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六六章 菊潭郡主
    沈溪果然在药铺门口见到了先前那“朱公子”所乘坐的马车,进到药铺内,但见谢韵儿问诊之处空空如也,再问周氏,得知谢韵儿正在里面与来客交谈。

    两名彪形大汉把守后堂大门,竟不许沈溪进入,周氏过来拉了他一把:“别打搅你谢姨,回家去。”

    沈溪并不急着走,拿出书本坐到一边,有模有样诵读起来。

    未多时,谢韵儿陪着那“朱公子”出来,二人一同出门,谢韵儿恭送“朱公子”上了马车,这才折返。

    周氏迎上前,满面笑意地问道:“这位公子看起来气度不凡,听口音像是北方来的,可是妹妹京城时的故友?”

    沈溪心想,老娘还就是没死了给谢韵儿说媒的心,难道把谢韵儿嫁出去,她一个人操持药铺就轻省了?

    谢韵儿微微摇头,往外看了一眼,道:“这位并非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沈溪在旁边搭腔道:“刚才我在茶楼里见到此人,她还跟苏公子说话来着,她姓朱,是个女人。”

    周氏骂道:“胡说八道什么,是男的是女的难道老娘会看不出来?”

    谢韵儿赶紧解释:“小郎说得没错,刚才来的……的确是女子,她已出嫁为人妇,但丈夫早逝,此番从京城回南昌,特地为她父亲的病情而来。她身份不凡……乃是一位郡主。”

    听到“从京城回南昌”,沈溪这才释然,原来是宁康王朱觐钧的女儿,被封为菊潭郡主的朱觐钧之女朱烨。

    朱觐钧,初以宁王世子封为上高王,后袭宁王位,为宁康王。

    宁康王在明朝历史上属于平庸的藩王,但他的儿子,也就是继承他宁王王位的朱宸濠,可是在明朝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明朝两个发动靖难的藩王。一个是朱棣,另一个就是朱宸濠,只是朱棣最后靖难成功,坐稳了江山。而朱宸濠发动的“宁王之乱”则只维持四十三天,朱厚照亲征的大军还没杀到,朱宸濠就已经兵败被俘。朱厚照觉得不过瘾,先放再抓,如同猫戏老鼠将朱宸濠玩弄于鼓掌之间。

    最后朱宸濠被贬为庶民。伏诛,连藩国也一并被废除。

    此时的朱觐钧卧病在**,沈溪算算时间,距离朱宸濠继承宁王位差不多还有一两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朱觐钧虽然不至于病入膏肓,但离病死也不远了。

    这次菊潭郡主朱烨从京师回南昌,一来是因她新寡没有依靠,二来是回乡探望生病的父亲,只是因为惦记父亲的病情。偶然想起曾经的闺中好友谢韵儿身在汀州府,这才特地绕道汀州,过来探访一下。

    周氏听了之后咋舌道:“我的天哪,郡主耶,那是多大的官?是不是跟杨家将里面的柴郡主一样,是皇帝的干女儿?”

    周氏对于“郡主”这个称谓有些陌生,她只知道杨家将里面杨六郎的夫人柴郡主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干女儿,与八贤王赵德芳兄妹相称,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谢韵儿微微摇头,对周氏详细解释一番。周氏这才释然:“原来她爹是王爷,怪不得排场这么大,我看那马车,比起咱用的马车宽敞多了。”

    晚上惠娘回来。谢韵儿没走,把下午见到菊潭郡主的详细情况说与知晓。惠娘惊讶不已:“妹妹居然身世显赫的郡主还有来往?”

    谢韵儿叹息道:“当初父亲在京中经常为达官显贵诊治,但女眷染病多有不便,郡主十二岁时受封,曾招我前去问脉,因而识得。后来多有交往。未料她出嫁不久便守寡,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朱烨十五岁及笄嫁人,嫁的是中奉大夫、宗人府仪宾李廷用,但新婚不到一年,李廷用病死,朱烨也成为了**,这次她远道南下来探望闺中姐妹,以女儿身行走多有不便,便以男装而来。

    朱烨只是出身显贵,容貌相对一般,就算是妆扮成男装,轻易也不会被人察觉。

    惠娘想了想,问道:“那宁王染的是何病?”

    谢韵儿摇头道:“郡主这次是坐海船回来,在潮州府换乘内河船只,沿韩江、汀江北上抵达汀州府城,还未探望宁王,但据说……是肺疾,因病情不明,我也不好随便判断,只是开了几味调肺火的药方,都是稀松平常不过的。”

    在谢伯莲为权贵治病有误,谢家因此垮掉之后,谢韵儿深谙为权贵诊病的道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是来问我怎么治宁王的病吗?我就给你开几副所有大夫都知道的药,没什么特别的。

    这方子药性弱,副作用小,吃不死人。就算吃出问题来,所有大夫都这么开,你也赖不到我头上。

    惠娘也明白这道理,点了点头:“妹妹做得对,不过咱药铺里正好有治肺病的药,就怕郡主她……”

    周氏抢白道:“那可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哪里会问咱药铺里有什么药?不说她又怎会知道?”

    谢韵儿摇摇头显得有些不以为然,她明显熟悉朱烨的秉性:“郡主为人谨慎,这次特地绕道来求药,必不会轻易离开,可能会在汀州府盘桓几日,怕是瞒不过。”

    惠娘叹息道:“瞒不过也就罢了……我们把药出去,就算没有治好病,寻常百姓也不会埋怨我们,我就不信堂堂的王爷,还比不了区区草民?”

    谢韵儿脸上带着黯然之色,若惠娘说的话成立,谢家也就不会蒙难了。

    ……

    ……

    第二日,朱烨果然又带人来了,不过这次她不是来问诊,而是直接“买药”。

    朱烨的消息的确灵通,她打听到陆氏药铺有现成治肺病的成药,而且成药明显要比市面上普通大夫开的药方更有效,这次她来连招呼都没跟谢韵儿打,直接奔柜台前买药。

    但周氏昨日里就认得朱烨,吓得一哆嗦,赶紧让小玉把正在忙着为人诊病的谢韵儿给叫了过来。

    “朱公子这不是为难人吗?”谢韵儿脸色很为难。

    朱烨笑了笑,道:“在下听闻,医者父母心。如今家父重病在身,群医束手无策,在下不远万里前来求医问药,竟只得敷衍。四处打听才得知药铺里本身就有成药。在下不过以普通病患家属的身份前来求药,谢小姐有何为难之处?”

    或者是因为谢韵儿昨日的敷衍,让朱烨心中窝火。怎么说是曾是闺中密友,虽说她也知道谢家蒙难的经过,可在她看来。父亲的病比其他事更重要,再面对谢韵儿,也就没那么多情面可讲。

    谢韵儿犹豫了一下,一咬牙:“成药的药方,都是我谢家祖传下来的,若无法治好令尊的病,只管将责任归在我一人身上即可。”她这么说,是想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但其实药铺里治疗肺病的三个成药药方,都出自沈溪之手。她不想药铺被自己招来祸端。

    朱烨笑了笑,让周氏把治疗肺病的成药以及说明书取来,详细问明对症之病以及药效,再问明疗程和细节,又让周氏多拿些罐装的成药,交给带来的侍卫放进几口大木箱里,结清账目后连句告辞的话都没有,就带着成药离开药铺。

    等惠娘闻听消息,想带着谢韵儿上门道歉,朱烨已匆忙离开汀州府。显然朱烨对于父亲的病情非常关心,求到药之后马上离去。

    回到药铺,惠娘埋怨道:“妹妹,你这不是为谢家惹祸吗?难道你们谢家人遭的难还少了吗?”

    谢韵儿忍不住热泪盈眶。没有任何言语。她只是觉得,既然朱烨是她招惹来的,这责任就必须由她一个人来背。

    周氏在旁想劝,又不知怎么开口。

    沈溪倒是笑了笑,道:“听姨的意思,好像我开的药一定会吃死人似的?可平日里也没听说谁吃了咱的药出问题啊。”

    惠娘叹道:“小郎。你怎么连这点儿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咱连病患都没见到,生的是何病都不知,这就把药了出去,很容易出问题。”

    沈溪说这话其实是想安慰正在伤心难过的谢韵儿,谁知道被惠娘这一说,谢韵儿更加担心了。

    等沈溪使了个眼色,惠娘才反应过来,转身道:“妹妹别多心,咱平日里成药得那么好,连外地客商也从我们药厂进药回去高价倒,就因为咱的药针对范围很广,而且特别有效。王爷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有老天庇佑,定会吉人天相。”

    谢韵儿明白惠娘是在安慰自己,心里又担心家人,一时觉得委屈,靠在惠娘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要说谢韵儿也算是坚强的女人,从谢家蒙难开始,她所做的一切丝毫不输于男子,现在只有在惠娘和周氏这些她非常信任的人面前,才会黯然流泪。就算回到家,面对家人,她只会挤出笑脸表现出坚强的一面,好让家里人宽心。

    虽然惠娘埋怨谢韵儿把责任揽到身上,但通过这件事,反倒令谢韵儿跟两家人关系更进一步。

    这也让惠娘有理由往谢家送东西,你不是投了几十两银子开酒肆吗,现在还没效益,我以前给你什么东西你不收,现在我再送东西,就说妹妹你为我们药铺付出太多,这些是你应得的。

    惠娘开开心心地往谢家送东西,大包小包,大箱小箱,最开始时,谢韵儿还会把东西送回来,叮嘱家人不收,到后面实在拧不过,她也就听之任之了。

    一段姐妹感情的建立,可不是靠几句私房话,又或者是朝夕相对闲言碎语,而是要彼此交心。

    谢韵儿越来越依赖于惠娘和周氏。在她心目中,嫁人与否已经无关紧要,找个丈夫,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有依靠,但却会令谢家人没了着落。现在有惠娘和周氏照顾,不但她自己,连谢家人的生活也过得很好。

    既然日子过得好好的,又何必非要嫁人呢?

    ************

    ps:第三更送上,好累,但天子总算做到了遵守承诺,大家还不订阅和投月票鼓励一下?嘿嘿!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