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三二章 贼人难防
    首饰和衣服都是女人的命根子,沈溪也没想到自己的画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能让熙儿作出如此巨大的“牺牲”。

    此时的熙儿,几乎是倾家荡产也要为得到一幅画。

    沈溪点头同意。

    熙儿松了口气,等她出门叫丫鬟送画架上来时还在嘀咕:“再不行,难道让我拿肉偿不成?”

    沈溪刚端起桌上的冷茶喝了一口,听到这话险些把茶水喷出来。他心想:“这丫头还真是荤腥不忌啊,此话岂是一般良家女子能说出口的?”

    等画架搬上来,沈溪亲自把画纸固定好,又调好颜料,那边熙儿看起来有几分焦急:“你……你可要好好画,画得不好……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溪提起笔,望着熙儿含怒带怨,一副愤愤然气不过的模样,总感觉少了些美人入画的唯美。

    沈溪摇了摇头,道:“熙儿姑娘,作画讲究意境,你莫不是想把如今这气恼的模样录入画中?”

    “怎这般麻烦?以前有画师来,他们可没你这么啰嗦。”熙儿的好脾气几乎快被沈溪磨没了,她心里还在为失去那些精心收集来的首饰而心疼,对沈溪态度越发不善。

    沈溪笑道:“所以熙儿姑娘才会请在下来,不是吗?”

    熙儿腮帮子绷得紧紧的,道:“算你有本事,不过以后再也不会给你坑本姑娘的机会了。说吧,你要什么意境?我也学碧萱一样,站在窗口远眺风景?”

    沈溪摇摇头:“不行,碧萱姑娘的气质,温婉柔弱,从她身上感受到的是为身世而感怀的忧郁,带着一股淡淡的愁绪,让人望而生怜。但熙儿姑娘却是妩媚中带着柔情似水,更兼有女儿家少见的倔强、不屈,区别很大。所以不能套用一个模式。”

    熙儿仔细考虑了一下沈溪的话,怒气稍微消解了些:“真麻烦,不过你话倒是说得蛮中听的……好吧,你只要说本姑娘怎么做就可以了。”

    “躺倒床上去。睡眼惺忪,倚着锦被,最好是罗衫半解……”

    熙儿当即就摸起个茶壶盖子朝沈溪丢过来,端的是出手狠辣,迅捷无比。沈溪赶紧侧头避开,却还是蹭着脸颊飞了过去,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疼。

    “啪!”

    茶壶盖撞在墙上,直接碎成几片。

    “本姑娘算是看出来了,你存心消遣我,是吧?你怎不让我把衣服脱干净给你看?”熙儿气呼呼地叉着腰,“对了,忘了你还是个稚子,就算本姑娘脱了衣服,你又能奈本姑娘何……”

    就在熙儿气呼呼说话的时候。沈溪飞速在纸上落画。

    沈溪要的就是熙儿眼下这种感觉。

    熙儿骂了一通,发觉沈溪根本不鸟她,气鼓鼓地走上前来,惊讶地发觉沈溪已经在画,正要出言阻止,却发觉画纸上的自己已经成型,且容貌举止都很合乎她的心意。

    “这么快……这是刚才的我?”

    熙儿感觉有些不太对,她刚才明明是叉着腰在骂沈溪,但画纸上的人物,却是立在雕栏玉砌之后手拿小扇的美人。

    沈溪边画边笑道:“在下说过了。作画要的是意境,而非刻板的场景,若将熙儿姑娘刚才的模样落在画纸上,在下就算拿到润笔费。恐怕也走不出这屋子了。”

    熙儿脸上带着几分得意,道:“知道就好。喂,我现在是不是要回去站着,摆出跟你画中人物差不多的姿势?”

    沈溪点点头,熙儿这次却是主动到了床边,当床榻是画中的雕栏一样。站在那儿,脸上带着一股傲然。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想起手上似乎少了把轻罗小扇,赶紧打开柜子找寻,半晌也没找出这么女性化的东西。

    “记得有一把来着,放到哪里去了?”熙儿找了半晌,脸上又露出不耐烦之色。

    沈溪心说,还真是个急性子的姑娘。

    不过沈溪已经不需要模特就可以绘画,笔下出现的是一个带有几分男性化特色的美人儿,虽然是以熙儿为模版,但沈溪笔下的人物却是集才貌与傲气于一身的巾帼英雌。

    沈溪满意地点了点头,把颜料和画笔收好,笑着招呼:“熙儿姑娘,你的画作好了,过来看看是否满意?”

    熙儿一听反应过来,匆忙上前,等她看过纸上的美人儿,脸上先是露出喜不自胜的欣然,但很快沉下脸:“若我说画得不好,你是否再画一张?”

    沈溪道:“若熙儿姑娘肯再出五十两银子,在下倒不介意又画一幅。”

    “小气鬼。”

    熙儿轻斥一句,却笑盈盈把画架上的画纸取下来,拿在手上仔细端详,越看越喜欢。

    沈溪提醒道:“画纸容易破损,熙儿姑娘应早些找人装裱起来,挂在墙上或者是平日里保管好。还有,熙儿姑娘,你看是否……”

    熙儿这才意识到,从这幅画画完开始,她头上的步摇已经不属于她了。她把步摇轻轻取下来,在手上摸索半天,那并非是单纯的不舍,而是带着回忆和哀伤,就好像其中有什么故事一般。

    最后,熙儿把步摇放到首饰盒里,递过来道:“喏,这是你的了,但你得保管好,不能丢了,更不能……弄坏。”

    不能丢了,也不能弄坏?这逻辑……

    沈溪把首饰盒与他带来的东西收拾好,行礼道:“在下已经作好画,告辞了。”

    熙儿看着画纸上的自己,有些精神恍惚,连沈溪所言她都没留意,等沈溪说第二遍,她才清醒过来:“哦,那我让人送你出去。”

    说完,她走过去打开房门,脸上多了几分与碧萱一样的愁绪。

    沈溪想来,大约风尘女子,就算平日里无拘无束,也会为茫然没有期盼的将来而感怀。

    ……

    ……

    沈溪为熙儿画完画回到家中,四处瞥了一眼,最后将首饰盒扔到床下去了,他可不想让周氏知道他得来这么多首饰。

    本来沈溪也想把东西拿去当铺当了,但一想到底是女儿家的东西。等有机会还是把东西还回去,当作是卖个人情。

    本来就是跟熙儿斗气的意思,画一幅画就把人家珍而重之的首饰给悉数换来,有些不好意思。

    一晃眼十几日过去。眼看就到六月底的月考。

    为了方便沈溪参加这次月考,冯话齐特别给沈溪放了三天假,让他可以安心回家把文章作好。

    六月二十八这天,是儒学署放题的日子,沈溪早晨起来。准备吃过饭就到儒学署看题目回来作文章。等他来到药铺后院,却发觉到处都乱糟糟的。

    “小少爷,您不知道,昨晚咱铺子闹贼了。”宁儿走过来,紧张兮兮道。

    “闹贼?”沈溪皱眉。

    要说汀州府年前那段时间,的确是闹过乱贼,家家户户都门户紧闭,但那次贼患并未波及药铺。

    宁儿急道:“奶奶和婶婶正在里面商量事情呢,要不小少爷进去看看?”

    沈溪不想搀和进去,他料想惠娘和周氏在清点损失。本来药铺里就没放多少银子。就算失窃也应该问题不大,而银号和商会总馆那边因为安保严密,一般的小贼进去偷,等于是自投罗网。

    沈溪吃过饭就要去看放题,于是先到厨房找点儿吃食。

    结果到了地头,却发觉冷锅冷灶,沈溪顿时有些不满地看着宁儿:“家里闹贼,又不是闹耗子,不会连米也被偷走了吧?”

    宁儿委屈道:“小少爷,你别怪奴婢。奶奶让我们从早晨起来就清点库房的药材,到现在奴婢也没吃上饭呢。”

    沈溪无奈摇了摇头,刚回到院子里,惠娘和周氏从楼上下来。周氏骂骂咧咧道:“这贼居然偷进我们药铺来了,看来应该在后院养条狼狗,或者找人晚上过来守着门,再有人来,非打断他腿不可。”

    惠娘微微一笑,正好看到沈溪。她冲着沈溪点了点头,这才想起来忘了做早饭:“哎呀,光顾着清点药材,连饭都没做,一会儿铺子就要开门了,小郎还要赶着去儒学暑……”

    周氏道:“没事儿,我们随便对付下肚子就是,憨娃儿打小就不是娇生惯养,少吃一顿饿不死他。憨娃儿,听到没,快去儒学暑看题,回来就进房去做文章。你孙姨说了,这次的考试也会设案首,到时候你再给家里争光。”

    沈溪苦笑了一下,这月考又不是正式考试,取个案首又如何,半点儿实际意义都没有。

    家里没饭吃,沈溪只能先去儒学署看放题。

    因为前后有三天的答题时间,且这次月考只是一篇四书文和一篇五经文,考生并不是很积极。

    沈溪到了府学外面,没见多少人过来,题目张贴在门口右侧的公告栏上,没有截搭题,并不是很难,沈溪记下后就回药铺去了。

    他在路上算了下,做完这两篇文章,最多需要两个时辰,这意味着他做完题起码可以休息两天。

    回去时药铺已经开张营业,此时惠娘已去了银号,因为时间早铺子里没什么客人,谢韵儿正在跟周氏说事。

    “……姐姐,你说这事情倒是挺稀奇的,贼人来咱铺子,里外人睡得那么死都没发觉,连奶娘和守夜的秀儿都一点儿风声没听到。这贼的手法这么高超,可为何咱就没什么损失呢?不是说贼不落空吗?”

    听到谢韵儿的话,周氏也在犯嘀咕:“我也挺纳闷儿的,这贼难不成是家贼?”

    说话时,周氏自然看向柜台前的小玉。

    就算小玉平日里不太爱说话,此时她也赶忙辩解:“婶婶,您别这样看我,我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偷家里的东西。”

    沈溪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从早晨起来就觉得不对劲,不知为何头那么疼,一直无精打采的,现在他反应过来,莫非是昨晚“着了道”?

    他什么话都没说,以回家去做月考题为名,匆忙跑回后巷的院子。刚进到房中,他首先去看床底下,果然不出所料,本来被他随意扔在床底下的首饰盒不见了。

    **************

    ps:第二更!

    恭贺“迎风发很乱”大大晋级本书舵主!今天貌似月票有些乏力,天子特意召唤一下,么么哒!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