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四八九章 未竟的婚礼
    沈溪躺下来,回想之前胡拱说的那些话。

    还是应该争取外放,等到一定级别就到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为官,最好是能当个知府,这样方圆几百里都是自己说了算,就算依然要仰人鼻息,但不至于做京官那般累。

    本来沈溪想的是回来倒头就睡,或许是在马车上小寐一番的缘故,上床后反倒头脑异常清醒。

    眯着眼慢慢想心事,正觉得睡意逐渐涌来的时候,突然房门处传来轻微的声音……

    “嘎吱”

    沈溪自然想到是林黛,以往她睡不着,总会偷偷摸摸过来找他一起睡,这也是小妮子自小养成的习惯,无关乎欲望,只为从他身上找到至亲般的关怀和温暖。

    轻微的脚步声,一步步挪到床边,跟以往林黛直接钻进被窝有所不同,这次她却站在那儿,窸窸窣窣似在解衣服。

    沈溪心里冒出个念头……不会是宁儿先前见他酒醉,准备来个“先斩后奏”,回头让他负责吧?

    这念头刚冒出来,沈溪一个激灵,随即一个翻身,可还没等他坐起来,就闻到一股熟悉的淡淡香气,不是宁儿身上有些浓重的脂粉香,又或者林黛身上淡淡的少女馨香,而是稍带一些药香……

    这股香气,从来只在谢韵儿一人身上出现。

    “嗯?”

    沈溪睁开眼,仔细打量,不是谢韵儿是谁?

    谢韵儿什么都没说,此时她身上只剩下亵衣、亵裤,宛如当初二人为了蒙骗李氏合卺时得穿着。

    沈溪坐在那儿傻乎乎地望着,谢韵儿螓首微颔,女儿家始终有些羞怯,却依然勇敢地伸出手,将薄薄的被子掀开,然后躺下来,双手搭在身前,一脸平静。

    “娘子,你……”

    沈溪虽然有些糊涂,但他并非不谙世事。谢韵儿并不是林黛,以她的年岁,绝不会做一些使小性子赌气的事。今日他将谢家的祖宅归还,谢韵儿心中感激,这是想过来“报答”吗?

    可这种报答,却让沈溪觉得承受不起。

    谢韵儿语声温柔:“相公这些日子一直称呼妾身为娘子,既为夫妻,就应该睡一起,不是吗?”

    谢韵儿侧过头看向沈溪,眸子无比真诚,再加上她身上那白色的亵衣,让沈溪觉得她就好似一块无瑕的璞玉,连直视她都是一种亵渎。

    沈溪轻叹:“就算我们是夫妻……也未必要如此啊……”

    谢韵儿期待的神情逐渐变得黯淡,道:“若相公觉得妾身不配睡在这张床上,妾身只管回去就是。”

    谢韵儿正要起身,却被沈溪轻轻按着她露在外面的手臂……来自异性的接触,让谢韵儿这样一向有主见的女人顿时乱了分寸,但她没有回避,而是望向沈溪,她想看出沈溪心中对她的真实想法。

    沈溪倒不是说非要急着占有什么,而是他知道,今日谢韵儿主动前来,女儿家一辈子难得鼓足勇气,若他选择拒绝,来日谢韵儿就会将休书留下,只身返回汀州,从此二人不会有任何关系。

    这算是沈溪被逼之下作出的选择。

    到底是拥有,还是失去?

    若是换作一年前,沈溪选择起来很容易,因为他本就不信谢韵儿心里有他,可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越来越感受到,谢韵儿已经接受了目前的身份,不但对他感激有加,而且还有深深的爱意。

    想到这里,沈溪多少有些自嘲:“是否是我想多了?”

    沈溪虽然按着谢韵儿,但并未有进一步的举动,轻声道:“韵儿,其实……你没必要这样……若是想以此来回报我……真没那必要!”

    谢韵儿贝齿咬着下唇,神态间显出有几分彷徨和踟躇,但到最后,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只是这一个回答,就代表了她的心意。

    沈溪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因为那意味着他不解风情,女儿家能把自己终身相托付,绝不会是一时的意气或者感动,他现在要做的不是一个只会动嘴皮子为人出谋献策的智囊,而是要像一个伟丈夫一样承担起保护谢韵儿的责任。

    第一步,就是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没有隆重的婚典仪式,没有锦绣的嫁衣,也没有大红的花烛、色彩缤纷的婚床,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夜晚,沈溪甚至之前都没有过任何心理准备,谢韵儿便好似一个落入凡间的仙女,融入了他的世界。

    当沈溪翻身压到谢韵儿身上时,谢韵儿的慌张甚至一丝一毫也不比一年前二人成婚之时少。

    沈溪伸出手,试图将谢韵儿亵衣的带子解开,可惜他的确没有善解人衣的能力,而且带子是在谢韵儿脖颈下面压着,沈溪到底有些瞻前顾,望着谢韵儿那紧闭的美眸,不太想太唐突佳人,居然在“战争”打一开始就陷入僵局。

    谢韵儿心里也非常紧张,可半晌后,她才意识到小相公对她没什么办法。

    谢韵儿微微睁开眼,似是带着埋怨白了沈溪一眼,柔声道:“非要解开吗?”

    沈溪险些脱口问出,不然呢?当下脸上带着几分尴尬:“若不解,总会觉得缺少点儿什么?”

    谢韵儿伸出手指,轻轻在沈溪额头上点了一下,就好似在嗔怪他一样,很快玉手缩了回去,自己将带子解开,手直接留在枕边,不再管亵衣下面的抱肚带子,就好似手足无措时手不知该往哪儿放,手指轻轻捏起,不过很快松开。既没有主动帮沈溪使坏,也不会阻拦。

    沈溪心想:“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娘子。”

    谢韵儿不主动,那他只有亲自来了,其实此时不需要去管亵衣下面的带子,因为只要轻轻一掀,他想得到的就已经尽在掌握。

    沈溪解开自己的白色单衣,这夏天晚上睡觉,身上穿得不多,正好适合今天做“坏事”。

    从谢韵儿解开自己衣带开始,就不再闭眼,不过目光却避向一边,免得正视沈溪时会让她更窘迫,可这几乎是掩耳盗铃,就算夜色朦胧,沈溪仍旧能察觉她爬满面庞、脖子和耳朵的绯红。

    沈溪费了半天力气,才将前奏工序完成,心里一个劲儿地叫苦,面对一个处处由他来主导的女人,他还真不太好“下手”。

    不过好在一点,玉人在所有事上都尽量配合,从夫妻的角度来说,他完全占据主动,那以后振夫纲还是很容易的,不至于让自己成为“妻管严”。

    “相公,你要来了吗?”谢韵儿轻声问道。

    虽然二人身上盖着被子,但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沈溪压着她,身上仅剩件连小腹都盖不住的亵衣,显然不会成为二人关系精进的障碍,她此时开口并非想破坏气氛,而是她意识到缺少了一件重要的东西,不过下一秒,沈溪就将她的嘴堵上了。

    谢韵儿想推开沈溪,可不知不觉又迷醉其中,手轻轻按在沈溪的胸膛上,最后绵软无力,重新落回到被褥上,最后她闭上眼,感受着一股有情、有欲、有依赖的那种很微妙触觉,渐渐的,她的眼角忍不住流出眼泪。

    沈溪此时已经顾不上别的,就算两世加起来都没有经验,但至少他能够“写”出金瓶梅,那些花招动作一清二楚,不过他还是非常在意谢韵儿的感受。

    该温柔的时候沈溪非常温柔,该缓则缓,该急则急,二人就好似在大海中飘荡的孤舟,心中只有彼此。

    ……

    ……

    时间漫长。

    沈溪从来没想过,以自己少年的身体,能经受得起如此折腾,以前他总怀疑这小身板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他明显多虑了。

    至少谢韵儿那边,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实际上沈溪也不给她提出意见的机会,沈溪不能给谢韵儿任何主动权,但事实证明,他这种大男子主义是错误的。

    沈溪身体里到底有酒精在起作用,加上连续疲累,在某个部位一泄如注后,便撑不住了,不知不觉趴在谢韵儿身上睡了过去。

    真是丢人啊,善始而未做到善终!

    沈溪倒没有负罪感,因为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或者最后这个睡姿不太雅观,不过新婚燕尔的小两口,睡在一起管什么睡姿雅观与否。

    这一晚沈溪做的梦,都异常香甜,偶尔睡醒时,触手所及便是如玉般光滑温暖,那种置身云层的飘飘然,促使他放松身体,继续入眠。

    等沈溪第二天睡醒,院子里声音有些吵,他正想伸手揽住昨夜他曾经拥有的温暖时,却一把搂了个空。

    沈溪坐了起来,四下大量……玉人早就不在了,不过就算人离开,也难掩床上一片狼藉。

    “少爷,起床啦,再不起来,去翰林院就要迟到了。”朱山在外面傻乎乎地喊。

    “知道了。我正在穿衣。”沈溪起身下床,想找衣服穿上,才发觉自己里面的衣服不见了。

    沈溪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应该是谢韵儿早晨回房时,慌乱中把他的衣服带走了。

    “相公,妾身给您打水漱洗。”

    谢韵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说话间门已然从外面推开。

    谢韵儿迈着略显别扭的步子走进屋里,先放下水盆,随后把房门掩好,这才走到床边,用嗔怪的目光白了沈溪一眼,第一件事却不是帮沈溪穿衣,而是俯身消灭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