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七九章 担责
    苏通和郑谦属于臭味相投,现在他们想把小小年岁的沈溪拉下水,近墨者黑,逐渐把沈溪培养成跟他们一样贪恋美色之人。,

    但沈溪岂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苏通笑道:“沈老弟未到年岁,未解其中之妙趣,若能画出这幅画来,为兄定不会亏待你!”

    沈溪摇摇头道:“不是年岁大小的问题,而是这么画有伤风化。在下倒不介意将她们画在同一幅画中,但必须要锦衣华服,方能彰显女子之美。”

    苏通游说一番,见沈溪仍旧坚持,一时别无他法,这门绘画的技巧为沈溪所独有,他不想画,强求不得。

    最后苏通跟郑谦一合计,这才回身道:“如此,沈老弟就继续画十美图,我与郑兄去外边等候。”

    沈溪这才松了口气。

    真是不成体统啊!

    这社会越是封闭,人心越是压抑,就会出现像苏通和郑谦这样诲淫诲盗之人,这等人平时才学和人品也是不错的,唯独在个人作风上很成问题,白玉之上出现瑕疵。

    “沈公子,你要我等摆出怎样的姿势入画?”

    熙儿目光楚楚地看着沈溪,她对于沈溪刚才出言解围带着一点感激,但沈溪揣测,她这神色多半是有意伪装出来的,以彰显其弱质芊芊的女流本色,但谁知道这面目后面隐藏着一个江洋大盗呢?

    沈溪把画架支开,连头都没抬:“随便就好。”

    一句随便,熙儿也就真的“随便”起来,缓缓跪坐下来,别的女子可没她那么放得开,面对沈溪显得极为拘谨,循规蹈矩站着。

    沈溪不需要做太多的准备,若画一人,主要是得烘托和渲染画中的意境,让环境尽量符合人物的性格。而这种群像画,各女的性格和特征各不相同,就没有烘托渲染之说,干脆直接入画。只需尽量把人物画得贴近真实即可。

    等沈溪落笔,别的女子都带着几分期冀,好歹是作画,又是十美图,都希望自己在画中能美貌几分。本来熙儿对于沈溪的画有几分不屑,但仔细一想:“这小子心眼儿那么坏,我偷了给他的步摇,继而又得罪他,他不会趁机把我画得难看来报复我吧?不过,那步摇本来就是我的。”

    胡思乱想许久,熙儿突然觉得自己坐姿入画不太美观,于是站起身来想摆出一个得体的姿势让沈溪画,却没想到沈溪突然放下画笔。

    熙儿眨眨眼,问道:“沈公子。这就画完了?”

    沈溪点了点头:“是。夫人,几位小姐,可以各自回去了。”

    熙儿不由气急:“这小子一定是诚心的,趁着我坐在那儿懒懒散散的时候将我入画,姿容岂不被旁边的女子比下去?”

    别的女子,站着被沈溪画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坐立难安,早就巴不得离开这是非之地,于是纷纷散去。只有熙儿走过来,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喂。重画。”

    沈溪笑了笑,问道:“为何要重画?”

    “因为你画的不好,我是画中人,我有权让你重画……”

    沈溪继续摇头:“请在下来作画之人。是苏公子和郑公子,熙儿姑娘有意见,还是跟他们提吧。”

    沈溪把画纸卷起来,熙儿心中气不过,伸手就要去抢……涉及到自己的面子问题,她一时间顾不上许多。

    可就在此时。门口传来苏通的声音:“沈老弟,一个多时辰你就画好十美图了?”

    苏通和郑谦出去招呼了下宾客,就回到内院耐心等待,见门打开,女子相继出去,赶忙进来询问,险些见到熙儿出手打人抢画。

    熙儿赶紧把手藏回袖子里,再看沈溪时,却见沈溪露出个在她看来极为诡秘的笑容。

    熙儿心里越发确定:“这家伙一定是故意让我现形出丑!”

    沈溪将作好的画作交到苏通手上,苏通打开来看过后,惊讶得合不拢嘴。

    沈溪作的画,根本不是比一般的画师提高了几个档次的问题,完全是另一种画风,画作内容就好像是把人物生生地拓印在纸上,一张三尺见方的画纸,画了足足十个美人,各自争奇斗艳,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苏通连忙把画拿给郑谦看。

    郑谦看了后惊喜不已,但心底却隐隐有些失望,若以这等精湛的画技,画出来的是春宫图那又当如何?

    “沈老弟,你可真是技艺超群啊!走走,到前厅去饮宴,让今天的宾客好好见识一下你的画工,顺带让十美敬茶相谢。”

    听苏通的意思,一会儿宴席上,这画上的十个女人都需要出来陪客,倒杯酒说个吉祥话,这跟普通人家里,妻妾都需要藏起来截然不同。

    沈溪没多想,跟苏通和郑谦到了前厅,熙儿作出一副羞羞答答的模样跟在后面,心里非常好奇:“他到底把我画成何等模样?”

    到了正厅,宾客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说了是到苏府来继续饮宴,结果主角却是沈溪,沈溪画没作完他们只能在外面干等着,而主人只是出来招呼了一下便不见人影,实在是有怠慢之嫌。

    苏通看到一众士子脸上的不满之色,马上把沈溪画的十美图展现于众人面前,供大家赏鉴,众人如同蜜蜂见了花蜜,簇拥上前,一望就挪不开眼睛。

    “这十个美人,个个都是国色天香啊……不知这是天上的仙女,还是宫廷里的嫔妃?”

    这些人平日里所见到的美人图,美人都是小鼻子小眼睛,画作很不符实,碰上稍微好看一些的,现实中绝对是美人。

    而沈溪作的画,上面的美人活灵活现,用沉鱼落雁来形容毫不为过,于是直观觉得,这不应该是尘俗中当有的,而是凭空想象出来的。

    苏通笑着拍拍手道:“那就让那个诸位见识一下这十位天上的仙女。”

    说话间,从内堂款款而出十名女子,正是十美图中的十位佳人。

    虽然这十个女子算不上十全十美,但八九分的颜色是有的,至少熙儿这个教坊司的头牌。沈溪可以给她打九十分,姿色比之前世几个大明星毫不逊色。有了沈溪的画作在前铺垫,这些士子再见到这十个女子,仿佛见到仙女下凡一般。

    画中人触手可及。这种感觉令他们新奇不已,云裳帛衣,他们恨不能伸手把仙女揽在怀中。

    苏通招呼众人坐下,分别让女子给众人敬酒。

    一轮敬酒结束之后,只有苏通和郑谦的正妻回内堂休息。剩下的八名女子,则继续为在场的士子添酒。

    苏通特地让熙儿在沈溪身边作陪,本来熙儿心里气呼呼的,但在她见到画作上她跟别的九名女子一样婷婷玉立,且容貌姿色都傲人一筹,这才释怀,过来给沈溪敬茶时,也多了几分感激。

    “量这小子也不敢得罪我。”熙儿心里美滋滋地想。

    沈溪在宴席中属于最特别的一个,因为他喝的是茶水而不是酒,别人在那儿觥筹交错。他只能坐在一边看着,别人行酒令跟他全无关系。

    ……

    ……

    从中午酒肆里一顿酒宴,再到画画以及苏府的家宴,结束时已是日落黄昏,许多人喝得几乎走不动路了,苏通安排家仆去送,而沈溪这边则神清气爽,步履沉稳。

    苏通知道自己酒量不高,刻意没多饮,但他这会儿依然醉醺醺的:“沈老弟。等下次你再来,一定要为我作画。”

    沈溪随便点点头当作应了,又从怀里拿出一本写满小字的书,递给苏通道:“二位兄台。在下这里有一本小册子,望请斧正。”

    苏通拿来一看,上面全都是文字,字挺小,熏然一笑道:“好好。”随手往怀里一揣,根本就没当回事。

    到了第二天上午。沈溪正在药铺二楼温书,林黛急匆匆跑上楼:“那个傻大个又来了。”

    傻大个正是林黛和陆曦儿给苏通起的外号,因为苏通人长得壮实,而且看上去“傻乎乎”的。

    沈溪下得楼来,周氏并没有拦着他跟苏通交往,苏通神秘兮兮拉着沈溪出门口,低声问道:“昨日里沈老弟给我那本册子,还有后续没?”

    沈溪昨天给苏通的,正是金瓶梅的前五回,原作头五回内容并不多,但沈溪所著的删减版金瓶梅暂时全书只有三十回,前五回内容就很丰富,也是整部书中的精华部分。主要是潘金莲如何勾搭武二郎不得,又跟西门大官人干柴烈火,把民间所流传的水浒传这段最旖旎的情节填补得更加丰富。

    沈溪笑了笑道:“有是有,不过还没写出来。上次跟苏公子说,要出本书……”

    “就是这本?那绝对没问题啊,如果再加上沈老弟你亲手所画的……别说是小小的汀州府,恐怕这大明天下,没哪个男人不想买一本回去珍藏。”

    苏通说着,又凑过头,“沈老弟你有些不厚道啊,故事只写半截,让我等得心痒难耐。何时能再写出一段内容来?”

    沈溪笑道:“我正在写,若写成之后,先送苏兄你一本。到时苏兄便以自己的名义,拿这本书到我印刷作坊来出书,若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可能要苏兄你来担待。”

    苏通道:“能有何问题?既然沈老弟你怕写书惹来麻烦,那就不妨让我来背这‘骂名’好了。哈哈。”

    跟苏通商量好,沈溪终于找到个肯担责的,若回头官府真的要查禁金瓶梅,那也是苏通的责任,印刷作坊最多是连带责任。

    出书之前的所有准备,如今只剩下画插画和雕版,这也是最复杂的流程。

    因为要画的是春宫图,沈溪没有参照物,只能按想象的来,好在脑海中有很多前世熟悉的音容笑貌……沈溪决定将这些记忆中的美人,当作是画作中的女主人公,完成他惊世骇俗的作品。

    ************

    ps:第二更送上!

    天子求下免费的推荐票,请大家高抬贵指,给予本书最大的支持,拜谢!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