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八六章 拜见大儒
    江栎唯心下好奇。

    照理说,一个十一岁的少年郎,正是喜欢表现自己的时候,这是人性使然。连他在沈溪这般年岁时,也希望出风头来得到更多人的肯定,所以他只能理解为,沈溪的棋艺跟他有一定差距,并非是故意放水。

    江栎唯心里暗道了一声:赢得侥幸!

    棋下完,苏通作为组织者,开始正式的文会内容,先让店家把茶水和瓜果、点心上齐,然后苏通请来宾都坐下。

    这次文会因为只有生员参加,参与的人不是很多,尽管包了茶楼二楼六七张桌子,但很多桌子都没有围坐满。

    苏通笑道:“诸位,在下听闻广东名儒伦文叙回乡省亲,今日会在我汀州府驿馆内歇宿一日,下午我等前去拜访如何?”

    伦文叙在闽粤一代算是非常有名的大儒,此人于八年前,也就是弘治二年,在其二十三岁中举后,得选进国子监太学读书。

    弘治年间,国子监招收学生有三四千人,但太学生不过一二百人。

    太学生的先生都是翰林或者是京师大儒,伦文叙能以举人身份入太学,将来很有机会中进士当翰林。

    前世看过电影伦文叙老点柳先开的沈溪,曾仔细研究过伦文叙这个人。柳先开属于民间传说人物,查无实据,更不是什么殿试榜眼,而伦文叙却着实了得,此人另一层身份,便是广东地方名小吃“状元及第粥”的原型人物。

    如果历史不出现变化,两年之后,也就是弘治十二年的会试,伦文叙将连中会试第一、殿试第一,考中状元,授于翰林院修撰。

    伦文叙此人是有真才实学的!

    要说弘治十二年的会试可以说是人才济济,既有心学大家王守仁王阳明,也有屡试不第的大才子祝枝山,更有在明朝历史上写下灿烂一笔的大文豪唐伯虎。

    而正是这一届会试。涉及到舞弊案,唐伯虎与徐经双双被除名,自此注定了唐寅这位明朝大才子半生的坎坷流离。

    众人听说要去跟名闻天下的伦文叙讨教学问,个个都抱着学习的态度欣然允诺。盼望聆听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在汀州府这种偏僻的地方,很少有名儒造访,机会错过,可能要遗憾终生。

    苏通最后看向沈溪和江栎唯,问道:“沈老弟。顾育兄,你们是否同往?”

    江栎唯笑着点头,沈溪自然也不会放弃这次面见历史名人的机会,颔首不已。

    伦文叙由江西入闽,然后坐船随汀江南下潮州再返乡,要到下午人才会抵达汀州府城,只在汀州府停留一夜,第二天就会出发,机会实属难得。

    沈溪和江栎唯都想见识一下这个名满闽粤之地的名儒,是否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博才多学。

    “顾严兄。听闻你这两年经常来往于南京,不知是去做何?”苏通突然问了一句。

    江栎唯哈哈一笑:“江家如今已经迁到南京,若本届乡试得中,便不会再回福建。”

    苏通点点头表示明白,但沈溪却觉得江栎唯言辞闪烁,像有什么事刻意隐瞒。

    众人坐了不长时间,就一同到府城北门迎接。

    午时刚过,由三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出现在官道尽头,等到了北门前,马车停下。人相继下来,其中中间那辆马车下来的一名儒雅的文士,最惹人瞩目,不用说。此人便是恭迎的对象伦文叙。

    伦文叙如今是举人身份,虽然没做官,却因名声大,自有人鞍前马后服侍。

    一行人赶忙上前见礼,沈溪透过人群一瞧,只见这传说中的名人身着玉色宽袖皂缘、皂条软巾垂带的生员衫。有着一张清瘦的脸,眉毛又粗又浓,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唯一稍显不足的是鼻梁有些塌。虽刚过而立之年,但却好似饱经风霜,不怒自威。

    因远赴京师求学,伦文叙身边并无携带亲眷。

    这年头,只要娶了妻妾,无论是经商在外,还是远行求学,通常都不带妻子在身边,就算经年不回,也不用担心妻妾红杏出墙,因为那要冒着被浸猪笼的巨大风险。伦文叙做学问为大,妻妾就得在家乡独守空闺,照顾公婆子女,跟守活寡没什么两样。

    伦文叙跟沈溪一样,同为寒门出身,少时因家贫不得不以种菜卖菜维持生计,连午饭都不得食。好在中举后生活有了巨大改变,如今年过而立,已有一妻一妾。

    沈溪知道,此人子女不少,将来长子会乡试得解元,次子会试取会元及后殿试榜眼,三子也是进士出身。而伦文叙本身又是会元、状元,可以说是“父子四元”,引为佳话,甚至正德皇帝御赐玉旨建立牌坊,上书“中原第一家”。

    伦文叙一路上习惯了官府或者是地方才俊的接待,礼数上并无怠慢,虽然眼前来迎接他的只是一群后生。但只要是有秀才功名在身,在伦文叙看来就没有尊卑的区别,可以用治学的态度认真对待。

    伦文叙带着书童,与苏通等人簇拥下,抵达城中驿馆,等安顿下来,这才与地方学子相见。

    “见过伦先生。”

    在场的学子中,除了沈溪之外,其余人等跟伦文叙岁数差距不大,但每个人对伦文叙都执礼甚恭,以师长之礼对待。

    伦文叙回礼:“同读圣贤书,在下并无教授诸位学问,这先生之名可当不起。”

    苏通恭敬地道:“伦先生乃饱学鸿儒,我等能与先生一同探讨学问,实乃我等之幸,或者将来还能拜到先生名下。”

    科举之途,若学子为主考官所点,得以进学,是要以恩师之礼来对待的。苏通的意思是,您将来肯定要入朝为官,可能还会主考地方乡试或者是会试,我等就可能成为您的学生。

    伦文叙笑了笑,未置可否,请在场之人就坐。

    汀州府驿馆有些狭窄,桌椅不多。而苏通一行已经闻讯而来的秀才如今已经有四五十号人,根本就无法同时落座。

    苏通想了个办法,让知客搬来许多草席,让众人在草席上就坐。与伦文叙坐而论道。

    伦文叙也不摆架子,脱下鞋子坐在草席上,面对小方桌,开始与众人交流学问。

    能与大儒坐而论道,在这个年代可是很光荣的事情。一个个都抢着坐到前面。沈溪个头小,被挤到一边,只好坐在最后的位置,有样学样地盘膝坐下,可惜即便他把脖子伸直了都见不到伦文叙的模样,但伦文叙一些治学的观点他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在伦文叙看来,要宽以治学,学以致用,这才是正确的治学态度,不能空作学问。要把学问用到实处。

    论点很陈旧,但毕竟是大儒说出的话,在场的秀才听得极为认真。

    苏通好像个仔细听讲的乖学生,不懂便问:“伦先生,这学问之事,甚少能用到实处。就说这四书五经,我等当如何学以善用?”

    伦文叙笑道:“以学修身,方能齐家、治国、平天下,谈何无用……”

    伦文叙侃侃而谈,虽是略显空泛的大道理。但有些道理很实在。

    沈溪听这观点倒好像跟理学理念有些相悖,学习就是用来修齐治平,那跟心学崇尚的最高标准“致良知”也没太大区别。

    伦文叙说完之后,在场学子一片思索琢磨的模样。就好像听到至理名言一般。

    沈溪心想:“连太学的大儒,在经过长期熏陶之后,也会产生一些心学的理念,这也算是学界对理学的一种检讨反省。可为何我作一篇文章,就遭来那么多抨击?伦文叙说这一通,却得到这些儒生的推崇?”

    伦文叙所作的。已经不再是坐而论道,而是讲学。他一个人讲,别人来听,众人都是欣然听之,但其实没几个能真正听得懂,因为伦文叙说到后面,许多都直接用文言文,加上引经据典都很高深,很多人并无涉猎,只能听个大概,不过每个人还是装出一副欣然虚心受教的模样。

    待一场讲学结束,众人起身告辞,此时伦文叙才发现人群中稚气未脱的沈溪。

    “这位是?”

    伦文叙惊讶地打量沈溪,刚才那么多人坐而论道,他竟然没察觉还有沈溪这个小孩子混杂在里面。

    苏通笑道:“忘了给伦先生引介,这位乃是本届汀州府院试第二名,祖籍汀州宁化县的沈溪。”

    沈溪恭敬行礼:“学生有礼了。”

    伦文叙瞪大眼睛,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苏通又笑着解释:“沈公子他如今年方十一,去年府试更是得案首,在我汀州府内甚有名气。他曾在试场上作‘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诗句,为地方士子所传诵。”

    “哦。倒是上佳的诗句。”

    伦文叙点点头,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虽然他在京师没听到过这半句诗,但却直观以为这么富有哲理的诗句,绝对不可能出自稚子之手,定有人代劳。他勉强一笑,嘉勉道,“此子成年后必有所为。”

    本来不过一句客气的话,但沈溪却恭谨行礼:“伦先生,学生要有所为,为何要等到成年?学生明年就要参加乡试,若一切顺利的话,后年会试,学生便可与先生同场竞技。”

    沈溪说出这番“大言不惭”的话,让在场的秀才颇为恼怒,一个个相继骂了起来,什么“不自量力蚍蜉撼树”之类的言论不绝于耳。倒是伦文叙显得很有风度:“那倒是在下之幸。”

    虽然伦文叙显得大度,但心底依然有些介怀,只是当着这么多后生的面,他不好发作。

    沈溪正是之前看到伦文叙对自己的轻视,才会有之后一番豪言壮语。他料想伦文叙一介名儒,犯不着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

    因为沈溪的话,使得这次的拜访名儒,潦草收尾,最后伦文叙只是让书童送众人出来,到了外面,仍旧有人骂骂咧咧,认为沈溪唐突无礼,才招来伦文叙冷遇。连苏通都提醒沈溪:“沈老弟,下次遇到这种场合,还是尽量少说话为宜。”

    沈溪故作不解:“伦先生乃是有名望的大儒,难道不许我有志气吗?”

    苏通被问得哑口无言。

    沈溪不过是在伦文叙面前说出他的志向,期待跟伦文叙同场考试,这其实并非无的放矢。

    虽然要中举人比中秀才难得多,可沈溪毕竟有很大的机会参加明年的乡试,若沈溪来年真中了举人,他这番话就不再是妄言,而是完全可期的现实。

    谁叫你伦文叙有才学,被称颂为大儒,年过而立也没中进士?

    旁边一直不做声的江栎唯拍拍手笑道:“沈公子的话实在是替我等士子解气,他伦文叙充其量也只是个举人,若我等来年有为,还不许我等与他同考会试不成?”

    ***********

    ps:第五更送上!

    天子这里解释一下投月票的规则,大家同一本书可以投五张月票,但除了盟主,每天每个id最多只能投两张月票!现在是28号,距离本月结束还有两天半,也就是说,大家有充足的时间把月票投给寒门状元!

    天子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码字,也期待大家不抛弃不放弃,给予天子最大的支持!h:.147.247.73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