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二三章 画中倩影
    夜幕落下,事主姗姗来迟,苏通亲自出去迎接,很快迎进三名公子。都是二十多岁的模样,与苏通称兄道弟,看样子已混得非常熟稔。

    其中一人看着屏风里模糊的影子,好奇地问道:“那位名满江南的画师已在里面了?”

    苏通笑道:“正是。我们不妨请他现场画一两幅出来,供大家一览。”

    “苏兄,你不会是蒙骗我们吧?这世上画春宫的人多了,要说能画得活灵活现的,只听说个兰陵笑笑生,他能比兰陵笑笑生更厉害?”

    苏通一时情急,差点儿就说“里面就是兰陵笑笑生的入室弟子”,但想到沈溪跟唐寅斗画闹得太过张扬,他这么说等于把沈溪身份暴露,所以临时换了个说辞。

    “各有所长吧。”

    苏通笑道,“里面这位赵兄,擅长的就是人物画,画出来那是栩栩如生,几位不信一会儿大可见识一番。”

    这三个人,年长一些的那位身材高瘦,在三人中属于带头的,名叫李愈。剩下二人,一个叫荣宁,一个叫宋岳,都如同苏通所言,是京城商贾子弟。

    但在京城,即便是一般的商贾子弟通常都有一定的官府背景,按照苏通的说法,这三人都没有功名在身,最多只算是读书人,他们对于学问的好坏很难分辨出来。

    意思是说,沈溪可以尽情糊弄这三个人。

    三人坐下来,对屏风后的沈溪显得很好奇。尤其是李愈,几次想上前看看里面是个怎样的画师。

    李愈道:“苏兄,在下倒不怎么相信你请来的画师有多神奇,这京城有名的画师不在少数。却没什么人能与兰陵笑笑生媲美,或者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苏通听了脸色有些不好看,虽然他不知道金瓶梅是谁写的,但他清楚里面的插画并非出自兰陵笑笑生之手,而是沈溪亲手所画。苏通心想:“可惜要维护沈老弟的名声和面子,不然说出他的身份来。一准吓死你们!”

    “未必。”苏通只能这般辩解。

    沈溪坐在屏风后,面前是一张书桌,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还有一方烛台照明,坐在那儿,有种在号舍里参加会试的感觉。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令他觉得有几分憋屈。他稍微调节了下心境,打算尽快完成手头的工作,把苏通应付过去,早点儿回客栈休息。

    沈溪答应苏通要作三幅画,题材都一样,全部是人物画,也就是春宫图。至于内容沈溪可以随意。

    沈溪画得很简单,都是他在金瓶梅插图中用过的题材和模本,但因用的是毛笔,根本无法发挥他画人物画追求的细节。

    用毛笔画,能画个人物线条轮廓就算不错了。

    很快,沈溪便完成一幅,从屏风后递了出去,苏通赶紧接过。拿给李愈三人看,颇有得意之色:“如何?”

    李愈三人拿过来一看,这幅画要说比之一般画师画出来的,的确要好上几分,但说非常出类拔萃也不尽然,至少跟原版金瓶梅插画一比,难免相形见绌。李愈打量之后,抬头道:“很一般吧?”

    旁边的荣宁和宋岳帮腔道:“这种画,我家里的画师也能画得出来,有甚稀奇?”

    苏通脸色有些着急,心想:“主要是今天没让沈老弟回去准备画笔和颜料,竟然水平差距这么大,看来是要丢人现眼啊。”

    正想着,沈溪快刀斩乱麻把第二幅跟着画好了,又递了出来,李愈三人看过之后仍旧脸上带着嬉笑。李愈道:“苏兄,看来这次你要把翠翠输给我了……”

    一句话,让苏通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也等于是为屏风后面的沈溪解了惑。

    沈溪还在想苏通为何要这么热心请他过来作画,原来是涉及争风吃醋,这个什么“翠翠”具体是谁沈溪不得而知,或许是青楼女子,也有可能是苏通刚看中的什么姑娘,反正听这三人话里的意思,这事本身就很龌龊。

    “苏通啊苏通,你帮过我,这次就当我帮你一次吧。”

    沈溪拿起笔就要画第三幅。

    春宫画算是人物画的一种,画人物时最讲究一种感觉,就好像沈溪当年给碧萱和熙儿作画时,要找的那一种能打动人心的意境。

    沈溪不由想到刚才楼下时,惊鸿一瞥所见到的那女子,那女子温婉娟秀,仅仅只是侧脸就有一种让人心旌动荡的美好感觉,若将其入画,虽然会亵渎佳人,可到底也是一种美妙的体验。

    沈溪知道,此时他若是跟前两幅一样随便乱画,在没有参照以及情境的情况下,想获得李愈三人的认可,令苏通不至于将那个什么“翠翠”输掉,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手随心动,心随意动。

    沈溪作画已差不多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有了刚才那唯美的影子留在脑海中,要将那女子跃然画中还是很容易的,只是刚才那女子走得匆忙,还只露了半边脸,未让沈溪看清楚全貌,沈溪只能是根据自己的想象,将女子的容貌补全。

    因为是春宫画,身上的衣物不能太多,但若直接身无寸缕的话,连沈溪自己都不能接受,所以干脆是身着亵衣,手拿小扇,手臂、腿和足都无遮掩,女子用小扇微微遮住下巴,小扇上的鸳鸯都画得活灵活现。

    画中女子脸上并不见羞赧之色,好似在思考什么,有股淡淡的忧伤。

    一幅画完成,连沈溪对画中倩影都多了几分向往,他端详许久深感满意后,才将画递了出去。

    因为沈溪作这幅画用的时间相对较长,外面的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画一出来,连同苏通在内,都上前围观。

    “哇。这是哪位佳人,竟如此美貌?”苏通和李愈没说话。倒是荣宁先发出感慨。

    苏通一看,也是赞叹不已,脸上带着几分得意:“如何?这幅丹青比之金瓶梅里的画怎样,这下三位应该服气了吧?”

    李愈并不是那种喜欢耍赖之人,端详眼前的画很久之后才由衷地赞叹道:“佩服佩服,苏兄请来的画师。果然非同一般。”

    旁边的宋岳皱眉道:“画好是好,可这人,怎么越看越面熟呢?恒卢兄,怎么我看起来,有些像是……令妹啊,你看这神采。还有样貌,连身材都颇为相似。”

    李愈,字恒卢,京中商贾。苏通来之前对沈溪说过,这李愈家里对他的期望很高,希望他能科举进仕,可二十多岁了。考了几次县试都没过,更别说中秀才了。

    李愈父亲早亡,如今家族当家的是他祖父和大伯,可惜大伯无后,李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以后李家的生意只能由李愈接手。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还喜欢在外结交朋友,出手必定阔绰。苏通在京多逗留一些时日,想必手头已不太宽裕,所以才跟李愈走得近,有那么点儿想沾光的意思。

    更重要的是,李愈跟苏通一样,都喜欢流连风月之所,算是臭味相投。

    宋岳说画里的是李愈的妹妹,沈溪心里顿时犯起了嘀咕。之前他在楼下见到女子时,心里也升起疑问,看女子似是这酒肆的东家,可这年头女子出来做生意的少之又少,但想到苏通介绍的李家的情况,似乎不是没可能。

    李愈作为家中第三代独子,不准备做生意,只有让他妹妹出来帮忙……

    李愈骂道:“胡言乱语,怎会是吾妹?你们也不睁大眼睛好好瞧瞧,我妹妹有这么漂亮吗?”

    艺术来自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沈溪之前没看清楼下那女子的具体容貌,所以这女子的模样,是根据他心中期待的最佳模本画出来的。沈溪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不管是不是,只要你们看不出来就好。”

    几人重新把人物容貌打量一番,这下连旁边的荣宁也道:“不对啊,越看越像二小姐,恒卢兄,此事是否太过稀奇了些?”

    李愈被两个老友一说,自己忍不住仔细打量,本来他还对画中女子好一通意淫,等发觉被他意淫的女子,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妹妹时,他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李愈抬起头,用古怪的神色望着苏通:“苏兄,这怎么回事?”

    苏通一脸惊讶,勉强解释:“或许是巧合吧。我请来的赵画师,怎么可能会见过令妹?”

    李愈皱着眉头,突然大喝一声,把门口的随从叫进来:“我二妹今日可有来过?”

    “回大少爷的话,日落时二小姐随送酒的人一起过来,查了账,这会儿还在后院看着,怕人往酒里兑水……”

    这年头但凡经营酒肆的都知道,想赚钱必须要往酒里兑水,不然没多少利润。但也有一些良心店家,为了招揽顾客打响招牌,严禁手下的掌柜和伙计给酒里兑水。

    “去把我二妹叫上来,嘿,我就不信了!”

    李愈自己也犯了迷糊,吩咐一声,这才打量着画道,“这事儿真够稀奇的,我这妹妹从小到大,看了她无数回,画中人……莫非是我流落在外的妹妹?苏兄,是否把里面的赵画师请出来问话?”

    苏通有些着急,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沈溪不过是应他所请,过来画了三幅春宫图,怎就跟李愈的妹妹扯上关系了?他跟李愈认识一段时间,却连这个李家二小姐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沈溪又哪里去见?

    “这个……确实有些不太方便。”

    苏通拦在屏风前,不许李愈三人往屏风后面瞧。

    正说话间,外面脚步声传来,却是事件的正主,也就是李愈的妹妹,李家二小姐上楼来。她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兄长与朋友聚集,她作为女儿家是不方便出来的,但听下人说事情很急,不由上来看来。

    商贾家的小姐,很早出来当家,比养在深闺里的姑娘见过的世面多多了。

    ************

    PS:第六更!

    谢谢“形色之行摄”大大,同时感谢所有支持本书的书友,没有你们的支持,天子不会这么激情澎拜,每天码出这么多章节!

    鞠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