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一七章 我与士子共存亡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城里出了事,针对的正是在这次府试中被点为案首的他。,

    要说这次事件,导火索是知府高明城在向无定数的府试中,本来可以取足一百人,结果只录取了五十人,令下面的考生极为不满。私下里诸多揣测,其中最主要的说法是高明城利用这次府试收受贿赂。

    考生两耳不闻窗外事,社会阅历极为单薄,都是最容易被鼓动的人群,加上心中满是愤懑,听了谣言便信以为真。

    在沈溪被点为案首后,考生们的愤怒彻底爆发了。

    我们寒窗苦读一二十载,居然考不过个十岁的小娃娃,这不是贿考是什么?

    事情一发酵,这些考生就坐不住了。

    但这些终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们就算心里不满抱怨几句,或者说要去省城告状,也只是瞎嚷嚷,根本不会付诸实践。

    可前几日,以惠娘为首的商会以及府城百姓,因为不满“旱路帮”欺压在府衙前示威,结果官府妥协,大力清剿城中“旱路帮”的堂口。考生们一看,哎哟,这招好使,我们也得学着来。

    下九流的商贾聚集在一起跑到官府闹事,官府都要慎重对待,我们虽然身无功名,但好歹也算是士子,你官府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结果五月初三,府试发长案的第二天,城里大约二三百名考生,聚集在一块到府衙外闹事,声称要官府给他们一个“说法”。

    “……这些人知道咱药铺的位置,要是他们过来,趁乱对小郎不利,你们也上前挡一挡。”

    惠娘交待完事情,又匆忙离开,看样子是找人斡旋去了。

    沈溪刚上二楼,从窗口往外看了一眼。药铺门口已经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在溜达,看样子像是打听到药铺位置准备过来寻衅滋事的考生。

    沈溪本不信这些读书人有什么胆子私闯民宅,但现在是法不责众,一群考生都在气头上。有些事不得不防。

    与此同时,府衙外的考生正在逐渐聚集。

    最初联络过去闹事的考生其实只有三四十人,但没过多久便发展到二百人,落榜的考生中既有长汀县本地的,也有汀州府下面各县还未离开府城的。

    只要是参加这次府试落榜的考生。听说此事后,基本都去府衙那边声援,以壮声威。等到下午日头西斜的时候,府衙外已经聚拢三百多名应届府试考生,加上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府衙外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沈溪看着街道上还有人往府衙那边赶,估计是过去凑热闹,心里嘀咕:“这架势不对啊,若府衙那边息事宁人,不会真剥夺我的案首吧?”

    沈溪马上从楼上下来。把秀儿叫到后堂楼梯口,对秀儿吩咐一句,让她去车马行那边把宋小城叫过来。

    不多时,宋小城一路小跑从药铺后门进来,对沈溪恭敬地俯首作揖。

    自从沈溪用计策陷害“旱路帮”的雷武,加上后面一系列动作,利用官府的力量把“旱路帮”赶尽杀绝后,宋小城对沈溪就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宋小城在府城,已经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水路帮”那边基本都听从他号令。而现在他还在筹备车马行和“车马帮”,以后整个府城道上可能都是他说了算。

    “六哥,听说没有,有考生在府衙那边闹事。我现在需要你做点儿事。”沈溪一脸严肃地说道。

    宋小城惊讶地问道:“小掌柜,您不会是想让我……过去打人吧?这……这不合适啊,众目睽睽之下,车马帮才刚成立,你不是想让我们被官府那边记挂上吧?”

    沈溪皱眉:“谁让你去打人了?”

    宋小城苦笑道:“我听弟兄们说,这些人好像是对小掌柜考上案首有点儿……意见。要不,等官府那边自行解决?”

    沈溪摇摇头,让宋小城靠近一点,凑在宋小城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宋小城身子往后一缩:“这也行?”

    沈溪笑道:“说起来,我们也是在帮忙解决问题。你快去,记得别露底。”

    宋小城知道不是去打人,顿时感觉这事情简直太过稀松平常,屁颠屁颠去了。

    ……

    ……

    府衙门外,众考生正在静坐示威。

    三百多名府试考生,就好像约定好一样,头上扎着白布,往地面一坐,作出要跟官府死磕到底的架势。

    前面还有几个带头的,正唾沫星四溅地诉说他们心中的愤怒,并表示此次府试必须进行“重考”。

    “……我们寒窗苦读,居然不及小屁娃送给官府的几百两银子,府尊大人倒好,只认银子不认才学,就这样点了他的案首,那以后我们汀州府成什么地方了?谁有银子就可以过府试,还要我等勤学苦读何用……”

    也许是这些考生在数落官府罪状的时候太过激动,当下竟然有个人晕了过去。

    旁边七手八脚把人扶到一边,连大夫都不请,接着回去继续振臂高呼。其实这些人所说的话,不是说给考生听的,因为但凡是考生都听说了本次府试存在贿考的现象,这些人完全就是在说给那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听,以争取舆论同情。

    “这次府试不重考,我们就不走了,在这里坐到底!”

    “没错,坐到底,让知府出来,我们要跟府尊大人说话!”

    “府尊一天不出来,我们一天就不走!”

    考生聒噪着,他们也很聪明,就是静坐和喊口号,并不真的去冲击府衙,如此一来府衙门口的差役,没有上官的吩咐,轻易不敢对这群读书人动手。

    就算这些考生尚未有功名在身,但这年头读书人的地位那可不是一般老百姓可比,更何况谁知道这中间有没有几个有身份背景的?

    时间一点点推移,眼看到了申时,再这么僵持下去,估摸到日落事情也解决不了。

    就在这时,宋小城带着几个很有机灵劲儿而且嗓门很大的车马帮弟兄到了府衙外的街口。

    “……一会儿要喊的话。你们可记住了,人群不动,你们就带着往前动,等事一闹起来。你们立马撤,谁要是被逮住了以后别跟我混,我丢不起那脸!”

    宋小城按照沈溪的吩咐,先把事情交待清楚,一摆手。他带来的人就分散到人群里去了。

    这时候,府衙大门里走出个五十多岁,身着儒衫,手里拿着柄折扇的人物,估摸着是高知府的师爷,出来后他一脸不耐烦道:“府尊大人今日无暇见你们,速速离去,否则一律交有司法办,决不姑息!”

    带头的一名考生振臂高呼:“不行,高知府若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绝对不走!”

    “绝对不走,绝对不走……”

    下面的考生好像形成一股力量,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在学前几天来府衙门前闹事的商会商家和百姓,那时就是用的这一套,最后效果好像还不错。但上次示威活动,有沈溪在背后筹划,有组织和纪律,可谓进退有据。这些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临时召集起来又不知示威要领。画虎不成反类犬。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人群里爆发出一声:“汀州知府丧天良,我与士子共存亡!”

    那边喊:“狗知府要包庇贼人,我们跟他拼了!”

    话音刚落。又有人喊:“狗知府就在里面,冲进去,冲进去!”

    本来秩序尚可,可在这几声喊叫出来之后,先是围观的百姓聒噪起来,之后便是那群静坐着的考生站起来。朝府衙门口发起冲击。

    “我与士子共存亡……”

    到后面,基本都是这调子,读书人热血上头,还管你这是朝廷的衙门?老子心里不爽,就是要进去跟你理论。

    本来府衙门外就几个衙差在维持秩序,他们也是觉得一群读书人而已,打嘴炮在行,动真格的一个比一个怂。

    谁知道这群读书人被人鼓动挑动起来,出手还真不是一般的狠,最开始衙役还想用杀威棍拦着,结果冲上来的考生挥舞起拳头就打在这些个衙役的脸上,衙役们被推攘到了墙角边,被这群愤怒的考生好一顿拳打脚踢。

    “造反啦,造反啦,汀州府士子造反啦!”就在局面失控的时候,人群里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这种非常不和谐的声音。

    本来官府那边还冷静对待,这一闹,事情可就大了,府衙几十上百号衙役,不管当值没当值的,通通出来驱赶考生,棍子一通狠打,再加上从县衙调过来的衙役,愣是在几百名考生的冲击下坚守住府衙大门。

    “我与士子共存亡……”后面无论谁再喊这句,都是被衙役重点打击的人物,声音刚喊出来,棍子就已经招呼上去了。

    “我与……妈呀……”

    最开始百姓也想跟着凑热闹,冲击官府这种事可是百年难得一遇,平常谁能到知府衙门里面去看看?

    但在衙役挥舞起棍子打人后,百姓溜得比那些读书人可快多了。

    到后面,整个府衙门口只剩下那群读书人,被一百多个衙役围在中间。有班头在那儿喊:“是谁带头的,是谁带头的?”

    “我艹你娘!”鞋子飞了出去。

    “小子,这下可让我逮着你了,别跑,就这小子没穿鞋。拖出来,往死里打!”

    “噗!噗!”

    “哇呀……这位官差大哥,不是我扔的呀,我的鞋早没啦。哇哇,我再也不敢啦!”

    本来是好端端的静坐示威,最后演变成全武行,就算考生人多势众,但他们毕竟凭的是一股气,等气势弱了,他们哪里是手里拿着家伙的衙役的对手?刚才因为考生冲击而受伤的衙役甚为愤怒,棍子直接往这些考生身上招呼。

    各种乱七杂八的声音交织在一块。

    **************

    ps:第四更了!同时也是月票满1200票的加更!

    天子突然发现,今天又有希望写六章近两万字啊,大家还迟疑什么,订阅、打赏和月票支持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