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五七章 回乡探亲
    因为沈溪年底的月考没考好,使得沈溪年假这段时间被关了禁闭,周氏怕他偷跑出去,不但让林黛每天在外面看着,还不定时回来抽查。

    到了最后,林黛索性搬张小板凳坐在门口,好像个小门神一样,如果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马上就敲门提醒沈溪,让沈溪早作准备。

    周氏要进来查看,通常会先让林黛走开,再****开门,这段时间足够沈溪把他捣鼓的东西藏起来。

    偶尔沈溪也会从窗口爬出去走走,这书房最大的好处,是南北通透,即便正门和通往卧室的偏门锁上了,但却可以通过窗户进出。

    与前窗面向中院不同,后窗出去却是后院,白天家里除了他跟林黛外没什么人,进进出出不会有丝毫阻碍。

    这状况一直持续到过年前两天,周氏到底不是铁石心肠,到腊月二十八,她终于给沈溪放假,让沈溪可以出来走走,但每天还是要有两个时辰温书。

    年底商会很忙,为了在周边府县还有省城开商会分馆和银号分号的事,惠娘需要上下打点,临近年关又要给府、县两级衙门和商会会员家里送礼,她早出晚归,曦儿这边索**给周氏和谢韵儿帮忙看管。

    可毕竟药铺这边也很忙,陆曦儿只能跟宁儿玩,但宁儿对照顾小主子没多少耐心,背地里甚至会给陆曦儿甩脸色看。

    陆曦儿根本不喜欢宁儿,而别的丫头又要帮忙打理药铺,又要帮奶娘胡夫人照顾沈运和沈亦儿,根本没时间照看她。

    沈溪得脱自由,最高兴的要数陆曦儿,本来她还想趁着放假跟沈溪好好玩,但沈溪之前被关禁闭,连她都不许到沈家走动,而林黛又要当门神,平日里在家早晨起来。就跟着宁儿到药铺后院,一个人形单影只。

    药铺后院的房间,除了厨房、厕所和一间守夜房外,其他都被改造成堆放药材的仓库。她也少了地方玩,只能上楼到她原来的房间,看看连环画,又或者摆弄点儿沈溪以前给她做的小玩具。

    “……别顾着玩,多教曦儿写字!”

    周氏让沈溪出来。也不是放任他到处走,而是要他教两个小萝莉读书写字。或者周氏还在生林黛的气,觉得沈溪考得不好,有很大程度是因为被林黛带坏了,她对林黛的态度,比之前更显冷淡。

    林黛见沈溪要给陆曦儿“上课”,她在旁边搬张小板凳过来准备一起学,周氏把手上盛着药材的簸箕放下,冷声道:“先把药材拣完!”

    林黛只好低下头继续拣药材,小脸苦哈哈的。但也不敢有丝毫不满的情绪上脸,免得被周氏看到又要斥骂。

    沈溪在旁边看了,心想:“老娘的脾气没改啊,只是转移目标了。可怜的小妮子……”

    终于到了除夕这天,谢韵儿难得家里人团聚,没有留在药铺这边过节,沈家也是一家六口团聚,而且过年之后,沈明钧夫妇要带着沈溪和林黛回宁化探亲,惠娘这边显得落寞了些。但惠娘毕竟有女儿陪伴。身边还有五个丫鬟,并不会很孤单。

    春节当天,沈溪一家上路,毕竟一来一回要五六天时间。再加上准备在宁化城里住上个三五日,回来起码得正月初十以后了。

    惠娘特别准备了一些礼物,当作她对李氏和沈家人的一点心意。

    “姐姐早些回来。”

    临别的时候,惠娘把她抱着的沈运交给周氏,一脸的不舍。姐妹二人相处时间久了,比亲姐妹更亲。除了挂念周氏,其实她更舍不得沈溪。

    周氏叹道:“好些年没回去,家里那边催得急,不能陪妹妹你了。初六开市送穷没法陪你,不过上元节前定能赶回来,一起过个元宵佳节。亦儿那边,妹妹你要多照顾些。”

    周氏这次回宁化,由于奶水不够,会把女儿沈亦儿留在府城,但十郎沈运怎么都得带回去给老太太看看。

    毕竟是沈家孙子,自打出生以来,老太太还没见过,她也要尽一点儿媳妇的责任,不能总以生意忙为借口滞留府城不回。

    本来惠娘想让胡夫人跟着一起回宁化,但胡夫人又有了身孕,没法行远路,所以这一路上,周氏得亲自哺乳。

    一番依依不舍后,沈家人上了马车,陆曦儿早已躲在惠娘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一行一共两辆马车,沈家人一辆,由沈明钧赶车,沈溪坐在外面看风景,周氏抱着儿子,跟林黛待在车厢里。

    至于后面一辆,则是由宋小城赶车,车厢里坐着的是絮莲,这次宋小城也想新年回去跟絮莲家里提亲,毕竟两个人都老大不小,二人出来属于“私奔”,现在宋小城也算是事业有成,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这次宋小城回宁化还有个目的,就是把之前联络的宁化地方的小势力给整合,在宁化设车马帮分舵堂口,此番宋小城是以车马帮大当家的身份回去的。

    两辆马车刚到城门口,就觉得有些不太寻常,本来春节期间城门应该防备懈怠,毕竟大过年的,日上三竿才会开城门,下午老早就又关门了,进出的无非是一些走亲访友拜年的。可这一年正月初一的城门,官兵层层把守,路过的人不但要交上路引,甚至还会被搜身。

    “……官爷,您看我们,这车上有女眷,行个方便吧。”沈明钧有些着急,他的夫人还有未来儿媳妇都在车上,后面还有宋小城的未婚妻絮莲。

    那当兵的很蛮横:“搜的就是女眷,下来!”

    一声厉喝,两辆车里的所有人都要下来接受检查,不过好在有三姑六婆在城门旁边的一间临时搭建的草棚里检查,而且官府的人认识宋小城,当得知这是商会的马车,还有眼前看似朴质的汉子乃是商会背后的沈家人,衙役马上客气了很多。

    这些衙役在救灾时跟着惠娘跑前跑后,事后也得到商会不少好处,就算平日里再吆五喝六,对商会那也要客气相待。

    “哎呀,这是六爷啊,你看我这眼神,居然您大驾都没认出来,最近生意可好?”衙役前倨后恭,简直把宋小城当爷爷一样捧着。

    宋小城笑道:“我生意好,你生意可就没得混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衙役有几个过来的,宋小城递了点茶钱过去,几个衙役都是千恩万谢,连搜查也仅仅只是例行公事。周氏带着林黛和絮莲只是进草棚里去了一趟,马上就出来了,可能连身子都没被婆子碰。

    衙役骂骂咧咧:“前两日,衙门里遭了贼,安知府有几件家传宝物失窃,这大过年的也不让我们安生。那日里有个弟兄被贼人打晕,醒来后说出手的是个娘们儿,这事儿就更加稀奇了,这弱质妇人还有出来做贼的?竟然敢偷到官府,真是活腻了!”

    宋小城只是随便一问,现在他这个车马帮大当家,属于“匪”,但却是洗白的匪,官匪一家,他宋小城不再是原来一个工头兼小混混,已是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跟官府打好关系,不但商会如此,连车马帮同样如此。

    “有什么事,只管去差遣我们帮里的弟兄,有消息,一定告诉你们几位。”宋小城拍着胸脯道。

    宋小城扯着马缰,与衙役有说有笑出了城门,这才重新上车,两辆马车同行。

    走出一段路,车厢里的周氏才嘀咕道:“这小子,混得倒有几分人样。”

    沈溪笑道:“娘还没见六哥在车马帮里的派头呢,比街面的坊甲和集头牛多了。”

    周氏一手抱着儿子喂奶,另一只手伸出来拍了沈溪脑袋一下:“别废话,路上多看书。小城再有本事,也是跟你孙姨做事,什么事不还是听你孙姨的?”

    沈溪把书拿起来,马车摇摇晃晃,根本看不清字,他只好大声朗读,反正周氏不认字,根本不知道他手上拿的什么书,只要他似模似样地读出来,周氏就当他是在用功。

    出城不远,到了岔路口,有辆马车已经等了些时候。正是沈溪姑父杨家的马车,沈明钧一家要回宁化省亲,那边杨氏夫妇一商量,决定一起回去,只是两家人隔得远,出发时没一起走,商量好在城北的路口等。

    沈溪的姑姑杨沈氏见到周氏抱着儿子从马车上下来,很高兴,过来看着小侄子别提有多开心,姑姑对于侄子很疼惜,到底是沈家骨血,她也算是沈家人。

    “我跟弟媳一起,文招,你跟你爹和孙叔一辆马车。”

    杨文招见到沈溪,流着鼻涕哈拉地就要跑过来找沈溪玩,听到老娘的话,他“哦”了一声,不舍地转头回去。

    杨沈氏高高兴兴进到马车里,虽然之前周氏生龙凤胎后她也过去看望过,但孩子一天一个样,她上次瞧得不是很真切,嫁出去的女人,总不能时常回娘家人这边走,就算同住府城,两家人走动也不是很频繁。主要还是因为惠娘掌握了杨氏药铺六成的股份,连赚钱也分大头,让杨家人耿耿于怀。

    等人上了马车,沈溪依然坐在外面陪老爹赶车,里面传出姑姑和老娘的对话。

    杨沈氏先问候一番,后面的话题,自然回到生意上来,杨沈氏跟周氏在说关于杨氏药铺股份的事。

    随着这几年杨氏药铺在经营成药上实现盈利,杨家人希望通过跟周氏的关系,让周氏帮忙把杨氏药铺股份赎回去。这事情之前说过几次,惠娘虽然有松动,但在价格和成药的细节上一直没有谈拢。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