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三六章 阳明找我谈心学
    沈溪到寿宁侯府时尚未入夜。

    寿宁侯府外早就是车水马龙,官轿一顶一顶排到街尾,在外面等候的轿夫和仆婢簇成了人堆,令身着普通士子服、步行而来的沈溪略微显得有些寒碜。

    不过好在沈溪有个贴身侍从玉娘,严格来说算不上,因为玉娘只是奉命来监视他的。

    “早去早回。”

    快到寿宁侯府门前时,玉娘提醒了一句,她并未有跟着进府的打算。

    沈溪看着玉娘,心中多有无奈。

    都知道府库盗粮案的幕后主使是张鹤龄、张延龄两兄弟,如今我到了龙潭虎穴,正是需要你保护之时,不帮我一把,还将我往火坑里推?

    沈溪问道:“若在下在里面有事,无法脱身,玉娘可是准备设法营救?”

    玉娘笑了笑,回答:“奴家会将此事告知刘大人……”

    沈溪点了点头,略微有些感动,我出了事,你去告诉刘大夏,这是让刘大夏派人来营救?但转念一想,营救个屁啊,最多是去报丧,或者连尸体都收不到,满心的感动登时化为乌有。

    进了寿宁侯府,生死自理,不小心挂了只能自认倒霉。

    带着不爽的心情,沈溪终于到了侯府门前,把请柬递上。

    知客仔细打量沈溪一眼,见他衣着普通,又没有乘车坐轿,显得有几分轻视,当下把手伸了出来……意思很明显,要门敬。

    沈溪往怀里摸了摸。换衣服时忘记带银子了,只摸出几个铜板,递了过去,知客神色中带着几分鄙夷。

    “次六席。自己进去找!”

    说着扔给沈溪一块小木牌,就让沈溪过了门口这关。

    遇到那种有品秩在身的官员,会有知客迎送,没有官品的只要把门敬给足了也成,沈溪这样既无官品又少门敬的,只能自行进去找座位。

    次六席。一看就知道是非常靠犄角旮旯的地方。

    在往里走的时候,沈溪心里想:“今天来了这么多人,我是不是不来,张氏兄弟也不会知晓?”

    沈溪正想着心事,迎面过来个三十多岁一脸堆笑的男子,朝沈溪行礼道:“这不是新科状元公吗?久仰。久仰。”

    沈溪并不认得此人,但料想应是在之前的恩荣宴又或者是今天的谢恩日上见过。但不管如何,沈溪都恭敬回礼。

    越往里面走,跟沈溪打招呼的人越多,他一个新科状元在这样的宴会上算得上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就在沈溪到处寻找“次六席”时,一名过来搭讪的官员惊讶地道:“状元公今日可是贵宾,应在上席。怎会安排在次六席?一定是搞错了。”

    沈溪这才知道被门子捉弄了,今天这宴会的性质,其实就是给新科进士庆贺,请来的进士虽然不多,但最起码状元和榜眼都来了,还有二甲的一些进士,或许在这些人中就有张氏兄弟的亲信。

    看来张氏兄弟“公务繁忙”,半晌也没见正主出来。来的客人已然不少,却没几个入席的,这等场合,正是官员互相之间攀谈和结交的好地方。

    刚开始跟沈溪打招呼的人不少,但多是礼节性的,到后面那些六部和朝廷各寺司的官员们陆续到来,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

    沈溪虽然被冷落一边,倒也适然。

    到了开席时间,张氏兄弟依然没出现,似是被什么事缠住了。

    很快有消息传来,说是寿宁侯和建昌伯进宫探望生病的太子,可能要耽搁一点时间才能回来。

    太子生病,对朝廷来说是头等大事,同样关乎张氏未来的兴衰存亡,可以说张氏没落,正是因为朱祐樘这一脉没能传承下去。

    要说朱祐樘又不是不能生育,只是他对张皇后太过一往情深,让他多纳几个妃子,生几个子女出来,也不至于令香火断绝,而将帝位旁落。

    张氏兄弟没来,沈溪反倒自在一些,他尽量站在不那么碍眼的地方,也没有主动跟人打招呼。

    又不知过了多久,一人走了过来,远远朝沈溪行礼:“沈状元,有礼了。”

    沈溪打量此人,一身进士衫应是一同参加过日间的谢恩,但只是有些面善,互相之间并未交流和沟通,但沈溪琢磨了一下,从那面庞依稀辨认出,这是在礼部会试之前他就有留意的王守仁。

    沈溪几乎脱口而出:“阳明君……有礼。”

    王守仁听到沈溪的称呼,不由一愣,他年少之时名叫王云,年长之后改名叫王守仁,取自“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表字伯安,到如今还未曾有人以“阳明先生”来称呼他,这“阳明君”喊得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王守仁怔了一下,才略带惊讶问道:“沈状元说什么?”

    沈溪这才想起自己失言了,就算日后王守仁真的被人称呼“阳明先生”,可跟“阳明君”也搭不上边吧。

    沈溪赶忙行礼,讪讪笑道:“在下偶见阁下,心头便不由冒出这么个称呼,脱口而出,实在冒犯了……请见谅!”

    王守仁面色僵了僵。

    同窗之间互相起外号的事倒也常见,可他如今已二十七岁,比沈溪大了一轮有余,沈溪就这么堂而皇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什么“阳明君”,明显有些唐突无礼。

    不过王守仁并没有发火,思索了一下“阳明君”这称呼,感觉似乎不错,他一直想为自己起个字号,却未能找到合适的,“阳明”二字却令他感觉是为他量身定做一般。

    王守仁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沈溪的说辞。

    二人找了椅子坐下来,寒暄了一下。沈溪这才知道,王守仁居然是过来问他关于一些“心学”的问题。

    “……在下拜读沈状元于童生试时所著之文章,感慨颇多,不知沈状元师承何人。此番见地又是何人所授?”

    王守仁脸上带着些许期冀,很显然,沈溪在汀州府院试时写的那篇四书文“止于至善”文章,被王守仁诵读,感觉很符合他的理念,于是特地找沈溪来求教。

    一代心学大家找我来问询心学理论基础。沈溪感觉大有荣光。

    沈溪在那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一些观点,不过是引用了王守仁心学集大成作品传习录中的一些内容,就跟他用唐寅的桃花庵诗一样,都是先人一步而已,并非出自他自己的原创。

    面对王守仁的问题,沈溪不太好回答。他总不能再说学问是承自“兰陵笑笑生”,若这么说,以王守仁求知的决心,非亲自去一趟汀州,把这个“隐居山林”的“高人”给找出来不可。

    沈溪想了想,道:“在下只是偶读古籍,心中有感而发。”

    王守仁听到沈溪这话。不由叹了口气,显然是把沈溪的这番话当作是推搪和敷衍。他问的是沈溪师承,是想亲自去拜访沈溪的恩师,询问一些关于心学的知识。

    正说话间,张氏兄弟终于现身了,却不是从正堂那边出来,而是刚从外面回来,只见一高一矮两个身着华丽衣衫的青年。身后带着几个道士模样的人进来,几乎所有与宴之人都上前见礼问候,可张氏兄弟明显没什么兴致。

    沈溪从这一点判断,太子朱厚照病得不轻。

    张氏兄弟直接带着人进了正堂,就听里面传来喝斥声:“你们平日把自己吹嘘得能通神问鬼,如今太子为妖魔缠身,你们就束手无策了?”

    里面又是一阵唯唯诺诺认错的声音,还有为自己辩解的,但既然不能治好太子的病,这些人再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

    沈溪本着闲事莫理的态度,本不想倾听,可那声音还是清楚地传到他耳中。沈溪心想:“太子最多是生了怪病,如今不寻医问药却问鬼神,难怪太子的病好得慢。不过太子应该不会死吧,否则历史岂不是乱了套?”

    这世上最大的变数,其实便是沈溪的出现,随着他中状元,蝴蝶扇动的风虽不至演变为飓风,却也差不多是一场狂风了,至少伦文叙的状元头衔就被他给吹没了。若历史走向出现偏差,朱厚照一命呜呼,也只能认为是这股狂风导致。

    沈溪不想看到这结果出现,因为若是太子朱厚照就此病死,弘治皇帝没了继承人,会令政治动荡在弘治末年就会开始。

    如今朱祐樘身体每况愈下,估计坚持不了几年。

    沈溪正想“蝴蝶效应”的影响真有那么大时,门口那边又有人急匆匆进来。

    从衣着上看,应是自皇宫过来传话的太监,五人中当前那位应是首领。因为距离较远,沈溪看不清楚这五人的具体容貌,不过心里却在琢磨,若这些太监是从东宫而来,那其中很有可能就有未来的大太监刘瑾。

    剩下几个,极有可能是“八虎”中人。

    本来喧哗的院子,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正堂那边,随着五名太监进内传话,传出一点琐碎的声音,都与太子的病情有关。

    沈溪料想,应是张皇后担心儿子病情,又被一些人蛊惑“妖魔缠身”,只好求助道士,这些需要张氏兄弟在外面张罗寻人。

    等五名太监从大堂内走出来,因为位置光线稍微明亮一些,沈溪大概能看清这几人的容貌。

    要说走在最前面的那位太监,看起来四十出头,一脸油光铮亮,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沈溪无法从外貌判断这位是否便是正德初年权倾天下的大太监刘瑾。不过他身后四人中,有一人身材痩削,形容略显猥琐之人,沈溪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带着几分惊骇,因为这张脸对他来说,算不上陌生。

    只是他想不明白,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仅仅是,人有相似物有相同?

    ***********

    PS:第二章送上!

    天子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