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四章 煽风点火
    s日pt>高崇和何公子那群人,在汀州府地面上有官府罩着,可以说是横行无忌惯了,没人敢与他们正面相对,这些人唯独吃过一次亏,就是被宋小城带人打了,此事给高崇等人提了个醒,之后他们再出来必带众多护院,前呼后拥。

    别说是有谁想对他们不利,就算他们看谁不顺眼,也是上去便是一通狠揍。

    用高崇的话说,这是防患于未然。

    苏通和郑公子这些人,就算嘴上义愤填膺,他们却不敢真的对高崇怎样,不然挨顿揍都是轻的。

    可眼下美人哭诉想让苏通为她撑腰,苏通也不能坐视不理,否则大男人的脸面何存?苏通笑着安慰:“待本公子见了姓高的,定与他理论一番。”

    这么说等于是把事情揭过,他可不能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我身上。与高崇等人相比,他是弱者,地位悬殊,正面对着干对他没好处。

    似乎也只有沈溪,才敢耍阴招让高崇吃亏。

    玉娘出门没多久,外面重新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显得很轻盈,随即门打开,一名看起来娴静雅致的女子,在众人目光凝视下,缓缓走进宴客厅来。

    这女子,肤若凝脂,秀眉青黛,琼鼻玉耳,黛眉中透着一股清秀,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论美貌有美貌,论气质有气质,可以说是大家闺秀的典范。

    这一出场,就令苏通和郑公子等人看得眼神直勾勾发愣。

    “苏公子。”

    熙儿一声不太满意的轻唤,让苏通六神归位。

    苏通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才对玉娘行礼:“玉娘,这位就是……碧萱姑娘?”

    玉娘轻笑道:“正是。碧萱,你刚到汀州府。这几位,都是汀州府地面上有头有脸的公子,这位是苏公子。这位是……”

    玉娘一一介绍,她的记性很好。有些人她尚属第一次见到,刚才苏通跟她介绍一遍,她就悉数牢记心中,甚至连苏通刚才对诸人家庭来历的介绍也记得一清二楚,给碧萱介绍起来,就好像她与这些公子哥都很熟稔一样。

    既得体,也会让这些公子哥平添好感。

    每介绍一人,碧萱都会欠身行礼。但由始至终都一语不发,看得出来她还不太习惯出现在这种场合。

    沈溪仔细打量,最后摇摇头,心说应该不是当日他与沈永卓见到的小扇遮面的女子。他料想当日所见的女子,可能就是引起高崇跟雷武冲突,而在这教坊内属于“头牌”的云柳姑娘。

    碧萱见礼完毕,并未上前敬酒。

    玉娘满含歉意:“碧萱今日出来见过诸位公子,她初来乍到人地生疏多有不惯,若有招待不周的还请诸位公子海涵。以后诸位莅临,再让碧萱出来敬酒。如何?”

    苏通看了熙儿一眼,念及高崇等人随时可能来,尤其气馁。点头道:“那就按玉娘的意思办吧。”

    玉娘这才引路,与碧萱一起出去。

    等人走了,郑公子突然感慨一声:“这碧萱姑娘,可真是倾国倾城之貌啊。”

    苏通却笑着打趣:“郑兄,你不是才刚纳了一房如花似玉的美妾?怎的如今,却羡慕起这镜花水月一般的碧萱姑娘?”

    郑公子面色一红:“苏公子的消息可真灵通。”

    苏通哈哈一笑,以玩笑的口吻道:“若在下能提前得见,岂会有郑公子的机会?”

    旁边的人一片哄笑声,郑公子脸上虽然也带着笑容。却显得有些牵强。

    沈溪突然想起来,苏通曾问他关于那日买来的三个苗女的下落。料想这苏通应该就是**梅中西门庆那种**之徒,现在他就惦记别人家的妻妾。若真被他拥有权力,那岂非要欺男霸女?

    熙儿在一旁又敬了一轮酒,随后是素儿和秀月弹琴,由熙儿伴舞。

    要说熙儿的舞姿,倒是比她的琴艺好太多了,等她翩然起舞,苏通看得眼睛都直了,等一曲结束,熙儿回到桌前,苏通由衷地称赞道:“熙儿的舞艺,只应天上有啊。”

    熙儿得意一笑:“苏公子是称赞奴家如天上的仙女咯?”

    “正是正是。”

    苏通笑得很是得意,想伸手去揽住熙儿的纤腰,却被熙儿轻巧地躲开,苏通面色不由带着几分不解,明明看上去熙儿对他有意,却为何不给他进一步的机会?

    熙儿脸上带着羞红:“苏公子好生唐突,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呢。”

    苏通这才释然。

    之后秀月和素儿过来敬酒,她们姿色差了些,再加上没有熙儿这样的伶牙俐齿,光彩完全被熙儿和刚才出现的碧萱所掩盖。

    酒宴之上,苏通喝着酒,开始谈天论地。

    美人相伴激发了他的豪情,高谈阔论,似乎要在美人面前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熙儿不断给他倒酒,有意把他灌醉一般。

    沈溪在旁边看着,心说不对啊,再过一会儿高崇和何公子等人就要来了,她这么不断敬酒,是想把苏通灌醉了,好让苏通借着醉意跟高崇等人“较量”一番?

    沈溪想来,高崇等人连京城来的官宦公子洪浊都不放在眼里,说打就打,更别说是苏通这样靠着祖上蒙荫,本身却没什么社会地位之人。

    人不经念叨,沈溪正想着,突然楼下有声音传来:“玉娘,我们高公子大驾光临,出来迎接了。”

    苏通本来还在侃侃而谈,听到这话,突然住口不言,脸色略微变得有些难看。

    玉娘的声音从楼下传来,看得出玉娘对于迎接高公子等人很是恭谨,迎上楼来,却有意避开这边的宴客厅,到了对面楼上。

    不过就算如此,高公子等人的声音还是清楚传来:“……李公子只管当这里是南京自己家里即可,这里的姑娘。我都很熟,一会儿介绍给你认识。玉娘,先叫熙儿和云柳出来陪我们喝喝酒。听听小曲儿。”

    熙儿听了马上用凄哀的目光瞅着苏通,楚楚可怜。像是在哀求苏通为她撑腰。

    苏通脸色更显阴沉,但他并不言语。

    玉娘却在此时开门进来,低声道:“苏公子海涵,这……高公子,我们开罪不起。他让熙儿也过去作陪……”

    苏通也是喝得微醺,此时一拍桌子道:“欺人太甚!”

    熙儿趁机火上添油:“苏公子,奴家对您倾慕已久,若那高公子趁机轻薄奴家……奴家还真不如去死呢……”

    沈溪暗自咋舌。这可都是演技派啊,他怎么看,这熙儿都是在利用苏通。

    苏通一咬牙:“玉娘就去说,熙儿正在这边陪我们喝酒,暂且不能过去,若姓高的有意见,只管让他来找我。”

    熙儿脸上带着几分感激,玉娘则为难了。苏通补充道,“玉娘只管去说就是,有什么事。我担着。”

    沈溪心里直犯嘀咕:“苏通要逞英雄,可跟我没关系,要是一会儿真动起手来。不会连累无辜吧?跟高崇这些人没道理可讲,我还是想办法早点离开,免得趟浑水。”

    沈溪道:“苏公子,时候不早了,我看……不如早些离去吧。”

    连郑公子等人也发觉苏通喝得有点上头,他们本来身家地位还不如苏通,更不敢跟高崇等人正面相斗。

    苏通皱眉道:“天色尚早,沈老弟,我说过一会儿送你回去。保管不会延误,你只管在旁边看着就是。”

    沈溪心里暗叹:“别是一会儿我找人抬你回去就好。”

    熙儿这时候显得极为乖巧。又给苏通敬酒,分明是要拿苏通当使。沈溪轻叹一句:“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沈溪自以为说的声音很小,苏通等人都没听到他的话,偏偏熙儿侧目瞪了他一眼,好像被她给听到了。

    沈溪心想,我说话声音这么小,你生了一对顺风耳?

    对面宴客厅突然传来一声:“混账!”

    这一声令在场突然安静下来,却有个陌生的声音在劝解:“高兄何必着急,不过是教坊司的姑娘,她既然有客人何必强求?”

    高崇怒道:“在这汀州地面上,还没人敢跟我抢女人。你且说,他是哪家公子?”

    玉娘的声音则小许多,沈溪听不太清楚,应该是在解释苏通的来历。

    随即高崇就带着人出来,还传来玉娘劝阻的声音:“……高公子,有话好好说。”

    脚步声传来,应该是高崇带着人饶过走廊,直奔这边宴客厅而来。这一下,令在场的氛围迅速陷入凝滞。

    沈溪这下可要浩浩考虑是否要避开的问题,他跟苏通同桌而坐,一会儿动起手可能会对他不利。

    “砰!”

    宴客厅的门被高崇一脚踢开,却见高崇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往琴桌前一立,冷冷扫着在场的人,喝道:“哪个是姓苏的?”

    苏通坐在那儿,有些想回避的意思,他估计也没想到高崇仅仅因为熙儿不能过去陪酒就会直接杀过来。

    熙儿却从地上爬起来,给高崇欠身行礼请安:“高公子息怒,其实……苏公子是让奴家过去作陪的,只是……只是等喝完这杯酒。”

    看似是在给苏通解释,但这话听来更像是在煽风点火。

    高崇瞪着苏通,见到苏通坐在那儿连目光都不敢正视他,越发地得意:“就是你?”

    苏通此时也好像豁出去一样,站起身来,怒目相向:“是在下又如何?这风月之所,本就是为**作乐,天下情理,总有先来后到的讲究,莫非高公子仗着人多势众,连理都不讲了?”

    **********

    ps:第五更了!同时这也是月票满1350票的加更!

    今天到目前为止,已经有81张月票,36人打赏了,还能来一波刺激下天子的灵感吗?加油!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