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七〇章 抄来的祝酒诗
    依然是上次的知客,沈溪还清楚记得由于自己“门敬”不够,知客当场甩脸色安排自己去“次六席”。

    沈溪本以为这次来又要受到冷遇,没想到知客却恭敬行礼:“这不是沈修撰吗?欢迎欢迎,里面请。”

    礼节周到,面带和熙的笑容,沈溪一时大感意外,这知客今天转性了?

    不但进门时受到礼遇,甚至门房那边还有身份较高的管事亲自在前引路,等沈溪到席桌前才恭敬告辞离开。

    沈溪正感不解,朱希周和王瓒一同到来,他们就没沈溪这般待遇了。

    “在下只是当初中状元时,来过寿宁侯府一趟,记忆犹新啊。没想到才三年光景,这院子又扩建许多,真是豪门大宅啊。”

    朱希周环顾四周,略带感慨。

    按照大明律,官员有多大官爵便住多大院子,但寿宁侯张鹤龄却没那么多顾忌,只要他想扩院子,周围邻里谁敢不让地?不过人家怎么说也是侯爵,真要扩建院子,非揪着大小的问题到皇帝跟前告御状,那纯属给自己找不痛快。

    跟上次宴席一样,前来赴宴的官员以京城中下层官员为主,到六部侍郎这级别多少要避忌出席这种场合。这次礼部尚书徐琼没来赴宴,寿宁侯张鹤龄亲自出来迎客,但他明显出来得晚了些,等他现身时大多数客人已经到了。

    “诸位大人,本侯未及远迎。在这里先行告罪。开席之后,当自罚三杯。”

    寿宁侯张鹤龄看上去精神很好,他现在只有二十五岁,在青年男子中属于英俊的类型。当然。这只能说张家的遗传基因好,男的俊女的俏,不然张皇后也不会被选为皇后,还能一直固宠,让弘治皇帝这些年连点儿绯闻都没有。

    众官员赶紧回礼。

    张鹤龄挨桌跟宾客打招呼,不过似乎对翰林院的人格外重视。就连王九思这样不知名的翰林检讨也得到他的问候,等问及沈溪时,沈溪自报姓名,张鹤龄含笑打量,似要将沈溪里里外外看透一般。

    朱希周在旁帮腔:“侯爷或有不知,沈修撰不但是今科状元。还是我大明朝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状元,更是第一位连中三元者,以后必定留名青史,千古传颂。”

    张鹤龄笑着称赞:“沈修撰真乃少年英才,大明江山社稷就要靠沈状元这样的俊杰扶持……”

    沈溪赶紧行礼:“不敢当。”

    张鹤龄哈哈大笑,当场送各位翰林每人一件礼物……东西装在巴掌大的方扁木匣里,每个大小相若。轻重相似。

    看情况,礼物只有翰林院的人才有,让周边围观的人眼热不已。

    张鹤龄特别说明要众翰林回家后再打开。

    张鹤龄送礼非常洒脱,丝毫也不避嫌,等各位翰林把礼物接过,小心翼翼放好,这才继续道:“翰苑之士,修身明净。将来诸位中间不乏宰辅之人,本侯这第一杯酒,先敬众翰苑英杰。”

    张鹤龄并没有回自己的席位,而是让随从把酒壶和酒杯拿过来,直接向各位翰林敬酒,礼重有加。

    院子里摆了十余张圆桌,沈溪等翰林坐在第二席。

    沈溪看了一下,今天差不多有一百多名宾客,桌上菜肴精美酒水香醇,院子中间一人高的台子上,陆续有身姿妙曼的舞女出来献舞。

    因为是侯府豢养的舞女,比之教坊司的女舞师在技艺上远有不及,但在着装上,却显得颇为“新颖”,****半露,粉臂半遮半掩,在这年头属于非常暴露和另类的装束。

    当初李梦阳上奏弹劾张鹤龄时,便有“掳人子女”的罪名,可见张鹤龄在个人作风方面很不检点。

    这些舞女从何而来,沈溪不得而知,但见这些女人献完舞还得下台来殷勤地给每桌客人敬酒,任凭在场一群色眼迷迷的男子打量她们唯美的身段和露在外面的****臂膀,俏丽的脸庞上带着些微惊怕。

    连续几个舞下来,等最后一拨舞女敬完酒退下,张鹤龄笑着举起酒杯:“来,本侯敬诸位一杯。”

    所有人刚忙拿起酒杯,等张鹤龄饮下酒后,众人再同饮。

    歌舞欣赏完,下一步就是宴会中常用到的祝酒辞,张鹤龄笑道:“今日有翰苑众才学之士前来,不妨就由诸位各作祝酒诗一首,以添酒兴!”

    张鹤龄的提议马上得到在场人士的拥戴。

    要说今日赴宴之人,即便是走“传奉官”的门路当官,至少也读过七八年的学堂,四书五经唐诗宋词读过不少,自诩才学过人,平日里常会作几首歪诗,被人称颂后都自比李杜,现在有机会在寿宁侯面前卖弄,认定机会难得。

    张鹤龄笑道:“那本侯抛砖引玉,先行献丑了……”

    一句话,让院子里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想听听张鹤龄有什么“名作”诞生。

    张鹤龄贪赃枉法的事情听多了,但这位国舅爷的才学,众宾客还真是少有听闻,都觉得既然敢当众作诗,必然有几分凭仗。

    “百里青绫一丈高,千尺射马望酒槽。酒中自有万鬃骏,十万雄兵战楼兰。”

    张鹤龄吟着诗,晃头晃脑,显得意气风发,可大多数人听完后,心中只却有莫名的诧异……

    这首诗听起来不错,但细细一品则晦涩难言。

    从百,到千,到万,再到十万,好像气势不凡,尤其后两句,让人感觉张鹤龄志在领兵疆场,有大将之风,可单纯为追求这种数目上的递进,令整首诗无论从平仄还是意味,都显得恶劣不堪。

    尤其是“百里青绫一丈高”说的是什么?

    沈溪细细一揣摩,却知晓张鹤龄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青绫是一种青色的丝织物,足有百里长,却只有一丈高,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要用这青绫将猎场围起来。这首诗大意是说围场射猎,然后喝醉了酒,想象面前有千军万马十万雄兵的景象,有那么点壮志未酬的意味。

    “好,侯爷这首诗可真是豪气干云,我等佩服。”不管听没听懂,在场人等的赞美之辞均不要钱一般说出口来。

    连沈溪在翰林院的同僚,也不由违心地点头表示嘉许……怎么说这也是张鹤龄“现场”作出的祝酒诗,能到这种程度,实属不易。有时候要听的不是诗词本身,而是诗中所藏意境,这至少证明张鹤龄在饮酒时不忘家国社稷,算得上忧国忧民!

    有张鹤龄开头,别人相继作诗。

    若说张鹤龄这首诗勉强凑合的话,那此后某些人的诗,简直就是粗制滥造。因为今日与宴之人,有很多是通过贿赂张氏兄弟而获得官位的“传奉官”,他们固然读了七八年的书,但毕竟资质在那儿管着,让他们临场创作一首好诗,难比登天。

    这些个不堪入耳的烂诗听下来,众翰林直皱眉头。

    好在张鹤龄知道今日与宴人中,有不少才学不堪,请他们出席宴会不过是惦记他们的腰包,提醒他们应该孝敬了。所以张鹤龄便时不时邀请翰林以及那些进士出身的官员起来作上一两首,穿插在烂诗中间,将宴会的气氛带动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沈溪见“诗会”依然没有结束的意思,料想自己跑不掉了。

    果然,不到盏茶工夫,张鹤龄便将目光落在沈溪身上:“只知道沈修撰才学好,却无缘见识,不知沈修撰可否作一首祝酒诗让我等开开眼界?”

    “是啊,沈修撰,轮到你了。你是状元,作诗一定拿手!”有人帮腔怂恿。

    这些人说佩服沈溪的才学,但心里却在暗骂,你个十三岁的小娃娃,居然也能当状元?就算你八股文写得好,诗词也有涉猎,可今天是祝酒诗,你一共才喝过几回酒,怎知这酒水之妙?

    沈溪还真有种黔驴技穷的感觉。

    的确,因为要考科举,他这辈子时文背了数万篇,八股文章做了也有几千篇,可写过的诗却没有几首,毕竟明朝中前期科举取士不考试帖诗,在应试教育下,他不会强求自己练习,毕竟以他的年岁能把文章做好都不易,最多是借几句后人的名句出来装装样子。

    现在要临场发挥作一篇祝酒诗,非能力所及,没辙,沈溪只能用老办法,自己做不出就只能“盗”,可盗谁的作品,却是个问题。

    诗词集大成的时代是唐宋,后世就算偶有名家诗词,终究不及李杜和苏柳,可若他拿李杜和苏柳的诗词出来,那才是丢人现眼。

    不过若论诗词才学,当下就有位诗词大家与他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甚至与他渊源颇深,不过这会儿人还在镇抚司大牢,对前途充满迷茫。

    正是明朝大才子唐伯虎!

    沈溪轻轻一叹,站起来恭敬对众人行礼,也不啰嗦,直接朗朗而吟道:

    “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几圆缺?”

    “今人犹歌李白诗,明月还如李白时。”

    “我学李白对明月,白与明月安能知!”

    “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

    “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月不嫌我丑。”

    “我也不宿广寒宫,我也不登琼宇殿。”

    “桃花山下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

    *************

    PS:第四更!

    看了下更新字数,这个月更新了58万字,平均一天近两万,我想这是天子努力的最好证明!

    最后三个小时,天子有小小的期待:这个月月票能上8000张吗?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