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六一章 告状
    正月初九,在沈明钧带着妻儿回到宁化县城六天后,一家人终于启程返回汀州府城。

    早前一天,杨文招就被杨家的家仆孙叔带走,跟着父母回汀州府城。

    杨凌和夫妇跟沈明钧夫妇同路而来,却没有一同回去。沈溪猜想,杨凌和夫妇早一天回去,也是想有所准备,在年后官府放告之后,就会去告惠娘和周氏一状,把杨家的产业夺回去。

    虽然沈明钧夫妇回沈家这趟闹出一点不愉快,但李氏似乎很健忘,临走时李氏脸上带笑,亲自带着一家人送出门口,几天都没怎么露面的沈永卓也出现在送行的人群中。

    头年里,沈永卓回到宁化之后,突然得知沈溪府试得案首,他非常失落。

    作为沈家第三代人的大哥,他本来以为能给兄弟姐妹做榜样,到头来,不但府试没过,连吕家小姐的婚事,也被吕家延后。

    吕家的意思,不能打搅沈永卓考功名,所以想把婚事延后一年,其实主要是想看看沈永卓次年能否顺利通过府试。

    但迫于舆论压力,吕家人那边不敢轻言退婚,而沈永卓虽然不争气,但总算在年轻学子中也属于上进的,以沈溪估计,无论沈永卓能否通过今年的府试,他跟吕家小姐的婚事都会举行。

    毕竟沈永卓老大不小了,吕家小姐那边也拖不下去。

    事情闹砸,会令吕家声名扫地,吕家再想把女儿嫁个好人家那可就难上加难了。

    宋小城则是意气风发。

    回宁化不过几天时间,他不但完成了提亲,连婚事都办妥了。本来宋小城还想请沈家人过去作客当证婚人,但听说沈家这边出了点儿事,他就没敢提。但回到府城之后,谢媒的宴他还不得不请,到时候不但要请沈明钧一家人,还会请惠娘和他一众车马帮的弟兄。大摆宴席。

    “小掌柜,没事吧?”

    宋小城趁着沈家人还在作别的时候,叫沈溪到一边,笑盈盈问道。

    沈溪瞥了他一眼道:“六哥想有什么事?”

    宋小城紧忙摆手:“小掌柜。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就是关心一下你们的家事。絮莲说,不感谢谁,却要好好感谢一下咱小掌柜,等回府城后。小掌柜能不能帮忙……”

    原来宋小城是有事相求。

    宋小城说的,是他将来的住处问题。

    虽然宋小城现在也算是有点儿本事,但以他赚的那点工钱,想在府城买个住的地方太难,但若租地方住,每月花销不老少,虽然两人的工钱完全可以承受,但到底有些心痛。以前他可以跟絮莲分别住在集体宿舍,可现在他跟絮莲成婚,再住宿舍有些不像话。

    宋小城的意思。是想让沈溪帮忙跟沈明钧夫妇商量一下,让他住进原来的沈家院子,也就是药铺后巷那间小院。

    沈溪道:“六哥怎不亲自跟我爹娘说?”

    宋小城苦着脸道:“这不是听说你家里出了事吗?絮莲特别交待,不能打扰沈大哥和沈夫人,所以这事儿,小掌柜帮忙跟大掌柜说说就成了。”

    才刚成婚,宋小城就絮莲长絮莲短的,沈溪暗笑之余,点头应允:“那我回府城跟孙姨私下里说说。”

    宋小城有股机灵劲,他跟沈溪相处的久。又得沈溪吩咐做了一些“大事”,他看得很透彻,沈溪就是惠娘的智囊,在惠娘那里。沈溪说话比谁都好使,这也是他跳过沈明钧夫妇直接来求沈溪的原因。

    ……

    ……

    一行出发三天,正月十一傍晚,抵达汀州府城。

    回到府城第一件事,周氏就是过去找惠娘哭诉,为了不让沈明钧知道。周氏让丈夫早些去印刷作坊帮忙。

    “……妹妹你说,他一家人这般对我,公平吗?”

    周氏很少有软弱的时候,可在这件事上,她觉得非常委屈。连枕边人都不能坦诚相告,只有惠娘才能了解她的苦衷。

    惠娘轻叹:“姐姐当初选择瞒着家里人时,不就料到会有这结果?却不知杨家人从何知晓姐姐的事?”

    沈溪吃着零食,道:“我想,应该是银号的账目被外人知晓了。”

    周氏瞥了沈溪一眼,虽然她平日里对沈溪凶,但她对儿子没什么秘密可言。那天杨沈氏责难她,要不是沈溪出头,她还真不知怎么应答。

    惠娘一拍大腿,恍然道:“你看妹妹这疏忽,怎把这茬给忘了?我本以为银号账目只有内部股东能见到,不为外人所知,就把姐姐那部分给记进去……倒是妹妹的不是。妹妹后面就把账目修改,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周氏叹道:“这怨不得妹妹你,要怪就怪老太太偏心。要不是她把相公的茶肆收回去,结果闹得倒闭收场,我至于跟她隐瞒吗?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不认,那就索性隐瞒到底。大不了那些银子我都不要了,留给妹妹你做生意,以后只要妹妹记着我们,给我们口饭吃就成。”

    惠娘一听急了:“这哪儿成啊?该是姐姐的,妹妹一文钱也不会多要。”

    说着惠娘看了沈溪一眼,补充道,“要不是妹妹认识姐姐一家人,当初妹妹的药铺都没了,如今带着曦儿还不知在何处漂泊。只要姐姐不想说,都放在妹妹这里,妹妹就是拼死也把姐姐的钱保管好。”

    姐妹情深啊……

    沈溪在旁边看着,心想难怪外面会有各种谣传,惠娘和周氏的关系简直好到非同一般。

    普通人家的妇人,见到寡妇躲都躲不及,染了霉运克夫运上身不说,走得近了还容易让自家相公多想,可偏偏周氏待人交心,而惠娘又感恩图报,两个女人就好像上辈子结下的情缘。

    沈溪想,难道老娘和惠娘上辈子是夫妻,老天羡慕嫉妒,故意使坏让她们这辈子投错胎?

    ……

    ……

    正月十三,衙门的放告日,杨家那边就递了状纸到县衙,状告惠娘和周氏联合侵夺杨氏祖业,除了不想用银子赎买股份,反倒攀咬惠娘和周氏一口,说她们联合奸商,故意抬高药材价格,这才令杨氏药铺破产而寻求帮助,最终为惠娘和周氏所乘。

    在大明朝,放告日是在每月逢三、六、九,允许百姓给官府递状纸,但若遇杀人放火这些严重的刑事案件,没有放告时间的限定。

    因为年初衙门也要放假,正月十三也是衙门年后第一次放告,结果就遇上“侵夺旁人祖产”这样一个不小的案子,所涉案之人,还是商会会长陆孙氏,消息很快在汀州府内引起了轰动。

    杨氏为了拿回祖产,也是提前有所准备,本来药铺内有惠娘特别聘请的帐房帮忙管账,但这帐房在头年年底时就被杨家架空,年后杨家更是没让那帐房再去开工。

    这样一来,杨氏无论赚多少银子,不用再支付给惠娘这边,但年底时杨家却以“年底成药生意好”为由,从药厂运了一大批的成药过去。

    因为杨氏卖成药一向是事后结账,等于被杨家坑了一笔银子进去。

    这也是杨家那边早就存心不良。

    本来有些事好说好散,卖成药赚了钱后人家想拿回杨氏祖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本来惠娘和周氏心里有愧,大家坐下来讲道理,以惠娘和周氏的身家,未必便会把这么点儿钱放在眼里。

    可现在杨家却耍阴招,先在沈家老太太那里咬周氏一口,现在更是闹上衙门,就算惠娘和周氏不想争,现在也非要抗争到底,不然别人真的以为是她们姐妹二人设计侵夺杨氏的祖产。

    杨氏那边请了懂行的人递的状纸,惠娘毕竟不懂衙门上的事,只好请人回来询问。

    平日里给人写状纸的人,多少在衙门有点儿关系,按照这些人的意思,应该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这时代,侵夺人家祖产可是大罪,若罪名成立的话,虽然不至于有牢狱之灾,但可能会罚款挨板子。

    这些人的意思,你陆孙氏是女流之辈,有头有脸,又不差这点儿银子,大不了两边协商,把股份还给人家就是。

    或者是杨家那边也看到惠娘这边“不占理”,在正月十六的放告日,杨氏那边加控了惠娘的一条罪行,就是惠娘用杨氏祖传的药方来生产成药,并让惠娘即刻停止对杨氏祖传秘方的侵权,并且将药方归还杨家。

    如果说之前杨家还只是因为争产而使用一些相对合理的手段,但在药方问题上,杨家已经是彻底气急败坏耍无赖了。

    惠娘听到后,以她一向心平气和的心态,也是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莫过于此。

    倒是沈溪给惠娘打个眼色,意思是晚上商量一下。

    在这个案子上,惠娘之前怕耽误沈溪学业,一直没去问沈溪的意思,她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到了明面上,能找别人,为什么还要麻烦沈溪?但现在问题越来越大,如果案子持续下去,不但要把杨氏药铺的股份无偿还回去,还要把药方交出来,再挨板子,她真心接受不了。

    到了晚上,惠娘特别说要留在药铺核算账目,其实是想等沈溪晚上过去。

    直到夜里三更鼓响,四周万籁俱寂,沈溪才从自家摸出来,因为离药铺远了,他这一路紧赶慢赶,遇到更夫和巡街的士卒,还得躲到阴暗的角落等人过去,终于到药铺时,惠娘已经等得非常焦虑。

    上了楼,沈溪把身上披的衣服解开,上来第一句话就道:“姨,你不用担心,我想好怎么应付杨家那边。他们不是告我们吗?我们反告回去,他们在县衙告,我们去府衙告!官大一级压死人。”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