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一七章 翻脸不认人
    谢迁邀请沈溪过府一叙,却没说具体用意,沈溪心里就在揣摩,莫不是弘治皇帝又给谢迁出了什么难题无从解决,将他叫过去准备顶缸?

    谢迁说不能太早去,当然也不能晚到,沈溪估算好谢迁从内阁出来的时间,然后才前往谢府,到门口把请帖送上,知客客气地请沈溪入内,又是到之前的书房等候。知客道:“沈大人稍候,我家老爷很快就会回来。”

    沈溪看得出来,谢家人对于谢迁要回府这件事很高兴。谢迁以阁部为家,不常回来,府里这些主子想见谢迁而不得,心里牵挂,但总不能去衙门见人吧?

    知客将沈溪送到书房,便连忙去内院跟家里的主子报信。

    对于谢迁的私生活,沈溪多少有些了解。

    谢迁的正妻是徐氏,为他生下长子谢正和次子谢丕,庶妻金氏,又为他生下四个儿子,后来嘉靖皇帝一次赐了四个妾侍给他照顾身体,但因当时谢迁已年迈,这四个妾侍并未有所出。

    总的来说,谢迁在私生活上过得还是蛮滋润的。

    就在沈溪坐在那儿想事情时,从书房外面走进来一人,脚步稳健,英气勃勃,从面相看大约十六七岁,稚气未脱,一身儒袍进到屋子里,恭恭敬敬对沈溪行礼道:“学生见过沈翰林。”

    沈溪一时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但心中大概猜到对方身份,问道:“阁下是?”

    来人笑道:“学生乃是余姚谢丕。”

    沈溪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谢阁老的二公子,久仰了。”

    谢迁一共有六子二女,长子谢正早亡,次子跟长子年岁相差有十几岁之多,谢丕是成化十八年生人,如今才十七岁,刚应院试而中生员,目前正在顺天府备考乡试。

    想谢迁年过五旬,次子才十七岁,这主要是因为谢迁二十多岁时在外求学,家中娇妻美妾受到冷遇所致。

    谢丕看起来有几分孩子心性,谢恒奴曾说过,他二叔不读书时,会陪她玩耍,这是谢恒奴在家里最开心之时。

    谢丕恭敬请沈溪坐下,亲自为沈溪奉茶,道:“家严曾在学生面前提及沈翰林,说沈翰林之才学,在我大明绝对是首屈一指,希望我时常从沈翰林这里问获悉学问之道。”

    沈溪连忙摆了摆手:“谢阁老太过恭维,论才学,我可不及万一。”

    沈溪是状元出身,谢迁同样是状元出身,谢迁还在官场浸淫这么多年,论才学肯定远在沈溪之上,不过谢迁很少回家,更别说教导儿子学问。沈溪心想:“莫不是谢老儿准备让我辅导他儿子功课?”

    沈溪是詹事府右春坊右中允,他的主要职责是陪太子读书,等于太子的半个先生,若谢迁真让他回来教儿子,未免有公器私用之嫌,就算给足束脩,于理也是不合。

    谢丕很客气,又是恭维一番,这才道:“今日偶听家仆说及沈翰林前来,学生冒昧拜访,想来沈翰林与家严有朝廷要事商谈,学生不便多打搅,以后有机会必定登门拜访。”

    沈溪点了点头,起身送谢迁出书房,心里又犯起了嘀咕,既然不是为教授谢丕读书,那谢迁让他来家到底为何事?

    送走谢丕,沈溪刚坐下,就见一个小脑袋从门口探了出来,见到沈溪咧嘴一笑,想迈步进来,却不太敢,在门边对沈溪招了招手,正是沈溪上次来谢府遇到的谢恒奴。

    谢恒奴年方十二,还是个小姑娘家,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可惜她平日被养在深闺,根本接触不到外面的人情世故,而沈溪却恰好能给她打开这样一扇窗户。

    “谢小姐?”

    沈溪走过去,恭敬行礼。

    没办法,这不是什么私会,在谢迁府上,做任何事都要小心一点,若是对这位谢家小姐无礼,被人抓个正着可就不好了。

    “嗯?”

    谢恒奴神色中带着不解,很显然没人称呼过她“谢小姐”,她对这称呼显得有些陌生,“七哥,你叫人家君儿就行了。”

    沈溪可不敢随便称呼,他立即将称呼问题一笔带过,问道:“你为何到这里来?”

    “我偷听二叔跟人说话,说是七哥来了,我就过来看看,二叔还不知道我跟在他身后呢,嘻嘻。”

    小丫头笑起来很可爱,毕竟是少女心性,以她的年岁,尚不懂什么叫矜持,正好又是敢想敢做的年岁,不用顾忌太多。

    沈溪脸色稍微有些尴尬:“你祖父快回来了,你还是先回后院去吧。”

    小丫头脸上的笑容顿时黯淡下来,小脑袋如拨浪鼓一样摇了摇:“七哥,自从你上次走了以后,我都不太敢到花园去玩,要是再有长虫出来,没人帮我抓。”

    沈溪心想,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帮小姑娘去抓蛇?

    以前在桃花村时,漫山遍野想抓条蛇回来改善一下生活都不得,却没想到在豪门大宅的后院里能遇到,这多少算是缘分吧。

    沈溪道:“谢府里很难再有长虫,若再有,我帮你抓便是。”

    “嗯嗯。”

    谢恒奴高兴坏了,以后沈溪还会来抓蛇,对她来说是一件有趣的事,可想到蛇湿湿滑滑,狰狞可怕,她小脸又有些惊秫,忍不住伸手拉了沈溪一把,“七哥,你陪我到花园去玩吧,我好久都没喂过鱼了。”

    沈溪心中着实为难,小姑娘找他玩,一起去喂鱼,在夕阳下算得上是很美的风景,但这样的小姑娘他可不能有痴心妄想,这可是谢迁谢大学士的孙女。

    沈溪摇头道:“我与你祖父有要紧事做,你得先回去,乖,听话……”

    “哦!”

    谢恒奴撅着嘴,小脸上满是委屈,不过她好似对祖父非常忌惮,不舍地转身往侧院方向走,却是三步一回头,就好似在期冀沈溪会改变主意。

    等谢恒奴走了,沈溪才收拾一下心情,回到位子上等候。

    “谢家人还真奇怪,这谢老儿再不来,不会谢家上下每个人都过来跟我打一遍招呼吧?”

    不多时,谢迁一身朝服黑着脸回来,一看就知道公事不顺,不过见到沈溪后他脸上马上换上一贯的笑容,笑眯眯地招呼:“沈溪,来的挺早啊,坐下说话便是。”

    沈溪却没敢坐,先行礼道:“不知谢阁老找学生前来,所为何事?”

    谢迁没好气地道:“一定有公事才可以让你来,就不能说说私事?”

    私事?

    无亲无故的,我跟你有什么私事可讲?

    不过谢迁不说,沈溪不好相问,刚坐下来,有婢女进来重新换上热茶,谢迁看样子渴了,抿了几大口茶水,才回头笑看沈溪:“沈溪,你年岁不小了,家里可有给你张罗婚事?”

    居然是婚事?沈溪在心里斟酌一下,据实回道:“有的,学生于去年应乡试之前,已完婚。”

    “啊!?这么早?你的妻室……莫就是谢家小姐?”谢迁问道。

    沈溪点头:“正是。”

    谢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嘀咕道:“那也难怪了,为太子治病的功劳你都不独专,却要为谢家争取陛下的墨宝,谢小姐也算是嫁了个好郎君。唉!没别的事,你可以回了。”

    这翻脸比翻书的速度还要快,沈溪心想,你找我来不会是准备谈我的婚事,若我没成婚的话,你准备将小孙女谢恒奴嫁我?

    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这年头女孩子出嫁,一般都在十五六岁,十二岁开始张罗婚事其实不算早,先把婚事定下来,再筹备个一两年,到出嫁时就差不多了,当年谢韵儿跟洪浊定亲也差不多是在谢韵儿这个年岁。

    放眼京城,要说跟谢恒奴年岁相当,而且大有前途,舍他沈溪也没谁了。

    就算是谢迁的女儿,所嫁也不过是普通官宦人家,这年头奉行先成家后立业,十五六岁就能考中秀才功名的人少之又少,更别说十三岁就中状元。

    有些人说是什么年轻才俊,十三四岁“神童”之名到处传,结果连秀才都考不上的大有人在,而沈溪这个状元,早早就没了科举压力,就等着未来在官场平步青云,谢迁想把小孙女嫁给他,从一个家长的角度来说,无可厚非。

    但这态度转变之大,却让沈溪无所适从。

    “谢阁老没别的事了?”沈溪问道。

    谢迁有点翻脸不认人的意思:“还能有什么事?总之,许多事情你自己掂量着办,以后教导太子学问,丝毫不得马虎。行了,你去吧。”

    沈溪悻悻地从书房出来,在知客引路下往门口走,就在此时,背后一个声音叫唤:“七哥,七哥,你等等……”

    却是谢恒奴一路小跑追出来,手里拿着个风筝,笑着交到沈溪手上,“这是我央二叔教我做的,做好后想送给七哥,嘻嘻……”

    小丫头笑起来的样子很腼腆,非常可爱,她不懂什么是爱情,却知道什么是心中有牵挂。

    谢恒奴把风筝交到沈溪手上,似乎想跟沈溪一起玩,但很快便发现一双严厉的眼睛,神色一凛,回身就往侧院方向跑。

    谢迁脸色铁青地走过来,声音中带有极大的愤怒:“你……何时……嗯嗯,跟她见过?”

    沈溪没来得及回头,倒是旁边的家仆赶紧出来解释:“老爷,上次府里闹蛇,险些咬着孙小姐,是沈大人将蛇拿住。小的们没看好院子,不知如何竟让蛇给钻了进来,请老爷恕罪!”

    谢迁顿时释然,对沈溪摆了摆手道:“也罢,走吧。”

    ***********

    PS:第五更啦!

    这章还是为盟主“wingofgod”大大加更!

    天子眯了半个小时,然后立即起床战斗,用了一个半小时赶出一章,大家来一波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吧,哈哈!

    继续码字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