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三一五章 无毒不当家
    日头西斜时,谢韵跟在沈溪身后,一同回到沈家,她随身携带的东西不多,只是用包袱包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至于她日常所用的一些首饰都没带,她知道在沈家住不了多久就会回被一纸休书赶回谢府,与其来回折腾,还不如留在家里。

    沈溪成婚之事,由王氏传回宁老沈家。

    老太太李氏一气之下险些晕厥过去,等她回过神来,马上带大儿子沈明文和三儿子沈明堂到府城找沈明钧两口子算账。

    两个多月前,沈溪跟庄家小姐的婚事才泡汤,转眼沈明钧夫妇便连跟她招呼都不打一下,就擅自让沈溪迎娶谢韵儿进门,这在李氏看来纯属大逆不道之事。

    此时她还不知沈溪跟谢韵儿是假成婚,若弄清楚事情原委的话,肯定气上加气。

    药铺在歇业三天后,恢复正常营业,谢韵儿换上了身妇人装束出来坐诊,跟以前稍有不同的是,被撤去很久的屏风又重新树立了起来,这也是她为保存沈家颜面而考虑,毕竟目前她名义上已是沈家新妇,又是新婚期间本不该出来抛头露面。

    五月初三这天早晨,周氏特地交代让沈溪在药铺二楼读书,因为这天是李氏跟两个儿子抵达府城的日子。

    沈明文本计划五月底才到府城来,与沈明钧父子一同赶赴省城福州备考,但因沈溪成婚一事,李氏干脆提前一个月带长子和三子来到府城,而且看样子她改变了主意。不准备让沈明钧去送考。

    沈溪已经猜到李氏到来后会如何大发雷霆,好在周氏在决定纳谢韵儿进门时,就预料到会有这结果,已经有所心理准备。

    沈溪中午从楼上下来。惠娘老早就回药铺了,她准备与谢韵儿一同回沈家那边看看情况。

    “小郎,你怎么下来了?你安心读书就是,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其实惠娘自己也担心不已,但依然出言宽慰。

    沈溪摇摇头:“让谢姐姐做我媳妇这个馊主意是我想出来的,所以最好还是由我回去跟祖母说明。”

    惠娘交待两句。让沈溪到沈家后先一句话都不要说。她已经打定主意,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同时按照之前跟周氏商量好的,以她的名义给李氏一些银钱,来作为精神补偿,安慰老太太那严重受创的尊严。

    可没等三人出门。后门处就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宁儿打开门,李氏带着周氏,气呼呼地走进后院。

    沈溪探头瞥了一眼,并没有见到沈家沈明钧三兄弟的身影。

    “我孙媳妇何在?”

    李氏站在院子里,怒气冲冲地喝了一声。

    惠娘跟谢韵儿相继出后堂门,惠娘本来想上前去解释两句。谢韵儿这时已经跪倒在李氏面前,恭敬磕头:“见过老夫人。”

    周氏连忙解释:“娘,其实……”

    李氏黑着脸:“闭嘴!是不是想跟你相公一样,接受沈家家法伺候?”

    周氏本来挺倔强,但听到这话,顿时缄口不言。沈溪这才知道,原来老爹已经因为此事被打了。

    李氏的性格就是这么武断专横,家里一切都要她说了算。就算儿子已经成年,也是说打就打,而且每次下手不留任何情面。

    偏偏这就是这时代人们推崇的“孝道”。

    在场的人,没一个人敢接茬,就算是惠娘也不敢,因为这事情也是她推波助澜搞出来的,老太太打沈明钧,其实是杀鸡儆猴。

    谢韵儿再次磕头,流着泪道:“若老太太不允这门婚事,小女子这就回府,不敢再踏沈家之门。”

    李氏冷笑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哼哼,置我们沈家颜面于何地?置我家七郎于何地?”

    惠娘为难道:“老夫人,您消消气。”

    虽然李氏对惠娘非常恼恨,但她还真不敢直接叱责惠娘,怎么说沈家现在的好日子是惠娘赐予的,若真的与惠娘闹翻,说不一定沈家就又得回桃花村过那种清苦的日子。

    另外,惠娘与沈家并无关系,就算李氏再生气,也绝不会像泼妇那样骂大街,李氏有一套严明的做人准则,并以此来要求自己和家人。

    周氏低头认错:“娘,媳妇知道错了,这次只是为了帮助谢家妹妹渡过难关,若娘不喜,儿媳这就让憨娃儿写休书。”

    李氏盛怒难消,到府城后先是不由分说拿戒尺把沈明钧狠狠打了一顿,然后亲自过来,她本想连谢韵儿也一起打,但转念一想,人家虽然嫁进门来,却从未把自己当作沈家人,打有何益?

    越想越气,李氏怒不可遏:“要休了她也不急于一时,否则沈家门风何存?既入我沈家门,那她以后所赚工钱,必须尽数归我沈家名下。再者,趁着小郎到省城乡试之前,让他们圆房!”

    周氏、惠娘和谢韵儿的脸色同时变得极为难看。

    听李氏的意思,谢韵儿该休还是要休,但不能就这么便宜谢韵儿,不但要让谢韵儿把她的工钱悉数上交沈家,还要让沈溪跟谢韵儿“圆房”,等于是把谢韵儿的清白身子先给占有,然后再无情休掉。

    惠娘赶紧说和:“老夫人,这么做,是否对谢家妹妹不公?”

    “她嫁进我门来,让我孙儿落个无故休妻的骂名,将来仕途都要蒙羞,怎就不想公不公道?我现在只是让她知道,既入沈家门,一切就不能任由她肆意妄为,就算生死,也全听我沈家说了算!”

    说罢,李氏拂袖而去,周氏赶紧跟了出去,只剩下谢韵儿跪在地上哭泣不止,惠娘上去劝解也无济于事。

    过了好半响。惠娘扶谢韵儿进到后堂坐下,安慰道:“妹妹不用太伤心,等老夫人气消了,你再过去认个错。老夫人一定会宽宥你。”

    谢韵儿娇颜梨花带雨,摇摇头道:“老夫人说的其实没错,是我想利用沈家,令沈家门庭蒙羞,如此也是咎由自取。”

    惠娘叹道:“真要怪的话,其实应该怪我。我本来以为只要事情隐瞒得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姐姐不用自责,这世上哪儿有不透风的墙?只要老夫人能解气,想怎样都成,但我只是想留着钱,养活我家人。”

    谢韵儿这时候在意的。依然不是自己,而是谢家。

    她嫁入沈家,其实已作出当牛做马的心理准备,只是她不接受李氏所说的把所赚工钱以及分红所得都上交沈家的决定。

    惠娘摇头苦笑:“这件事妹妹不用担心,就算工钱和分红交给沈家,妹妹给家里的钱也一分一文不少。”

    谢韵儿满脸感激:“谢谢姐姐。”

    沈溪在旁边看着,既郁闷又难过。想出言相劝却不知道说什么,要怪就只能怪王氏那个长舌妇,她夫妻长期不能同房,心理扭曲,便非要做出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来,如此方才好彰显她沈家大房长嫂为母的威风。

    下午,周氏把老太太和沈明文兄弟安顿好,一脸沉重地回到药铺。她走进后堂。再难掩心中的伤心,坐下来直抹眼泪:“真是不把我相公当她儿子,说打就打,打得皮开肉绽的,真想让我们娘几个连倚靠都没有?”

    惠娘这才刚安慰好一个,现在又要安慰周氏。清官难断家务事,事情本来就是姐妹三人搞出来的,现在等于是得到了报应。

    周氏又道:“听她的意思,是让憨娃儿跟他大伯早些出发去省城,她要亲自到省城去督促。一个小脚女人,连府城的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还想进省城?哼,真是笑话!”

    惠娘明白,以前周氏就算对李氏有些意见,但绝不会开口骂人,可在这次事情后,周氏已经忍不住心底对李氏的愤懑,这是要爆发的迹象。

    惠娘赶紧岔开话题:“姐姐,老夫人说让小郎去省城之前,跟韵儿妹妹圆房,这事情怎么办才好?”

    周氏愤然道:“大不了,我跟她提分家!”

    “姐姐,你可千万别冲动,这同为一家人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到底姐夫也是老夫人守寡带大的儿子,姐姐这么做……只会背上恶妇的骂名,若是被告上官府更不得了。现在小郎好不容易有了出息,以后前途不可限量,难道姐姐希望以后跟小郎再没见面的机会?”

    惠娘话中的意思,若周氏跟老太太撕破脸,很可能被赶出沈家门,到时候就算周氏赚的钱再多,她也不再拥有丈夫和儿子。因为按照大明律,女人犯了七出之条被赶出家门,儿女一律归夫家。正因为女人在这世道没什么地位,所以才会有“三从四德”进行约束。

    周氏气极:“那我该怎么办才好?”

    惠娘叹道:“此事我倒是跟韵儿妹妹说过,她的意思,把身子给小郎并无不可,只是怕以后韵儿妹妹离了沈家门,无法再跟我们如今日这般相处,这段感情……也就断了。”

    周氏一时无言,她刚才也瞧出来了,谢韵儿其实也因为在这件事上利用了沈家而感到自责,并愿意为此作出一些牺牲。

    但问题是,事情结束后,谢韵儿该如何在沈家人面前自处?就算她不想离开药铺,到时也不得不黯然离去。

    沈溪一直在楼梯口偷听,此时他不由走下楼来,道:“娘,姨,其实有些事不一定要真的发生,只要骗过祖母,让祖母相信发生过就行了。”

    周氏蹙眉:“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沈溪道:“或者我不懂,可娘和姨都是大人,总该懂吧?就算我跟谢姐姐洞房,但限于礼法,祖母也不可能在旁边看着,还不得回头再……呃,姨,你说呢?”

    惠娘想了想,不由哑然,沈溪说的在情在理。

    李氏心里气不过,要让沈溪把谢韵儿的清白之躯占了再休掉,其实是对周氏、惠娘和谢韵儿三姐妹的报复,同时让谢韵儿无地自容,以后自然会离开药铺,那她们姐妹三人的友情自然就终结了。

    但自古以来,最后不都是一条白手帕来确定是否真的合卺过么?

    ***********

    PS:第二更!

    小结一下,昨天最后有1062张月票,98人打赏,同时有迎风发很乱大大晋级堂主,金沐灿尘、临雨觉非和书城书友1647355245大大晋级舵主!多位书友晋级执事!谢谢大家的鼎力支持!

    码字去了,今天天子依然会爆六更,让大家看过瘾!

    求月票!求打赏!求515粉丝节活动的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