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八章 小萝莉长大了
    熙儿愤愤不平地去了,就算她心怀不满,却无计可施。这画人物肖像的技术系沈溪独有,别的画师没他这么高超的画艺,再加上沈溪本就不靠画画维持生计,物以稀为贵,沈溪要定价几何,那是他的自由。

    卖方市场,强求不来!

    沈溪却在琢磨,熙儿说现在没钱,回头就能得来五十两银子,按说这可不是笔小数目。汀州府毕竟不是两京和苏、杭繁华之地,而她又不是什么天下闻名的才女名妓,就算是苏通这等出手阔绰的客人,给她二两银子的赏钱足够令她欢天喜地,要赚到五十两,那可能非要卖艺也卖身不可。

    就算卖身,在教坊司高抽成的前提下,她能不能分到五十两还是个问题。

    但这不是沈溪所需要操心的事,若熙儿真能给他五十两银子,他并不介意画幅画,宫廷画师画幅肖像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玉娘倒也言而有信,沈溪画完碧萱的肖像画,她果真不再说及旧事。玉娘让人准备了菜肴,且让碧萱陪沈溪喝茶聊天。

    碧萱到汀州府接待的第一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溪,虽然沈溪这次过来身上分文未带。

    “沈公子,奴家以茶代酒,敬您一杯。”碧萱拿着茶杯,喝酒一般,掩着樱桃小口,将一杯茶饮下。

    她以茶代酒,沈溪何尝不是?

    两个不能喝酒的人,名义上一起吃酒,说起来多少有些荒诞不经。

    玉娘时常进来作陪,还亲自往里面送酒菜,时不时搭茬,想套沈溪的话。她本以为自己年老成精。从小孩子嘴里获取讯息应该很容易,但沈溪却三缄其口,外人知道的,他不介意再说上一遍,别人不知的,休想从他嘴里得到只句片言。

    倒是沈溪问了玉娘一个问题:“……玉娘。我听人说,头些年汀州府地面上,曾有一些落罪官员的亲眷流落民间,不知玉娘可有听闻?”

    沈溪没有说得太直白,他想从玉娘口中探问一下林黛母亲的下落。

    那是小萝莉一直牵肠挂肚的事情,沈溪曾让惠娘帮忙从商会打探消息,但商会中人跟官府向来很少交集,这两年也未曾打探到什么。

    倒是玉娘,本身就是官家中人。再加上这教坊司迎来送往,从来都是探知消息的好地方。

    玉娘想了想,似乎想到什么,但旋即又摇头:“沈公子见谅,奴家并未听闻。”

    沈溪没有办法。

    才刚认识,就算给人家作了幅画,以玉娘的心智也不可能对他推心置腹。

    沈溪出来久了,怕回去被周氏怀疑。没多做盘留就起身告辞,碧萱亲自送他到教坊门口。目光中带着一些复杂的神色……并非是眷恋。

    沈溪虽然具备风流倜傥公子的一些特质,诸如文采,相貌也颇为不俗,但沈溪毕竟只是个十岁孩童,距离她意中人的条件缺少了最基本的东西,那就是年岁。

    就算她再欣赏沈溪。也不会拿个十岁孩子来作为理想中可依托终生的对象。

    本来她怕的是在教坊司被老牛啃了嫩草,现如今,她自己倒先盯起人家英俊不凡的少年郎,她自己想起都觉得可笑。

    等沈溪走了,玉娘走过来。含笑问道:“碧萱,你觉得这沈公子如何?”

    碧萱有些失神,听到这话面色一红:“玉娘说的什么,我不太懂。”

    “装什么糊涂啊,问你沈公子的才学为人,你以为是让你私会情郎?”玉娘轻笑着,“就算你想,人家怎会看上你?府试的案首,将来的秀才公,应该能中举人取进士,况且……岁数摆在那儿呢。”

    碧萱轻轻一叹,道:“如同玉娘所言,只可惜他是个少年郎。”

    玉娘也略微叹息:“这沈家公子,将来必定是让万千女儿家相思牵挂的人物,你莫多想,你与他之间……”

    碧萱嘴角涌现一抹苦笑,言辞中带着几分凄凉:“有些话不用玉娘点醒,我知道分寸。他与我,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本非一路人。”

    ……

    ……

    沈溪去教坊司,本来就是瞒着家里人,因为周氏做月子,药铺上下都很忙,没人理会他。

    可有些人他还真瞒不住,比如说林黛和陆曦儿。

    沈溪刚带着他的画笔和颜料回到药铺后院,陆曦儿就缠上来问道:“沈溪哥哥,你去哪里了?也不陪人家玩。”

    “这不回来了吗?玩什么啊?”

    沈溪说着话,把东西找地方放好。

    由于现在沈溪不常去印刷作坊,加上药铺需要堆放的东西越来越多,周氏产下双胞胎后,惠娘便做主把紧邻药铺的院子租了下来,沈溪看到地方够宽敞,便在其中占用一间屋子作为“实验室”。他把所有绘画以及作赝的工具,还有各种实验用具用品都放到了里面,由于房间总发出一些怪味,除了他外人很少进去。

    等从房间出来,沈溪对陆曦儿叮嘱一番,不准她把事情告诉惠娘和周氏。

    林黛撅着嘴问道:“又在外面做坏事了?”

    沈溪抬起头看着生闷气的林黛,没好气道:“我是帮你出去打听你娘的下落。”

    林黛眼睛一亮,惊讶道:“你……你没骗人吧?我娘她……”

    沈溪作出噤声的手势:“娘在里面休息,你总不想让她知道吧?等晚上睡觉时,我告诉你。”

    沈溪故作神秘,也是想堵住林黛的嘴,林黛有事相求,就不会随便去嚼舌根子了。

    果然这招很管用,林黛一下午都没怎么说话,总是跟在沈溪身后进进出出,比陆曦儿还要粘人。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沈溪刚从后院漱洗完上楼,进到房间,林黛端着水盆上来。耷拉着头,却不好意思开口,踌躇一番才对沈溪道:“给你水,洗脚。”

    “我在楼下都洗过了,你送水来是不是晚了些?”沈溪笑盈盈问道。

    “哼。”

    林黛小嘴一撅,把水盆放下来。“爱洗不洗,熙儿她还在下面缠着孙姨,快把我娘的事告诉我。”

    沈溪坐在床沿,带着一股得意之色:“为夫现在不想说,除非你说两句好听的。”

    林黛此时别提有多委屈了,但她也知道沈溪的脾气,光央求是没用的,小萝莉走到沈溪面前,拽了拽沈溪的衣服。又晃了晃他的胳膊,见沈溪不为所动,她只好把头凑过来,在沈溪的脸上亲了一下。

    沈溪这才释怀,笑道:“看在娘子这么心疼人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吧。我从官方人士口中打听到一些消息,就是教坊司,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听那里的人说。头几年,的确是曾拿过几个逃走的钦犯家眷。但岁数和相貌都与你娘不符……你娘应该没事,可能现在在哪户大户人家做工,没人知道她的过去。”

    林黛可怜巴巴地问道:“真的吗?那娘……为何不来找我?”

    沈溪这时候也只能骗林黛让她心安了,小妮子一天天长大,虽然两家人对她都很好,身边还有沈溪和陆曦儿两个玩伴。但小妮子毕竟童年有阴影,沈溪想让她早点儿走出来过焕然一新的生活。

    沈溪叹道:“你想啊,你娘孤单一人,她能顾着自己都不易,又去何处找你?人生都是讲究缘分的。若你们母女缘分未尽,这辈子一定还有机会见到,到时候你就可以好好孝敬你娘了……不对,是我们的娘才是。”

    “嗯。”

    林黛大眼睛里蓄满泪水,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头轻轻靠过来凑在沈溪肩膀上,啜泣了好一会儿,才擦干眼泪。

    小妮子要强,就算她心里难过,也不想把自己懦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一会陆曦儿就要进来,她更不想在陆曦儿面前服软。

    到晚上休息时,陆曦儿嘻嘻哈哈总是缠着沈溪讲故事,而林黛则在旁边多愁善感地发呆。

    夜深人静,林黛似乎做起了噩梦,头上冷汗涔涔,沈溪几次起来帮林黛盖被子。

    最后林黛无意识地把头靠过来,直到把手搭在沈溪的身上,觉得似乎有了依靠,才沉沉睡了过去。不过如此一来,沈溪面对“两面夹击”,一宿下来,身体很不舒服。

    第二天早晨,沈溪被陆曦儿一阵“咯咯”的笑声吵醒,却是陆曦儿去了隔壁惠娘的房间,正在跟她母亲撒娇。

    沈溪起来穿衣,却见林黛早就醒了,此时林黛脸上带着一抹奇怪的神色,坐在她睡觉的位置一动不动,就好像一尊小佛像。

    沈溪一看就知道有事发生,以前林黛尿床的时候也曾有过这般表情,可这两年随着年岁增长,林黛已经再也没出现过尿床的情况。

    那就是……

    沈溪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个小姑娘家,早晚有一天会经历这一步吧。

    沈溪还不太确定,但他很识趣,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穿好衣服出了门。走出几步后又蹑手蹑脚折返过来,要查证一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在沈溪走了后,林黛马上从床上跳下来,一把将床单扯下,上面一大块红色的印记。

    小妮子非常紧张,往门口瞧了瞧,确定没人后,她把床单直接塞到怀子里想转移“赃物”,但她发觉床单实在太大,塞进肚子好像孕妇一样,走下楼一定会被人瞧见。

    “小郎,你在干什么?”

    就在沈溪偷看得不亦乐乎之际,惠娘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但让沈溪吓了一大跳,里面的林黛身体一颤,不敢置信地回过头,正好跟沈溪四目相对。

    “没什么,我就是刚才出门的时候把头给撞着了,揉揉脑袋再下楼。”沈溪随便找了个借口。

    惠娘点点头,未及细问便带着陆曦儿下楼。

    等母女二人走了,林黛一脸愤怒地走到沈溪面前,想大声质问,又不想张扬,刻意压低声音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沈溪摊摊手:“我真的撞着头了,现在有些晕乎乎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咦,怎么床单不见了……哎呀,莫不是你昨天亲了我一口,今天怀孕了?”

    小妮子脸上挂不住,一拳头捶在沈溪怀中,恶狠狠道:“要是敢告诉别人,我……我要你好看。”

    ************

    ps:第三更,同时也是月票满1410票的加更!

    诸位书友大大,喜欢本书就到p和无线客户端、创世、qq书城、手q订阅和月票支持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