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寒门状元 > 第五四二章 当钦差?
    时至腊月,天寒地冻,京城大街小巷却热闹起来。

    临近年关,大地冰封,百姓有了闲暇,怎么都得到街面上走走,筹备年货的同时也打发一年中最后的时光,市井间到处可见那些带着家丁上街的豪绅权贵,街坊里弄行色匆忙的百姓也多了不少,京城各个闹市挤满了摊贩,卖的大多是跟过年有关的东西。

    当然少不了年画!

    京城之地,总会有好东西,天下间各处的紧俏货,但凡销路好的都会被运到京城来,这是很大的商机。

    自从汀州所产彩色年画名满江南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倒腾年画,不过更多的却是翻版模仿。

    经过几年的技术改良,各地模仿出来的彩色鎏金年画已似模似样,单从外表,连沈溪这个发明者也很难判断真伪,不过只要用手去仔细触碰就会明了,赝品年画外面一层很容易就掉色,而正品汀州年画则是历久不会褪色。

    因为汀州商会并未真正发展到京城,就算有卖正版汀州年画的,也是行商运来,利润的大头都被这些人赚去了。

    沈溪即将过他在京城的第二个春节。

    上一年刚到京时,他的目标放在了开春后的会试,没心思筹备年货,今年会试殿试连捷,科举登魁当上朝官,本该闲暇时间更少,可他的差事极为特殊,为太子讲课不是天天都有,而他的官秩在整个京城庞大的官僚体系中,只能属于中低等,没什么兼差需要做,所以他有更多时间到街市上走走。

    没有谢韵儿在,沈溪总觉得少了什么,好在林黛心结解开,平日里二人相处时间多了,两人间终于如以往一样。

    但也仅仅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并未发展成举案齐眉的夫妻。

    沈溪觉得收林黛的时机差不多已经成熟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让他对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朵下手,一时间竟然忍不下心,尽管他知道林黛对他几乎不设防。

    腊月十四,沈溪给朱厚照讲五代史,其实是宋代欧阳修编撰的新五代史。

    因为五代纷争不断,臣弑其君子弑其父比比皆是,充满了阴暗,远不及唐史或者宋史那般雄伟瑰丽或者是波澜起伏,朱厚照从上课开始就打起了瞌睡,中间沈溪断断续续讲了几个故事,涉及到了幽云十六州,朱厚照都不太乐意听。

    在朱厚照看来,你不能陪我玩,说再多也没用,我不待见你你拿我没辙。

    沈溪没有继续用自己的方式方法来改造朱厚照,二人如今的相处模式很怪异,不似君臣或者师生,也不似朋友……你讲你的,我睡我的,上课时互不干涉,下课后更别管我怎么玩,更不能跑去老爹面前告状。

    但朱厚照对沈溪还算是比较客气的,基本没逃过沈溪的课,可对于别的讲官,很容易出现讲课时太子不在,一个人在讲堂上苦等的状况。

    沈溪从东宫出来,回到詹事府,还没等他收拾完下班,谢迁已经笑眯眯在门口等着了。

    谢迁作为内阁辅政大学士,其实很少到下面的衙门走动,因为他平时只需要留在内阁等着翻阅奏本,拟定票拟即可。可谢迁找沈溪的次数,实在太过频繁,以至于让沈溪有种他走到哪儿都被谢迁跟着的感觉。

    “沈溪,你一年的考评期快满了吧?再有段时间,是不是要回家省亲?”谢迁上来便明知故问,神色一片关切。

    沈溪心想,新晋进士考评期一年结束回乡省亲,是朝廷历来的规矩,你谢迁不会是想让我做事,阻止我返乡吧?

    沈溪恭敬行礼:“正是。谢阁老可是有何吩咐?”

    “没什么事,别多想……”谢迁习惯性地打了个哈哈,不过很快他就改口了,“我是没事,可……朝廷有要事让你做。”

    沈溪听了直皱眉,心想:“我有那么重要吗?闹得好像朝廷离了我就没法正常转动一般。”

    沈溪道:“谢阁老有何差遣,尽管直言。”

    谢迁摇了摇头,轻轻叹道:“记得前段时间我问你的那段怪异文字吗?后来查到,那是佛郞机人的文字,通过跟以前佛郞机人所写文稿比对,大概知道他们是要进献贡品给我****……本朝时值盛世,四夷臣服嘛,哈哈。”

    沈溪知道,佛郞机是明朝对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共称。

    不过按照历史看,最初抵达中国沿海地区的是葡萄牙人。

    大航海时代初期,几乎是葡萄牙人的探索史,恩里克主导发现欧洲与非洲一系列岛屿,在非洲西海岸开辟殖民地,其后航海家迪亚士到达好望角,达伽马则在十年后顺利到达印度西海岸的古里。

    但到目前为止,葡萄牙人的足迹还未到过远东,四夷馆也没有佛郞机文这样一个分类,因为历史记载,葡萄牙人的船队要到正德八年才抵达中国沿海,到正德十三年始有“佛郞机人”的称呼。

    如今才是弘治十二年,与历史上葡萄牙人的海外殖民扩张记录有所冲突,沈溪只能理解为,或许是因为他的出现,蝴蝶效应下,葡萄牙人抵达中国沿海,并且主动与大明王朝有了接触。

    沈溪道:“不知这与学生有何关系?”

    谢迁一脸老奸巨猾的笑容:“佛郞机人的船队这会儿正在泉州府,那里就在福建境内嘛,陛下想找人接待这些使节,商讨纳贡之事,你正好回去省亲,又懂异国文字,我便向陛下举荐了你,准备让你顺道去一趟泉州府……这可是好差事啊!”

    好你娘的头啊!

    你用脚指头算了算,葡萄牙人要进贡国书,那是天大的好事,表明大明的威仪已经传到万里之外。为了彰显****大国的派头,得找个人去收贡品,然后拿回朝堂炫耀,向百姓证明当一个大明人是何等荣耀!

    可要是葡萄牙人不给礼物,开着船跑了,你让我拿什么去追他们索要贡品?

    葡萄牙人开创的大航海时代,伴随着的是殖民扩张,那些个狼子野心的航海家,基本是走到哪儿侵略到哪儿。

    比如达伽马第一次到印度时,受到热烈欢迎,他率领满载香料、宝石的船队回到葡萄牙,航行所得纯利为航行费用的60倍。但只过了三年,达伽马第二次率船队远航印度,沿途拦截商船,杀人灭口,炮轰古里,强占果阿和柯钦,无恶不作。

    另外,据沈溪所知,葡萄牙人当年为叩开大明边防,曾骚扰过中国东南沿海,后来见大明不似那些非洲、印度土著好欺负,才改变战术,以贿赂地方官和外交通商等手段,占据澳门,并获取与大明的贸易权。

    现在这些葡萄牙人刚到大明,有着“上帝使节”的自傲,抱着的是“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的态度,你让我去跟他们索要贡品,不如说是让我去送死。

    沈溪道:“谢阁老或许有所不知,这泉州在闽东南,汀州在闽西,在下取道江西,由赣江回汀州,并不顺道……”

    谢迁老脸顿时黑了下来:“听你话里的意思,这是要抗拒皇命!沈溪啊,你当老夫是在害你怎么着?这可是皇差,出去后你就是钦差大臣,别人盼求而不得,你这倒好,居然推三阻四?”

    沈溪心里直叫苦,自从当官后便被谢迁使来唤去,本以为回乡省亲能清静几个月,正好散一下心,说不定还能拜访一下唐寅、文征明、徐祯卿等江南名士,顺带给唐寅安排个差事让他将来有所作为。

    现在倒好,连回乡省亲都给谢迁惦记上了,名其名曰是钦差。但若是办一般皇差,沈溪自然求之不得,可现在是让他去跟一群名为航海家实则是海盗的葡萄牙人讨要贡品。

    沈溪道:“学生怕不能胜任。学生精擅的是英吉利文字,并非佛郞机文,就算见到这些人,也无法跟他们沟通,其实这差事,谢阁老另差遣他人为好。”

    谢迁没好气地道:“事情就这么定了!陛下给你优待,年底之前出发,最迟二月中旬抵达泉州府。这趟去,最好五月底前回来……”

    言之凿凿,不容沈溪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沈溪摇头苦笑。

    这钦差大臣的差事安排得未免有些草率了,就算不给王命旗牌,也该由皇帝颁给他敕印,让他在地方上有便宜行事的权力,可现在倒好,只是谢迁过来转告一句,就让他“顺路”办皇差……

    只怕是有命去没命回来啊!

    沈溪道:“谢阁老,不是学生推搪,这佛郞机人远在欧巴罗大陆,与我朝并无邦交,此番其以船队抵达我东南沿海,有兵甲和火器之利,我前去若对方肯服我大明天威尚好,若一言不合,这……让我如何处置?”

    谢迁显然没把问题想得太复杂。

    其实谢迁知道“佛郞机人”还是在收到福建地方所上的奏本后,因“佛郞机”跟大明没有来往,语言不通,双方对话其实是通过第三国进行转译,对方递呈的国书,按地方官的意思是说要纳贡,但真实意图并不明朗。

    只有沈溪暗自腹诽:一群海上的强盗,会给大明朝纳贡?

    “几艘船而已,我大明地大物博,军力强盛,岂会被几个小小的佛郞机人威胁?”谢迁抱着****上国的想法,不过沈溪的话还是引起了他的警惕,“这样吧,我回去跟陛下一提,看陛下的意思,你回去准备一下,过几天就走。”

    “那学生的一年考评……”

    “啰哩啰唆的,既然都放你回乡了,自然你的考评就算是通过了,回来后继续当你的差事。”

    谢迁没好气地道,“不过你当这东宫讲学官也是够招人嫌的,王学士不盯着别人,专门盯着你,这趟回去后你要好好反省下,回来看看怎么才能教好太子学问。”

    沈溪听这意思,他这次回去不是因为考评期满得以回乡省亲,而是因为教学糟糕而被“发配”,至于见葡萄牙人则属于“戴罪立功”。

    沈溪心想:“我只是回乡探个亲,你用得着这般连唬带吓的?”

    谢迁到底不是个只会耍嘴皮的佞臣,他听到沈溪的分析后,也意识到这些佛郞机人可能不怀好意,所以赶紧回去跟弘治皇帝提些建议,防患于未然。

    沈溪却开始为自己这趟省亲之旅发愁了。

    *************

    PS:第二更到!

    虽然天子声援蕉娘,但咱们的书也不能落后太多啊,天子抹着眼泪求月票……诸位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这个可怜的池鱼吧!