来官家公子,就这副德行。”

    等沈溪和沈永卓回到药铺,却见王氏早已等在里面。王氏在家中等不到儿子就跑来药铺跟周氏要人,嚷了半天。

    王氏见到沈永卓,怒道:“大郎,这一下午你死到哪里去了?”

    沈溪插了一嘴:“大伯母,您不是说大哥不用早点儿回来吗?”

    王氏顿时把矛头指向沈溪:“都是你这小子带坏我家大郎,若明天大郎考试有什么意外,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氏听了不满地抗议:“大嫂,你这话可说得不对,怎不说是大郎带我家憨娃儿在外不归?”

    王氏冷笑:“我家大郎这般懂事,以为跟你家小七一样喜欢到处野?”

    当着一众来求药的顾客,王氏说话没有丝毫顾忌,这等于是在外人面前揭破沈家内部的矛盾。

    周氏不由气结,但此时周氏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分娩,她抚着胸口,尽量想平心静气,也就忍住不跟王氏继续吵。

    再怎么说,等这次府试结束,王氏就要带儿子回乡,她却要留在府城做生意,吵下去,得不偿失的是她自己。

    王氏扯着沈永卓的衣襟,大模大样从药铺正门出去。

    等人走了,有熟客笑道:“沈夫人,你这个大嫂好像不怎么讲理啊!”

    周氏此时反倒现出她淑妇的一面,平静地说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大嫂也是因为丈夫不在身边,太过重视儿子学业,脾气才不好。其实,我大嫂平日对小辈很疼惜的。”

    之前在药铺见到王氏骂街的人,皆不以为然,但对于周氏这般“顾大体”,他们却是称赞有加。

    听到旁人赞美,周氏脸上带着谦逊的笑容。沈溪一看老娘这架势,估计再被顾客赞上两句就要飘起来了。

    “娘,我先上楼温书。”

    因为上药铺二楼的楼梯在后堂,沈溪说着出了前堂帘子。沈溪才走出两步,突然感觉一股劲风跟上来,随即他的耳朵就被周氏拧住了。

    “你这混小子,一下午死到哪儿去了?让你老娘当着外人的面被你大伯母数落,你看着很高兴。是吧?”

    周氏刚才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逮着机会,就要从沈溪身上发泄出来。

    “是大哥不肯回来嘛。”沈溪这时候只好把责任推给沈永卓。

    周氏怒道:“他才来城里几天,又不认得路,你坚持回来,他不跟着?混小子,真是白疼你了,不知道体谅你老娘,刚才把你老娘气得……唉,真想跟你大伯母痛痛快快地对骂一场。”

    沈溪龇牙咧嘴:“娘。你轻点儿,把我耳朵拧坏了,明天考试我听不到声音,考砸了可别怨我。”

    “当老娘好糊弄,你考试提笔答题用耳朵的?”周氏骂骂咧咧说了一句,但手还是松开了,“到楼上去,晚饭之前不许下楼!”

    沈溪吐吐舌头,耷拉着脑袋走上楼梯。

    等下午日落,沈溪才打着哈欠下楼。刚才他在楼上结结实实补了一觉。

    惠娘老早就回来了,正在跟周氏和谢韵儿说事。

    惠娘已经听说高崇那些人被打,外间都在传扬,说是“旱路帮”的人干的。但具体是谁则众说纷纭。

    周氏骂道:“那群纨绔子弟,头年还到咱药铺捣乱,活该有报应!”

    惠娘却蹙眉:“这事情有些不太寻常。‘旱路帮’的人就算再无礼,也不敢公然跟官府对着干,更何况这次被打的,还是高知府与何知县家里的公子。”

    谢韵儿双眼放光。展颜笑道:“掌柜的,这不是好事吗?那群人狗胆包天敢跟官府的人斗,现在有官府出面惩治他们,正好省了我们出手。”

    惠娘点点头:“话是这么说,可是……”

    她心里带着疑惑。

    事情发生得太过凑巧,那边“旱路帮”的人刚跟商会起了矛盾,回头高知府的孙子与何知县的儿子就被打了,所有证据还指向“旱路帮”。就算解释为老天帮忙,帮得也太恰到好处了。

    周氏美滋滋地道:“有句老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那两帮人都是混账,现在狗咬狗,最好咬得一嘴毛。回头让小六子去码头那边说一声,咱船行的生意照做,这样就不用白白给那些力夫发工钱了。”

    惠娘点点头,突然想起来:“小城昨天说家里有事,急急忙忙跟我招呼一声,这会儿应该在回宁化的路上。”

    “多半是他跟絮莲的婚事……我一看这对小年轻就有夫妻相,可老这样没名没分地在一起也不行,若日子长了絮莲肚子有个什么动静,好事也成坏事……这次走得这么急,不会真有了?”

    周氏心情大佳,把之前王氏来捣乱的烦恼抛到了脑后,“妹妹这个做掌柜的,回头也该好好帮衬下,成全这对年轻人。”

    惠娘微笑着点头,但她脸上仍旧满是不解。

    趁着天没黑,惠娘让秀儿去药厂那边把絮莲叫过来。

    惠娘和周氏毕竟不能把话问得太明显,旁敲侧击半晌后,絮莲才知道说的是什么,姑娘家小脸顿时红透了。

    周氏道:“老大不小了,还羞臊个啥?就说有没有。”

    絮莲面红耳赤道:“两位当家的,哪里有,六哥他只说赚了钱会娶我,头年里家里逼我嫁人逼得紧,他就带我到府城来。这几年,我们一向都是恭敬守礼的……”

    ***********

    ps:第七更!同时也是月票满1020票的加更!

    下一章沈溪考府试了,我争取等下码出来,让大家一次看过瘾!天子如此努力,大家的订阅打赏和月票呢?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