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三四七章 收留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九月十三,经过半个多月的赶路,一行终于抵达汀州府长汀县城南门外。

    “大当家”江湖经验丰富,知道城门进不去,干脆让随行的一名车马帮弟兄拿了他的信函,进城通知商会那边,让商会派人出来迎接。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当家”居然识文断字,心里庆幸这一路没写书信找人报官。

    车马帮的弟兄进城半个多时辰后,车马帮老大宋小城带着人出城来,后面跟着一辆马车,沈溪远远就看到从马车车厢窗口着急望出来的惠娘的俏脸。

    “几位,这里是汀州地面,给个方便,我们进城说话可好?”宋小城完全是一副江湖人士的做派,抱拳行礼道。

    “大当家”起身笑道:“我们要见商会大当家。”

    宋小城冷声道:“我们大当家平日可不会随随便便见人,先将我们小掌柜放了,别的事一切都好说。”

    “小掌柜?”

    “大当家”侧目看了眼沈溪,顿时明白过来。

    这一路上他其实也看出来了,虽然这一行人中沈溪年岁最小,但无论是打尖住店都是沈溪张罗,他本以为是沈明文等人故意装低调才推沈溪出来,现在看来,这小秀才公真的是一行人中说话份量最重之人。

    宋小城一摆手,后面过来几个弟兄,抬过来口大箱子,打开来。里面全都是白花花的银锭,合起来至少有三四百两,不但“大当家”和他的手下看了眼红,连沈明文等人见了也震惊得合不拢嘴。

    宋小城道:“这是汀州地面,车马帮说话算话,我在这里保证。只要我们小掌柜平安无事,你们可带着银子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但若要来硬的,就算我们不动手,官府也不会轻饶你们!”

    “大当家”笑道:“听阁下的意思,是真把我们当成绑票的山贼了。不瞒你们说,我们还真没做过打家劫舍绑人勒索的恶事,老朽给大当家的信里已经写得很明白,此番是为护送几位回来。顺便商量一下挂靠在商会之下,讨个营生。”

    宋小城自己也觉得奇怪,我给你银子你不收,在这里摆谱要跟我们做事,山贼想改行当保镖押运的?

    这种事他可不能做主,赶紧过去到马车那边,跟车厢里的惠娘商量。过了一会儿,马凳搬出来。惠娘踩着马凳,在秀儿搀扶下从车厢下来。

    惠娘亲自走到茶摊边。“大当家”望着惠娘,他没想到商会会长只是个二十来岁正直青春少艾的妇人,他本以为这位在福建地面上叱咤风云的寡妇,怎么也该有四十多岁了。

    惠娘走过来,先是礼貌地对“大当家”行礼,环视当场。最后目光落在沈溪身上,神色中带着怜惜和温柔。但她很快换上严肃的辞令:“这位当家,您说要挂靠到我商会名下,以后好好做营生,并不是不行。”

    “大当家”没想到惠娘会答应得这般爽快。惊讶地问道:“夫人不问我等出生来历?”

    惠娘道:“商会吃的是四方饭,只要诚心来投,不计出身。但还请将奴家的家人放还,否则我等只能通过上告官府解决。”

    惠娘说这话算是恩威并济,很有条理和章法。

    你们想在商会讨营生可以,但前提是把人放了,我还特别保证,不问你们出身来历,你们是要钱还是留下来做事,自己选择。

    “大当家”一看这架势,惠娘出来光是车马帮的弟兄就带了五六十号人,周围还有些挑担子的跟一些路过的行人,都有意无意看着这边,显然也是商会的人手。

    “大当家”笑道:“老朽并非做打家劫舍买卖,沈公子,几位,可以回去了。”

    沈溪站起身来,正要往惠娘那边走,他身后的高挑少女突然一把将他拉住,这一抓顿时让两边的情势变得紧张起来。

    “大当家”脸色变得很难看,喝道:“松手。”

    女子有些愤愤然,倒不是为沈溪这么轻易离开而恼恨,而是沈溪答应她要带她进城去逛街的,觉得沈溪“言而无信”。女子虽然脾气不太好,但很听父亲的话,松开手来,目视沈溪和沈明文等人离开茶寮。

    “小郎,回来啦?”等沈溪来到惠娘身边时,惠娘本想过来跟沈溪拥抱,但想到沈溪已不是小孩子,只能忍着,脸上却满是欣喜,根本不似精明能干的堂堂商会会长,完全是个小家碧玉的小妇人。

    惠娘欣喜过后,脸上的笑容淡去,重新看着茶寮里“大当家”等人:“诸位可能到城里一叙?”

    “大当家”道:“我等并无路引,进不得城。”

    “这般……”

    惠娘微微沉吟,把宋小城叫过去,仔细交待一番。

    宋小城马上安排人手去跟船行的人打招呼,因为车马帮在汀江船运上占有很大份额,货船进城不用每个人都检查路引,尤其是商会已经与那里的兵丁非常熟悉了,走水门的话,只要交了入城门的银子即可。

    等惠娘把情况跟“大当家”一说,“大当家”满意点头:“那我们就乘船进城。”

    惠娘并未马上带沈溪等人离开,而是选择留下来,也是让“大当家”等人安心,不是说这边刚把人放了,另一头就去报官。

    去码头的路上,惠娘有些埋怨:“你们也是的,不多找些人沿途相送,早知道的话走北路更好,何至于惹来如此大的麻烦?”

    沈溪笑了笑,大约是惠娘平日里没有数落他的机会,这会儿数落起来,既带着幽怨和胡搅蛮缠,又满含关切和责备。

    若是换做周氏。沈溪肯定要争辩两句,可惠娘埋怨,他只是笑着应是。

    两边人乘船一起进城,在城里码头下船,惠娘让人备了马车,但“大当家”那边明确表示步行。

    其实这一路上。他所带的人大多都靠两条腿跑来的,要说这些人看起瘦弱,但腿脚都挺麻溜,应该是走惯了山路,爬坡上坎健步如飞,这样平日在山上狩猎,再加上不时做些抢劫的买卖,来去如风,所以官府才拿他们没办法。

    惠娘自己是小脚。不方便走路,只好带着沈溪一道乘坐马车,但为照顾走路的人,马车只是缓步而行。

    一行人抵达商会总馆,直接上到二楼说话。

    惠娘这边,由沈溪和宋小城作陪,而“大当家”上楼只带女儿在身边。虽然他这是彰显并无意对商会的当家人不利,可沈溪知道。光是他那女儿蛮力就很大,真动起手。恐怕没谁是她的对手。

    “夫人,实不相瞒,我们在山里这些年,本想过避世的生活,可前两年大水之后,虫害频繁庄稼绝收。没辙只能出来做一些拦路的营生,但我等不过是老实的庄稼汉,如今失去田地的收成,只好出卖力气,想在商会讨个营生。还请夫人收留。”

    “大当家”一坐下就坦诚相告。

    惠娘微微点头:“你们一共多少户,多少人?”

    “大当家”未有丝毫迟疑,直接回答:“一共六十六户,男女老幼加起来有二百五十多号人。这两年山上基本不增人丁,反倒少了许多,唉!”

    年景不好,饿死病死属于非常正常的事情,其实水灾过后,福建各地风调雨顺日子尚可,可问题就是这些人所选的寨子位置不好,那儿正好处于山的阴面,周边又没有大的溪流,导致没法开垦出水田来,只是有些旱地。而此时又没有玉米和番薯这些耐旱作物,导致生活极为艰难。

    惠娘道:“一次过来不行,恐招来官府注意,我看可分批安置在汀州府城周边,平日在船行或马车行做工。”

    “大当家”笑着点头,行礼相谢:“老朽在这里谢过当家的。”

    之后惠娘跟“大当家”商量了一下安顿事宜,“大当家”将自己的姓名如实相告,此人名叫朱起,居然是皇姓,而他的女儿单名山。沈溪琢磨了一下,朱山,听起来丝毫不像女子的名字,可谁叫她本来就不是个小女人?

    惠娘拿出些盘缠:“这里是一些细软,朱当家可拿这些先买一些吃食用度回去,至于安置之事,最好分批迁移,商会这边无法一次安顿这么多人。”

    朱起道:“老朽明白。老朽也是走投无路,才选择走出山林,还望夫人多加照顾。老朽这就带人回去安排妥当,再带人出山,不过小山她……还请夫人收留,让她在府上做个使唤丫头。”

    惠娘用警惕的目光望了朱山一眼,显然她对朱山不怎么信任。

    沈溪却知道这笨女人还没聪明到学会潜伏大户人家谋财害命这么高深的伎俩,趁机道:“姨,你留下她吧,她力气不小,可以在家里帮忙做活。”

    其实沈溪也是提醒惠娘,朱起留下女儿,其实是想留下个人质,以换取惠娘的信任,你若不留下她,朱起可不放心离开。

    等商议好,几人从楼上下来,下面朱起带来的人还被当贼一样盯着。

    朱起道:“留下几个人,帮商会做事,以后咱就是汀州商会的人,这位是商会大当家,这位是车马帮的宋当家,你们以后都要恭敬侍候。”

    从山上下来的人,大多没见过世面,被朱起这一威吓,自来养成的习惯,就是听“大当家”的话,于是纷纷应了,朱起这才回头跟惠娘陪笑着说话,想把他带来的人,先安置几个在商会做事。

    朱起远道而来,虽然要回去,可还是要先作一些准备才行,首先便是为他们解决路引的问题。

    人安顿好后,宋小城道:“当家的,您说这些人来路不明,要是他们以前杀人放火留下案底,以后被官府的人追究,咱少不了要跟着吃官司啊。”

    沈溪道:“六哥说的有道理,可刚才那情形,容得了咱拒绝吗?不过我看这些人绝非大奸大恶之辈,收留他们无妨。”

    宋小城道:“小掌柜,这可说不准,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沈溪心说,你见过穿草鞋、吃野菜、锄头当兵器、枯瘦如柴的悍匪?就算让他们去杀人越货,以他们那身板,也是有心无力。

    **********

    ps:第四更!

    天子又码出一章来,哈哈哈哈哈,感觉真好!

    大家来一波订阅和打赏助兴如何?嘿嘿,继续码字去也!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