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一一章 杏榜
    作为北镇抚司的千户,权利何其之大?

    要知道锦衣卫名义上是由皇帝直接管辖,朝中官员无法对其进行干扰,因而使得锦衣卫可以处理牵扯朝廷官员的大案,并直接呈送皇帝。所以,朝中官员大多畏惧锦衣卫。

    虽然江栎唯如今仅仅是个千户,距离北镇抚司镇抚使尚有一步的距离,但到底是大明朝特务机构的中高级官员了。

    孙绪居然过来用言语呛江栎唯,这是苏通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

    举人面对文官时有无礼之举倒是经常发生,可就算是再混的举人,也不敢跟负有巡查缉捕以及廷杖大权的锦衣卫过意不去。

    苏通连忙道:“孙兄,江千户平日公务繁忙,又怎会知晓沈公子去处?顾育兄,如今沈公子……你也认得,就是汀州府的沈家七郎,被朝廷下了大狱,说是涉及鬻题案,还请顾育兄多多帮忙,试着打探一番。”

    江栎唯笑了笑,道:“没事。”

    一句“没事”,看起来答非所问,也不知他说的是沈溪没事,还是说他不介意孙绪跟他顶着来。

    苏通不太好继续相求,在他看来,江栎唯如此答非所问是不想牵扯进礼部会试鬻题的案子里。

    苏通知道自己地位卑微,没法跟江栎唯这样的朝廷官员提什么条件,江栎唯对他礼遇有加已算是给足了他面子,不能不知好歹非要让江栎唯帮忙做什么。

    “几位,本官还有人要见。不先作陪了。”江栎唯行礼告辞。

    苏通和伦文叙俱都行礼相送,唯独孙绪心中愤然,等人走后,孙绪才无意中提道:“若非这江千户。沈公子也不会被下狱。”

    一句话令苏通愕然,到底出了什么事令孙绪有这番感慨,沈溪的下狱又怎会跟江栎唯有关系?

    孙绪没有解释,此时贡院外的人算不上多,大多数考生,还是宁愿守在客栈或者会馆里。耐心等候消息。

    朝廷要放榜,大约从中午开始,一直到下午日落黄昏,将礼部会试录取的三百名考生依次传报。

    先从会试第十一名开始,到三百名结束,因为考生住得有远近。报子又未必能准确找到举子的住所,就算在传报上有先后,但真正传到举子耳中时,也就不一定是名次高的靠前了。

    至于礼部会试的前十,则是一项荣耀。

    一直以来,都说这礼部前十的文章要给皇帝亲自审阅,就好似殿试前十的文章是由天子亲自挑选过的一般。但其实涉及到礼部会试的机密。没人敢保证这一点,尤其皇帝公务繁忙,根本就没时间去审阅礼部会试的卷子,毕竟后面还有殿试。

    “少爷,听说客栈那边已经开始有人报喜了,要不咱也回去等着?”孙绪带来的家仆过来通禀。

    贡院放榜,与报子报喜,本来二者是同时进行的事情。有的考生不来,是因为心中忐忑不安,怕自己中不了,所以干脆跟一些同乡聚在一块吃吃茶,一起等候消息。

    如此有个好处,若是中了的话,会有大批的人恭喜,或者有一同中榜的,有过一起等中榜的经历,以后可以成为“乡党”。

    至于没中的,也能跟着吃顿免费的庆贺宴,结交几位新晋进士,对以后参加科举有一定好处。

    指不定今日的进士,就是明日的翰林,甚至成为下届会试的同考官。

    至于来贡院等候消息的,那就真的是“急性子”,想早一步知道自己有没有中,这样也省了回去等消息,若是不中,伤心失望之下,可能下午就收拾铺盖卷踏上回乡的路程,也省得再留在京城白白耗费银钱。

    可这次贡院放榜,显然晚了一些,在贡院外等候的众举子心里想:“大约是因为鬻题案,这边的放榜竟然耽搁了。”

    直到午时,先从贡院内出来一人,却是刚进去见过礼部官员的江栎唯,他虽非国子学的学生,但因是见官大一级的锦衣卫官员,却可自由踏足国子学,显然他是提前问明了消息,出来后对苏通等人视若不见,到远处上了轿子,很快离开。

    孙绪闷闷不乐道:“倒比我们先知道。”

    苏通开始没听明白意思,但一想就大概清楚了,其实成绩已经出来了,只是礼部还未将榜文张贴示众。

    刚才江栎唯说是替旁人来看榜,他有当官的便利,先行进去问清楚,所以不用等放榜就走了。

    可怜外面的众举子,还要眼巴巴等候里面的消息。

    ……

    ……

    终于到午时三刻,放榜开始。

    中了礼部会试的,称之为“贡士”,因为京城的杏花多开于二月底三月初,所以礼部会试放榜也被称为“杏榜”。

    杏榜提名,虽然暂时是“贡士”,但很快就会参加殿试。

    从殿试出来,无论是进士及第,还是进士出身,又或者是同进士出身,都会是标准的“进士”,会被选派官吏。

    “杏榜”放榜并不会以圆案来发放,而是按照名次将考生的考籍、考号和姓名列于长案之上,这也是为防止考生有重名的情况。就算名字相同,地域也不会相同,就算地域相同,那考试的号舍也不会相同。

    礼部会试的放榜务求严谨。

    第一案,也是“杏榜”中非常重要的一案,共有九十人。第二案和第三案各有一百人,一共是二百九十人。

    至于礼部会试的前十名,则会放在最后一案,然后由礼部报子分三批前去报喜。别的人都是一批人报喜即可,唯独这前十需要分三批去,这是因为礼部会试的前十。基本代表殿试的三甲在其中,如此荣耀之事,需要朝廷大加宣传,讨个好彩头。

    第一案刚张贴出来。贡院外面等候的考生就围了上去,虽然来的人不多,但也有好几百人,前面围得水泄不通。

    礼部那边并没有藏着掖着,很快第二案和第三案都张贴了出来,考生上去看过之后。大多数都是失望而归。

    考生多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考完会试后,到底自己考得怎么样,心里其实非常清楚,本来会试的录取率就不高,鲤鱼跃龙门之事只在心里想想便可。有时还真不敢带有奢念。

    伦文叙、孙绪和苏通三人都上前查看,前三案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苏通心里非常清楚,这一次自己肯定落榜了,他主要是留心找寻沈溪的名字,可惜别说是沈溪,连个汀州府的考生都没找到,那也就是说。不但是他,连同沈溪、吴省瑜这些人都不在这长案之上。

    至于伦文叙和孙绪,脸色虽然略有些失望,但他们却有了更大的期待,怎么说以他们的才学,要博一个前十还是有很大可能的,他们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自负,而且昨日里李东阳不考校别人。单单考校他们,也是因为“四子造诣”的考题他们对答如流。

    伦文叙和孙绪都听说了关于程敏政在南宫阅卷之时,曾发出“此三子中有唐、徐”并且要拔擢为魁的感慨,恰恰他二人正是“此三子”中两人,另一人不用说就是昨日一同去接受考校的沈溪。

    既然全数举子之中,只有他三个人能作出“四子造诣”的策问题,中个前十应该是很有机会。

    但伦文叙和孙绪,此刻心里又不是很确定。主要原因在于沈溪被拿到北镇抚司后一直未被释放,这就说明朝廷有意要息事宁人,沈溪答对了,居然被下狱,他二人被放回来,也可能会榜上无名。

    前三榜公布后,不少人奔走相告,有自己中的,也有同乡中的。若自己中的,要赶紧回到下榻的旅店或者租住的民居等候传报的喜讯,至于见到同乡中的,也要第一时间回去报喜,等着讨一点赏钱,顺便结个人缘。

    至于伦文叙、孙绪和苏通三人,则没有离开之意,他们还在等最后前十名的放榜。苏通虽然不觉得沈溪会在这前十名的榜单上,但他寄希望于伦文叙和孙绪二人帮他一起向朝廷进程上书,以求得朝廷对沈溪的宽宥。

    等三人暂时先回到人群外等候,孙绪带着略微的自嘲:“伯畴兄,你说我二人,是否会名落孙山?”

    伦文叙笑着摇摇头,其实对伦文叙来说,进士不第已非一两次,作为太学卒业的广东名儒,甚至在京师讲学都有很多拥趸,可偏偏他却距离中进士就是隔了层薄纱,看得见却总触不着。

    对于伦文叙来说,中进士已经是一种执念,他年过三十,不再如少年一般心中只凭一股热血,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都有得忙活,考进士也不能一直考到老,再考两届,实在中不了,他也就死心了。

    就在三人等候的时候,又有一人过来看放榜。

    伦文叙和孙绪对此人并不熟悉,但苏通却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与唐伯虎交好,同时也是吴中大才子的祝枝山吗?

    祝枝山前来看放榜,并未带仆从,而是独身而至,他带着惴惴不安的情绪上前,却没从第一案开始看,而是从最后一案看起。

    苏通猛然间想起,刚才在那榜单中见到的熟悉名字中,就包括了这大名鼎鼎的吴中才子祝枝山。

    虽然祝枝山的排名并不高,只列在二百多名,但怎么说也算是中了。

    果然,祝枝山第三案还没有看完,便仰天长笑起来,大约是觉得岁月蹉跎,一代吴中大才子,以诗文冠绝江南,偏偏科场不第,这是多么糟心的事情。

    因为祝枝山的反应太过强烈,很多举子都在打量他,但因祝枝山到京城后为人低调,还真没什么人认识。

    可总有熟悉的。

    “这不是希哲兄?”

    有以前一起同考会试认识的举子上前打招呼。

    祝枝山兴奋不已道:“我中了,我中了……你们知道吗?哈哈,我祝允明终于中进士了……”

    有点乐极生悲的意思,祝枝山这一激动,脚下不稳,居然摔倒在地。众人一听,哟呵,吴中大才子中进士了!

    一时间赶紧上去搀扶,同时恭喜声不断。

    *********

    PS:第一更送上!

    今天保底两更,同时为书友们加更两章,如果成绩好,天子会再加更一章,也就是说,在四章的基础上,如果订阅、打赏、月票和推荐票成绩喜人,天子会额外再来一章,以表达感激之情!

    好了,码字去了,下一章就能知道沈溪是否中会员了,估计会在十二点左右写出来!

    谢谢大家捧场,求一切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