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五章 还有一个
    这声恭喜,让沈溪略微惊讶一下,他眨了眨眼睛,有些奇怪地问道:“吴公子,你突然没来由一声恭喜,却不知这喜从何来?”

    吴省瑜脸上露出不可言说的笑容,微微摇头:“此等事,当然要沈公子自行求证才好。在下于府城停留多日,发完长案就要赶回清流县,不能再与沈公子相叙,告辞告辞。”

    虽然吴省瑜没有把话说得很清楚,但其意已明,显然沈溪这次府试的排名非常靠前。

    沈溪带着些微好奇,与苏通一起到府衙门前,此时府衙外的考生,但凡见到沈溪的都指指点点,等沈溪上去看过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张案纸上列了两圈人,内圈二十,外圈三十。而在内圈正上的位置,有一人名字稍微提头,正是他沈溪的大名。

    这代表的意思,是在这次府试中,他沈溪拿到了案首的位置。

    沈溪见此状,并未有什么欣喜,相反脸上带着些微苦笑。

    枪打出林鸟啊……

    沈溪往下看,第二名就是刚才对他说“恭喜”的吴省瑜,第三名却是与沈溪一同来看发长案的苏通。

    苏通见到自己名字列在沈溪和吴省瑜之后,不由微微摇头,但他却好像老早就知道这结果一样,叹息一声后才笑着对沈溪拱手道:“沈老弟名列案首,可喜可贺,怪不得吴公子也要酸溜溜说上一声恭喜。”

    府试第一场发案的时候,苏通表现出对吴省瑜的不屑,但最后吴省瑜却直接拿了府试的第二,名次尚在他这个大热门之上,所以苏通的语气很不对味。

    沈溪不以为意,回礼道:“同喜同喜。”

    怎么说都是同届考生。名字又同列于长案之上,以后少不得有交际。

    看过长案,苏通心情失落,沈溪也高兴不起来。

    苏通是因为名次列在沈溪和吴省瑜之后感觉丢面子,毕竟沈溪和吴省瑜是本届考生中年岁最小的,他怎么说也是二十岁的人了。居然考不过两个毛头小子,令他很失望。

    而沈溪则发觉自己在被列为案首后,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那不是钦佩或者嫉妒,而是怀疑。

    之前就有传言,说沈溪之所以能过府试,是因为惠娘给官府塞了银子,现在沈溪又被列在案首,等于是被强行推上了风口浪尖。外人还指不定又会编造出怎样的瞎话来。

    “沈老弟,不妨由为兄做东,我们中午去酒肆吃顿庆功宴如何?”苏通在短暂的失落后,迅速表现出他的气度,向沈溪发出邀请。

    沈溪却记得刚才同在茶楼的考生,曾叫苏通一起吃酒,若他同去,那些人肯定不欢迎。纯属自讨没趣。

    沈溪行礼告辞:“在下还要急着将这好消息通知家人,不能作陪。苏兄。以后有机会再聚。”

    苏通点头:“好。”

    二人正式作别,沈溪匆忙回家。

    之前苏通提醒让他小心些,他还不以为意,但现在他中了案首,就不得不多加提防了。那些因考不过府试而气急败坏的考生,没有去省城告状的气魄。但堵着他在他身上撒气倒有可能。

    沈溪没有走大街,而是穿街过巷全挑的小路,一路上还留意是否有人跟随。

    沈溪多少有些反跟踪的头脑,几次躲起来,求证没人后。他才惶惶不安到了药铺后门,伸手敲门。

    “开门。”沈溪喊道。

    “是沈溪哥哥回来了。”陆曦儿的声音先传来,很快,宁儿过来把门打开。

    沈溪一路小跑回来,气喘吁吁,进门后先找了个小板凳坐下休息。

    这时候周氏挺着个大肚子,在惠娘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憨娃儿,为何不走前门走后门,还这般模样……”

    沈溪咳嗽两声,才有些无奈道:“我是怕有人跟踪我,对我不利。”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道:“我们都在等你府试的成绩,你倒好,玩起捉迷藏来了。到底最后成绩如何?”

    沈溪苦着脸道:“案首。”

    “案首?那不是第一?”惠娘反应了一下,才哑然失笑,“小郎,姨没听错吧?你是说自己考了案首?”

    沈溪点点头。

    惠娘和周氏惊喜交加,周氏这一兴奋,顿时乐极生悲,肚子又开始痛起来。惠娘赶紧扶她坐下来,对宁儿挥挥手:“还不去里面把韵儿妹子叫出来?”

    谢韵儿闻讯出来,问明情况,她也替沈溪开心。但在为周氏诊脉之后,脸上却带着忧虑:“看样子……这是要分娩了。”

    惠娘惊讶地问道:“不对啊,这羊水还没破呢。”

    谢韵儿医术高超,一脸正色:“时间应该差不多了,赶紧扶姐姐到里面,让宁儿她们去烧热水。”

    这下惠娘有些慌了,本来她从商会总馆那边赶回来是问沈溪成绩,没料到事情不凑巧,沈溪这边刚得了案首,周氏一高兴居然连分娩期也提前了几日。

    周氏分娩,铺子是不能再开门营业了,惠娘赶紧让沈溪写上“东主有喜”的告示,让秀儿出去张贴,然后吩咐准备家伙事为周氏接生,水盆、热水、毛巾和剪刀都是必须的。

    谢韵儿虽然是大夫,但她并未有接生经验,眼下她只能提供“技术参考”而非具体细节,还是得去请接生婆。

    药铺后院一片混乱,烧水的烧水,关店门的关店门,丫鬟们不知道接生婆住在哪儿,还得惠娘亲自去,至于沈明钧那边,也要人通知。

    谢韵儿留在床榻前,时刻留意周氏的身体状况,几个丫鬟忙上忙下,把一些破旧衣服剪开,然后用滚开水煮一下,一会儿有用。

    至于婴儿布,周氏老早就准备好了,需要找人去沈家拿过来。

    沈溪本想进屋帮忙。结果被谢韵儿赶了出来,谢韵儿瞪着他道:“这里不是小孩子能来的地方。”

    如此一来,沈溪就只能跟两个小萝莉一起,并排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看着一家人忙忙碌碌,长叹一声:“娘啊。”

    ……

    ……

    周氏这次分娩的情况有些特殊。刚开始阵痛就分外强烈。屋子里发出的声音,好像是杀猪一样。

    很快惠娘把接生婆请来,二人一起进了屋子,里面周氏嘶喊的强烈程度,有增无减。

    因为周氏这次分娩并未在二楼,而是在后院几个丫鬟的房间,跟院子只隔着一道门,声音实在太过强烈,连陆曦儿和林黛都不由一脸惊悚地捂耳朵。这声音对她们而言。就好像屋子里正在发生极为恐怖骇人的事件一样。

    随着热水烧好,沈明钧得到消息赶了回来。沈明钧刚要踏进院子,突然想到这院子里都是女人,不由又把脚缩了回去。里面周氏的喊叫声越凄惨,他越担心,可就算担心,他也只能在后门外等候消息。

    “爹,这时候还拘泥这些作何?进院子等着就是。不然在后门外走来走去成什么样子?”沈溪过去拉了沈明钧一把。

    沈明钧脸上一片迟疑,却见惠娘从屋子里出来。对他点了点头,这才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走进后院。

    惠娘满心忧虑过来,对沈明钧道:“稳婆说,姐姐这次情况有些特殊,很可能是难产。让家人要有心理准备。”

    沈明钧一听心下慌乱:“荷儿她已不是第一胎,怎会如此?”

    一激动,沈明钧又把周氏的闺名叫了出来。

    平常女子分娩,通常都是第一胎最难生,非常容易难产。但等第一胎生了。后面再生,一般就会顺顺利利,像周氏这样第二胎还出现难产的状况并不多见。这只能解释为,因为周氏这些年未曾分娩,头胎和第二胎间隔时间太长。

    惠娘摇摇头,她还要回去照看里面的情况,不能逗留。

    等惠娘转身回房,沈溪本想让老爹坐下来等,但见沈明钧手足无措的模样,他知道这时候沈明钧根本就坐不住。

    听着里面周氏痛苦地嘶喊,林黛也慌了,拉着沈溪的胳膊紧张道:“娘……娘她会不会有事?”

    沈溪摇摇头,对林黛露出安慰的笑容。

    其实,沈溪自己心里也没底,不过照理说,里面有接生婆,还有妙手回春的女神医谢韵儿,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一直过了半个时辰,周氏喊得嗓子都哑了,里面还是没任何消息。

    沈明钧哭丧着脸,他最怕的事情是里面惠娘走出来问他:“保大还是保小。”这种时候他是选择不出来的。

    沈溪等得有些不耐烦,趁着绿儿端着水往里面送,沈溪跟在后面进了屋子。却还没等他靠近床榻,惠娘就上来捂着沈溪的眼睛,把他往外推:“小郎,别说你还小,就算你长大也不能到这种地方。”

    沈溪很想说,这点场面算什么,再大的场面我也见过……

    但他终究力气不及惠娘,人被推到院子里。

    “姨,我想进去帮帮忙,你知道我会针灸,或者我能帮到娘呢?”沈溪急道。

    惠娘摇头道:“里面有你谢姨,你娘不会有事。”

    沈溪点点头……值得庆幸的是,周氏虽然难产,但并未大出血,也就是说,情况还没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

    沈溪只能重新坐下来等。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里面终于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那声响亮得哭声,令沈明钧父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是个女儿。”惠娘走出来,脸上神色略微复杂,毕竟周氏曾不止一次说过,她和沈明钧想要的是儿子。

    就在沈明钧惊喜后,脸色突然变得暗淡,惠娘又补充了一句,“姐夫莫急,姐姐肚子里……还有一个。”

    *************

    ps:两连更送上!

    看情况,今天还得爆发,天子弱弱地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哦!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