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六章 求画
    沈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没错,他的确曾画了一幅山水人物画给叶名溯,叶名溯还对画中人物颇为向往,但沈溪自认从未说明那是他画的,更别说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就算那时叶名溯多留了个心眼儿,也不可能相信以他一个八岁的孩童,能作出那等作品吧?

    沈溪摇摇头:“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我的确学过画画,但画工拙劣,却不知为何叶县令要在玉娘面前如此抬举于我?”

    玉娘冷冷一笑:“是否抬举,一试便知。叶县令曾言,沈公子无论才学画工,都无人出其右……另外,沈公子年纪轻轻,就曾作出两幅赝品,送给宁化上一任的韩县令,就是现如今的南京工部员外郎韩协韩大人。”

    沈溪一听不由暗暗吃惊。他没想到才两年多没听到韩协的消息,这位曾经的七品县令,如今已经是南京工部的从五品院外郎,这升迁速度着实不一般啊!

    此外,他作赝品给韩协之事,别说叶名溯不知道,连韩协本人恐怕都不清楚,如何会被玉娘得知?

    “玉娘,你莫开玩笑了,在下的确曾了两幅画给韩县令,但那是有人找在下寄的,其中原委不便详说,但绝对是真迹。连画画这门手艺,也是那人教我的。”

    “哦?”

    玉娘笑吟吟道,“沈公子,那不妨当作。若你肯为碧萱姑娘作画,那这件事奴家便当烂在心里,绝对不会对外人提及,但若沈公子……嘻,就算沈公子不肯承认那是赝品,不知那两幅画是否经得起检验呢?”

    沈溪心说这回还真是入了贼窝。

    他怎么就想着要跟苏通来教坊司见识一下?结果这玉娘好像对他知根知底一样,虽然胁迫的事情并不是很大,让他作幅画,也非很难,问题是可一就可再。万一以后玉娘以这件事一再****他,又当如何?

    玉娘见沈溪犹豫不决,微微一笑:“沈公子,你切莫以为奴家是言而无信之人。若公子肯作画,那奴家不但将此事守口如瓶,还会给沈公子报酬作为感谢。至于笔墨之用,奴家也会代为准备,就看沈公子何时有时间过来作画了。”

    沈溪叹了口气。现在他是骑虎难下,既然玉娘对他的底细这么清楚,想逃避是躲不掉的。

    沈溪道:“平日家里看得紧,每日去学塾读书,抽不开身,学塾逢九而休,到时我自会前来。”

    玉娘颇为满意,点头道:“随时恭候大驾。”

    之后她亲自送沈溪下楼。

    对面宴客厅高崇等人,半晌没见玉娘进去招待,聒噪起来。派何公子出来催促。玉娘没有送沈溪出门口,半道即过去跟何公子交谈。

    沈溪出得门来,郑公子等人还没走远。

    “沈公子,刚才玉娘找你何事?”郑公子背着苏通,上前问道。

    沈溪看了他背上昏迷不醒的苏通一眼,回道:“没什么要紧事,还是赶紧送苏兄去找大夫吧。”

    众人找来马车,七手八脚把苏通塞进车厢,载着去看过大夫,用过针灸后苏通仍旧不见转醒。但他的体脉一切正常,料想只是饮酒过度,加上被打,一时昏睡不醒。等酒醒自会好转。

    郑公子等人送苏通回家,苏通的妻子亲自迎出门来,却是个长相清秀气质贤惠的小家碧玉妇人,见到丈夫一身酒气还被打得遍体鳞伤,那妇人颇为心疼,问明情况。妇人让家仆背苏通进门,临别对郑公子等人千恩万谢。

    离开苏府时,郑公子突然没来由地说了一句:“苏兄可是娶了一房贤妻啊。”

    沈溪心里犯嘀咕,果然这时代士子的作风品味与众不同,都喜欢赞叹别人的妻妾。之前苏通表示郑公子娶了一房美妾,现在郑公子又羡慕苏通家有贤妻,半斤八两,都不知道他们除了作学问之外,是在琢磨些什么东西。

    紧赶慢赶,沈溪好歹在入夜前回到药铺,周氏又是一顿数落。最后还是惠娘帮忙说和两句,周氏才作罢。

    ……

    ……

    几日后,正好学塾休沐,这天沈溪早早准备好画笔和颜料,前往教坊司为碧萱作画。

    到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想明白,事情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玉娘的理由,是叶名溯曾对她有所言及。

    叶名溯最初见到幼学琼林和沈溪送的那幅画后,就对他很留意,或者是曾经问了字画店的苏掌柜,从那里得知一些情况,再加上叶名溯自己的一些调查,得出所有字画均出自沈溪之手,而且是赝品这么个结论。

    这解释看似合情合理,但沈溪却觉得事情远没那么简单。

    叶名溯是宁化知县,不可能有那么多闲心关心个小娃娃的事情,再者以沈溪对自己作赝的自负,相信叶名溯追查不出什么。这似乎足以说明,玉娘那番话完全出自试探,不管那两幅画是否沈溪所作,又无论是否赝品,沈溪都不敢让外人知晓。

    从这点上,沈溪就知道这玉娘为人处世有多老辣。

    “只是让我画幅画,至于如此吗?”沈溪在去教坊司的路上,还在那儿自怨自艾。

    当初沈溪作赝,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也知道作赝被人查出来后果很严重,但那时家境实在是没办法供他读书,他只是想赚点儿钱让全家人有个出路。若非他去画,不会因此而结识惠娘,不会有银子租院子,让两家人从相识到相知,更不会有银子为老爹开茶肆,因此做起说书的行当,继而想到印刷说本和连环画这么好的赚钱点子。

    沈溪在这件事上从未后悔过,只是旧事重提,他还是感觉自己的短处被人拿捏住了,这或许会对他日后做事有所掣肘。

    沈溪最担心的是玉娘言而无信,但不知为何,他对出身风月之所的玉娘,却颇为信任。或者是那日玉娘与高崇的一番针锋相对之言,令沈溪对这女人改变了看法。

    沈溪本来可以从****偷偷摸摸进教坊司,但他一想,自己是正大光明来的。又不是做贼,何必遮遮掩掩走****?

    他大摇大摆进了教坊司正门,此时刚过中午,里面没什么客人。连头戴绿巾的知客都有些无精打采。

    知客见到沈溪进来,依稀觉得眼熟,上前询问,沈溪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沈公子请到楼上等候,小人这就去请玉娘出来。”

    知客匆忙往后院去。沈溪才知道玉娘并没住在这四周的小楼里,而是在后院另有住所。沈溪刚走上楼梯,玉娘已经进到天井中,抬起头看向站在二楼围栏前的他。

    “沈公子果然信守承诺。”玉娘上得楼来,对沈溪聘婷施礼,或者是职业习惯,她对所有人都这么客气。

    沈溪道:“今日我还要早点儿回去温习功课,请快些开始。”

    玉娘微微颔首,却打量沈溪手上拿着的画笔和颜料,惊讶地问道:“这是……”

    “要作画。普通的毛笔不太好用……这些都是教我画画的老先生专门传授的,没什么问题吧?”

    玉娘笑道:“自然没有,沈公子稍候,我这就去知会碧萱,一会儿就在碧萱姑娘的房间里作画。”

    沈溪只能先等候,见玉娘没下楼,而是到二楼正南方向靠东边的屋子前敲了敲门,很快门从里面打开,碧萱出现在门口。

    另一边的房门也“吱嘎”一声打开,却是当日见过的熙儿在往外瞅。见到沈溪,她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这里的“头牌”,都住二楼。他心想:“难怪那日惊鸿一瞥。正好看到有姑娘出现在二楼窗口,原来那儿本身就是她们的房间。”

    玉娘很快便对碧萱交待完毕,随之过来请沈溪,一起进到房间里。

    屋子布置得素朴雅致,一点儿都不像是风月场所的闺房,倒好像是一间客栈的上等客房。

    入目处不见红绿这些鲜艳之色。唯一与客栈房间不同的是,里屋有一方梳妆台,上面摆着铜镜,但却没有胭脂水粉,只有一条眉笔。

    “碧萱姑娘爱干净,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玉娘笑道,“她还在里面换衣服,奴家这就让人送些茶水点心过来。”

    说完玉娘转身出门。

    只剩下沈溪和碧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沈溪颇为尴尬。

    他毕竟才是个十岁少年,这里屋和外屋之间连道门都没有,虽然碧萱换衣服是在里屋的屏风后面,但他只需走上几步,就可以进去将屏风掀开。

    这种旖旎的场合,沈溪只能尽量收摄心神,但里面换衣服窸窣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引人遐想。

    不多时,碧萱换好衣服,以一身粉绿色的束腰襦裙走出来,从装扮上来说比那日多了几分轻快明媚,少了一点质朴,却也把女孩子的体态完美地展示了出来。

    “沈公子安。”

    碧萱走出里屋,到了桌前,恭敬地对沈溪行礼。

    沈溪赶紧起身回礼,不知该说点儿什么才好。

    此时玉娘亲自端着茶水和点心进来,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碧萱初来乍到,尚不适应这里,却不知沈公子乃是未成年的少年郎,也不习惯这等场合。你们这一见,倒像才子佳人初识一般,姑娘羞臊,公子拘谨。”

    玉娘连调笑的话,都这么不着痕迹,信手拈来。

    沈溪还没说什么,碧萱已然面颊微红:“玉娘取笑了。”

    玉娘把茶水和点心放下,意思是沈溪可以随意取用,但沈溪哪里是来享受的?他把画笔和颜料归置好,问道:“不知玉娘可有将画架和画纸备好?”

    玉娘笑道:“沈公子还真是敬业,这才刚来,就准备开工了?也好,我这就让人搬来。碧萱,你站好姿势,让沈公子入画,若你姿势摆得不好,画得丑了,以后很难在这汀州府立足。”

    碧萱轻轻一叹:“落入风尘中,白玉蒙垢,奴不求立足,碌碌终生或许更好……让玉娘费心了。”

    **********

    ps:第一更!

    天子想参加18日的历史战力比赛,但创世那边的订阅不足,若是有能力且在创世和qq书城有账号的,可否帮天子订阅一二?

    当然,大家支持正版已经很不容易了,天子不敢奢求,大家有心就好。

    今天继续爆发,报答大家的大恩大德!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