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三九章 谢韵儿抵家
    王鏊岂能听不出这是谢迁在打发他走?

    可王鏊却不能说什么,不过他实在想不通有什么事情沈溪能做而他不能做,作为侍读学士和日讲官,他向来以能得到弘治皇帝的重用而自豪。

    沈溪跟王鏊的情况又有所不同,每次谢迁来,沈溪的第一反应便是又有麻烦了,还是推不掉的那种。

    王鏊走后,谢迁迫不及待从怀里拿出一份书折,交到沈溪手上:“这文字就你一个人懂,看看上面写的什么?陛下那边催着问。”

    沈溪心想,这才多久,难道达延部那边又派人送“天书”来了?

    等看过后沈溪才知道不是,或者说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上面的文字他一个都看不懂,因为根本就不是英文,似乎是西班牙文又或者别的什么文字。

    沈溪诚实地摇摇头:“学生并不认识这上面的文字。”

    谢迁惊讶地问道:“你看不懂?不会吧……你仔细瞧瞧,可别打诳语,你知道这是陛下要我来问的,在我看来,这文字跟蒙古人敬献的经书文字没什么区别啊。”

    沈溪心想,你从哪里看出来这两种文字没区别?

    这上面的文字,更类似于阿拉伯文字,勾勾撇撇又非正体,要能辨别出来,非专业人士不可,可这年头有几个人真正能识得这种文字?

    沈溪摇头道:“真不认识,学生决不会在这种问题上有所隐瞒,谢阁老不妨回去对比过蒙古人呈递的经书内容,再说此话不迟。”

    谢迁没好气地瞪了沈溪一眼,道:“你这是嘲讽我有眼无珠吗?”见沈溪要解释,他摆摆手,“好了,我去四夷馆问问,你小子,用点儿心教太子,前几天陛下问太子学业,太子的情况可不太好……你教的什么?”

    沈溪回道:“史。”

    “原来是你教的二十一史!?那你教的还算不错,陛下提的历史问题,太子都回答上来了……好好干!”

    谢迁最后鼓励了一句。

    沈溪一听,既然说自己教得还算不错,那就是说有人教得不怎样了,这或许正是王鏊前来督促的原因。

    但既然我教授的历史,太子考核没什么问题,那揪着我不放是做什么?

    谢迁没多停留,匆忙去了,沈溪开始想谢迁拿来的文字究竟从何得来。

    要说明朝中叶以后,大明国力上升,再加上十五世纪开启的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明朝免不了要与欧洲国家有所接触。可惜如今大明在闭关锁国的政策下,一直以****上国自居,在对外贸易方面缺少类似于翻译的专业人才,四夷馆就算培养出一些翻译,但都不涉及欧洲国家的语言和文字。

    沈溪刚回到家,宁儿便喜滋滋地跑来对,沈溪行礼道:“老爷,谢公子来了。”

    见宁儿那春心萌动的模样,就好像已经成功勾搭上谢丕一般,沈溪无奈地摇了摇头……宁儿这年岁已经非常愁嫁了,或许她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已然“人老珠黄”,恨不能明天就嫁出去。

    “沈翰林,学生有礼了。”没等沈溪进会客厅,谢丕已经主动迎了出来。

    沈溪见到一脸笑意的谢丕,心想,老子刚烦完现在儿子又来了,你们谢家不会是准备赖上我吧?

    “谢兄,有事吗?”沈溪见礼后问道。

    二人坐下后,谢丕从怀里把之前沈溪所写的一些心学理论纲要拿出来,道:“学生用沈翰林的观点,与众同窗探讨,他们都觉得见解独到,在下整理了些问题,特地来向沈翰林求教。”

    对于心学理论,沈溪倒不介意为谢丕解惑,这并不是说他急着为自己立言扬名,而是要借此机会先讲心学理论记在自己名下。

    沈溪毕竟跟心学奠基人王守仁处于同一时代,在王守仁没有正式形成系统的心学体系之前,他要以先驱者的身份,把名分占住。

    在上疏朝廷加强边疆防备之事上,沈溪成全了王守仁一次,在心学理论上,沈溪可没有相让的打算。

    沈溪知道,以他目前的名望是没法将心学传扬开,进而形成足以与理学抗衡的儒家新学派,但潜移默化的传播学术思想还是有其必要。

    “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便是,在下必知无不言。”沈溪回道。

    谢丕兴致盎然地将他整理的问题一一问来,无不涉及心学的理论,沈溪要尽量做到自己的回答跟主流理学思想不能有太大冲突,但因本身心学就是在对理学反思的基础上形成,所以讲解得较为委婉,许多都刻意在打迂回战术。

    在谢丕看来,沈溪的这些理论,完全是奇思妙想,听了之后受益匪浅。

    谢丕随身带着纸笔,将沈溪的话详细地记录下来,过了一个多时辰,脸上才挂着满意的笑容站起,礼貌告辞。

    沈溪为了表示亲近之意,亲自送谢丕出门。

    “……沈翰林请回,学生这就回去跟同窗探讨学问,若沈翰林有闲暇,请亲身去一趟,讲经说法,为我等解惑,同时也让更多人听到沈翰林的教诲。”

    谢丕的客气让沈溪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沈溪觉得谢丕的热情是自带的,身为阁老之子,学问好,交际面广,论身家、人品、才学、样貌、气质,无一不是上上之选,未来还会是解元和探花郎,简直是这个时代高富帅的代表人物。

    沈溪送走谢丕,回过头见到正在门口花痴一样看着谢丕背影的宁儿,当即没好气地道:“宁儿,时候不早了,是否该准备晚饭了?”

    宁儿这才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尴尬:“啊……刚才忙着接待谢公子,奴婢给忘了,少爷,您可千万别责罚。”

    沈溪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谢丕同学分明不是来问他学问,而是要迷惑众生。

    ……

    ……

    经过两个多月的赶路,谢韵儿终于在冬月底回到汀州府城。

    虽说谢韵儿提前写信回去,但因不知具体归期,惠娘和周氏早前几天就派人去府城北门迎接。

    等把人接回来,惠娘顾不上做生意,将药铺早早关掉,曾经的好姐妹三人,经过大半年后终于重新聚在一起。

    可惜现在谢韵儿已不能与她二人以姐妹相称,成为了她们的晚辈。

    “……韵儿,你快说说,那京城是何等模样?是不是跟书上说的那般,高楼大厦,琼楼玉宇,人人穿红戴绿?”

    药铺后院,周氏拉着谢韵儿的手,忙着问京城的情况。

    惠娘走过来,听到周氏的问话,抿嘴一笑:“姐姐把戏文都当真了?”

    周氏面露尴尬之色:“不然如何,憨娃儿如今在京城当大官,指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要去,不问清楚怎生是好?”

    听到周氏提及沈溪,谢韵儿粉脸上爬起一抹红晕,不过还是强作震惊,摇摇头:“京城跟娘想的不一样,其实那里跟汀州府城并无太大区别,也就是面积大那么一点儿,街道里弄多一点,老百姓住的还是普普通通的院子,至于大型宫殿都在皇宫,隔着高高的红墙,平常人是看不到的。”

    周氏兴高采烈地道:“憨娃儿是不是就在皇宫里办公?那他一定能见到那些高楼大厦了吧?”

    “嗯。”

    谢韵儿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边红儿和绿儿还在帮秀儿整理箱子和行礼,至于朱山回汀州府城后,便跟迎接的父亲和兄长去了,一家团聚。

    周氏拉着谢韵儿到了屋子,问这问那,最重要的是问沈溪在京城的情况。

    “……相公他什么都好,娘不用担心,在晋升右中允后,相公已为东宫讲官,每天的差事就是教太子读书,陛下很器重他,他甚至多次进宫参加宫廷赐宴……”

    周氏听得悠然神往。

    沈溪不但天天进皇宫,还在宫里面饮宴吃饭,那皇宫里的饭菜,肯定都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佳肴美味……

    周氏听不出谢韵儿口气的变化,倒是惠娘心思细腻。惠娘笑着问道:“韵儿,在京城这么久,跟小郎应该……圆房了吧?”

    一句话,才让周氏反应过来忽略了个大问题,等她发觉自己的儿媳妇因为羞赧低下头,面红耳赤时,咧嘴笑道:“一定是了。”

    惠娘却埋怨道:“姐姐!”

    周氏抬起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笑道:“看我这张嘴,韵儿,你且说来听听……憨娃儿有没有欺负你?有为娘在,这小子敢对你不好,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

    谢韵儿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其实此时她心中犹如小鹿乱撞,不知该怎么回话。

    惠娘没好气道:“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到底有没有?”

    谢韵儿螓首微颔,越发地羞赧:“妾身与相公……已经合卺。”

    这下周氏的注意力顿时放到谢韵儿的肚子上,伸出手摸了摸谢韵儿的干瘪的腹部,不禁有些失望:

    “憨娃儿到底还是个小娃子,想让韵儿有喜,让我抱孙子,还不知要等到何时。既然没什么动静,何必回来呢?留在京城里陪着憨娃儿岂不更好?”

    这话让谢韵儿更觉无地自容。

    惠娘却笑道:“姐姐别太心急了,这里有一个,京城不是还有一个吗?”

    说到林黛,谢韵儿本来含羞带怯的俏脸上涌现自责之色,惠娘赶忙问道:“怎么回事?”

    谢韵儿黯然回答:“是我对不起黛儿,其实她……跟相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句话,周氏尚不解其意,惠娘那边已经明白。

    这意思是,就算沈溪跟林黛单独相处了几个月,最后依然是谢韵儿“捷足先登”,或许谢韵儿这次回汀州,便是为了成全沈溪和林黛,不打搅那对青梅竹马的恋人。

    ************

    PS:第四更到!

    这章是为所有书友加更!谢谢你们的慷慨与厚爱,天子也没想到本书会连续跻身首页畅销榜,感激涕零!

    没说的,今天还会有第五更!

    请大家继续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