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三七二章 没名气不好混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祝枝山相约在腊月二十九,沈溪还有两天时间作准备,他不能再如上次见祝枝山那般傲慢无礼,如今可是天子脚下,他和祝枝山都是外来人,若祝枝山愿意冰释前嫌的话……

    祝枝山真的会这么大度?

    难保不会是一次鸿门宴!

    新年一天天临近,沈溪为了来年的会试,全身心地投入到温书中。如果说乡试除了四书文和五经文之外的内容,就算考了,内帘官也没时间审阅,那到了会试,这些考试内容就非常重要了,甚至关系到最后考生录取与否。

    因为到了会试这个份儿上,四书文和五经文基本被考生写烂了,拿出来的文章,都是四平八稳论据十足,要判断一篇文章的好坏,会显得更为主观,反倒是时务策问以及制五、诏、诰、章、表内科这些考试内容,更容易分出高下。

    沈溪恶补的也是这方面的知识,虽然前世今生他已经学过不少,但远说不上精通,需要更加细致的揣摩学习和总结。

    现在会试即将面临的对手,几乎全都是祝枝山这种半生都浸淫于科举考试而且才华横溢的举人,这些人就等一朝金榜题名,单从八股文进行比较,沈溪自认没有半点儿优势。

    这两天,趁着休息放松的时候。沈溪作了两幅画,都是寻常山水,他想拿到京城的书画店碰碰运气,因为这一行的花费远远超过了预期。虽然兜里银资尚厚,但人在外除了要节流,更重要的是开源,他想试试自己的山水到底有无人欣赏。

    没名气,一幅画根本就卖不了几文钱,其实作赝所赚利润更大。只是他一个外地来的考生,随身带着几幅名人字画,总会让人揣度这画来路不正,甚至怀疑是赝品。

    字画店里,掌柜倒是认真招待了沈溪。

    那掌柜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圆乎乎的。看起来一副憨厚的样子,但这只是一种假象,掌柜仔细看过沈溪的画之后,笑着问道:“这位公子远道而来,莫非是想以卖画积累声名?”

    临近会试,京城考生与日俱增,作画的人不少。他们的目的跟沈溪不同,这些人卖画只求名,最好由字画店帮忙宣传,积攒名气,到最后卖画所得还要倒贴钱给字画店……这可不是沈溪的初衷。

    沈溪认真回答:“在下从福建来京赶考,手头拮据,需卖画补贴家用。”

    字画店掌柜马上换了副脸色,他之前客气。主要是因为沈溪一口纯正的官话,现在知道是福建远道而来,而且要依靠他来卖画,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小门小店,沈公子的画我们收不起,还是换别家吧!”

    沈溪的画虽然平实了些,但比字画店所挂的那些寄卖的字画要好上许多。可惜的是,没名气就没销路,沈溪又不会倒贴钱给字画店做宣传,掌柜的自然不乐意。

    无奈之下,沈溪只好到城里别的字画店继续碰运气。

    可惜走了几家,没一家字画店愿意接受寄卖,因为人家做的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对于这种可能影响他们收入的字画,当然是敬而远之。

    到了中午,沈溪肚子饿了,随便在街边找了家小饭馆用餐。

    饭馆规模不大,连二层都没有,又不是在闹市,沈溪一看门脸就知道便宜,刚坐下来叫了饭菜,朱山已把抱着的字画放到桌上,狼吞虎咽吃起来。

    隔壁桌有个看起来满面油光的胖子,年约三十出头,侧目往这面看了一眼,眼睛里带着几分精光。与沈溪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中年胖子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问道:“这位公子是出来卖画的?”

    沈溪淡淡一笑:“正是。”

    中年胖子叹道:“那就有些困难了……这京城地面上,名流大儒甚多,他们的字画卖出去的尚且不多,阁下的画就算作得再好,又有谁欣赏呢?”

    此话一针见血,京城别的不多,名士大儒辈出,毕竟是天子脚下,这些个文人骚客不管有没有名列朝堂,都自负画工了得,且各自拥有一堆拥趸,普通人谁能分辨出好坏?那些不懂画的,自然专挑官大的画作买!

    中年胖子又道:“不知这位公子,如今可有功名?”

    沈溪微微点头:“在下乃福建举子,年后就会入太学读书,来年春天试着……应会试。”

    “哦?”

    中年胖子脸色一变,“鄙人对书画略懂一二,不知可否拿来一观?”

    沈溪把字画递上前,一共两幅,都是山水画,没参杂人物,上面还有他题写的两句应景小诗,朴实无华,并不见何文采。中年胖子把两幅画挨个打量一番,合起画轴问道:“如何称呼?”

    “在下姓沈。”沈溪回道。

    中年胖子道:“原来是沈公子,鄙人姓周,在京城捣鼓一点儿古玩字画生意。平心而论,沈公子这两幅画画工和题词实属上乘,沈公子准备卖价几何?”

    姓周的胖子!?

    沈溪从来没听说京城里有这样的名人,照理说有点儿名声的,又或者手里有钱的,谁会孤身出来连个随从都不带,而且到这种小饭馆吃饭?

    开的价高了,此人肯定不会接受,开低了,自己又亏得慌,毕竟笔墨纸和画轴也是需要钱的。

    沈溪道:“阁下看着给一些,莫损了我的纸墨钱即可。”

    周胖子笑道:“那倒不至于,这样一幅画,若是换上别人的名讳和题跋。少说能卖个十两八两银子。不过沈公子连个名都没署,终归不妥,你看这样可好,一幅算作二两银子。只需要沈公子将名署上,如何?”

    真是有钱人啊,这是沈溪第一个印象。

    花四两银子买两幅来路不明的字画,拿回去作甚?当然沈溪自信自己的画还是不错的,这年头的人,买字画不就为了附庸风雅?

    又或者是。京城之地总会有一些名声不显的富豪,将他的画买回去当作投资,若他将来声名鹊起,那这两幅画的价值可能翻几百上千倍。

    “可以。”

    既然有人要买画,沈溪可不会太过拘泥,跟谁过不去别跟银子过不去。白花花的四两银子啊,能抵一个多月的房钱了!

    沈溪把自己的大名“沈溪”署上去,周胖子果真拿出四两银子的小银锞,看得出这周胖子还是颇有资财的。

    周胖子将两幅画拿在手中,笑道:“银货两讫,沈公子可不许后悔。”

    沈溪心想:“我既没名气,又没什么政治地位。就算你拿到我的画又能如何?拿走就是。”当即道:“自不会反悔。”

    周胖子酒足饭饱,拿着两幅画,觍着肚子出门,刚出门就有马车过来,两名家仆扶着行动不便的周胖子上了马车。

    等马车走远了,店掌柜走过来道:“这位官人可真有本事,两幅画就换了他四两银子。你或者不知,这周大官人出了名的一毛不拔。到我这小地方吃饭,也总是赊欠,说什么月底结账,还不是拿着银子出去放贷赚钱?”

    沈溪这才知道这周胖子有些来头。仔细问了问,才知道是个靠放贷起家的道上枭雄,在京城南边属于一霸,开着妓寮、赌档以及当铺,手下豢养的弟兄不少。

    沈溪有些惊讶,自己的画难道真的是“所托非人”?

    若将来自己真有了什么名气,这样一个人拿着他的画出来显摆,甚至跟他攀亲近,对他的声名多少会有些影响。

    但沈溪之前也察觉这周胖子为人低调,掌柜说此人“吝啬”,但以沈溪观人的经验,却觉得周胖子有大隐于市的洒脱。

    沈溪问道:“掌柜的,周大官人叫什么?”

    掌柜撇撇手:“谁知他真名,逢人便说他姓周,也不知是真是假,几年前京城还没这号人物……这种人来得快去得更快,或者几年后连死在哪儿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京城地面上,做那等买卖的没一个有好下场……”

    沈溪轻轻叹口气,这掌柜的年老成精,看事情很透彻。

    做买卖的,属于下九流营生,有钱又如何?没有一点儿社会地位,随便皂隶都能欺惹上门,别说是得罪京城的达官显贵,就算是他们的仆人有谁惦记上你,你也要遭殃。

    连做正经买卖的人都要低调,那种靠灰色营生过活的更是如此,一旦闹出什么乱子,转眼就会让你灰飞烟灭。

    从这点上说,这周胖子做得没错,只有小心谨慎才不会招惹到权贵,令其安稳。

    沈溪心头又有了一点疑问:“既然他要保持低调,何必买我的画?”

    结账走人,沈溪带着朱山到了客栈去寻苏通,将之前卖画的事给苏通一说,苏通笑道:“沈老弟有何好疑问的,那必定是人家看沈老弟你画功好。若换了我,别说二两银子,就是一百两也愿出。”

    沈溪摇头:“我画的只是普通的山水。”

    “画功好,画什么都一样。”苏通道,“沈老弟,有件事问你,你说咱明天去赴祝枝山的约,要不要带礼物?”

    沈溪道:“能带就带吧,当作是赔罪。”

    苏通略微不太情愿:“这姓祝的给我们扬了名,我们上门赔罪,人家或许认为之前是我们不对,不免遭人小觑。不过事是沈老弟你惹出来的,你说如何就如何。”

    沈溪心说你还真会倒打一耙,要不是你借着见谢铎收人家的馈赠,怎会跟祝枝山对上?我不过是出来帮你解围,现在却赖到我头上了。

    从客栈出来,沈溪正要回家,就见之前暂住那家客栈的伙计匆忙而至,手上拿着红封:“沈公子,可算找到您了,这两天总有人到客栈送请柬,说是给您的,可您都搬走了,小的又不知您住何处。真急死个人了!”

    沈溪拿过来一看,却是玉娘给他的请柬。

    到了京城后,玉娘说是要找地方安顿,然后就不知去向。

    之后沈溪从客栈搬出来,没法通知到人,于是他认为或许会就此断了联系,谁知道才几天不见,玉娘居然这么着急找他。

    “有劳小二哥。”沈溪给了十几文钱作为打赏。

    ***********

    PS:第一更!

    天子求下免费的推荐票,谢谢啦!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