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三九章 射覆
    沈溪没料到熙儿的这么有胆色,竟然敢把步摇公然戴出来,虽说这步摇以前属于她,但现如今是“赃物”。,

    若报官的话,回头自己把事情抖出来,她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但仔细一想,现在自己既没证据表明步摇曾属于自己,也没证据证实她曾光临自家院子将其“偷”走,要是她跟某家当铺的人认识,就说某年某月在当铺里典押过步摇,估计还真拿她没办法。

    有恃无恐啊……

    “苏公子,奴家敬您一杯酒。”

    熙儿脸上带着一股柔情蜜意,一双深情的眸子望着苏通,简直要把苏通的魂都给勾走了。但在苏通伸手接酒,顺带想摸摸她小手的时候,熙儿却巧妙地躲开,脸上露出羞赧之色,将苏通吊得胃口十足。

    “苏公子怎能对奴家轻薄无礼呢?”熙儿头低着,稍稍嗔怪一句,却不像是在怪责。

    苏通哈哈笑道:“你看,是我刚才不小心,并不是有意轻薄熙儿姑娘。”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沈溪也没办法,他只是笑了笑,拿起面前桌几上的茶杯。还没等他把茶水入口,苏通道:“熙儿姑娘,不妨你敬沈公子一杯茶,在下听闻你们之间曾有一点儿小小的误会,不妨看在下的面子,冰释前嫌如何?”

    熙儿抿嘴一笑:“奴家哪里敢跟我们的小案首有什么误会呀?却说他那天来给奴家作画,奴家银子不多,沈公子画得也就不太好,回头我还要请他到我房里稍微修改一下呢。”

    一句话,惹来在场众多士子的艳羡。

    沈溪能去女儿家的闺房作画,那是何等荣幸?

    关键是进闺房不花钱,反而要熙儿出钱,他们不禁想,要是我能进去,那是多么唯美的画面……

    郑谦赶忙追问:“熙儿姑娘。不知沈公子作的画如何?不妨拿出来一瞧,说不定,我们也可为熙儿姑娘效劳呢?”

    听说进熙儿闺房作画,不但不花钱还收钱。连郑谦这样不缺钱的公子哥也饶有兴致。

    熙儿敛身起来,微微笑道:“郑公子的好意,奴家心领了,但奴家……毕竟是女儿家,不能轻易让男子进闺房……”

    郑谦是聪明人。这话他一听就明白了。

    沈溪可以,那是因为沈溪纯粹就是个小屁孩,进去什么都做不了,他郑谦则不同,以他的年岁,进了女儿家闺房难保不会“胡作非为”。

    苏通笑道:“郑兄别多心,看来熙儿姑娘只信我们沈老弟的画技,有机会可一定要好好见识一番。”

    一句话,就把这件事带过去了。

    之后,与熙儿一起进来的姑娘过来敬酒陪酒。熙儿则回去抚琴,酒宴在轻松的氛围中进行。

    酒过三巡,苏通突然感慨:“沈老弟,你文章作得极好,就说上次府学考校,你的文章可被府学教谕抽选为三十篇范文之列,在童生中传阅,可真让为兄羡慕啊。”

    虽然沈溪在六月底的月考中发挥不太理想,但也名列前三十,而以汀州府每年录取秀才大约五十人的数量。也就是说沈溪以这个成绩,在明年的院试中就能通过。

    当然,这毕竟只是模拟考试,跟最后的正式考试区别很大。当不得准。

    沈溪显得很谦虚:“苏兄太抬举我了,其实苏兄的才学远在我之上,这次不过纯属意外。”

    苏通笑道:“沈老弟太过自谦,不过光从这次考校中就能瞧出来,明年的院试可是高手辈出啊,若不努力的话。可能明年的院试就要折戟沉沙了。”他的一席话,得到在场众多士子的赞同。

    本来苏通自认才学很好,府试考了个第三,偏偏月考时他的文章连前三十名都没排上,这让他有些懊恼。

    汀州府以往平均每年府试大约有百人通过,光是长汀县一地,未考上秀才的童生就有七八百人之众。

    这些人平日干的事情就是穷经皓首苦苦钻研八股文,研究府学教谕、训导和嘱托的喜好,有的已经参加月考几十次,这等“老油条”想不被府学的官员赏识都难,可一到院试,这些人就被打回原形。

    这也是老童生总是怨天尤人的原因。

    我月考回回名列前茅,一到院试,就是不被录取,这不是考官有意针对我是什么?

    正说话间,厅门再次打开,却见碧萱一身淡雅的襦裙,缓缓步入宴客厅,与她一同过来的是脸上堆满笑容的玉娘。

    “碧萱姑娘来了。”

    碧萱的到来,马上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虽然从姿色上说,碧萱未必比熙儿更加出色,但奈何新人胜旧人,这些士子也都有喜新厌旧的心理,再加上碧萱所表现出来的是娟秀和文雅,身上有股淡淡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似乎更满足这些人猎奇的心理……越是冷傲的女人,越激发男人征服的欲望。

    苏通刚才还跟熙儿眉来眼去,现在见到碧萱,就好像猫闻到鱼腥味一样,顿时将熙儿冷落一边。

    熙儿琴曲弹完,出奇地没有得到一句赞赏,当下略带羞恼地在沈溪和苏通这一桌前跪坐而下。

    “小女子见过诸位公子。”

    碧萱欠身行个万福,眉宇之间透出的温婉与清秀,让人怦然心动。

    苏通笑着起身相迎:“碧萱姑娘多礼了,来,过来一同就坐。”

    熙儿在旁边看着,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刚才还被捧着供着的花魁,现在就被人弃如敝履,她哪里能甘心?当下嘴上嘟哝:“男人都这样?”

    好像在自言自语,其实以她的声音,也只有靠她最近,而且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碧萱身上的沈溪能听到。

    沈溪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细声细语:“可不是?”

    一个如同自言自语地问,一个就报以自语般回答。

    沈溪刚出口,熙儿侧过头瞪了沈溪一眼,目光好像在说:“回头找你算账。”

    碧萱显得很拘谨,苏通想伸手扶她。她往后退了一步,另一边玉娘迅速挡到了前面,笑颜如花:“苏公子,碧萱这几天刚谱了个新曲。想弹奏给诸位听听,品鉴一番。”

    苏通惊讶地问道:“哦?碧萱姑娘还会谱曲?那我们可要好好听听才女的琴曲。”

    碧萱再行礼道:“苏公子抬爱。”

    在玉娘授意之下,碧萱没有上来陪酒,而是走到另一边的琴桌后面,苏通悻悻然坐回原位。

    碧萱开始弹奏她自己谱写的琴曲。优雅是优雅,但在沈溪听来,仍旧是靡靡之音,或者是缺少人生阅历的缘故,她所谱写的琴曲,让人听来总觉得一股子凄凉哀怨的意味,少了些灵动。不过对于苏通和郑谦等人来说,这琴曲实在美妙得紧。

    一曲终了,在场之人无不鼓掌叫好,碧萱脸上满是恭谦之色。并未起身过来。

    苏通看得有些心痒难耐,侧目对玉娘道:“劳玉娘请碧萱姑娘过来饮杯水酒如何?”

    玉娘面带歉意:“苏公子见谅,碧萱她今日身子不适,不能饮酒。”

    苏通不由皱眉,玉娘拿姑娘“身子不适”来搪塞客人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不信这么巧,回回都能让他碰上。

    苏通脸上带着些微不满:“哎呀,玉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碧萱姑娘今日不能陪酒,你还让她出来。这不是诚心要扫我们的兴吗?”

    “这个……”

    玉娘想了想道,“不妨让碧萱和熙儿一起,还有在场的姑娘,与在座诸位公子一起玩一些小游戏。以添诸位公子酒兴?”

    苏通一听来了兴致:“愿闻其详。”

    玉娘道:“射覆?”

    所谓的射覆,就是让人在木匣或者是扣起来的碗碟里放一件东西,让人来猜,设题之人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若最后谁能射中题目的话,别人就要罚酒一杯,而设题的人则自罚两杯。

    藏钩、射覆、行令。集参与性和娱乐性于一身,一直是历朝历代酒宴中常备的娱乐项目。射覆讲究经验和头脑,懂得把握询问问题的准确性,也有不问问题的,让众人自己“起卦”,通过阴阳五行之术来射中题目,写在手上或者纸上,然后一起开题。

    苏通听到要玩射覆,先问过在场之人的意思,这才道:“射覆也无不可,只是碧萱她不能饮酒,总要设一点彩头才好。”

    玉娘显然早就有打算,闻言笑道:“这是自然,不妨如此,让碧萱她来设题,若诸位公子射不中,就自罚酒,若射中的话,就让碧萱以贴身之物作为回报,如何?”

    听到玉娘说“贴身之物”,苏通等人顿时感觉意气风发。

    女儿家的贴身之物,如同定情信物一般,谁能拿到一两件,那以后或者就能进碧萱的闺房,共度良宵……

    沈溪却觉察到,这又是玉娘的营销手段,说贴身之物,随便拔个荆钗就是贴身之物,又不是真正的“贴身”。

    这种事情,完全就是个噱头,却很容易让在场士子“想歪”。

    “好。”

    苏通非常痛快地答应下来,“不过在下也有个小小的要求,不妨让在场的姑娘同时一起来射覆,由她们分别设题,若被谁射中,那她们也要拿出一件贴身之物相赠,不知如何?”

    熙儿一听马上反对:“苏公子的提议实在太过唐突,奴家可什么都没准备呢。”

    一句话,等于是说漏了,她没准备,也就是碧萱有准备。可能碧萱身上准备了一大堆的“贴身之物”,就等着一晚上慢慢输。

    玉娘责怪地瞪了熙儿一眼,熙儿马上住口不言。

    苏通笑道:“没准备才够真实,我们或者还能得到熙儿姑娘的珍藏于身上的一件东西呢。”

    ****************

    ps:第三更!同时也是月票满1560票的加更!恭喜ye露迷ng大大晋级本书舵主!天子向您致敬!

    谢谢大家的关心,早上起来天子感觉身体好多了,今天全力以赴码字,争取能打破以往天子的更新记录!

    求月票、打赏、推荐票和订阅支持!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