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二七章 状元卷和榜眼卷
    殿试前四的考卷,只能判断出伦文叙的,他的文章在前四名中又相对最普通,剩下三人,无非是沈溪、孙绪和丰熙,单从文章来论,状元应该是从这三人中产生,可按照“潜规则”,还真未必。

    沈溪、孙绪和丰熙,都有文章之外的缺憾,唯独伦文叙,文章写得那是四平八稳,人更是相貌堂堂,而且有鸿儒的名声,从朝廷的角度,自然是把伦文叙推出来当状元,最合时宜。

    但若如此,就等于是皇帝带着十四名殿试阅卷官一起营私舞弊,违背了科举考试公平选仕的基本原则。

    在这种时候,皇帝的意思最为关键。

    皇帝客气地跟你商量,还说前四的排名由众人商议来决定,可殿试排名本来就是天子的责任和特权,大臣要有觉悟,不能冒犯天颜。

    就在众人默不作声之时,太子少保、都察院左都御史闵圭走了出来,行礼道:“陛下,臣以为四名贡士之作答,平稳有度,文采卓然,臣心中实难以定夺孰优孰劣,请陛下圣断。”

    闵圭的说法,基本也是在场大臣的意思,因为这问题有些难办,到了殿试前四这个份儿上,其实已经很难区分文章的优劣,说伦文叙的文章不好,也是因为他写得太过四平八稳,所提提议并无建树。

    反倒是另外三人,在自己的文章中都有一定的见地。

    朱祐樘重新把四份考卷摊开来仔细端详。若是能拆开弥封知道是谁写的,他倒容易定夺。李东阳那边尚晓哪篇文章是伦文叙写的。朱祐樘却对眼前四篇文章出自于谁之手一概知,而为了保证公平公正,朱祐樘又不想破坏规则。

    “这篇文章,朕觉得不错。”

    天子突然拿起一份卷子。抬头看着在场之人,“众卿以为呢?”

    在场的殿试读卷官尽皆面面相觑,这份卷子昨日里已为人所探讨了不下数次,其中文章之老辣就连那些老翰林都不及,其中提议很符合君王的利益和想法,简直是为皇帝御民所量身定制。

    通常来说。皇帝是最喜欢这种“体察上意”而且能为帝王“分忧解难”的臣子。

    嫉妒心重的大臣难免会想:“文章不拍马屁,却件件说得合乎上意,这种人将来到了朝廷,必会成为大敌,就算不能阻碍他进入前四,也不能让他列于三甲进入翰林院。”

    大理寺卿王轼走出来行礼道:“臣以为。这篇文章过于浮华,所提之事……皆都颇费周折,恐非做实事之人!”

    不管好不好,先给他扣上一顶大帽子。

    皇帝不是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吗?我就先唱反调,说他不切实际,这种人是在变相地溜须拍马,我得把他给揭穿了。让皇帝知道此人的嘴脸。

    但王轼的话并不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

    其实在皇帝出制诰之时,在场的众殿试阅卷官就在想一个问题,若把自己放到殿试考生的位置上,应该以怎样的文章来作答?

    尤其是最后一题,涉及到大明朝礼乐之治的内容,如何能为皇帝分忧,让皇帝不用为大明朝礼乐之治不及尧舜禹三代而感到惋惜?

    包括内阁首辅刘健在内,在深思熟虑之后都意识到一个问题。这种文章想侃侃而谈容易,真正要说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替皇帝分忧是不太现实的。

    礼乐之治是历史遗留问题,都知道要用严峻的法律才能令臣民不敢有所异动,现在光说要靠礼乐去治国,谁听你这套?

    但这次殿试却有人能提出些相对较好的建议,又以那篇“老辣”的文章为甚。这种文章可以说空泛,但还不如说人家真的是在为皇帝着想,绞尽脑汁出谋献策。

    朱祐樘听到王轼的话,重新审视手上的文章,连皇帝自己都不觉得内容空泛,王轼的指责明显有几分偏颇。

    朱祐樘不由抬头看了看刘健和李东阳,他二人一个首辅一个次辅,李东阳还是礼部会试的主考官,多少会对他有所建议。

    但在这件事上,这两名善于为皇帝分忧的大臣却选择了沉默。因为在刘健和李东阳心里,也承认这篇文章的确写得好,但想到此人是沈溪、孙绪和丰熙中一人,他们却并不想推荐皇帝选拔此人为状元。

    李东阳心想:“就算沈溪才学敏锐,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以他的年岁和见识,应该写不出此等文章,那么此人就是丰熙或者孙绪,以丰熙为状元尚可,但实不及伦文叙。”

    李东阳在心中排定的名次,状元伦文叙,榜眼丰熙,探花孙绪,二甲第一为沈溪。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既保全了朝廷的颜面,又让士子感觉到皇恩浩荡,但他再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让孙绪和沈溪掉一个个更为合适。

    因为这届会试的二甲第一名是进不了翰林院的,李东阳对沈溪起了爱才之心,反倒对于狂傲的孙绪不太欣赏。

    可在别的阅卷官心中,李东阳最初的排序,却是最恰当和稳妥的,一个十三岁的少年郎,光是考个会元,就已让京城士子哗然,纷纷指责其涉及鬻题案,若殿试再成为一甲前三,士子肯定还要闹。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沈溪的文章到底是哪篇,要是不小心真把他给取到前三,还成了状元,那岂不是要贻笑大方?

    朱祐樘有些举棋不定,现在刘健和李东阳那边明显是在回避问题,而内阁大学士一向同气连枝,谢迁那边也不便相问,剩下殿试阅卷官中,资历最高的应该是吏部尚书屠滽和兵部尚书马文升,但这种问题又不便问身为兵头的马文升。

    于是朱祐樘看着屠滽道:“屠先生以为呢?”

    屠滽不但是吏部尚书。同时也是太子太傅,只要不是大的朝会场合,朱祐樘对于屠滽都不会以姓名相称,而是称其为“先生”。这是隆宠的表现,朱祐樘是那种非常会拉拢人心的皇帝,说这话时显得极为亲近,眼神中也充满鼓励。

    屠滽见皇帝当着众殿试阅卷官的面,称呼自己为“先生”,心里带着几分感动……既然你们内阁大学士不肯为陛下分忧。那就要我这来说几句公道话了,谁叫我是吏部尚书呢?

    屠滽恭敬行礼道:“回陛下,臣以为此卷回答得体,在四卷中居于最优,当可拔擢为文魁,为天下士子之表率!”

    屠滽这话。非常符合朱祐樘的心意,因为弘治皇帝参详这四份卷子大半晚上,今天又看了两遍,怎么看都觉得,只有这份卷子最符合他心意。

    弘治皇帝之所以没确定下来,是因为他不知道此卷出自谁人之手,擢为状元是否有不妥。所以想从刘健和李东阳那里得到答案,结果二人选择回避,这也是历届殿试后天子问卷时所不常有的事情。

    朱祐樘微微点头,仍旧未置可否,重新看着其他人,目光从三位翰林学士身上,转到马文升,又扫过六卿。最后落在掌通政司事礼部左侍郎元守直身上:“元侍郎以为呢?”

    放到别人身上,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答案,可朱祐樘不问那些资历老的臣子,直接问元守直,用意不言自明。

    元守直连七卿还不是,七卿之首的屠滽都说了这篇文章不错,难道他会提反对意见?

    元守直毕恭毕敬道:“回陛下,臣以为,此子乃有状元之才。”

    朱祐樘很满意元守直的回答,点头道:“好,朕便点了此人为状元,众人可有异议?”

    众阅卷官并不知这篇文章出自谁人之手,便也就不随便发表意见,李东阳想站出来说一两句,但又怕遭来皇帝白眼……刚才问你不说,朕要点他为状元了,你却跟朕唱反调,诚心想跟朕过不去,是吧?

    朱祐樘见没人反对,事情就此定了下来,在榜眼和探花卷尚未确定之前,状元卷先一步定下。

    现在问题是二到四名的排序了。

    李东阳见再不说话不行了,已经取了状元,可惜到现在连状元是谁都不知,但他可以料定这状元不是伦文叙和沈溪,于是趁着朱祐樘进一步发问之前,行礼道:“臣以为,三卷尚可,可点为榜眼。”

    朱祐樘没想到李东阳在状元问题上回避,却在榜眼问题上把事提点得如此直白,都不带商量的口吻。

    “哦?”

    朱祐樘把第三份卷子拿起来一看,马上释然了,这第三份卷子,其实是四篇文章中最为中规中矩的那篇。

    其实是伦文叙的。

    现在李东阳的想法是,状元已经定为丰熙或者孙绪,最好能保住伦文叙和沈溪的榜眼和探花位置,但现不知道哪篇是沈溪的文章,只能先舍沈溪,保伦文叙,让伦文叙做了榜眼再说。

    朱祐樘把伦文叙的文章仔细看过,点了点头。

    其实除了刚才的状元卷算是出类拔萃之外,剩下三卷都不能说特别优异,要把这份中规中矩的卷子定为榜眼卷,也不是不可以,何况这份卷子还是李东阳亲自提出来的,以刘健和谢迁没反对的情况看,这应该是内阁三位大臣之意。

    朱祐樘显然不会去驳李东阳的颜面,不过为了表示他不偏听偏好,还是征求了在场之人的意见。

    最后没什么人提反对意见,于是乎,伦文叙坐稳了榜眼之位。

    现在状元卷和榜眼卷定下,只剩下两卷要分出个优劣,对皇帝和众殿试阅卷官而言,同样是个头疼的问题。

    *************

    PS:第二更送上!

    成都这边下大雨,天子上午更新完章节冒雨去了医院,医生依然诊断为腱鞘炎,说是肩部肌肉肌腱过度劳损,强烈建议休息一段时间,回来后躺床上睡了两个多小时养病,结果到这个时候才发第二章!

    第三章大约七点过发,如果成绩好,天子忍痛也要再码一章,请大家多多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