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二九八章 弘治名臣
    现在安汝升固然已经伏罪,但其党羽可不少,还有许多官员跟安汝升暗中有勾连,否则也不会出现盐船被扣的事件。

    沈溪就算平安归来,依然无法睡安稳觉,按江栎唯的提醒,无论是他,还是惠娘,都应该在家老老实实待着不能出门。

    但就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二天,就有官兵过来请沈溪到知府衙门那边“一叙”。

    “安知府不是已被问罪了吗?为何还要去知府衙门?”

    没等沈溪下楼,惠娘就率先出口质问。她也是因为昨日的事情影响甚大,就算回来也有些疑神疑鬼。

    “安知府确实是被问罪了,是朝廷的上官有请。沈公子何在,请跟我们走一趟。”

    来请人的官兵可没好脾气,说是请人,其实跟拿人差不多,容不得丝毫拒绝。沈溪从楼上下来,先确定来人的身份,这才跟官兵一道出门。

    到了府衙门外,江栎唯亲自等候在那儿。

    江栎唯道:“沈公子,不是非要叨扰,是刘侍郎要接见你。刘侍郎是朝廷派来侦办盗匪案的钦差大人,你可不要冒犯。”

    沈溪心说:“还用得着你提醒!?当我没见过钦差还是怎么着?上次谢铎我应付得不是也游刃有余?”

    但他还是谨慎地跟在江栎唯身后,因为这次的人,他可以确定就是弘治朝的名臣,现为副左都御史、户部侍郎的刘大夏。

    刘大夏,字时雍。号东山,湖广华容人,二十岁时举乡试解元。天顺八年中进士,历经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四朝。弘治十四年接替马文升调任兵部尚书,是辅佐弘治帝朱佑樘,实现“弘治中兴”的一代名臣。

    但是在历史学界关于刘大夏却有颇多争议,主要来自于他早年供职兵部时,曾将郑和下西洋的航海图悉数烧毁,是破坏中国文化传承的“大罪人”。

    沈溪跟随江栎唯到了知府后堂外。先恭敬立着,等江栎唯进去通禀过,才被准许入内。到了里面,就见刘大夏坐在地席之上,旁边一张小方桌,上面摆着罕见的象棋棋盘。正在自己跟自己下棋。

    一般来说,古代说及棋艺,指的都是围棋,很少有人会去下象棋,直到明朝中叶以后,象棋才逐渐在士族阶层中流行起来。

    刘大夏虽是文人出身,但他身上有武人的气质。对于棋面攻守更为直接的象棋感兴趣也不足为奇。

    刘大夏会选用武进士出身但有文人气质的江栎唯在身边为佐官,应该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刘侍郎,汀州宁化县学子沈溪带到。”江栎唯禀报道。

    刘大夏这才抬起头,打量沈溪一眼,沈溪赶紧上前行礼:“学生沈溪,拜见刘侍郎。”

    刘大夏点了点头,道:“顾育,先去做你的事。我跟沈溪叙叙话,没什么重要事就不要来打搅。”

    江栎唯有些羡慕地看了沈溪一眼,行礼后退下,等后堂内只剩下沈溪和刘大夏二人,沈溪还有些无所适从。

    虽然刘大夏现在只是户部左侍郎,但他到底是弘治朝的名臣,相继会担任右都御史、兵部尚书等职,算得上半个宰相,这等人物地位何其尊崇?能跟沈溪这样一个小孩子面对面说话,对于平常人来说那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刘大夏没让沈溪落座,倒不是说刘大夏盛气凌人,只是他跟沈溪的身份地位相距太过悬殊,即便只是年龄也不相称。刘大夏坐在地席上,沈溪立着,只能立在内帷外,距离刘大夏有一段距离。

    刘大夏一边跟自己下棋,一边道:“我在抵达汀州府城之前,多少听闻一些汀州商会之事,商会当家人,陆门孙氏居寡,但能守节,于数年前南方爆发瘟疫之时,行种痘救人,为朝廷所表彰,可有此事啊?”

    沈溪行礼道:“有。”

    刘大夏稍微摆手,道:“不用太过拘谨,正常答话就是。”顿了顿,他续道,“当初陛下派谢老先生到闽浙考察灾情,他曾到府上拜望过,亲自种痘,此法为他所引入北方。头年里,关中瘟疫,非种痘之区,十者死有三四,而种痘之区则人畜无恙,连陛下都颇为惊叹,亲自让太医种痘,关中种痘之区,感念陆门孙氏恩德,纷纷为她建生词祭祀,陆门孙氏名声远播在外。”

    沈溪心中惊讶,他没想到种痘之法传播得这么快。或者也是这年头人心作祟,觉得种痘是自惹灾祸,对种痘非常抵触,这也是当初种痘之法没有大面积散播开的原因。也只有在大灾祸之后,死里逃生的人才警觉,作出一些亡羊补牢之事。连皇帝都亲自种痘,那下面的百姓还不争相效仿?

    沈溪心想,可惜啊,当初朝廷最多只是表扬几句,倒是让韩协因此而升官,却对惠娘和他没什么实质性的奖赏,现在北方建生词,只是拿惠娘当菩萨一样供着,有什么用?

    “旧事不提也罢……”

    别不提啊,既然种痘有这么大的效用,就算时过境迁是不是商量一下再行颁赏之事?难道朝廷不是有功必赏吗?

    刘大夏道:“此番安汝升为祸一方,找人行劫商船,你是从何知晓?”

    沈溪心说果然来了,江栎唯说事后会予以追究,现在看来并非只为吓唬他。在给熙儿治伤这件事上,他的确连江栎唯也蒙在鼓里,这事情现在闹大,若刘大夏就是要追究他的责任,还要问他的罪,他是有口难辩。

    “回刘侍郎,学生是从别处听来的消息。”沈溪还是没有把玉娘供出来,人家好意提醒他,让惠娘免于灾祸。沈溪自然要投桃报李,不能连累他人。

    刘大夏冷声道:“还想隐瞒吗?”

    沈溪摇头道:“不是学生刻意隐瞒,是做人要言而有信。”

    刘大夏突然沉默,场面安静得可怕。沈溪心里七上八下,非常担心刘大夏会恼羞成怒治他的罪。

    半晌之后,刘大夏突然拿起棋子,“啪”一声拍落:“这是一步好棋啊。哈哈,齐方氏,可以出来了!”

    说完话。从里面屏风后走出一名莲步款款体态婀娜的貌美妇人,正是教坊司的当家人玉娘。玉娘低着头,但走到刘大夏身后时,略微抬头,用带着几分感激的目光望了沈溪一眼,到方桌前。跪下来行礼道:“贱妾问刘大人安。”

    “嗯。”

    刘大夏点头,略微摆手,玉娘起身,弓着身子往后退几步,到内帷之外,又重新跪坐在地上,这样也是为显示她的谦卑。地位既在刘大夏之下。也在沈溪之下,沈溪在地席外面是站着的,她则跪着。

    刘大夏看了沈溪一眼,道:“沈溪,你做人讲义气重信义是好的,但身为读书人,不能是非不分,更不能枉朝廷法度。此番齐方氏检举贼人是有功。但所用之法太过偏激,以后切不可如此。”

    这话既是对沈溪说的,也是对玉娘说的。玉娘紧忙再叩首道:“刘大人教训的是。”

    沈溪也行礼:“学生谨记。”

    刘大夏点头,看样子他已经没什么话要对沈溪说了。

    沈溪心想:“既然玉娘检举安汝升有功,功过相抵,连玉娘都不用被追责,还来追究我的罪过自然不合适。”

    “沈溪,你会下象棋吗?”刘大夏突然抬头看了沈溪一眼。

    沈溪道:“以前学过一些。”

    刘大夏笑道:“有趣,有趣,顾育说你什么都懂,我还不太信,现在看来人不可貌相。这闽粤之地来,连个下棋的对手都没有,实在无趣。栎唯围棋下得好,但对象棋却是一窍不通,光是教给他如何下,就大伤脑筋……你且过来,与我对局一盘如何?”

    从这点上,沈溪能觉出刘大夏的平易近人,不摆什么谱,连自称都是“我”,而不是一开口就是本官如何,又或者是老夫老朽什么的。

    沈溪走上前,在方桌前恭敬跪坐下来,开始收拾桌面上的棋子。等棋子安排好,双方开始对局。

    沈溪毕竟是晚辈,在棋路上不能下得太凶,干脆选择守势,而刘大夏似乎也不太擅长进攻,二人就在楚河汉界周围胶着起来。

    本来刘大夏以为沈溪象棋水平再高,也因为岁数和人生阅历的关系,错漏必定很多。但沈溪棋却下得非常沉稳,防守起来可说是滴水不漏。

    刘大夏最初没太用心,到后面也不由慎重起来。

    开局走了二十几步,双方一马对一炮,在棋面开局大致相当的情况下,丢马的沈溪反倒占据了一定优势。

    刘大夏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看向玉娘,招呼道:“齐方氏,你茶艺好,不妨过来添杯茶水。”

    玉娘起身来,到了里面:“没想到刘大人还记得贱妾的茶水……”

    “时光荏苒,好些年了……呃?”

    刘大夏本来想的是,久守必失,只要他再下几步就能找到破绽,但稍微分神,沈溪突然下出一步好棋,单顶炮过河,直接抽车,刘大夏着实吓了一大跳。

    沈溪反倒先寻到他的破绽。

    刘大夏顾不上跟玉娘闲话过往,二人继续对局,沈溪在占据场面优势的情况下,逐渐开始“放水”。最后刘大夏愣是在场面大劣的情况下,靠沈溪的失误将沈溪将死。沈溪脸上露出些微遗憾,道:“学生输了。”

    刘大夏指了指沈溪,笑骂道:“你这娃子,人不大,却尽学些迂腐的东西,本来能赢,非要让棋,这比让我输棋还添堵啊。算了,不过一盘棋,以后能赢就赢,切不可让棋盘之外,影响到棋盘之内。”

    沈溪再行礼应声。

    刘大夏笑着挥了挥手:“好了,回去吧,齐方氏你也可以走了。至于你说的事,我回京师之后,会找人办理,事成与否可不敢保证。”

    玉娘赶紧行礼:“贱妾谢过刘大人。”

    ************

    PS:第五更到了!

    奇哉怪也,今天都七点过了月票还不到400票,前前后后都是上千票的强势增加,我们的书也从月票总榜上的位置也从第十二垮到了第十六,眼前马上又要掉到第十七了,莫非天亡我也!?

    呜呜呜呜,不抛弃不放弃,兄弟姐妹们一定要顶起啊!

    天子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码字,看看精品分类更新榜,寒门状元遥遥领先就是证明,大家也要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