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〇〇章 千里寻夫
    谢韵儿此时却突然道:“婆婆,掌柜,不如……让我去吧。我自小便在京城长大,对那里熟悉,若相公有什么事,我能多帮衬一些。”

    谢韵儿作为陆氏药铺的顶梁柱,离开后会对药铺的生意产生很大影响,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可眼下几家人眼中,沈溪的前途才是最着紧的,至于药铺赚多赚少,已经没人太在意。

    沈、陆两家人,基本都没出过远门,要去京城这么远的地方自然不行,但谢家毕竟曾是京城望族,对那里熟悉得很。

    可谢韵儿要独自去京城这么远的地方,惠娘和周氏都不怎么放心。谢韵儿道:“相公赴考大于一切,妾身若能帮到他,还想替婆婆和掌柜的去尽责……”

    惠娘和周氏都听出来了,谢韵儿进京,也是为了报恩。

    报的是沈、陆两家的恩情!

    稍微商量之后,惠娘周氏都拧不过她,不过惠娘还是提醒:“韵儿要去,还是先跟家里人商议。”

    惠娘所说的家里人,是谢家人,谢韵儿同时也是谢家的顶梁柱,就算她如今居住在沈家这边,可谢家无论有大小事,都需要她出面。

    等把谢伯莲夫妇请过来,三家人坐下来把事情一说,连周氏都没料到,亲家公和亲家母会这么好说话,根本就没怎么考虑就答应让谢韵儿进京。

    谢伯莲道:“小女对京城熟悉,她这番上路。老夫会与她信函,到京城后自会有人帮辅……”

    周氏和惠娘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疑问。

    谢家要把女儿送到几千里外的京城,为何还这般平静。甚至还支持呢?女儿家行远路,本该是大忌啊!

    只有谢韵儿明白父母的意思,其实沈溪远赴京城赶考后,她的母亲便来说过,她应该一同往京城去的。

    谢家那边知道沈溪这次赴京带了女眷,女眷中还包括沈家的小童养媳林黛。对于谢伯莲夫妻来说,最希望的是女儿早日成为真正的沈家妇,如此女儿终生有了倚靠,连谢家也会跟着沾光。

    最开始沈溪是秀才时,他们就很乐意接受沈溪这个女婿,如今沈溪已经是解元公。他们更是没得挑,若将来沈溪中了进士,而谢韵儿与沈溪没有进一步的关系,可能他们再强求,沈家这边也会把事情挑明,把婚给强退了。

    京城是什么地方,达官显贵那么多。有权势的人家总有几个女儿,若听说沈溪年轻有为还未娶妻,谁不想把女儿嫁给他?现在沈溪也就有谢韵儿这段婚姻牵绊,若没有,沈溪在京城里那绝对是抢手的金豆豆。

    惠娘道:“既然二老都同意,那就让韵儿准备一下。妾身会让侍婢沿途照顾她起居……”

    惠娘是个细心人,她比周氏更能明白谢家人的想法,其实她自己也挂念沈溪得紧。怕沈溪在京城有什么事,而林黛、朱山和宁儿都不是有主见的人,事到临头帮不到沈溪什么。

    可谢韵儿就不同了,她经历的事情多,而且人也聪慧,更重要的是谢家在京城多少有些人脉,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

    事情商定好,就开始准备。

    毕竟宁儿和朱山陪沈溪去了京城,谢韵儿要去,同样需要女眷相随,惠娘本想让家里的丫头多去几个,但谢韵儿最后只要了秀儿,主要是秀儿有力气,能沿途帮忙搬搬抬抬,至于那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她自己完全能够胜任。

    二月初三,在沈溪开考会试的前几天,谢韵儿跟着商队一行北上。

    这次商队带队的是车马帮的大当家宋小城,朝廷有征召,惠娘不能亲自去,总需要有能带头的人出面,而宋小城是最合适的。

    这次宋小城带了六七十号人同行,一方面是京城那边有需要,同时也是为了方便沿途保护谢韵儿这位少主母。

    絮莲本想同行,但她要照顾孩子,无法跟随,只能留在家中。

    二月出发,最快也要到三月底才能抵达京城。那时候别说会试,连殿试都结束了。谢韵儿去京城到底能帮到沈溪什么忙,连谢韵儿自己都不清楚,但她还是固执地去了,就好像千里寻夫的小娇妻,去意决绝。

    ……

    ……

    与此同时,沈溪已经到了紧张备考的关键时刻。

    到了二月初七,距离会试入场还有一天,沈溪已准备好第二日应考的所有事宜。这天他跟苏通见了一面,互通有无。

    苏通将他打听到的消息告知沈溪,这届会试的参加人数大约是三千五百人左右,最后拟定录取人数为三百人。

    在明初,会试录取人数并无定数,最少一次录取三十二人,最多则录取四百七十二人。具体数字,由吏部奏请酌情定夺,到成化十一年,才确定下来每届会试录取三百人的定规。但也可在三百的数量上,恩诏增广五十人或一百人,但并非恒制。

    近百分之十的录取率,看起来很高,但却受限于地域划分。

    在明初南北榜案发生之后,朝廷对于科举取士,一般是根据地域来进行录取。

    到了仁宗洪熙元年,在大学士杨士奇的建议下,朝廷正式定下南北卷制度,南卷取士十分之六,北卷取士十分之四。

    等到了宣宗登基后的宣德二年,朝廷又在南北之间增加了“中卷”,主要是将一些不太好划分南北的地域隔出来,南卷和北卷各让百分之五与中卷。

    最后三卷划分为:北卷百分之三十五,中卷百分之十,南卷百分之五十五。

    沈溪在这次会试中,竞争对手就是所有南卷的考生。虽然南卷在总录取中占据五成五的份额,可在会试中,南方考生却占了总考生人数的七成左右。尤其是江南士子,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全国最高的。

    北方一直在科举方面有劣势,就算录取比例只有三成五,也是对北方举人的一种极大的保护性措施。

    因为单从才学文章论,北方能中进士之人寥寥无几。

    连划分考生号舍时,南卷的考生也被划分到相邻区域去,等考试结束收卷后。南卷、中卷和北卷会单独分开,从中选拔进士。

    若会试中榜,到了殿试的时候,就没有地域的区别了。

    “沈老弟,你没出来,不知道这几天城里闹得沸沸扬扬。说是考题泄露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各种传说五花八门,私下传播的题目也是各种各样,分辨不清真伪,我都整理出来了,你先拿去看看,能否派上用场。”

    苏通说着就要把他这几天整理出来的“鬻题”交给沈溪看。

    沈溪却直接将写着题目的纸送回去。摇头道:“这种事情多是无中生有,即便是真的,我等也该靠自己的实力上榜才是。”

    苏通用惊讶的目光打量沈溪,不可思议地问道:“这话怎么说的?有考题泄露出来,旁人都知晓,我等却不知,这是否太不公平?”

    沈溪摇摇头,这天下就没完全公平的事!

    这次会试是否真的有鬻题的情况出现。沈溪不得而知,但他很清楚这届会试鬻题案肯定已经在暗中酝酿了,唐伯虎、徐经、程敏政这些人,很可能将牵扯进这案子中。

    唯一的变数,大概就是他沈溪的横空出世,就看他带来的蝴蝶效应,能否间接影响到这案子。

    沈溪不想跟苏通探讨关于鬻题的任何事情,这对他而言是禁忌。

    因为外间有人开始传说,他沈溪很可能暗中贿赂了程敏政,主要因为,他这几天风头太盛。

    十三岁的解元公,本来就很惹眼了,偏偏还把应天府解元、大名鼎鼎的唐伯虎给比了下去,这年头士子说话根本就不用讲证据,子虚乌有的事都能说得跟真的一样,至于沈溪有没有去见程敏政,似乎并不重要。

    ……

    ……

    二月初七,弘治皇帝正式下旨,以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程敏政主持会试考试。

    二人同为主考官,同时任命同考官二十人……一直要到清朝,才定下十八同考官,十八房的规矩。

    哪个考生出自哪一房,那房主就是考生的恩师。

    二月初八上午,弘治皇帝钦命少傅兼太子太傅、户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刘健,释奠孔子先师。

    这是礼部会试的必要流程,等释奠结束,礼部会试等于是正式开始,国子监贡院打开,开始接受考生入场。

    沈溪进过国子监,之前还在里面住了十天,对里面的环境大致了解。

    而会试的考试方法跟内容又跟乡试如出一辙,就算他是第一次参加礼部会试,也能做到镇定自若,因为相比别人而言,他年纪小,有资本,这次考试不必强求一定能考出什么结果来。

    在等待进场时,外面等候的考生议论纷纷,都在说自己听到的关于这届会试的考题。

    其中以第一场论语题为最多人议论。

    会试跟乡试一样,同样是三天一场,初九正式开考,但需要在三月初八入场,不过中间不得离开贡院,要等三场全部考完之后才得离开。

    这么长的考试时间,仍旧是给蜡烛三根,至于吃食需要自己准备。

    因为要连考九天,若全部带熟饭进去,很可能会馊掉,所以食物一定要带容易保存的,或者升炭火自己做。

    至于水则不用带太多,会试考试中,监场之人每天都会用竹筒送水进去给考生,但不会太多,所以考生在这几天时间里要避免吃咸的东西,免得口渴难耐。

    ********

    PS:第十更!

    紧张的会试来临了,天子求月票和打赏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