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三一一章 我不是牛粪,我是鲜花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作为事件当事人的沈溪,没有被征求任何意见,然后他就莫名其妙“被成婚”。

    促成这桩婚事的条件有些复杂,谢韵儿女大当嫁,需要假成婚来躲过官府的强行婚配;周氏除了想帮好姐妹渡过难关,也是想在沈溪婚事上确立自己的“主权”,我儿子的婚姻我做主,我让我儿先娶再休,看老太太你还怎么给我儿子张罗婚事。

    惠娘或许也有她自己的考虑。沈溪暗自叹息,他一直感觉惠娘有意无意回避他,或者惠娘也是借这次婚事自我警醒,不要再有非分的旖念。

    于是乎,沈溪还没考上举人,就要准备迎娶新夫人进门了。

    周氏的态度是必须要快,不能让宁化的老太太知道此事,不然老太太非从中阻挠不可。只要沈溪曾婚配过,大户人家的小姐再进门,就会有顾忌,其实这也算周氏变相为林黛进门做铺垫。

    周氏本来还担心丈夫不同意,谁知道沈明钧在这件事上,竟然出人意料地跟她站在一块儿,而且主动提出帮助隐瞒宁化的老太太,令周氏喜出望外。相公终于不再只是他娘的好儿子,开始为妻儿考虑了,那我以后定要好好报答相公……可惜周氏不知,沈明钧在此事上答应得这么爽快,完全是因为沈明钧太过牵挂谢韵儿,不想她远离自己的视线。

    在惠娘陪谢韵儿到谢府走了一遭之后,沈溪迎娶谢韵儿一事便正式进入三书六礼的流程。

    至于那天惠娘带着谢韵儿去谢府说了什么,沈溪是不可能知道的,他只清楚一件事,跟谢韵儿的婚事只是走个过场,没几天后,他就要一纸休书把谢韵儿给休掉。以后他还是继续拿谢韵儿当“谢姨”,嘴上称呼“谢姐姐”。

    汀州府名声在外的女神医要出嫁,还是商会当家的陆夫人亲自操办,城里的媒婆都快挤破门槛了。纷纷想知道是哪个有福气的公子哥能娶得这么好的大家小姐进门。

    当得知谢韵儿要嫁的是沈溪时,媒婆们的态度转变那是相当之快:“鲜花插在牛粪上。”在她们眼中,谢韵儿不是那朵鲜花,沈溪也不是一滩牛粪。

    “我说沈夫人,令郎年少有为。如今都已是秀才公,将来更是举人公进士老爷,为何要娶谢家小姐?我们这里可有不少名门闺秀给您选择,俱都貌美如花,生的那叫一个水灵,嫁妆更是无比丰厚啊。若是您现在就想把人迎娶进门,明年抱个孙子也不是不行,只要令郎身体可以,那些个闺秀就能生出来……”

    听到这种话,谢韵儿在旁边很尴尬。她也知道自己有点儿“老牛啃嫩草”的意思,她嫁给小几岁的男子可以,偏偏她要嫁的是才十二岁的沈溪,双方岁数相差太过悬殊。

    最重要的是,沈溪十一岁中秀才,是汀州府公认的“神童”,这样的少年郎是府城媒婆界眼中的金蛋蛋,可这颗金蛋蛋现在就要掉进“粪坑”里了。

    周氏又不能把这是假结婚的事说出来,只好笑着推辞:“谢家小姐知书达理,又与妾身曾是姐妹。把她迎娶进门,妾身放心。”

    媒婆好说歹说都不成,大感失望,当然差事她们还是要努力争取的。沈溪跟谢韵儿成婚,看似两家人的事,但也需要媒婆出来牵线搭桥,否则婚事就有纰漏。周氏选了个看上去还算得体的媒婆,让媒婆煞有介事前往谢府提亲。

    等媒婆走后,惠娘安慰谢韵儿道:“妹妹你别多心。这些个长期在外走街串巷的女人,舌根子长,最喜欢搬弄是非,以贬低别人为乐。”

    谢韵儿笑了笑:“姐姐言重了,其实妹妹自己也知道,配不上小郎。”

    周氏不屑道:“别看他人小鬼大,但其实身上毛病多着呢,是他高攀不上妹妹才是。”

    就在周氏跟谢韵儿争论谁配不上谁的问题时,身为婚事主人公的沈溪,正在被两个小萝莉纠缠。两个小萝莉都在质问他为什么“忘情负义”。

    “沈溪哥哥,你不是要娶黛儿姐姐吗?怎么现在又要娶谢姨了,那以后谁才是你的妻子?”

    陆曦儿迷茫了,她以前的假想敌都是林黛,现在不知为何,向来都只能仰望的长辈就要跟她抢心爱的沈溪哥哥。跟林黛抢她还有底气,可跟谢韵儿争夺,她觉得双方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陆曦儿还有心思问,这边林黛已经抹着眼泪当起了小怨妇。

    “又不是真的娶,只是假装的……过家家,你们懂吗?就是表面上迎娶过来,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以后这谢姐姐还是你们的谢姨。”

    陆曦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沈溪这些话,要蒙她还是挺容易的,但林黛毕竟是开窍的大姑娘了,小声啜泣:“才不是呢,你们要成婚,就得洞房,到时候谢姨就会跟你生孩子,以后你就算再娶,那人进门也只能当妾了……呜呜……”

    陆曦儿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什么是妾啊?”

    就在沈溪不知如何解释时,周氏的到来总算是给沈溪解了围。

    周氏一进门就喝道:“憨娃儿要读书,你们两个小的在这儿缠着他作甚?快出去,这几天不许随便乱跑,知道吗?”

    陆曦儿“哦”了一声,拉着林黛的手便走……她还是非常相信沈溪的话的,沈溪说这是过家家,她就无条件相信。她心想,我也跟沈溪哥哥玩过过家家,游戏中我还当过沈溪哥哥的小媳妇呢!

    只要不是真的,陆曦儿就不怎么在意,只是林黛眼圈依然红红的,就算被周氏喝斥不敢应声,但她的眼泪依然怎么都止不住。

    周氏过来对沈溪道:“憨娃儿,我跟你孙姨和谢姨商量好了,婚事四天后就办,时间只能尽量靠前撵,到时候你和谢姨过来跟我和你爹磕个头就行。至于你大哥这几天考府试。别过去叨扰,免得被你大伯母知道了……她舌头长,肯定会告诉你祖母。”

    沈溪点头,周氏这是要做到滴水不漏。最好迎娶和休妻都完成了,老太太那边依然一无所知最好。

    周氏帮沈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看你,还是个大孩子,转眼都要娶妻了,可惜却不能生子。不过没关系。黛儿这不是给你好好养着吗?过两年让她给你生娃娃,这丫头屁股大,肯定好生养,以后一准给你生几个大胖小子。”

    ……

    ……

    这年头要成婚,光是准备婚礼流程,动辄就要一年半载,可在一切从简从速的原则下,才几天时间,所有该准备的便已经安排妥当了。

    四月二十六,是沈溪迎娶谢韵儿进门的好日子。为了不让王氏和沈永卓母子察觉,婚事甚至没在沈家院子举行,特地把沈溪的婚礼安排在了“陆府”,而沈溪和谢韵儿的“婚房”,也在陆家三进院的东厢房内。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沈溪不用亲自去接人,他只需要换上一身大红衣裳在陆府门口等着就行。

    沈溪见周氏走来走去一脸着急的模样,提醒道:“娘,大伯母人生地不熟的,平日里基本不出门。不会那么巧找过来。”

    周氏踮着脚道:“我哪里是担心你大伯母,她现在知道了又怎样?哪怕告诉你祖母也晚了!我是想这迎亲的队伍怎么还不来……”

    沈溪哑然失笑,不过是一次假结婚,倒被周氏当作真的一样。沈溪往周围打量一番。问道:“爹呢?”

    “谁知道他去哪儿了,都说了今天就算是假结婚,也要装得有模有样,他这个当爹的难不成在儿子婚礼当天还要出去做工?”

    沈溪心想,大概是沈明钧心里不好受,出去躲清静了。

    若谢韵儿嫁的是别人。他可能还好受点儿,可偏偏对象是沈溪。要知道,本来谢韵儿找人假成婚还有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沈明钧自己,把谢韵儿纳进门当作妾侍,然后再休掉,虽然最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也算是“曾经拥有”。

    但谢韵儿嫁给过沈溪后,就算回头沈溪把她休掉,沈明钧一辈子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了,首先伦理这一关就过不了。

    迎亲的队伍终于来了,大红的花轿到了陆家门口,一群邻里街坊过来讨喜钱,惠娘早就让丫鬟准备好,先把喜钱发了,众街坊才把轿门的位置让开,让沈溪上前去踢轿门。

    等轿门打开,谢韵儿一身凤冠霞帔,盖着大红盖头,因为目不能视物,她刚走出来就险些被轿杠绊倒。

    沈溪上前扶住她,两手刚接触,谢韵儿紧忙把手抽了回去。

    “哈哈哈……”旁边围观的人哄笑一片,这笑声中带着促狭和打趣,毕竟沈溪这个新郎官还没新娘个子高。

    突然不知谁问了一句:“新郎是娶媳妇,还是娶个娘?”

    这下笑声更大了。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在他们看来,沈溪迎娶谢韵儿绝对是最不可思议的神奇事件之一,毕竟惠娘和周氏在人前人后都把谢韵儿当作妹妹看待,现在突然谢韵儿就降了一辈,居然成了沈家儿媳妇。

    沈溪正要跟谢韵儿各自持着花球的一段红绸进门,又有人道:“不是沈家娶媳妇吗?为何进的却是陆家门?”

    周氏嚷道:“用得着你来操心?”

    “吁……”

    一堆人跟着起哄,惠娘倒是懂得维持场面,让丫鬟再去发一些喜钱,终于没人再出言捣乱了。

    沈溪跟谢韵儿缓缓进到院子里,到了堂前,谢韵儿突然停住,正堂可是她跟沈溪拜堂成婚的地方,只要礼数一毕,她就算正式进了沈家门。之前她一直没觉得怎样,可事到临头,她有些想反悔了。

    媒婆笑道:“新娘子,该进门拜天地了,若误了时辰,一辈子要走霉运的。”

    谢韵儿转身想找惠娘说点儿什么。

    惠娘走上前,拉住谢韵儿的手,拍了拍道:“妹妹,你别多想,有什么事,等今日婚礼结束再说。”

    谢韵儿这才点点头,在媒婆搀扶下,与沈溪一同进到正堂内。

    ************

    ps:第四更!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还会有两更!大家喜欢就帮天子点一下赞吧,当然如果有双倍月票,那就再好不过了!

    谢谢!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210sf0916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